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三百一十章 我不答應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任,配合默契,將整個晉國掌控在手中,除了天劍宗和杜家之外,都不敢與他們對抗。 宏親王微微一笑,道:「此次前來,皇兄命我兩人帶了一些兵馬前來,算是為了防止妖族血脈突生異變之時,可以進行圍捕。」<...

?

妖族血脈出事,自然是頭等大事,此話不用杜淳天說大家心中都是清楚。

一群人靜靜地看向坐在高台上的天劍宗主,目光銳利如劍,直刺而去。

「長春兄,此事你可有什麼話與我們說?」杜淳天見到天劍宗主沒有言語,便笑了笑問道。

天劍宗主目光微微抬起,身為天劍宗的掌門,已經許久沒有人叫過他的名字,燕長春。

「杜兄不必著急,此事既然發生,我天劍宗便不會否認,定然會給諸位一個交代。」天劍宗主站起身來,目光微微轉動,掃過眾人面龐。

「如此最好,畢竟妖族與我人族有著不共戴天的血仇,即便過去數千年,兩族相見也是不死不休的局面。」杜淳天點點頭,便不再言語,拿起酒杯,小酌起來。

「宗主大人,皇兄派我們前來之時有一句話。」身穿金黃袍子的男子淡淡說道。

燕長春眉頭一挑,冷聲道:「什麼話?」

「皇兄說了,如果天劍宗不承認有妖族血脈出世,那麼就讓我們與您為了人族基業,好生談談。若是沒有結果,那麼便可以自行處理。」王室男子緩緩說道。

燕長春眼中精芒一閃而過,道:「哦,如是真沒有結果,宏親王要如何自行處理呢?」

天劍宗主語中隱隱帶著一絲殺意,杜淳天逼迫靠的是修為,你們兩個晉國親王靠的又是什麼呢?竟然敢在天神殿中放出如此之言,簡直不知死活。

宏親王名叫段宏呈,乃是當今聖上的二弟,在他身旁的則是三弟贇親王段贇沙,兄弟三人並沒有因為皇位而心生間隙,反而相互間極為信任,配合默契,將整個晉國掌控在手中,除了天劍宗和杜家之外,都不敢與他們對抗。

宏親王微微一笑,道:「此次前來,皇兄命我兩人帶了一些兵馬前來,算是為了防止妖族血脈突生異變之時,可以進行圍捕。」

燕長春一怔,眼中冷光直閃。宏親王這話中之意已經昭然若揭,如果你天劍宗敢維護妖族血脈的話,那麼我便揮軍而上,大開殺戒。

燕長春不知道宏親王哪裡來的膽子,居然敢在天神殿中大放厥詞,莫非他以為帶來的所謂兵馬,真的能夠剿滅天劍宗?

真是笑話。

「長春真人不用動氣,我二皇兄說話向來直接,若有得罪之處,還望抱歉。」贇親王段贇沙站起身來,對著天劍宗主抱了抱拳。

燕長春冷哼一聲,並沒有回答。

「兩位的膽子是不是有些大了?莫不是我天劍宗多年不出山,大家都記不起我天劍宗的威名了?」紫長老站起身來,眼中冷意如刀,凌厲掃過。

「紫長老此話差矣,天劍宗的威名我們自然知曉,即便是放眼晉國也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即便在遙遠的大秦帝國,天劍宗的威名也是略有一些的。」段贇沙微笑著說道,語聲淡淡,從容不迫。

紫長老原本滿是冰冷寒意的臉上頓時一滯,緊接著眼中流露出一絲不可思議的神情。

燕長春眼中精芒直射而至,彷彿釘子一般打在段贇沙的臉上。

「贇親王此話何意?」

段贇沙緩緩道:「妖禍出世,一劍西來1

「真的來了?」紫長老聲音中帶著一絲顫抖。

「不日便到。」段贇沙點了點頭。

天劍宗主燕長春的面上顯然有些激動,他深吸口氣,平復了心情,然後緩緩道:「想不到這句傳聞還真的會發生。不過也算是在預料之中,早在半年多前就有感覺,只是沒想到居然真的可能會有妖族血脈出世。」

「長春兄,那名身懷妖族血脈的女孩,何時能到?大家都挺忙的,測試一下,也好散了。」杜淳天把玩著手中的青瓷酒杯,淡淡問道。

燕長春眉頭微挑,剛要說話,便聽到一個聲音從遠處傳來。

「原來杜家主不遠千里而來,乃是為了小女一事,倒是沒有想到。」

語聲爽朗,中氣十足,遠在數里之外,隆隆而至,當最後一個字落下,只看到人影閃過,兩人出現在天神殿中。

蘇浩負手而立,雙目炯炯有神,目光掃過眾人,微微額首。

蘇浩帶著蘇靈先行一步,七長老帶著其他人落在後面,畢竟水清萱沒有修為,帶著她速度上便慢了許多。

杜淳天等人打量著蘇浩,看向他身旁有些瘦弱的少女,緩緩道:「這便是身懷妖族血脈的女孩吧。」

「杜家主這話說的不妥,小女尚未進行測試,何來身懷妖族血脈?或許是仙人血脈也是說不準呢。」蘇浩淡淡說道。

「無影峰主真會說笑,仙人血脈只是傳說,千萬年來何曾見過?又何曾聽說過?本座知道你愛女心切,只是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人族和妖族之間的恩怨你也清楚,我們可不能心存僥倖。」段贇沙接過話語,沉聲說道。

「哦,贇親王也在,五年前一別,甚是想念呢。」蘇浩轉過頭看去,不由得一怔。

他與段贇沙早就相識,特別是五年前兩人還在晉國王室內見過一次,探討修鍊之道,細究法則真意,也算是相聊甚歡,關係也算不錯。

想不到今日居然是他與段宏呈前來探查蘇靈體內的妖族血脈之事,而且還是率軍前來,這便是一定要解決妖族血脈的決心。

「好說好說,只要令愛體內沒有妖族血脈的存在,那麼我們兄弟便如五年前那次,秉燭夜談,抵足而眠。」段贇沙笑了笑,語聲淡淡。

「若是小女體內真有妖族血脈,贇親王便是要動手除妖了?」蘇浩報以微笑。

「那也不是,這一切還要看長春真人的決定,如果天劍宗解決不了,那麼我們只要代為解決。」段贇沙緩緩說道。

蘇浩哈哈大笑,目光掃過四方,道:「看來對於小女之事,大家都很關注呢。我晉國有頭有臉的高手,幾乎盡數到齊了埃」

「無影峰主嚴重了,老嫗此次前來,只是不相信這世上真有妖族血脈的存在。」殷姥姥拄著龍頭拐杖,巍巍顫顫地說道。

「無影峰主,只要令愛體內沒有妖族血脈,我們轉頭便走,這次若有得罪,還望海涵。」霸刀門孫一刀跨上一步,抱拳行禮。

蘇浩擺擺手,目光落在身旁女兒的面龐上,慈愛盡顯。

「無情,試丹吧。」

天劍宗主燕長春揮了揮手,語聲從容,平淡。一道光芒從他的手中急射而出,便看到一枚血紅色的丹藥懸浮在空中,微微起伏。

妖之末路!

慕容無情走了過來,輕輕一點,血紅色的妖之末路從空中落下,落在他的掌心,滴溜溜的轉動。

「蘇靈,服了吧。」

蘇靈渾身顫抖,眼中儘是驚恐的看著蘇浩,緊緊的拽住他的胳膊,手指發白。

蘇浩拍了拍女兒的面孔,抬頭看著血紅色的妖之末路,忽然笑了笑。

「不好意思啊諸位,看來小女並不是很想服用這所謂的妖之末路,你們留著以後再用吧。」

什麼意思?

包括天劍宗主燕長春在內的眾人面面相覷,蘇浩剛才說什麼?大家的耳朵沒有聽錯吧?

他說蘇靈看起來不是很想服用妖之末路,這丹藥留著以後再用?

他這是拒絕,拒絕進行妖族血脈的測試?

一群人幾乎不敢相信耳朵,蘇浩哪裡來的底氣敢說這話?莫說他的修為只是築基境七重,即便是參悟金丹大道,面對如此眾多的高手,也討不得好去埃

「蘇浩,你可知道剛才說了什麼?」施長老猛地站起,目光冰冷如刀。

「施長老莫非你年紀大了,聽力不好?那我便再說一次,這什麼妖之末路,我們是不會服用的。」蘇浩微微一笑,緩緩說道。

寂靜無聲,整個大殿中幾乎連呼吸聲都沒有,可以說是落針可聞!

蘇浩真的拒絕了!

「無影峰主,看起來你做了個錯誤的決定埃」

杜淳天的聲音響起,他捏著手中青瓷酒杯,嘆了口氣。

宏親王和贇親王則面色一冷,眼神如刀,落在蘇浩的面上。

各大宗門的掌門也是面色詫異,看向蘇浩。

「無影峰主,你可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妖族和人族的血仇永生永世都化不開,且不說靈兒體內不一定要妖族血脈的存在,即便存在了,這丹藥或許能夠將她體內的妖族血脈盡數化去,她也不一定會死。」天劍宗主燕長春眉頭微皺,沉聲說道。

蘇浩笑了笑,道:「如果體內不存在妖族血脈,那麼就無需服用妖之末路。如果真的有妖族血脈的存在,那麼服用了妖之末路又有何用?難道要靈兒經脈寸斷,骨骼消融,從此修為盡失,無法動彈,成為一個廢人?」

燕長春沉聲道:「廢人總比死人好吧。」

蘇浩放聲大笑,笑聲震徹四方:「可是我不願意,縱然靈兒體內擁有妖族血脈,可是她這十數年來,可曾做過一件對不起我人族之事?現在為了一個所謂的妖族血脈,所謂的可能日後會給人族帶來傷害就要讓我女兒成為廢人?我不答應1

蘇浩語聲鏗鏘,猶如驚雷隆隆作響。

我不答應!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