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三百零八章 喝斥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行,才有可能參悟天道,晉陞新的境界。 但是,修鍊無時日,隨著修為漸深,每一次修鍊都可能是十日百日的功夫,甚至到了築基境,進入修鍊便可能是半年一年才會蘇醒。更有甚者,修為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修行...

?

平滑的山壁上,在月光的映照下,居然出現了一幅葉雲似曾相識的圖案。

其實,說是似曾相識,倒不如說在夢中多次見過。

月光打在石壁上,居然泛起一層淡淡的銀白色光芒,隨即這銀色光芒化為漫天的銀甲神兵,從遠處鋪天蓋地的呼嘯而來,所過之處,山峰崩塌,大河斷流。而在石壁的最前段,兩個背影緩緩而行,卻一步千里,仿若閑庭信步。

葉雲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幅圖案顯然就是腦海中經常出現的景象,那漫天的銀甲神兵便是那從天而降的金甲神兵,猶如潮水一般洶湧奔流,摧山斷流,無堅不摧。

而那兩個背影,一個虎背熊腰,一個身材纖瘦,顯然就是那對青年男女,也就是仙魔之心的主人。

葉雲獃獃的看著石壁,心中巨浪滔天,一時間無法言語。

月光微微轉過,石壁上出現一絲陰暗沒有被月光照射到的地方。頃刻之間,石壁上的圖案消散一空,無影無蹤。

「看見了沒有?」蘇浩低聲問道。

葉雲屏住呼吸,足足過了半晌才回過神來,點了點頭。

「此處便是我和你師娘相遇之地,你可知道你師娘從何而來?」

葉雲搖搖頭,他如何能夠猜的到水清萱來自何處?不過,他見到蘇浩盯著那石壁,忽然間腦海中彷彿出現一道閃電。

「師尊你的意思是……師娘來自這石壁之後?」

蘇浩眼中帶著一絲驚訝,然後點了點頭:「不錯,你師娘便是從石壁後面滾落出來,足足昏迷了七日。」

葉雲深吸口氣,問道:「這石壁後面別有洞天?裡面可是有什麼寶物?還是其他?」

蘇浩搖頭笑道:「我一開始也是如你這般想法,以為石壁之中蘊藏著極大的秘密。畢竟我親眼見到你師娘從一處平滑如鏡的石壁中滾落出來,當時只見石壁陡然分開,然後一名女子滾落出來,接著石壁合攏,依舊平滑如鏡,沒有半點裂縫。」

葉雲眉頭微皺,道:「那您日後就沒有好好探個究竟?」

蘇浩道:「自然是有。我幾乎想盡了無數的辦法要查出緣由,甚至有兩次我將石壁鑿開,想裡面到底是什麼。但是,你可知道我發現了什麼?」

葉雲遲疑了一下,問道:「莫非真的有秘密蘊藏其中?還是和妖族有關?」

蘇浩看了他一眼,苦笑道:「什麼都沒有,石壁中依舊是山石,根本沒有其他東西。」

葉雲愣在當場,半響才道:「怎麼可能?您不是說萱姨從石壁中滾落出來的嗎?」

蘇浩嘆了口氣,道:「便是如此,但是我用盡辦法,也沒有發現這石壁有半分奇異之處。更別說是突然裂開,能夠藏一個人。」

葉雲眉頭緊皺,忽然問道:「您剛才是說將石壁鑿開,那麼石壁既然已經被您破壞,現在又怎麼會完好如初?還是這石壁原本極大,這些年來被您鑿成這麼一塊?」

蘇浩搖搖頭,道:「這便是我所說的詭異之處。除了你師娘是從石壁中滾落出來之外,更加神奇的是,這石壁不管你如何將它鑿穿,一個時辰之後便恢復如初,根本看不出半點有被破壞的地方。你說,這詭異不詭異?」

葉雲聽的目瞪口呆,這簡直是匪夷所思到了極致,天底下怎麼可能有這樣的東西?

但是,他卻不得不信,因為他在石壁上看到了漫天的神兵天將,看到了面對百萬追兵閑庭信步的青年男女,也就是仙魔之心的真正主人。

這一切都不由得他不信蘇浩所說,畢竟葉雲這些日子遇到的不可思議的事情已經不少,因此聽到蘇浩如此說來,只是詫異,卻也沒有太過震驚。

「所以,您一直覺得師娘來歷極為神奇,現在又有靈兒體內妖族血脈覺醒,便覺得師娘應該是妖族之人?」葉雲理了一下思緒,緩緩問道。

蘇浩看了他一眼,目光中閃過一絲痛楚,一點無奈。

「這只是我的推測,或許真如你所說,靈兒體內的並不是妖族血脈,而是仙人血脈。」

葉雲靜靜地站了半響,嘆了口氣,道:「師尊,其實您心中清楚,仙人血脈什麼的都是胡謅,根本不可能的事情。靈兒變異之時我就在身旁,她滿頭銀髮,眸子變得漆黑,身上出現了蟬翼般的翅膀,舉手投足之間狂暴的力量洶湧奔襲,絕對不是仙人的手段埃」

蘇浩默默的站著,沒有說話。

師徒二人面對面站著,不知道過了多久,蘇浩嘆了口氣,道:「我們先回去吧,既然已經發生了,那麼就去面對,解決。」

葉雲點點頭,正如蘇浩所言,已經發生的事情,那就去認真面對,去妥善解決。

對於修鍊者來說,時間極為寶貴,也非常不值錢。一般來說都要儘可能的將時間投入到修鍊當中,只有勤勉的修行,才有可能參悟天道,晉陞新的境界。

但是,修鍊無時日,隨著修為漸深,每一次修鍊都可能是十日百日的功夫,甚至到了築基境,進入修鍊便可能是半年一年才會蘇醒。更有甚者,修為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修行方一日,世上已千年。

所以,對於修鍊者來說,時間寶貴,也不寶貴。

三日的功夫,原本是轉瞬即過,對於修鍊者來說幾乎沒有什麼感受。

但是,這三日對於蘇靈和葉雲等人來說,卻是煎熬,難以忍受的煎熬。特別是蘇靈,每一個時辰都彷彿過了一年,這種度日如年的感覺,對於她來說,便是無休止的折磨。

一旦妖之末路煉製成功,慕容無情便會帶著丹藥前來,讓蘇靈服下,如果體內真的有妖族血脈,那麼便會徹底顯現出來。

「爹爹,這妖之末路真的三日功夫就能夠煉製出來嗎?」蘇吟雪看到蘇靈坐立不安,低聲問道。

蘇浩點點頭,道:「妖之末路雖然乃是仙人賜予的神方,但是煉製起來卻並不繁複,甚至有些簡單,其中有一種配方雖然少見,但是千萬年來每一個宗門都會儲備。既然慕容無情說了三日,那麼便是三日,想必現在也已經煉製成功。」

蘇靈嬌軀微微一顫,眼中淚光晶瑩:「爹爹,我真的要服那什麼妖之末路嗎?」

蘇吟雪走過去,將蘇靈攬在懷中,道:「是啊,有沒有其他測試的方法?如果靈兒體內真的有妖族血脈,那麼一旦服下妖之末路,只怕便真的是末路了。就算旁人不出手,光是兩股力量的撕扯爭奪,那種痛楚也不是她能夠承受的吧。」

蘇浩嘆了口氣,道:「天劍宗雖然偏於一隅,躲在晉國這個小地方。不過天劍宗真正的力量卻不是我們看到的那般,你們別看爹的實力已經到了築基境後期,距離巔峰也只是一步之遙。如果天劍宗將真正的力量釋放出來,你爹的實力根本不值得一提。這次靈兒是肯定要服下妖之末路的。」

蘇靈和蘇吟雪相互依偎的站在門口,明顯能夠看得出蘇靈不住顫抖的身體。

「哼1

忽然間,一道冷哼聲從空中傳來,隨即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蘇浩你也是築基境後期的強者,更是靈兒小丫頭的父親,居然說出這番話來。不管如何,靈兒都是你的女兒,這妖之末路如何能服?」

蘇浩一怔,隨即面上大喜過望。

空中一道灰色的光影從天而降,只見一個身穿灰色衣袍的老者落在地上,然後大踏步地走過來。

在灰袍老者的後面,一道人影跟著落下,只看到葉雲靜靜站著,含笑看向蘇靈。

蘇靈哇的一聲哭了出來,朝著葉雲飛奔而去,投入懷中。

「參見七長老1

蘇浩急忙迎上前去,一鞠到底。

要說整個天劍宗最神秘之人,非七長老莫屬。七長老的輩分亂七八糟,他好像比宗主要高出半輩,又好像和施長老他們平輩,但是有傳聞說他真正的輩分應該是和宗主的師尊同輩,也有記載說在施長老的師叔金長老再世的時候,七長老便和他們平起平坐。

總之,七長老是天劍宗中最為神秘之人,輩分亂七八糟,修為也是亂七八糟。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他老人家的修為,絕對不會比蘇浩差。

「蘇浩,你當了幾年的無影峰主,真是越活越回去,越活膽子越小了。」七長老冷哼一聲,道:「且不說靈兒體內是否真的有妖族血脈?如果沒有,那麼一切好說,如果有的話,小丫頭一旦服下妖之末路,你覺得她還有半分活下來的希望嗎?難道她體內擁有妖族血脈就不是你的女兒?你便可以眼睜睜地看著她體內妖族血脈撕扯而死?真是愚蠢之極。」

蘇浩一怔,隨即身體不住的顫抖,緩緩抬起頭來:「七長老教訓的是。這些年我真是越發的謹慎小心了。」

「你不是謹慎小心,你是膽小怕事。難道你膽小怕事到連女兒的性命都可以不要?我真是看錯你了。」七長老怒喝道。

蘇浩渾身巨震,猛然長嘯,嘯聲遠遠傳出數十里地,在空中經久回蕩。

「多謝七長老提點,蘇浩醒了1

七長老雙手背負,目光中帶著一絲欣慰,然後躍過蘇浩的臉龐,看向遠處天空。

「那幫蠢貨來了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