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三百一十一章 長劍橫胸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了,還談什麼男兒。」 錚! 一聲輕響,只見到蘇浩手中出現一柄青白長劍,在手中微微一顫,發出清脆的劍吟。 「今日,眾位若要處死小女,那麼便從蘇浩的身體上踏過去吧。」 他橫...

我不答應!

蘇浩語聲鏗鏘,仿若驚雷。新域名.,首字母,以前註冊的賬號依然可以使用

一群人幾乎不敢相信他們所聽到的話語,蘇浩說什麼?我不答應?

冷場,絕對的冷場,幾乎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很多人知道,這天,要變了。

誰都沒想到蘇浩居然會如此堅決的拒絕,他哪裡來的膽子?

「無影峰主,請為人族大局著想。」宏親王緩緩說道,語聲中已經滿是冰冷寒意。

「人族的大局和根基,如果是一個小女孩就能夠動搖的話,那這所謂的大局,所謂的根基,未免也太可笑了。」蘇浩笑著說道。

「今日我和贇親王帶著皇兄旨意前來,莫非你要抗旨?」宏親王冷冷道。

蘇浩哈哈大笑,笑聲中帶著一絲不屑和嘲諷:「什麼時候王室能夠干涉我天劍宗事務了?宏親王莫不是在開玩笑。」

「蘇兄,有些話還是不能說的,起碼說起來也要小心一些。」與蘇浩相熟的贇親王面色一變,冷冷喝道。

蘇浩不為所動,淡淡道:「晉國王室的實力,大家也是知曉,若是想要干涉天劍宗內政,那真是可笑之極。如果你們去杜家說這樣的話,恐怕現在就不是站著說話了。杜家主,你說是也不是?」

段贇沙面色終於徹底變了,變得冰冷,他目光如刀,閃爍著凌冽殺意。

「既然如此,那麼我看也沒什麼好談的了,二皇兄,我們動手吧。」

宏親王段宏呈擺擺手,轉頭看向天劍宗主燕長春:「長春真人,你做個決定吧。」

燕長春眉頭緊皺,說實話蘇靈體內是否有妖族血脈對於他來說,並不是那麼重要。他相信,以蘇靈的修為,即便體內的妖族血脈覺醒,想要擊殺或是制服,也是輕而易舉之事,根本不會花費多少力氣。

如果他不是身處天劍宗主這個位置,此事都不會參與,也不可能去理會。但是如今的身份卻讓他不得不面對,畢竟妖族血脈數千年來都是人族的禁忌,期間其實也有出現過幾次,雖然基本都被第一時間抑制,但是其中還是有一次掀起了軒然大波,死傷無數。

「長春真人,莫非你忘記兩千三百年前的那次妖族血脈覺醒了?雖然我們無緣參與,但是兩千年來一直都有記載,血的教訓難道還不夠嗎?」宏親王緩緩說道。

「長春兄,一個修為只是鍊氣境的弟子而已,你有什麼好猶豫的?」杜淳天捏著手中酒杯,微微的轉動了兩下,然後一口喝掉。

燕長春冷眼掃了他一下,心中暗罵。杜淳天說的倒是輕巧,反正此事也沒有發生在杜家,否則的話,他此刻絕對不是這樣的態度。

「長春兄想多了,如果要是我杜家出現妖族血脈,那麼我二話不說,當場誅殺,絕對不會有半點猶豫之色。」杜淳天顯然看破了燕長春心中所想,笑著說道。

「杜家主真是鐵血無情,我是說你心狠手辣呢還是大義滅親?」蘇浩負手而立,冷笑一聲。

「鐵血無情是真,心狠手辣也不假,大義滅親倒是說不上,一個不成器的弟子罷了。」杜淳天笑了笑,混不在意的回答。

蘇浩不由得一滯,杜淳天如此回答,卻讓他也無話可說。

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天劍宗主燕長春的臉上,看他如何做出抉擇。

「無影峰主,此事並不是只關係到你父女二人,而是整個天劍宗,整個晉國,甚至整個人族埃」宏親王搖搖頭,嘆了口氣,語重心長地說道。

燕長春聽到此話,終於抬起頭來,他目光帶著一絲決然落在蘇靈身上。

「無影峰主,靈兒還不一定身懷妖族血脈,這丹,還是服了吧。」

蘇浩仰天長笑,聲震四野,足足半響才停下來,他目光掃過眾人,朗聲道:「人族根基與我何干?晉國大業與我何干?天劍宗的傳承,與我何干?我蘇浩堂堂男兒,若是連弱妻幼女都保護不了,還談什麼男兒。」

錚!

一聲輕響,只見到蘇浩手中出現一柄青白長劍,在手中微微一顫,發出清脆的劍吟。

「今日,眾位若要處死小女,那麼便從蘇浩的身體上踏過去吧。」

他橫劍在胸,目光如電,緩緩的掃過眾人,沒有絲毫的畏懼,更沒有半分驚恐。

「爹爹1

蘇靈一怔,然後猛地抱住蘇浩的胳膊,眼淚再也忍不住,猶如落珠般從臉頰滾下。

一時間,寂靜無聲,所有人都沒了聲響。

誰都沒有想到,蘇浩居然選擇如此決絕面對,所有人都愣在當常

「無影峰主,你可知道你在做什麼?」施長老的聲音響起,他語聲中滿是怒意。

「不錯,蘇浩兄你可知道這樣的選擇,將會面對什麼樣的後果嗎?」段贇沙深吸口氣,語聲中滿是凝重。

「是啊,蘇峰主你有些激動了,此事應該從長計議,畢竟是一條人命,不可草率。」殷姥姥的聲音巍巍顫顫的回蕩在天神殿中。

蘇浩不為所動,只是橫劍在胸,目光中沒有半分退卻之意,也不可能有退讓之意。

燕長春深吸口氣,走前兩步,目光落在蘇浩身上,緩緩道:「你決定了?」

蘇浩沒有回答,只是重重的點頭。

燕長春整個人的氣勢頓時衰弱了下去,他彷彿變得無比的頹廢,搖了搖頭,走回到他的座位之上,輕輕的嘆了口氣。

施長老猛然沖了出來,目光如刀,冷聲喝道:「來人,將蘇靈拿下,服下妖之末路,以測血脈。」

話音落下,他從空中飛掠而下,落在蘇浩身前,手中一柄銀色戰刀赫然出現,真氣灌注之下,光芒四射。

只看到四名青衣弟子從兩旁急射而出,抓向蘇靈。

蘇浩怒喝一聲:「找死1

只見他左手輕輕一揮,衣袖中四道光影急射而去,射向四名青衣弟子。

四名青衣弟子哪裡是蘇浩的對手,只是剛剛被光影碰到,便整個人倒飛出去,口中鮮血狂噴,連慘叫聲都沒有發出便重重落地,昏死過去。

「好大膽子,居然敢公然抗命,出手殘殺同門,既然如此,那也留你不得,一併拿下。」

施長老大喝一聲,便看到門外沖入十名身穿白衣的弟子,當先一人居然是絕劍峰主歐陽問天,而在他身旁並肩而立的,卻是天神峰的大師兄,辰天雲。

歐陽問天和辰天雲都是築基境六重的修為,他們身後的八名白衣弟子都是精銳中的精銳,修為全部達到了築基境五重,看樣子相互間極為默契,應該是演練了合計之術。

只是一瞬間,十人便將蘇浩和蘇靈團團圍祝

宏親王和贇親王相互對望一眼,便退出了數丈,而在另一邊,杜淳天依舊安坐,手中青瓷玉杯斟滿美酒,細細品味。

「不可,不可埃」殷姥姥急忙走了出來,欲要相勸。

「殷姥姥,你給我站住,否則別怪本座不給面子。」施長老怒喝一聲,吼聲如雷。

殷姥姥極為尷尬的站住身體,微微的顫抖,她也是一方高手,一宗之主,卻被施長老如何爆喝,簡直是羞辱。

但是卻沒有辦法,修為不如人,宗門勢力也是相差甚遠。殷姥姥狠狠地將龍頭拐杖砸了地板,轉身走了回去。

「蘇浩,你父女兩人跪下伏法,我可以饒你一條性命。」施長老冷冷說道。

蘇浩瞥了他一眼,哈哈大笑:「施老狗,這些年來你一直庖惶彀桑不過說再多廢話又有何用?蘇某說過,想要讓小女服丹,便從我的屍身上跨過去。」

施長老道:「執迷不悟,那就休怪本座手下不容情。問天,天雲,給我殺了。」

歐陽問天和辰天雲早就等著此刻,聽到施長老如此說來,手中光影閃爍,長劍出鞘。

頃刻間,十柄長劍指著蘇浩父女,將兩人圍在中間。

「殺1

施長老抬手輕揮,眼中閃過一絲陰狠之色。

剎那間,劍芒蕩漾,光華大盛。十柄長劍發出炙熱光華,在空中匯聚成一道劍網,對著蘇浩父女當頭罩下。

蘇浩沒有半點的畏色,反而眼中精芒暴射。

「來的好,今日便讓你們見識一下我真正的修為1

手中青白長劍微微一顫,只見一道劍芒衝天而起。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