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三百一十四章 杜淳天的謀划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帝國邀請了以為劍客,一位實力達到金丹境的劍客。他面對金丹境高手,自然是畢恭畢敬,平日里一切用度自然應有盡有,並且時常放低身段請教高手,有關天道的領悟。杜淳天也的確從金丹境高手的傳授中得到了關於金丹境強...

西來的一劍,可到了?

七長老的話彷彿是驚雷般在眾人耳邊炸響,西來的一劍?是那句箴言,妖禍出世,一劍西來的那一劍嗎?

這句箴言雖然沒有大規模的流傳開來,但是在場的幾乎都是每一宗的掌門或是內門長老級別,還有便是來自王室的兩位,這些人地位高崇,整個晉國幾乎沒有什麼消息對於他們來說是機密。

妖禍出世,一劍西來。這句箴言早就流傳了千百年,在這兩年特別明顯,隱隱的指出就在今年或許便可能發生。比如殷姥姥等人對此箴言卻是不以為意,但是王室卻不能不在意,一旦妖族重現,那麼他們段家的王族地位,將徹底不保。

而天劍宗則早在一年多前便預計到或許會有大事發生,要知道隨著修為越高,便越是能夠體悟到天道法則,對於危機的感覺也比尋常武者要強出許多。之前天劍宗高層便隱隱感受到,或許真的會有禍事降臨,所以才提前進行各級弟子考核與試煉,想要儘可能的提升宗門實力,好對付不知道什麼時候會來臨的禍事。

現在看來,這禍事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大,妖族現世一劍西來,這句話也就是說說罷了。蘇靈乃是一個不入流的小丫頭,即便身懷妖族血脈,又能夠強橫到哪裡去呢?為了如此一個小丫頭,那號稱西來的一劍,又能夠厲害到哪裡去呢?

但是,七長老的出現卻打破了燕長春等天劍宗高層的心思。

七長老是什麼人,或許一般的弟子不知,但是他們心中透亮。別說是燕長春和施長老,即便是他們背後的兩名早就隱退的太上長老,也未必能夠看得透七長老的修為。

七長老此人乃是天劍宗最神秘的長老,雖然他的過去都有記載可循,不過他的修為便無人能夠捉摸的透。他時而看著只是築基境初期的修為,時而又是中期,過幾日不見,或許便是築基境後期,甚至是巔峰。誰都不知道他真正的實力到底有多強。

在天劍宗內,如果說還有人敢絲毫面子都不給施長老的話,那就是七長老,在他的眼中,施長老簡直不值得一提,與他多說兩句都是無趣。

「七長老,此話怎講?」杜淳天將手中酒杯放下,站起身來。

「一劍西來,這不是你和晉國王室安排的嗎?不是對我天劍宗的武學秘藏心懷歹念才那樣做的嗎?莫非你們真以為什麼狗屁的一劍西來箴言是真的?只不過是你們心懷貪念罷了。」七長老負手而立,冷言喝道。

「七長老,我敬重你是前輩,有些話可是不能隨便說的。」杜淳天面色一變,面對七長老,他居然發現自己無法讓心境平復下來,隱隱被七長老的話語激怒。

杜淳天面上沒有太多表情,但是心中卻早就是驚濤駭浪。他潛心修行了五年,終於利用天材地寶突破桎梏,達到了築基境巔峰,只差一步便能夠凝成金丹,修成大道。這次前來天劍宗,他便是想天劍宗內到底有什麼樣的寶物,如果能夠得到的話,或許可以凝成金丹。

而所謂西來一劍,的確他也有所圖謀,在十年前便從大秦帝國邀請了以為劍客,一位實力達到金丹境的劍客。他面對金丹境高手,自然是畢恭畢敬,平日里一切用度自然應有盡有,並且時常放低身段請教高手,有關天道的領悟。杜淳天也的確從金丹境高手的傳授中得到了關於金丹境強者對於天道的領悟。

當他修為突破到築基境巔峰,便施展隱藏十年的手段,將金丹境高手毒倒,控制起來,利用秘法煉製成傀儡,為己所用。

而七長老口中西來的一劍,便是指的杜淳天手中的底牌,金丹境的傀儡劍客。杜淳天雖然不知道七長老如何得知,但是看七長老的眼神便能夠知道,必然是真。

「七長老真會開玩笑,我敬你是前輩高人,不與你計較。今日前來,乃是為了查明妖族出世之事,我不想另生枝節。」

七長老冷笑連連,道:「敢做不敢當,杜淳天你也不過如此。」

說罷,他縱身一躍,落在燕長春的面前,冷笑著看著他。

燕長春一臉尷尬,七長老向來如此,誰的面子都不給,此刻晉國幾大宗門齊聚於此,七長老來如此一出,真是一點面子都不給他。

「七師叔,一劍西來之事,未必是他搞的鬼啊,或許是真的。」燕長春壓低聲音,走到七長老身前說道。

七長老面色不動,冷冷道:「我自是知曉,不過這傢伙的確控制了一名金丹境修為的劍客傀儡。」

燕長春眉頭微皺,如果真如七長老所說杜淳天手裡有一名金丹境修為的傀儡,那今日之事或許不會那麼容易解決了。

「你不用出頭,縮著便是,我倒這幫傢伙有多少份量,敢來我天劍宗。」七長老目光掃過燕長春,語聲更低。

燕長春微不可查的點了點頭,然後看起來一副無奈的模樣,退了數步。

七長老轉身,目光落在施長老的身上:「施正榮,別說我沒給你機會。今日你想要競爭下一任宗主,那便在天神殿外與蘇浩一決高下,勝者便是下一任的宗主。如果你怕了,那就滾一邊去。」

七長老一副睥睨天下的氣勢,目光猶如利刃,掃過在場諸位。

蘇浩微微一笑,道:「如此甚好。」

施長老怒聲道:「競爭宗主乃是我天劍宗門內之事,與妖禍出世相比更是微末之事,不必著急。今日大家前來,乃是要探查清楚,蘇靈體內是否擁有妖族血脈。老七你也勸勸蘇浩,否則大傢伙動起手來,後果可就不好說了。」

七長老哈哈大笑,罵道:「施正榮你還是一如既往的欺軟怕硬,你不是有兩枚神符嗎?儘管試出來,蘇浩要是死在你的手中,那也是他修為不夠,該死。」

蘇浩踏上一步,笑道:「七長老說的不錯,施長老你若是要阻我登上宗主之位,便放手一戰。」

施長老老臉一沉,他也是築基境後期的修為,位高權重,更擁有兩枚強悍無比的神符,如果蘇浩和七長老如此挑釁都不敢應戰的話,那麼日後在晉國便是顏面掃地。

「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施長老怒喝一聲,兩枚神符上頓時發出耀眼光芒。

「且慢。」

就在此時,杜淳天的聲音緩緩響起。

「你們要打要殺都與我們無關,但是現在有一個事關晉國蒼生安危的大事,還是先查明了再說。七長老,你既然是前輩,想必也不會阻止吧。」

杜淳天緩緩走了出來,目光落在蘇靈的身上:「好一個秀麗清雅的小姑娘,看著也不想擁有妖族血脈,小姑娘你別怕,你體內應該沒有妖族血脈,這妖之末路對你非但沒有任何的傷害,還有極大的好處。」

杜淳天手掌攤開,一枚丹藥滴溜溜的轉動。

「杜族長,此乃我天劍宗私事,即便是測試妖族血脈,也會煉製妖之末路,無須你來費心。」葉雲的聲音陡然響起,他冷冷看著杜淳天。

「天劍宗真是越來越沒有規矩了,區區一名內門弟子便敢私自說話,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杜淳天沒想到葉雲一名少年竟然敢嘲諷他,不由得眉頭微挑,一股威壓凝聚,直衝而去。

但是,他下一刻便驚訝的發現,葉雲非但沒有退卻半步,反而往前走了兩步,任憑他的威壓撞向身體。

安然無恙,連衣角都沒有帶起一絲。

頃刻間,杜淳天瞳孔一縮,隨即又恢復如常。

「你便是那個叫葉雲的少年吧,劍吟那小子倒是提起過你。」

葉雲眉頭微微一皺,他倒是沒有想到杜淳天居然能夠瞬間克制中心中怒火,反而隨意的提起了杜劍吟來。

這一刻,葉雲腦海中頓時浮現出杜家那個莫名其妙的少年,為了所謂的劍道離經叛道,不管不顧的少年。

「杜劍吟也來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