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三百零五章 豪言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過的事情自然作數,也不會忘記。於私,你身份勉強高過本座半輩,於公,我身為天劍宗宗主,自然會為宗門考慮,不用你來提醒我要如何做。」天劍宗主眼中陡然精光暴射,猶如釘子般釘在施長老的臉上。 施長老一...

?

一劍破招!

蘇浩只是一道劍指便將全行青凝聚的巨掌輕鬆破去,他面罩寒霜,冷冷掃過眾人。

「諸位也都是築基境的高手,卻這般行事,實在讓人瞧不起。」蘇浩看著他們,冷笑連連。

「蘇浩你休得胡言亂語,這話說的可有證據?」歐陽問天徹底與蘇浩翻臉,曾經關係極好的朋友,為了各自利益,毫不猶豫的站在對立面。

「不錯,飯可以亂吃,話卻不能夠亂說哦。」攬月峰主靜如水突然出現,語聲淡淡地響起。

「靜師妹,你也要摻和嗎?」蘇浩轉頭看去。

「自是不敢,此事本就我與攬月峰無關,蘇大哥卻將我也帶入,自是不妥。小妹帶著弟子就此退去,你們之間的恩怨,我不參與。」靜如水微微一笑,目光落在蘇浩臉上,似有一點柔情閃過。

「如此甚好,等今日事畢,我便登門道謝。」蘇浩抱了抱拳,微微點頭。

靜如水含笑點頭,然後面色一冷,朝著江水凝招了招手,道:「隨我回去,自有話問你。」

江水凝俏臉煞白,她在靜如水門下十數年,自然知道師尊每一個表情代表著什麼含義,這次恐怕回去又要被懲罰了。

江水凝不敢說話,只是轉頭看了一眼葉雲等人,暗嘆一聲,隨著靜如水快速離去。

蘇浩目光炯炯,絲毫沒有理會歐陽問天的話語,反而看向另一名男子。

「於師弟,你呢?」

男子面若冰霜,冷哼一聲,道:「我摘星峰的弟子盡數死在斷魂山脈當中,雖說是學藝不精,不過我也想了解一下當時的情形,還希望葉雲和慕容無痕你們能夠如實告知。」

男子正是摘星峰主于光遠,他心性冷峻高傲,素來不喜參與這些亂七八糟之事,雖說他也是身為四大峰主之一,擁有爭奪下一任宗主資格,卻從來沒有表現出來,也的確對宗主之位沒有什麼想法。

「師弟他們是死在真火飛獅的烈火之下,那一點火焰,瞬間便將整片林子焚燒成灰,他們無法抵擋,也來不及跑出來,盡數慘死在密林當中。」慕容無痕聽到于光遠點名,便緩緩說道。

于光遠目光投向葉雲,葉雲點了點頭表示的確如此。

于光遠冷哼一聲,道:「好好的宗門,儘是一些亂七八糟之事,影響心情,影響修為。」

話音未落,他便化為一道流光,消失在眾人的視線當中。

于光遠向來如此,他對宗內高位沒有什麼想法,所以一般也束縛不住他,眾人看著他離去,也沒有什麼話語。

倒是慕容無情眉頭微微一皺,雖然只是一瞬間,卻也落在蘇浩的眼中。

慕容無情向來以無情著稱,除了他的弟弟慕容無痕之外,幾乎沒有什麼事情能夠影響到他修鍊,在他看來,天下間所有之事都是為了參悟天道服務,根本不值得在其他地方浪費。

不過,這一年來,他或多或少的與以前有了一些變化。比如之前施長老提出要嚴查葉雲的時候,依照慕容無情原本的性子,斷然不會為了一名後輩弟子而出現在天神峰。可是那一次他不但出現了,還為葉雲說了幾句好話,這與他生平為人簡直是大相庭徑。

而就在剛剛,他竟然會答應宗主大人的請求,配合蘇浩一起徹查蘇靈是否身負妖族血脈之事,這種事情對於將修鍊視為生命的他來講,簡直是浪費時間。

但是,慕容無情卻就是答應了,雖然看起來一如往常的那般冷峻,其實與以往的他已經有了一些差別。

反倒是于光遠越發的洒脫,性子越來越平和,對與己無關之事幾乎沒有什麼興趣。只是他如此性子卻沒有盡數放在修鍊和參悟天道之中,有很大一部分沉迷音律,撫琴焚香,卻是他生平最大愛好。

慕容無痕感受到蘇浩的目光,眉頭微微一挑,道:「我只想看一看,蘇靈的體內是否真的覺醒了妖族血脈。」

只是一句話,便道清楚他的立場和心態。

蘇浩眼中閃過一絲感激,然後目光如電,落在施長老的臉上,接著又緩緩掃過天劍宗主等人,最後落在歐陽問天的臉上。

「我現在便帶靈兒回去,我倒是,誰敢阻我,誰又能夠阻我。」蘇浩語速極緩,幾乎是一字一句,聲音好似驚雷炸響,回蕩在空中,經久不息。

蘇浩轉身,拉著蘇靈的手,緩緩的朝天神峰外走去。葉雲等人沒有絲毫猶豫,立刻跟上。

一群人便緩緩而行,足足走了一炷香的功夫,身影才消失在眾人的視線當中。

眾人就這樣靜靜的看著他們離去,沒有人走出來說半個字,甚至連氣息都壓低,生怕會惹惱了蘇浩。

「好了,今日之事到此為止,散了吧。」天劍宗主眼睛微閉,卻閃過一絲疲累之色。

宗主發話,自然不會有人敢多問半句,片刻的功夫,只剩下三四個人靜立當常

「宗主大人,就這樣放他們走了?」歐陽問天語聲中帶著一絲不滿。

「不錯,就這樣放他們離去,妖族血脈就這樣放棄了?」施長老眉頭微皺,冷聲喝道。

天劍宗主微微抬起頭,目光在兩人面上掃過:「你們覺得蘇靈那丫頭的體內,是否有妖族血脈?」

施長老一怔,道:「是不是有妖族血脈,這重要嗎?重要的是蘇浩,此人野心勃勃,如果讓他成為下一任宗主的話,我天劍宗恐會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是啊,宗主大人,你可要三思。」歐陽問天點點頭,看起來有些焦躁。

天劍宗主目光中帶著一絲嘲弄之意,道:「妖族血脈不重要?莫非你們忘記了那句數百年來的箴言,妖禍出世,一劍西來1

「此話也不知道從何而來,只是傳聞罷了。雖然晉國這些年來的確沒有妖族的出現,但是放眼整個大秦帝國,妖族早在百年前就出現過,最近更是又出現了數次。為何沒見到有什麼一劍西來的高手呢?」施長老擺擺手,語聲中儘是不信。

「荒唐!下面的弟子不知道,施長老你還不知道?這句箴言乃是天劍宗第三代宗主留下,他老人家可是金丹境大成的王者,要不是陰差陽錯,便已經丹破嬰生,他老人家留下的箴言,即便不一定全對,卻必然也有他的道理。」天劍宗主冷聲喝道。

「這話現在說來也是無用,你我早有約定,等你退下來之後,這宗主之位我會在問天和天雲之間選擇,想必你不會忘記吧。」施長老冷冷說道。

「施長老,本座答應過的事情自然作數,也不會忘記。於私,你身份勉強高過本座半輩,於公,我身為天劍宗宗主,自然會為宗門考慮,不用你來提醒我要如何做。」天劍宗主眼中陡然精光暴射,猶如釘子般釘在施長老的臉上。

施長老一怔,訕訕道:「你知道便好,心裡有數便好。」

天劍宗主目光漸漸平和下來,看著遠處群山環繞,緩緩道:「妖族血脈,終於出現了。如果一劍西來只是箴言傳聞,那麼接下來我們還要解決一些麻煩才是。」

「什麼麻煩?」施長老和歐陽問天好奇問道。

「妖族血脈之事,已經傳出去了,想必要不了半日,杜家和王室便會知曉。」天劍宗主低聲說道。

「我以為何事驚慌,原來此事。杜家和王室知曉便知曉,他們加起來也不是我天劍宗的對手。」歐陽問天不屑地說道。

施長老倒是面色一凝,一時間沒有馬上說話。

歐陽問天一怔,隨即醒悟過來,他剛才這番話語並沒有過一下腦子,顯然施長老和宗主擔心的不是這個。

「你們是說,這消息會傳出晉國,會被大秦帝國知曉?」歐陽問天倒吸一口涼氣,面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

施長老也是如此,在君若蘭出來之時他才真正的確定蘇靈體內擁有妖族血脈,一時間倒也沒有想太多,只想著正好趁機將蘇浩擊倒。但是此刻聽說消息已經流出去,頓時面色變得無比凝重。

「怎麼會傳出去的?是誰傳出去的?」施長老怒聲喝道。

天劍宗主抬頭看了他一眼,冷笑道:「當日不是你要收君若蘭為徒的嗎?明知道她來自大秦帝國卻硬要收下。」

「她?如果是她的話,倒是無妨,這消息應該不會傳播太廣,只要控制住王室和杜家,君若蘭身後之人,我來負責。」施長老眉頭微挑,隨即微微一笑。

「如果你有把握自是最好,要是沒有,那麼我們就要早作決定。」天劍宗主眉頭緊皺。

「那先這樣便是,我與師叔商量一番,再做打算。」施長老擺擺手,朝著歐陽問天使了個眼色,身形急掠而去,頃刻消失。

「既然如此,那我也告辭。」歐陽問天朝著天劍宗主行了一禮,轉身朝著絕劍峰急射而去。

天劍宗主看都沒有看兩人一眼,他目光投向遙遠的群山雲海當中,面色漸漸的平靜下來。

「妖禍出世,一劍西來!恐怕這一劍,已經在路上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