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三百零九章 四方遠來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白色袍子的中年男子身上。 男子微微抬起頭,將手中之酒一飲而盡,淡淡道:「紫長老這般問話便是沒意思了,現如今誰不知你天劍宗有一名弟子身懷妖族血脈,而且還覺醒了一次,此事關於我晉國修道界的生死存亡...

七長老語聲淡淡,帶著一絲嘲諷的意味。

仰頭看去,只見天空中出現中出現幾個人影,等到近前便看見慕容無情激射而來,轉瞬變到眼前,在他身後,跟著的卻是慕容無痕和一名年輕弟子。

「七長老?您也在?」慕容無情一怔,眼中閃過一絲驚訝。

「怎麼?我不能在嗎?」七長老冷哼一聲,聽起來很是不滿。

慕容無情微微一笑,道:「七長老乃是我天劍宗前輩,逍遙自在,無人能管,自然可以在的。」說罷他轉頭看向蘇浩,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這等神情落到蘇浩眼中,顯然知曉其意,很明顯是妖之末路煉製成功,慕容無情來帶蘇靈前去測試。

「蘇兄,靈兒何在?」慕容無情遲疑了一下,沉聲問道。

蘇浩眉頭微皺,剛要說話卻聽到七長老的聲音響起。

「你們找靈兒幹什麼?你回去告訴施老頭,靈兒暫時沒空,過幾天再說。」

慕容無情一愣,他雖然向來並不將任何人放在眼中,但是對於七長老這個傳聞中天劍宗最神秘的老者,卻總是有一種感覺,似乎七長老的修為,或是說他的底蘊並不像表現出來的那樣。

「如果只是讓靈兒試藥,晚兩天倒也無妨,只是……」慕容無情眉頭微皺,話語中有些遲疑。

七長老灰白的眉毛一挑,問道:「怎麼?還有其他事情?」

慕容無情點點頭,道:「王族和杜家來了,還有一些其他宗門。」

七長老面色漸冷,道:「他們來幹什麼?」

慕容無情道:「自然是為了靈兒之事,妖族血脈覺醒之事他們已經知曉,便相互間商量之後,前來一觀。」

七長老冷哼一聲,道:「此乃我天劍宗之事,與他們何關?居然還敢相互串通好了來逼迫我們,真是不知道死活。」

「話雖如此,但是此事終究還是要解決的,如果我們一直這樣躲避,也不是辦法。」慕容無情極為少見的耐著性子,低聲說道。

「此話倒是不錯,也罷,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去看看。」七長老知道此事的確躲不過去,變轉頭對著蘇浩道:「帶上靈兒,我們便去天神殿會一會什麼狗屁王族。」

蘇浩深吸口氣,此事的確再無婉轉餘地,要面對的終究是要面對。

「靈兒,你隨我去一趟,我便是不信,他們還真敢把你怎麼樣。」

蘇靈早就站在一旁,聽到蘇浩如此說來,不由得嬌軀微微顫抖。

葉雲輕輕的攬住她顫抖的雙肩,柔聲道:「不用怕,我陪你去。」

只是短短的一句話,似乎有魔力般,蘇靈顫抖的身體慢慢的平復下來,她抬起頭來,俏臉上還掛著淚珠,眼神卻變得堅決,重重的點了點頭。

「吟雪,你陪著母親在家,不用去了。」蘇浩看到蘇吟雪也想前去,便低聲喝道。

蘇吟雪剛要邁出去的步伐一滯,只能點點頭。

「我留下來幹什麼?靈兒是我的女兒,不管她體內到底有沒有妖族血脈,在那一刻,我都會陪在她的身旁。」水清萱走上兩步,淡淡說道,語聲中卻有一股決然之意。

蘇浩暗嘆一聲,雖然水清萱並沒有修為,看起來也很是柔弱,順從。但是只有蘇浩知道,一旦水清萱決定了的事情,那定然是不可能會改變的。

「師尊,事情都到了如今的地步,何須瞻前顧後,既然發生了,那麼我們就一起面對。」葉雲的聲音適時響起。

蘇浩抬頭看他一眼,點了點頭。

「不錯,你小子倒是不錯,遇事堅決,果斷,敢於面對,看起來會很有出息。至少比起你師父來要強出許多。」七長老眼中流露出一絲讚賞,點了點頭。

葉雲苦著臉,道:「你老人家忘記了嗎?您也是我的師尊。」

七長老一整,恍然道:「好像真的是呢,我還傳授了你幾招,果真如此,我居然還有你這麼一個弟子。」

葉雲翻了個白眼,沒有做聲,心中暗道,剛才我去請你的時候,早就喊過好幾聲師尊,感情你老人家根本就沒聽到耳中埃

慕容無情聽到葉雲和七長老的對話,不由得眼中流露出一絲驚訝。七長老乃是天劍宗最神秘之人,誰也不知道他的真正修為到底有多高。那些年輕一輩的弟子都會猜測七長老是個靈田的管理者,修為應該高不到哪裡去,想必也就是築基境初期的樣子,再強也不可能和四大峰主這種級別的高手相比。

但是慕容無情卻是知道,七長老的修為起碼也不會比四大峰主差,否則的話,在這個一切都以力量說話的世界中,誰會給他面子?

慕容無情的修為其實已經在數月前便達到了築基境七重,觸摸到了巔峰,只差半步體內真火便能夠凝練出丹液,一旦丹液凝練,便是金丹現世之時。

但是即便以他現在的修為,竟然也看不出七長老的真正境界,每一次見面他都有一種錯覺,好像七長老的修為在不斷的上下浮動,有時候是築基境五重,有時候是六重,就像剛才,又有一種七重的感覺。

慕容無情並沒有說話,他平日里看似與眾人都沒有什麼瓜葛聯繫,其實和蘇浩卻還算有些私交,今日之事,他不管從哪個方面出發,卻也不適合多言。

在他的身後,慕容無痕到時心中泛起驚天巨浪,尋常的年輕弟子不知道七長老的神秘,他身為慕容無情的弟弟,自然知曉七長老的地位和可怕之處。此時聽到葉雲非但是無影峰主蘇浩的弟子,居然還是七長老的徒弟,這簡直難以置信。

一時間,他忽然有一種錯覺,葉雲似乎在這一刻超越了他,如果自己沒有找到什麼辦法的話,那麼葉雲將會越行越遠。

「兄長,我們是不是要儘早回去?不然宗主大人和施長老那邊不好交待。」慕容無痕走上一步,在慕容無情的耳邊低聲說道。

哼!

沒等慕容無情發話,七長老怒喝一聲,道:「施長老?他算個什麼東西,讓他們等著便是。區區晉國王族,還有一個不入流的杜家,也值得大張旗鼓?」

慕容無情冷冷地瞪了弟弟一眼,然後沉聲道:「無痕此話雖然不妥,卻也勉強有理。既然要面對,那麼便儘快前往便是,省的落了口實。」

七長老還要說話,蘇浩卻走上一步,輕輕的拉了他一把,道:「此事與慕容兄弟無關,他這話也有道理。早晚要面對的,宜早不宜遲,我們前往便是。」

蘇浩乃是一峰之主,放到俗世,便是晉國皇帝都要給他極大的面子,如此人物自然不會婆婆媽媽。一旦做了決定,那麼便放手去干便是。

「沒錯,這話說的好,我們一起前往天神殿。我倒是,他們能夠拿我們怎麼樣。」七長老點點頭,眼中儘是狂傲。

蘇浩等人不再廢話,在七長老的帶領下,一群人浩浩蕩蕩地飛掠而去,轉眼間便消失在遠方的山峰之中。

天神峰。

天神殿中,天劍宗宗主穩坐其上,在他的身旁坐著施長老和紫長老兩人,而在他們的下首邊,兩名身穿金黃色衣衫的中年男子含笑而坐,兩人身上著神龍,張牙舞爪,作勢欲出。很顯然,兩人便是來自當今王室。

在他們的對面,一名男子靜靜地坐著,身穿銀白色的袍子,看起來似乎沒有半點氣勢,如果不是坐在天劍宗主的另外一側,誰都會覺得他只是一個普通人。

「杜族長,這次你親自前來我天劍宗,不知道有何貴幹埃」

紫長老的聲音在天神殿中響起,他目光落在那名身穿白色袍子的中年男子身上。

男子微微抬起頭,將手中之酒一飲而盡,淡淡道:「紫長老這般問話便是沒意思了,現如今誰不知你天劍宗有一名弟子身懷妖族血脈,而且還覺醒了一次,此事關於我晉國修道界的生死存亡,我怎能不來?」

誰能想到,這看起來絲毫沒有氣勢的男子居然會是晉國第二大勢力的領袖,杜家現任族長杜淳天。

杜家之所以能夠在晉國排到第二勢力,除了他們本身勢力浩大之外,杜家高層的戰力也是不容小覷。就像之前杜家三族長杜建明,他的修為便已經勉強達到築基境六重,而且以他的修為,在杜家也只能夠算是在前十之列,雖然外界尊稱他乃是排名前五,但是偌大一個家族,怎麼可能沒有隱藏的高手呢?

而這一代的杜家家主杜淳天,修為卻是不折不扣的築基境六重巔峰,而且還是在數年前便已經傳出他擁有這般修為,這些年過去,誰能保證他的修為沒有突破到築基境七重?甚至參悟金丹大道?

晉國的一代霸主,杜淳天就這樣靜靜地坐著,不緊不慢喝著酒,淡淡的回答。

「不錯,本王也是聽說天劍宗內有妖族血脈出世,便親自前來一探究竟,也好回稟皇兄,此事到底是否屬實。」左邊的那名身穿金色黃袍的中年男子點點頭,沉聲說道。

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天劍宗主的臉上。

妖族血脈出世,乃是整個修道界的大事,甚至是生死存亡的大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