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三百零四章 挑釁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我便自斷經脈。」全行青已經怒不可遏,從高處掠起,猶如一隻大鵬急射而下,他雙手在身前交叉,金光閃耀間只聽到怒聲喝道。 「碎金斷玉手1 只看到金色的手掌在空中成型,猶如一柄利刃從空中劃過...

全行青帶著迷惑之意的目光只是掃過葉雲和慕容無痕四人,其他的段辰風、蘇吟雪等人卻沒有任何的影響。

當慕容無痕和君若蘭冷聲喝問之下,江水凝也清醒了過來,俏臉上一片迷茫,隨即便醒悟過來,狠狠的一蹬腳,退了回來。

全行青面帶微笑,看了看四人道:「我並無惡意,只是好奇而已,好奇我們天劍宗的後起之秀,我們的青年才俊,到底修為達到何種地步。」

「是嗎?看來全殿主很關注我們呢。」慕容無痕聲音中閃過一絲冷意,眼中精芒暴射,彷彿釘子般扎在全行青的臉上。

「全殿主,你這有些過分了。」君若蘭倒是恢復了一臉的平淡,緩緩說道。

全行青面色一冷,他好歹也是一殿之主,雖然比不得四大峰主,卻也只在他們之下。何曾有過後輩弟子如此指責他,渾然不將他放在眼中,簡直是重重的打他的臉。

「怎麼?我身為試煉殿殿主,測試你們一下都不行嗎?真是放肆之極。」全行青冷聲喝道。

慕容無痕哈哈大笑,語聲卻冰冷刺骨:「區區一個試煉殿主而已,也敢私自測試我們的修為,真是不知死活,莫非你沒將我慕容世家放在眼中?」

慕容無痕的修為的確和全行青還有不小的差距,但是他生性桀驁,放眼整個天劍宗,除了他兄長之外,能夠讓他尊重的人屈指可數,很顯然全行青並不在其中。

全行青大怒,便要發作。忽然間面色一滯,慕容無痕話語中的那一聲慕容世家提醒了他。再怎麼說慕容無痕也是慕容世家的子弟,而且還是千年難得一見的天才弟子。如果說慕容世家並不算可怕的話,那麼他的兄長慕容無情卻是天劍宗最可怕之人。

慕容無情,名為無情,卻真是無情。他甚至將所有七情六慾都斬斷,在他的眼中,天底下便沒有再比參悟天道來的重要,不管是親情還是愛情,或是友情,在他看來,都是修鍊天道的羈絆,一無是處。

這些年來,他修為突飛猛進,已經達到築基境巔峰,只差一步便能夠罡元凝丹,成就金丹境。只是他雖然無情,卻對慕容無痕這個弟弟還是略有牽挂,一向都比較疼愛,各種法寶丹藥,神通秘法只要慕容無痕想要的,他幾乎都會傳授。坊間傳言,如果不是慕容無痕的羈絆,現在的慕容無情,已經是金丹境的修為。

全行青不怕慕容無痕,但是卻對慕容無情極為忌憚。慕容無情此人性情無常,一旦全行青說話不中聽,或是喝罵慕容無痕之時惹惱了他,那麼全行青即便有十個腦袋也不夠砍的。

全行青冷哼一聲,目光投向另一位出言頂撞的弟子,君若蘭。

美人如玉,靜雅如蓮。

更重要的是,君若蘭乃是施長老的關門弟子,深的他的寵愛。而施長老在宗內的地位,還在四大峰主之上,即便是宗主大人,也要給他面子,如果喝罵君若蘭,讓這女孩下不來台,或者間接得罪了施長老,那天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施長老從來就不是個和藹之人,性格暴躁。

「葉雲,看起來你對我剛才的測試很是不滿埃」全行青目光一轉,居然落在了葉雲的面上。

剛才他施展迷幻之術,只有葉雲才跨出一步便停住了前行,可見這傢伙的靈魂極為強大,竟然能夠在極短的時間內堪破他的迷幻之術,簡直是匪夷所思。

不過,葉雲好像只是無影峰主蘇浩的弟子,成為內門弟子的時日更是極短。更何況,今日蘇浩之女蘇靈身上更是發現了妖族血脈,光是這一條便足夠讓蘇浩應接不暇,或許因此便會徹底的失去爭奪宗主之位的機會,現在的蘇浩,可謂是四大峰主中最落魄之人,更有甚者,如果蘇靈體內真的擁有妖族血脈,那麼蘇浩從此之後便不會再是無影峰主。

所以,他目光落在葉雲的面上,語聲中帶著一股殺意。

葉雲顯然沒有想到全行青看了一圈居然會針對他,要知道他明明連半句話都沒有說過,只是冷冷的掃過天劍宗高層一眼,比起君若蘭和慕容無痕來,根本算不得什麼。

葉雲不由得惱怒起來,很顯然全行青是以為自己好欺負。

「全殿主說什麼呢?弟子不是很明白。什麼叫我對你的測試不滿?」葉雲目光冷冷,釘在全行青的面上,哼了一聲接著道:「不是不滿,我是非常,極其,十分不滿。」

全場嘩然,誰都沒有想到葉雲居然會這樣回答。這傢伙看起來很平靜很普通的樣子,誰想這句話說的比慕容無痕還要囂張,還要狂妄。

一時間,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臉上,儘是不可思議。

全行青一怔,他顯然沒有葉雲會如此頂撞,而且語聲中充滿了嘲諷和不屑。

「好大的膽子,竟然目無尊長,敢出聲頂撞。」

沒等全行青的話音落下,葉雲陡然爆喝:「好大的膽子,全行青你竟然敢目無尊長1

全行青徹底傻了,他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葉雲說了什麼?說他全行青好大的膽子,竟然敢目無尊長?

「你區區一個試煉殿的殿主,在沒有得到宗主大人的授意之下,私自對我們施展迷幻之術,你可知道我們這些能夠從斷魂山脈中活著回來的人,每一名都是宗門的精銳,乃是我天劍宗日後的頂梁支柱。如果在毫無防備之下被你神魂所傷,使得境界受損,修為停滯的話,你可當得起罪責?」葉雲沒有給他說話的機會,語聲急速,冰寒如霜。

「你說你如此大的膽子,想要損傷後輩天才弟子的修為,敢當何罪?你沒經過宗主大人授意,便私自測試,可是目無尊長?嗯1

葉雲語聲猶如急射而出的長箭,一根接著一根釘在全行青的心口。

全行青氣的渾身顫抖,指著葉雲口中居然半響沒有說出話來。

「你……你真是……好大的膽子,今……今日我便將你斬殺在此,我倒是誰敢阻攔。」全行青被氣昏了腦袋,指著葉雲怒聲喝道。

葉雲哈哈大笑,道:「看來我天劍宗千年來偏於一隅,沒有能夠從晉國中走出去,前往大秦王朝卻是有緣由。要是掌控宗門各處重地的都是全殿主你這種愚笨之輩,卻也怪不得旁人。」

「找死1

全行青再也無法按耐住心頭之火,他右手狠狠地點去,只看到一道金芒從他的手指尖急射而出,射向葉雲的眉心。

全行青乃是築基境五重巔峰的修為,雖然含怒之際胡亂出手不可能打出最強一擊,但是這一道金芒顯然也不是築基境四重的弟子能夠抵擋。

當金芒暴射而去,驚呼四起。

「葉雲小心。」

段辰風、蘇吟雪等人齊聲喝道,就連慕容無痕也怒聲提醒。但是他們有心阻擋,卻也來不及追上全行青的攻擊。

只是眨眼的功夫,金芒已經出現在葉雲身前不到一尺的地方。

葉雲動也沒動,目光中儘是嘲諷之意,嘴角冷笑連連。

咻!

金芒一閃而過,在葉雲眉心處三寸地方瞬間消散,化為點點流光消失在空氣當中。

「全行青,你是不是有些過分了?」

蘇浩的聲音淡淡響起,也沒有看到他有任何的動作,卻已經出現在葉雲身旁。

「蘇浩,你要阻我?」全行青一怔,怒喝道。

「說你蠢笨之輩還是抬舉了,真是愚蠢如豬。難道你要殺我,我師尊會眼睜睜的看著我被殺掉?且不說你有沒有那個實力殺我,如果讓你這種蠢貨傷到我半根頭髮,豈不是丟了我師尊的面子?」葉雲冷笑道,儘是嘲諷。

「小畜生,今日我不殺你,我便自斷經脈。」全行青已經怒不可遏,從高處掠起,猶如一隻大鵬急射而下,他雙手在身前交叉,金光閃耀間只聽到怒聲喝道。

「碎金斷玉手1

只看到金色的手掌在空中成型,猶如一柄利刃從空中劃過,斬向葉雲的頭頂。

蘇浩眉頭微皺,目光掃過空中那金色手掌,然後又從天劍宗主等人的臉上一帶而過。

緊接著蘇浩面如寒霜,右手並指如劍,朝著空中的金色手掌輕輕一點。

白色的劍芒衝天而起,並沒有太過絢麗的色彩,也沒有磅的氣勢,就是一道劍芒孤獨的刺出。

但是,就這樣一道不起眼的白色劍芒,瞬間穿透金色手掌,將它斬成兩截,劍芒去勢不減,直射蒼穹,似乎將天空都刺出一個洞來。

「看來你們都覺得我無影峰好欺負了。」蘇浩負手而立,目光冷冷的掃過眾人,哪怕是面對宗主和施長老等人,也是冰冷如刀。

很顯然,全行青的行為是得到了他們的默許,否則的話,以全行青的實力和身份,又怎麼敢說出這樣的話來?

頃刻間,蘇浩的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