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三百零二章 回歸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如果你對君若蘭那個賤人還是口稱師姐的話,別怪老子不客氣。」段辰風忽然怒目而視,極為氣氛。 「可是,她的確修為高過我,便是師姐埃」余鳴鴻一臉委屈的回答。 「那好,你跟她去天神峰便是。」段...

?

天空當中,藍色的光影陡然膨脹成數丈的光球,最後形成一條通道,吞吐著湛藍光華。

通道成型的瞬間,只看到一個身影出現在藍光當中,卻是一名葉雲沒有見過的清矍老者,頭髮花白,穿著一身灰色道袍,目光如炬,橫掃過來。

「斷魂山脈的試煉到此為止,所有弟子全部出來,回歸世界。」

清矍老者語聲朗朗,傳遍四野,回蕩在每一個人的耳中。

隨著他的話語落下,只見老者雙手在胸前虛點數十下,光影迸射開去,打在虛空的數十個點上。

頃刻間,一道光影從其中一個點上爆發開來,只是眨眼的功夫便聯通了其他的數十個點,隨即葉雲等人只感覺眼前一花,所有人都出現在藍色的空間通道之前,而這通道居然不是懸浮在空中,卻是在他們的身前,而他們的腳下,居然是一片玉石鋪就的巨大平台。

葉雲等五人,慕容無痕和江水凝各領著四名弟子,天神峰的四名弟子也一臉震驚的出現在眾人面前。而在另一旁,君若蘭身段婀娜,款款而來。

「君若蘭1

葉雲眼中冷芒暴射,殺意凝結。

「葉雲師弟,我們又見面了。」君若蘭面帶微笑,對於葉雲眼中的殺意,根本不以為意。

通道打開,葉雲他們便失去了出手的能力,除非想要與她同歸於盡,否則即便給葉雲十個膽子,也不敢在這一刻出手。

「我們之間的恩怨,早晚會了結。」葉雲深吸口氣,暫時按耐住心中憤怒。

「你會明白的,我們之間其實沒有什麼恩怨,也不必要有恩怨。」君若蘭輕笑著回答。

葉雲冷哼一聲,目光落在那名清矍老者的臉上。

「見過宮長老1

只看到蘇吟雪和慕容無痕兩人齊齊躬身,語聲中充滿了恭敬。

江水凝一怔,隨即俏臉上滿是驚駭之色,忙不迭的行禮:「參見宮長老。」

老者微微點頭,衣袖輕輕一揮,慕容無痕和蘇吟雪便被托起,幾乎感覺不到靈氣的波動。

「好了,試煉已經結束,想不到摘星峰的弟子居然一個都沒有活下來,真是有些失望呢。」宮長老看著眾人,接著道:「既然如此,你們都算是通過考核,隨我回去吧,諸位長老和峰主都要見你們一下呢。」

「是!謹遵宮長老法旨1蘇吟雪和慕容無痕面上儘是恭敬之色。

「宮長老是誰?」段辰風站在蘇吟雪的身旁,悄聲問道。

蘇吟雪面上滿是敬畏,低聲道:「宮長老乃是宗主大人的師叔祖,據說修為已經突破到金丹境,活了兩百七十年。他老人家是我天劍宗修為最高的太上長老。」

「金丹境,兩百七十年?」段辰風等人倒吸一口涼氣,看向老者的雙目中儘是驚駭。

傳聞中天劍宗已經有數百年沒有出現過金丹境的修士,想不到傳言居然不實,眼前這名宮長老就是金丹境的修士,年歲更是達到了兩百七十歲。這種人物想必每一個都極為珍貴,可以說是宗門的守護者。

「他老人家是唯一的金丹境嗎?」葉雲好奇問道。

「這個我也我從知曉。我只是在年幼之時見過宮長老一面,那時候便見父親他們對宮長老極為尊敬,聽說修為已經是金丹境。至於天劍宗是否還有其他的金丹境長老,我就無從得知了。」蘇吟雪搖搖頭,悄聲回答。

「應該還有一位,具體是誰我倒是不清楚,只是曾經聽我兄長提起過。」慕容無痕就在眾人身旁,聽到此言也是低聲說道。

「兩名金丹境的修士嗎?如此說來,天劍宗的實力的確不容小覷,不過我總覺得可能還不止於此。」葉雲看了他一眼,若有所思的說道。

「或許吧,天劍宗的真正實力,的確誰都不知道。即便是宗主大人,也只不過是明面上的掌門而已。」慕容無痕看到宮長老轉身走入空間通道,點了點頭,語聲中帶著一絲感慨。

「那是自然,如果你們以為天劍宗就兩三名金丹境修士的話,那麼未免也太小覷他們了。」

忽然間,君若蘭的聲音從旁邊傳來,只見她緩緩的走過,在進入空間通道的剎那,轉頭朝著葉雲等人嫣然一笑。

沒等葉雲回答,她抬腳踏入通道,身形頃刻間變得一片虛無,扭曲,消失在空間通道當中。

葉雲盯著君若蘭的背影,知道她消失,才緩緩的吸了口氣。

「我們也回去吧,君若蘭能殺,還是要將她殺掉為妙。」葉雲語氣極為平淡,卻有一股強烈的殺意在眼中一閃而過。

「葉雲,姐姐,我們真的要回去嗎?」終於等到空間通道開啟,蘇靈忽然間又有一股畏懼的情緒在心中蔓延開來。

她身負妖族血脈,顯化之時眾人所見,又聽聞慕容無痕說的八字傳聞,『妖禍出世,一劍西來/如果真是如此,那麼回去之後面對她的將會是什麼?幾乎不用腦袋想就能夠知道,要是可以安靜的死去,那便是極好的下場,恐怕迎接她的將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葉雲輕輕的握住她的小手,手心中傳來一陣輕微的顫抖,女孩心中的恐懼可想而知。

「不用怕,如果他們真的要對你動手,除非從我的屍體上跨過去。」葉雲語聲輕柔地說道,對於蘇靈,他有著一股莫名的情愫,朦朧的情感。

「沒錯,還有我和父親、母親。」蘇吟雪走過來,將蘇靈摟在懷中。

「就是,怕什麼。這幫老傢伙要是不分青紅皂白想要動手,我們就和他們拼個魚死網破。」段辰風大聲喝道,滿臉的激憤。

「此事應該還沒到不可挽回的地步,高層應該還不知曉此事,就怕君若蘭師姐出去之後立刻告知,那就麻煩了。」余鳴鴻倒是看起來很是清醒,緩緩說道。

「小餘子,如果你對君若蘭那個賤人還是口稱師姐的話,別怪老子不客氣。」段辰風忽然怒目而視,極為氣氛。

「可是,她的確修為高過我,便是師姐埃」余鳴鴻一臉委屈的回答。

「那好,你跟她去天神峰便是。」段辰風怒不可遏,想不到余鳴鴻居然是這樣的回答。

「段師兄你這是胡攪蠻纏,不講道理。」余鳴鴻眉頭微皺,極力分辨。

「好了,你們兩個都給我閉嘴。」

葉雲怒聲喝道,他目光掃過余鳴鴻,卻是有些不悅。和君若蘭已經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余鳴鴻此刻對她口稱師姐,雖然說是沒什麼錯,聽在耳中的確有些不爽。

「正如余師弟所說,如果君若蘭出去之後立刻稟告靈兒之事,那就麻煩了。所以我們要快,趕緊出去。」蘇吟雪的聲音急切的響起。

「沒錯,便是如此,快走。」段辰風最為著急,對於蘇靈這個女孩,他慢慢的將她當成妹妹來看。

話音剛落,段辰風便一步踏出,鑽入空間通道,身體在扭曲中變得虛無,消失在眾人眼前。

「走吧,要來的總歸是要來的。」葉雲握了握蘇靈的手,攜著女孩轉身走向空間通道。

蘇靈深吸口氣,下了巨大的決心,一臉決然的跟著葉雲走入通道。

蘇吟雪目光如電,冷冷的掃過身後的天神峰弟子和慕容無痕等人,微微的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此事瞞不住的,說不定他們已經知曉。」慕容無痕淡淡說道。

「我知道,但是不希望這個消息從你們口中說出去。」蘇吟雪嘆了口氣,語聲中滿是無奈。

「那是自然,與我們無關。」慕容無痕和江水凝異口同聲的回答。

「那就好,我們走吧。」蘇吟雪點點頭,轉身走入空間通道。在她身後,眾弟子魚貫而入,很快便消失在了藍色的光影之中。

斷魂山脈的空間通道在最後一名弟子進入后,刷的一下消失的無影無蹤,隨即便看到真火飛獅帶著十數頭靈獸飛撲而至,目光炯炯的看著空間通道消失的地方,不知道在思索著什麼。

藍光瀰漫了雙眼,籠罩了身體。

當葉雲看清楚前方的景物,藍光便驟然一斂而空,再也沒有半點。他感到手指間細膩柔軟的掌心中滿是冷汗,微微的顫抖。

頃刻間,歷練的弟子一個接著一個的憑空出現,出現在一片廣場之上。

「好了,你們都回來了,那麼接下來的事便交給他們吧。」宮長老的聲音在眾弟子耳邊響起。

葉雲等人抬頭望去,只見自己身處天神殿的廣場之上,在他們上面,宗主、施長老,四大峰主,慕容無情等人並肩而立,淡淡的看著他們。

「參見宗主大人,見過長老,見過峰主。」

眾弟子躬身行禮,語聲朗朗。

「都起來吧。」宗主的聲音在空中回蕩。

當蘇靈抬起頭來,便看到上方齊聚的天劍宗高層目光刷刷的看過來,落在她的臉龐。

「怎會如此?」

宗主的聲音淡淡響起,卻沒有半點情緒的波動。

此話不言自明,自然是問蘇靈,為什麼你身負妖族血脈?

蘇靈渾身顫抖,眼眶中晶瑩閃過,然後淚珠順著光潔如玉的臉頰滾落下來。

妖族血脈,瞞是瞞不住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