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三百零七章 石壁奇畫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看穿我們所有人的修為,甚至修鍊的功法。」蘇靈點點頭回答。 「我記得你還是煉體境的時候,便能夠看穿我的修為,那時候我可已經是鍊氣境後期。我沒記錯吧。」蘇吟雪的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 「對啊...

「這怎麼可能?」

蘇浩顯然愣了一下,然後猛地跳了起來。

葉雲神情極為肅然,說不出的凝重,點了點頭。

「你從何而知?」蘇浩知道此事極為重要,如果真如葉雲所說的話,那麻煩就大了。

「從一個萍水相逢的老者口中得知,如果萱姨的這個能力真是妖族神通的話,名叫真實之眼,能夠堪破一切虛妄,極為神異。」葉雲聲音壓低,緩緩說道。

蘇浩看著他,半晌沒有言語。

葉雲也就靜靜地站著,他知道此刻的蘇浩心中應該極為掙扎,或許不信,又不敢不信,否則水清萱的神異能力就無法解釋。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師徒兩人就在院內安靜站著,天色慢慢的黑了下來。

「唉1

蘇浩重重嘆了口氣,聲音中帶著說不出的痛楚和沉重。

葉雲明白蘇浩這聲『唉』是什麼意思,自然是認可了葉雲所說的妖族神通,水清萱身負妖族神通真實之眼。否則,為什麼水清萱會無法修行,卻能夠窺破所有人的境界?哪怕是修鍊的功法都無法逃過她的眼睛?

如果真是妖族神通真實之眼的話,那一切就解釋的通了。

「此事尚未有最後的論斷,千萬不能夠和你師母以及靈兒提起。」蘇浩拍了拍葉雲的肩膀,重重地說道。

葉雲點點頭,其中關鍵他自是知曉,現在說出來,恐怕蘇靈會崩潰。

「你們兩個說好了沒有?天都黑了,可以吃飯了。」水清萱的聲音在身後小屋響起,清秀脫俗的女子倚著大門站立。

「萱姨,我和師尊隨便討論了一下,隨時都可以結束。」葉雲轉頭,臉上滿是笑意。

蘇浩點點頭,泛起一抹微笑。

水清萱美目微微眯起,道:「那就不要磨蹭,速速進來吧。」

其實修為到了築基境,便已經不需要經常進食,食物中的靈氣已經幾乎沒有辦法能夠給他們帶來半點幫助,反而是累贅。只需要服用一些丹藥,吸收一些靈氣便能夠百日不食,也不會有任何的影響。

只是進食乃是從小到大的習慣,時間長了便不會輕易丟下,蘇浩雖然也不是經常吃飯,不過每個月還是會有五六次的樣子,為了陪伴無法修鍊水清萱一起用餐。

晚飯不算豐盛,五六個小菜加一鍋粥,葉雲等五人慢慢吃完,桌上並沒有再談起蘇靈體內妖族血脈覺醒之事,反正事情已經發生,等到三日後服用妖之末路一切便見分曉。

「葉雲,你入我門后,也沒有時間對你進行教導,今日正好無事,我便測一測你的修為,看看有什麼神通可以傳授給你。」蘇浩放下碗筷,看著葉雲淡淡的說道。

葉雲一怔,臉上露出喜悅之色,連連點頭,匆匆喝掉碗里稀粥,然後便站起身來。

師徒二人一前一後,也沒有和水清萱三人打招呼,便緩緩走出門口,走過院子,走出大門,消失在星夜之中。

「娘,爹帶著葉雲要去哪裡?」蘇靈不解,目送二人離去之後轉頭問道。

水清萱目光中帶著寵愛落在蘇靈的臉上,微微一笑:「葉雲這孩子修為進展太快,只是短短的半月時日,他的修為便更進一步,雖然只是鍊氣境三重,真正的修為恐怕已經不可思議了吧,即便是雪兒,也不是他的對手。」

蘇吟雪點點頭,道:「葉雲的修為我真是看不透,看起來不值得一提,但是真正戰鬥起來,他體內爆發出來的力量根本不是我能夠抵擋。」

「哼,這個壞傢伙當日在華韻秘藏中得到了奇遇,所以修為才會一日千里。」蘇靈哼哼著說道。

「華韻秘藏?你是說就是那個大墓?葉雲得到了什麼寶物?能夠讓他修為如此變態。」蘇吟雪好奇問道,在斷魂山脈之中,她只是聽蘇靈和段辰風幾人說起過,葉雲在華韻秘藏得到了寶物,具體到底是怎麼回事,她倒不是很清楚。

「這傢伙得到的奇遇可多了呢。雷靈之氣便是在華韻秘藏中參悟的,嗯,好像還有火靈之氣也是,而且他還得到了許多丹藥,靈石。有次我記得他洋洋得意地說,擁有的資源足夠他修鍊到鍊氣境巔峰。他現在才是鍊氣境四重,可想而知他身上有多少好東西。」蘇靈笑著說道。

此間沒有外人,水清萱和蘇吟雪都是她最親的人,一時間也就沒有什麼遮掩,將當日在華韻秘藏中發生的事情一股腦的倒了出來。

水清萱和蘇吟雪越聽越是震驚,想不到原本以為一個沒有太多危險的大墓中,居然蘊藏了如此危機,要不是葉雲和蘇靈他們運氣好,只怕根本無法活著出來。

水清萱和蘇吟雪面面相覷,她們兩人可不像蘇靈那般單純,蘇靈的一番話雖然詳略不分,有些地方也不清不楚。但是落入她們的耳中,便和親身經歷也沒有太多分別。

至於當日華韻秘藏之事,水清萱倒是曾經聽蘇浩提起過一些,她只知道歐陽問天等人率眾進入,非但沒有得到什麼像樣的寶物,反而差點葬身其中。

現在看來,並非華韻秘藏中沒有寶物,只是幾乎都被葉雲那個臭小子取走了。

「怪不得他修為如此怪異。」蘇吟雪微微一笑,心中疑慮終於解開。

「對了,靈兒你體內那詭異的血脈有什麼感覺?你嘗試一下,尋找一番,看看有什麼變化和感觸。」水清萱眉頭微蹙,看著蘇靈低聲說道。

蘇靈頓時苦著臉,道:「這半日來我幾乎就沒有停止過想要將體內的變化找出來,但是卻一無所獲。要不是葉雲和姐姐他們都見到了我的變異,否則打死我都不信,我體內有什麼妖族血脈。」

「靈兒,娘親有一種奇異的能力,想必你是知曉的吧。」蘇吟雪忽然問道。

「自然知道,就是能夠看穿我們所有人的修為,甚至修鍊的功法。」蘇靈點點頭回答。

「我記得你還是煉體境的時候,便能夠看穿我的修為,那時候我可已經是鍊氣境後期。我沒記錯吧。」蘇吟雪的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

「對啊,娘能夠看穿你們所有人,我呢,能夠看透鍊氣境的修為,不過最近我好像感覺築基境的修為也能夠看到一點點。」蘇靈笑了起來,接著道:「這肯定是娘遺傳給我的,這能力真是太有意思了。」

蘇吟雪沒有回她,轉頭看著水清萱,道:「娘親,您的能力也是與生俱來的嗎?為什麼你無法修行呢?」

水清萱看著她,緩緩道:「的確是與生俱來,從我懂事開始,便能夠看透一些人的修為。至於為什麼無法修行,你爹也研究過一陣子,好像是我體內的經脈被莫名的堵塞,真氣無法運行,所以便不可能修鍊。」

蘇吟雪眉頭皺的更緊了,細細的貝齒咬著下唇,沒有說話。

「姐姐你怎麼了?是不是發現什麼了?」蘇靈好奇的問道。

水清萱原本平淡的面容忽然一滯,慢慢的凝重了起來。

月朗星稀,無影峰的後山乃是禁地,平日里並沒有人能夠進來。

月下,無影峰後山的一處,兩人並肩而行,左邊一人稍稍的落後一點點。

「師尊,你是不是有什麼話要與我說?」

走了足足數里地,葉雲終於忍不住開口問道。

「其實不用妖之末路來測試,我也知道靈兒體內應該是覺醒了妖族血脈。」

蘇浩站住腳步,轉身看著葉雲,一字一句地說道。

葉雲一怔,滿臉驚容。

「師尊你可知道你在說什麼?」

「二十年前,我與你師娘相識,乃是在一處極為詭異之地。」蘇浩沒有理會葉雲的喝問聲,繼續說道。

葉雲下意識問道:「詭異之地?如何詭異?」

「所謂詭異之地,便是在見到之前完全沒有想象過,無影峰中會有這樣一個地方。」蘇浩語聲平淡,聽不出心中是否有激動抑或是其他的情緒。

葉雲疑惑著看了看四周,然後聲音中儘是不可思議:「師尊你說的詭異之地,便在這裡?」

蘇浩點點頭,道:「正是此地。」

葉雲放眼望去,四周一片平靜,月光照射下山地彷彿被披上了一層銀白的柔紗。四下里鳥叫蟲鳴,一片祥和,並沒有半分詭異。

「馬上就會不同了。」蘇浩抬起頭,看了看當空皓月,在一塊山石上坐了下來。

葉雲疑惑的看了看他,又抬頭看了看月亮,再看看四周,看看腳下的山地,還是沒有發現任何詭異的所在。

就在他心中疑惑的下一刻,月光揮灑之下,蘇浩坐著的那塊山石後面的石壁上,忽然出現了一幅圖案。

「來了,每個月都會出現一次。」蘇浩的聲音響起,只見他站起身來,目光轉向身後,盯著那平滑的石壁,看到了那一幅圖案。

「就是這幅圖案,讓你師母與我相識。」

蘇浩緩緩說道,轉頭看向葉雲,卻發現葉雲目瞪口呆的看著那幅圖案,眼中儘是難以置信。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有如此一幅圖畫?」

葉雲看著平滑山壁上似曾相識的圖畫,不由得愣在了當常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