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三百章 逼迫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雲他們要多出不少。不論杜家還是晉國王室,顯然都不可能安排一名弟子帶藝投師,如此簡單的進入天劍宗底,而其他宗門對於天劍宗來說根本不值得一提,又怎麼可能會派出弟子前來呢 那麼答案只有一個,君若蘭...

紫色長劍化為閃電,瞬斬而至。

君若蘭依舊靜靜的看著葉雲,沒有絲毫閃避的動作,她面帶微笑,好像在等著這一劍的落下。

紫色閃電剎那閃過,將君若蘭的身體斬成兩半。

但是葉雲知道,君若蘭已經走了。長劍斬斷她身影的那一刻,他並沒有劍刃破體的感覺,之時斬在空氣當中。

萬里影遁符,再次發動了。不管是否君若蘭所說那般,只剩下最後一次,卻還是躲過了葉雲的追殺。

舉目四顧,放眼望去,方圓百丈內再無君若蘭的身影,她並沒有運氣差到極點,被萬里影遁符隨機傳送在葉雲身旁。雖然斷魂山脈不過區區方圓數十里之地,但是想要再找到君若蘭,卻不是那麼容易,最重要的是斷魂山脈與外界的通道即將再次開啟,等到施長老他們進入,便再也無法斬殺君若蘭。

葉雲面色鐵青,冷冷看著四周,然後目光落到蘇靈的面上。

「怎麼辦」蘇靈不知所措,要是君若蘭將她身負妖族血脈的秘密說出去的話,會帶來什麼樣的後果,她不用想都知道。

蘇吟雪面色凝重,走上前來,輕輕的攬住蘇靈瘦俏的肩膀。

「君若蘭這賤人,一定要將她殺了。」段辰風恨恨的喝道,哇的一口又噴出鮮血。

「可是斷魂山脈即將開啟,又要到何處去找她」余鳴鴻嘆了口氣,忽然間眉頭微挑問道:「吟雪師姐,葉師兄,你們有沒有覺得君若蘭很不對勁」

蘇吟雪一怔,不知道余鳴鴻所指何意。

葉雲倒是點點頭,道:「的確很不對勁,從她在天燭峰與我們一起參加考核的那一刻就不對勁了。當時我們面對百丈絕壁,一籌莫展,只有一步步的攀登而上。但是君若蘭是如何她身姿曼妙,猶如燕子般掠起,幾個縱身便躍過百丈絕壁,飛躍而去。這樣的修為又怎麼可能混跡在雜役弟子中參加天燭峰的外門弟子考核在沒有真氣支撐的情況下,想要如此輕易的掠上百丈絕壁,卻是絕不可能的事情。」

段辰風一怔,他也想起當日之事,他原本以為參加考核的雜役弟子中定然以他的修為最高,哪想到會出現君若蘭這個妖孽,現在回想,當時她的修為可能已經達到鍊氣境了吧。

「這次見面,她一直都想要出手將我們斬殺,雖然因為種種原因沒有得手,不過卻看不到她有半分著急和陰冷之色,即便是剛才面對攻擊,也是淡然處之,彷彿根本沒將我們放在眼中。」蘇吟雪秀眉微挑,也看出了一些端倪。

「便是如此。」余鳴鴻點點頭,接著道:「不過以她的修為,應該依舊不是葉師兄的對手,否則的話也不會身受重傷,而且她與真火飛獅之間應該是有另外一種聯繫方式,總之極為神秘。」

葉雲點點頭,回想這一切,便是余鳴鴻所說這般,君若蘭一心想要將眾人置於死地,卻自身實力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厲害,她與真火飛獅勾結,利用青銅小鍾和萬里影遁符與大家糾纏,雖然身受重傷,卻又恢復的極快,如此想來,真是神秘之極。

「既然君若蘭乃是帶藝投師,那麼你們說她會是來自何處杜家還是王族」蘇吟雪忽然間似乎想到了什麼,面色微變。

葉雲和段辰風等人對望一眼,然後面上閃過驚容。

「我猜她應該不是晉國人。」余鳴鴻緩緩說道。

眾人眼中精芒閃過,心中的猜想被余鳴鴻一言說出。

余鳴鴻就是來自大秦帝國,雖然修為和天分並不算突出,卻也因為出生在大秦帝國,見過和聽過的事情比葉雲他們要多出不少。不論杜家還是晉國王室,顯然都不可能安排一名弟子帶藝投師,如此簡單的進入天劍宗底,而其他宗門對於天劍宗來說根本不值得一提,又怎麼可能會派出弟子前來呢

那麼答案只有一個,君若蘭並不是晉國之人,而是來自晉國之外。

「不過,即便她不是晉國之人,進入天劍宗又是何意呢以她當日的年紀和修為,不管在哪裡都是驚才絕艷之輩,天賦異稟,又何必來天劍宗」蘇吟雪緩緩說道。

葉雲明白她的意思,雖然言語中沒有提起君若蘭是晉國之外的宗門派來的底,卻很明白的說,天劍宗有什麼好值得如此明目張的來底呢

蘇靈等人都極為聰慧,只是一剎那便明白蘇吟雪言中之意,也怎麼都想不明白君若蘭進入天劍宗,到底是為了什麼。

葉雲面色微變,眼中異色一閃而過。

雖然他進入天劍宗才只是數年光景,對於天劍宗的各種典籍也沒有看過幾本,比起蘇家姐妹來更是差了很遠。但是他卻知道,眼前的天劍宗並不是看起來只是蝸居在晉國一角的宗門,早在千年前便已經威震大秦帝國,即便比不上那些高高在上的大宗門,卻也是了不得的存在。

當年天劍宗內亂,眾弟子分成兩派大打出手,最後一批弟子逃亡到晉國,成立了現在的天劍宗。之前葉雲雖有疑惑,既然都逃到了晉國,為什麼還要叫天劍宗呢這是生怕大秦帝國的天劍宗不知道嗎而且那些逃亡到晉國的弟子中,居然有能夠開闢斷魂山脈這種虛無空間的存在,可見當時的天劍宗,實力有多麼的強大。

現在君若蘭的出現,又從她隻言片語中可以猜測到,她前來天劍宗,乃是帶著任務。旁的不說,葉雲隱在林子中聽到她那句發現妖族血脈也就足夠了的話語,便足以說明,她便是晉國之外的宗門派來探查天劍宗的底。

葉雲心中陡然升起一股涼意,如果是其他宗門倒也好說,可是,要是君若蘭並不是其他宗門派來的弟子呢

他忽然間感到背心一陣涼意,抬起頭來看著蘇靈,眼中閃過一絲猶豫。

「咦,葉雲你們居然也找到了這裡」

就在此時,一道聲音傳來,打破了葉雲的思緒。只看到前方林子中走出數人,當先一人竟然是慕容無痕,與他並肩而行的,卻是江水凝。

「無痕師兄,水凝師姐,想不到我們還能夠見面。」葉雲微微一笑。

「葉雲師弟,你們居然能夠先我們一步找到陣眼,真是想不到呢。」江水凝依舊是粉色長裙,眉眼間帶著一股嫵媚,目光掠過葉雲等人。

慕容無痕看著葉雲,道:「如此看來,真火飛獅並沒有將你們斬殺,那麼不知道仙靈之石又是被誰奪走了呢」

葉雲笑道:「兩位既然已經選擇離去,那麼仙靈之石落在誰的手中,和你們也是無關了埃」

「葉師弟此話差異,當時要不是我們的存在震懾到了真火飛獅,它又怎麼會猶豫不決,你們也不可能存活下來。如果仙靈之石是你們得到,那麼我們就一人一枚吧,至於我和無痕怎麼分,那是我們的事情。你們一枚,我們一枚,很是公道。」江水凝掩嘴輕笑,絲毫沒有之前被真火飛獅嚇破膽的模樣。

葉雲一怔,他真是怎麼也想不到如此不要臉的話居然會從江水凝口中說出來,而且看起來慕容無痕也沒有絲毫的不好意思。

「好臭啊好臭,我原本以為君若蘭是天底下第一賤人,想不到她還不夠資格,水凝師姐你才是。」段辰風的聲音中帶著無盡的嘲諷,回蕩在空中。

江水凝一怔,隨即俏臉寒霜密布,盯著段辰風,冷冷道:「你們都身受重傷,真不怕死嗎」

「有本事你就出手啊,嘰嘰歪歪廢話嗦幹什麼。」段辰風哼了一聲,語聲中依舊嘲諷一片。

「找死」江水凝衣袖輕揮,帶起一團粉色光影。

「不急。」慕容無痕抬手阻止了她,看著葉雲,道:「如果你得到了,那就取出一枚,如果沒有得到,那便算了,我是為你好,不要以為我想要強取豪奪,貪墨仙靈之石,這種東西又怎麼是我們能夠擁有的。」

葉雲哈哈大笑:「此話倒是不錯。仙靈之石這種東西,的確不是我們能夠擁有。不過,你管我們是否有資格擁有,仙靈之石在我手中如何,不在我手中又如何與你何干」

慕容無痕也不惱怒,抬頭看了看天空,道:「斷魂山脈的通道即將再度開啟,應該還有時間讓你們知道我真正的力量。」

話音落下,他似乎變了個人,身上的氣勢蹭蹭的上漲,修為居然清晰可見的在提升,只是眨眼的功夫,竟然已經到了築基境四重。

慕容無痕可是天賦異稟的妖孽,他之前展現出來的境界不過是堪堪達到築基境,現在出現在葉雲他們面前的居然是築基境四重,以他的天分,如此境界所帶來的真正戰鬥力,只怕能夠和築基境五重巔峰的高手相媲美。

「這才是我的真正實力,慕容世家從古至今的第一天才,只有一個,便是我。」

慕容無痕靜靜的站著,他衣袖輕輕飄動,自有一股磅巨力隱匿其中,猶如驚濤暗涌,一旦迸發,便是不可阻擋之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