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三百一十八章 銀月古蛇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來還是來自一個大宗門,一個憑藉一枚光符就能夠懾服金丹境高手的宗門。 這是什麼樣的宗門,才能夠做到如此的地步埃 但是,葉雲心中的驚駭只是一閃而過,心中陡然湧出一股難以形容的莫名情緒。

沈默身形瘦俏,語聲依舊稚嫩,卻有一種堅決在其中。

「三百七十四次?」

梅先生眉頭一挑,語聲變冷了許多。頃刻間,一股凜冽的寒意從他身上擴散出來,籠罩了整座天神殿。

一時間,那些修為只是築基境初期的各宗弟子,忍不住瑟瑟發抖,幾乎要跪伏在地。

這,便是金丹境的威勢!

「長春兄,這樣放任一名小孩出來搗亂,是不是有些過分了?」杜淳天看著氣氛不對,冷聲喝道。

燕長春卻面上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他目光轉動看了過來:「既然小默說是三百七十四次,那麼就一定是三百七十四次1

杜淳天一怔,冷聲喝道:「天劍宗主,你這護短可是太過了一些呢。」

所有人的目光都齊聚在沈默面上,似乎這個瘦弱的倔強少年臉上寫著什麼令他們心中震駭的東西。

葉雲也是深吸口氣,梅硯生髮出的這股威勢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在一開始的時候差點沒有站住腳,不過他的靈魂畢竟被仙魔之心凝鍊過,只是轉瞬的功夫便恢復如常。

「小默,你剛才所言,句句屬實?」

沈默微微一笑,然後目光落在梅硯生的臉上,沒有絲毫的畏懼:「不錯,兩百零三年來,在有記載當中,大秦帝國一共出現妖族血脈三百七十四次。而在一千年內,已經出現過九百九十七次。」

沈默語聲淡淡,並不高亢,卻能夠清晰的落入每個人的耳中,彷彿就在耳畔輕語,清晰可聞。

「好好好,看來天劍宗也是個不出門卻知天下事的地方,真是讓我驚訝埃」梅硯生放聲大笑,笑聲在空中炸響,形成層層音波漣漪,朝著四面八方擴散而去。

剎那間,那些修為不足築基境和堪堪達到築基境的弟子面色大變,更有甚者悶哼一聲,口中滲出鮮血。

「我天劍宗雖然卑微,卻也不會信口開河,既然小默如此說了,自然有他的道理,梅先生何必著急發火,何不聽小默娓娓道來?」燕長春這時候完全沒有先前那般失望和無奈,一臉的平靜。

「好,既然天劍宗主如此說了,我梅硯生也不是個難處之人,就聽他娓娓道來。不過,要是說不出的話,那休怪我青鋒大劍無情。」梅硯生哼了一聲,冷冷道。

「小默,你便把所知之事說出來吧。」燕長春擺擺手,淡淡說道。

沈默點點頭,朗聲道:「我所說之事大家也已經知曉。妖族血脈的出現至少在近千年中並不罕見,也不像傳聞中那般會引起滔天大禍,更沒有幾次會血流遍野。」

「小子,梅先生問的是,你如何能夠知道大秦帝國千年內一共出現過九百九十七次妖族血脈?你若是拿不出證據,便是信口開河。」杜淳天冷聲喝道。

沈默看了他一眼,道:「你是要證據?不過即便我取出證據來,恐怕你也不認識。不過梅先生若真是從大秦帝國不遠而來,想必應該是知曉的。」

沈默神情淡然,沒有絲毫的慌亂。

梅硯生劍眉微皺,道:「你取出來便是。」

沈默搖搖頭,抬手在胸前輕輕一按,只看到一道光影從他胸口出射出,停在半空中。

一枚玉佩,並沒有出奇之處,只是一枚青白子玉,雖不常見卻也不珍貴。

眾人一臉茫然,這枚青白子玉便能夠證明?

就在大家茫然之際,只見沈默抬手一點,一點金色光芒從他指尖迸射而出,擊中那青白子玉。

清白子玉瞬間大放光明,青色光芒瞬間將整個天神殿照的纖毫畢現,四處通透。

等到光影落下,便看到一個奇怪的光符懸浮在青白子玉上面,卻是一柄月牙形狀的武器和一條通透斑斕的蛇糾纏在一起,給人一種肅穆中帶著一抹詭異的感覺。

這肅穆中帶著一絲詭異的光符在空中閃爍了三次,然後黯淡了下去,消失無蹤。

「這是什麼符文?從來沒有見過。」

「是啊,好像是一柄靈器和一條蛇,不過那條蛇看起來好強大的樣子,有一種莫名的壓迫感。」

「是啊,剛才即便是梅先生釋放出驚人氣勢的時候,我也能夠不為所動,但是這靈符只是閃爍了三次,我便好像渾身的神魂之力都被抽取一空,要是再來一次,恐怕我便會支撐不祝」

「那枚青白子玉絕對不是凡品,起碼也是極品靈器,否則不可能有如此威勢。」

「不過大家好像都不認識這靈符的來歷吧?」

「沒錯,你看杜淳天,還有王城來的兩位王爺,還有施長老,無影峰主他們,都一臉茫然。」

「不知道梅先生認不認識,沈默不是說了,只要梅先生真的來自大秦帝國,便應該會認識嗎?」

眾人低聲私語,雖然壓低聲音,不過在場的每一位都是高手,這紛紛議論也落入他們的耳中。

「梅先生……」杜淳天眉頭微皺,這一系列的變故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他走上兩步,低聲道:「希望先生不忘諾言,這樣對大家都好。」

梅先生對他的話語仿若未聞,他只是盯著那青白子玉,足足過了半晌,面上驚容泛起,不禁低聲喝道。

「銀月古蛇?這是銀月古蛇?你是月神宮的人?」

梅先生的聲音中帶著一絲顫抖,一點疑惑,甚至能夠清晰的感覺到他心中的驚恐。

「看來梅先生的確是來自大秦帝國,而且還不是來自邊蠻小鎮,果然認識這銀月古蛇。」沈默語聲淡淡,沒有半點的波動。

梅硯生面如枯槁,剎那之間似乎生氣盡失,他就這樣靜靜地站著,渾身上下再也沒有半分金丹境高手的氣勢。

銀月古蛇,月神宮。這到底是什麼玩意?月神宮是什麼宗門?居然光憑一枚光符便能夠讓金丹境的高手變成這番模樣?

所有人都驚呆了,哪怕是蘇浩和葉雲等人,也是面上滿是驚容。

蘇浩他們震驚的是銀月古蛇和月神宮,而葉雲心中的震驚卻是,當年雜役院那個修為只是煉體境初期的瘦弱少年,居然來自大秦帝國,而且看起來還是來自一個大宗門,一個憑藉一枚光符就能夠懾服金丹境高手的宗門。

這是什麼樣的宗門,才能夠做到如此的地步埃

但是,葉雲心中的驚駭只是一閃而過,心中陡然湧出一股難以形容的莫名情緒。

沈默,從頭到尾都騙了他。

沈默進入天劍宗,並不是偶然,而是刻意安排,雖然他並沒有主動欺騙,但是到底依舊是欺騙。

葉雲眉頭微皺,緩緩吐出口氣,目光帶著一絲複雜看了沈默一眼。卻沒想到沈默正好看過來,兩人目光在空中交匯。

丁寧清晰的看到沈默眼中的歉意,還有濃濃關心。

葉雲只感到胸中的鬱悶頓時卸去許多,他微微一笑,點了點頭。

梅硯生依舊靜靜站著,沒有任何的動靜。

「梅先生,我們之間的承諾……」杜淳天再次走上一步,語聲極低。

梅硯生終於回過神來,轉頭看了看杜淳天,忽然間眼中精芒暴射。

「只是一枚來歷不明的月神宮信物罷了,又如何能夠證明你便是月神宮弟子?再者說了,月神宮弟子又怎麼會是天劍宗的弟子?我看你滿口胡言,簡直不知所謂。不過,我念你年幼,童言無忌,退下吧。」梅硯生面冷如霜,目光冷峻如刀,緩緩掃過沈默。

對此沈默似乎早有預料,他微微笑道:「我便知道梅先生會如此說話,既然你覺得我這枚信物來歷不明,那麼不如你便出手一試,若我不是月神宮弟子,你便拿著這枚信物前去領賞,反之,恐怕你要終生在追殺中度過。」

梅硯生神情一滯,凌厲的殺意頓時消散一空,他有些尷尬的站在原地,一時間不知道要如何辦才好。

月神宮,怎麼會是月神宮?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