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兩百九十九章 驚言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發揮出築基境二重到三重的實力。 現在蘇靈卻說她的境界已經到了築基境三重,以她的天賦,築基境三重的修為定然能夠施展出堪比築基境四重,甚至五重的攻擊,葉雲雖然看起來實力盡復,其實體內傷勢並沒有痊癒...

?

君若蘭面色淡然,巧笑嫣然,她笑意盈盈地看著葉雲,根本沒有絲毫的慌亂或是恐懼。不知道她所倚仗的是那枚萬里影遁符,還是另有底牌。

「時間不多了哦。」君若蘭輕聲說道,山風拂過,裙角飄飄,遠遠望去,宛若仙子臨塵。

「葉雲,趕緊將她殺了,不要廢話。」段辰風怒喝道,雙手鮮血淋漓,落在地上。

葉雲往前走出一步,紫色長劍在手中急劇震蕩,一瞬間震蕩了千百次。紫影劍蕩漾起片片紫色光影,橫在胸前。

「這是雷雲電光劍的第三式,滅世神雷吧。不過好像不對,這一招比藏武閣中的那一招還要強出許多。」君若蘭看著那紫色光影,雷鳴陣陣響起,好奇問道。

「是不是強出許多,你試一試便知。」葉雲冷笑道,對於這個女子,他一點好感也沒有。

從他們一起參加天燭峰外門弟子考核的那一刻起,君若蘭就表現出了高高在上的天賦和修為,原本以為她被天劍宗高層挑走,日後定是天劍宗一代絕佳高手,誰知道此女居然心如毒蠍,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此刻又看起來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笑意盈盈,優雅中帶著一絲可愛。

「滅世神雷1

葉雲低喝一聲,手中長劍橫掃而出。

頃刻間,整個天地間一片雷光,紫色的雷電從天而落,粗如兒臂,對著君若蘭的頭頂心落下,迅疾到了極致。

君若蘭螓首微仰,眼眸眯起,素手中陡然出現一支玉簪,通體冰藍,閃過一絲冷光,對著那轟然而至的雷電急射過去。

喀嚓!

一聲輕響,隨即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

只看到粗如兒臂的紫色雷電瞬間被玉簪劃成兩半,竟然從中硬生生的劈開。紫色雷電從君若蘭身旁落下,打在大地之上,轟然炸響。

君若蘭站在雷電當中,卻沒有絲毫的損傷。

葉雲眉頭一挑,眼中滿是震驚之色。君若蘭的實力怎麼可能到了這種地步?她手中那支玉簪到底是什麼級別的寶物,竟然能夠在千鈞一髮之際將雷電劃成兩半,這簡直是不可思議。

有威力如此強大的寶物,為什麼先前她卻不施展呢?要不是有萬里影遁符的存在,只怕已經被葉雲擊殺。

葉雲越發看不透眼前這個白裙飄飄的女孩,她從一出現身上就有股神秘的光環,最令葉雲感到驚訝的是,他居然有些看不透君若蘭的修為。

「葉雲,雷雲電光劍的第三式果然不同凡響,想必這才是真正的第三式,不知道你從何處覓得?」君若蘭語聲輕柔,緩緩問道。

葉雲冷哼一聲,道:「與你無關,再接我一劍。」

他並沒有太多廢話,手中紫影劍舉起,猶如水流般的光影蕩漾開來,只見一道道光芒在紫影劍上閃爍,化為劍氣在劍身上游轉。

「天生一劍1

葉雲虎嘯龍吟,整個人的氣勢陡然變了,彷彿是一名頂天立地的偉岸巨人,手持巨劍,帶來天地的偉力,斬向君若蘭。

「葉雲小心,她的修為好像已經達到了築基境三重。」

就在葉雲即將出手的瞬間,蘇靈的聲音在空中響起,傳入葉雲耳中。

葉雲手中長劍頓時一滯,他雖然剛才有一瞬間好像看不透君若蘭的修為,但是他清楚的記得,之前觀察的時候,君若蘭應該也只是堪堪築基,即便天賦異稟,最多也就是能夠發揮出築基境二重到三重的實力。

現在蘇靈卻說她的境界已經到了築基境三重,以她的天賦,築基境三重的修為定然能夠施展出堪比築基境四重,甚至五重的攻擊,葉雲雖然看起來實力盡復,其實體內傷勢並沒有痊癒,真氣比起巔峰來還是有不小的差距。如果此刻君若蘭突然反擊,即便他肉身強大,也不一定能夠抵擋得祝

不過,葉雲只是剎那愣神,隨即便心堅如鐵,眼神中滿是決然,紫影劍猛然斬下,夾帶起磅氣勢,偉岸巨力,斬向君若蘭的腦袋。

果不其然,君若蘭整個人的氣勢都變了,她身上猛然間爆發出狂暴的真氣,每一縷都呈現出冰藍之色,彷彿千百道冰箭從她體內急射而出,隨即在空中凝成一束,化為一支冰藍巨箭,射向葉雲。

天生一劍乃是葉雲最強攻擊,將所有的招法神通都凝聚在這一劍。他能夠感受得到,這一劍乃是他修鍊天生一劍來打出的最強一擊,因為他幾乎完美的將各種攻擊技法融合在一起,沒有一絲的偏差和不適。

轟!

冰藍巨箭狠狠的擊中紫影劍,狂暴的勁力頓時朝著四面八方狂暴地席捲而去。

蘇吟雪等人站在數十丈外,被這勁力一逼,根本無法站穩,整個人居然倒飛了出去。不光是她,蘇靈和段辰風等人也是一樣的下場,被狂暴的氣勁捲起,甩出了足足十丈有餘。

漫天的冰藍之光瀰漫了密林,將葉雲和君若蘭兩人籠罩其中,絲毫看不到他們的模樣。

「怎麼會這樣?君若蘭這個賤人的修為怎麼突然達到築基境三重?以她現在的攻擊比起之前來,幾乎強了十倍都不止,葉雲能夠抵擋住嗎?」段辰風爬起身,滿臉驚恐。

「葉師兄體內的傷勢應該還沒有痊癒,他能不能抵擋住君若蘭的攻擊埃」余鳴鴻滿臉急切,擔憂的問道。

蘇吟雪顯然是這群人中見識最為廣博,修為最高之人,她靜靜地看著冰藍光幕,微微的搖頭。

「剛才的這一隻玉簪和此刻的神通,絕對不是我天劍宗的仙技。」蘇吟雪深吸口氣,冷冷說道。

「這是什麼意思?君若蘭乃是帶藝投師?」段辰風一愣,急切問道。

「不錯,剛才的這一招,其中的威力非常之大,君若蘭應該無法發揮出真正的攻擊力,只怕不到千百之一。」蘇吟雪點點頭,她能夠清晰的感受到,這一道冰藍巨箭中蘊藏的威力,一旦完全施展,只有她父親那種級別才能夠抗衡。

「這一招絕對不是天劍宗的神通,從來沒聽過,也沒看過天劍宗有這般仙技的存在。如果存在的話,威力如此強大的仙技,早就被數百年來天賦異稟的弟子挑選修鍊。」蘇靈點點頭,她從剛才的驚恐中回過神來。

「看來君若蘭來我天劍宗,乃是有預謀的。」段辰風面容一冷,咬牙切齒的喝道。

蘇吟雪等人沒有說話,只是看著那一片正在漸漸消散的藍色冰光,深吸了口氣。

喀嚓!

藍色冰光猶如實質一般,布滿了細紋,然後猛地一下爆裂開來,化為無數冰晶,消失在空氣當中。

葉雲面色慘白的站在原地,他冷冷的盯著君若蘭。

君若蘭依舊靜靜的站著,但是兩隻袖子已經消失,雪白藕臂上兩道血線從肩頭順著雙手流下來。

「葉雲你的修為真是讓我無法理解,到底是如何修行的,居然能夠憑藉鍊氣境三重的境界與我抗衡,簡直不可思議。」君若蘭語聲依舊平淡,從容,緩緩的響起。

葉雲面色慘白,心中也滿是震駭。剛才那一道冰藍巨箭中蘊涵的力量差點將他整個人都擊碎,要不是在最危急時仙魔之心突然出現,在葉雲胸前凝成一面五顏六色的光盾,將冰藍巨箭擋住的話,此刻的葉雲,恐怕已經躺倒在地。

葉雲怎麼都無法相信君若蘭的修為竟然憑空提升了兩個等級,而且還擁有玉簪和冰藍巨箭這種令人難以置信的寶物和神通。

「你到底是誰?」葉雲冷聲喝道,剛才他拼著受傷也將天生一劍狠狠地刺了出去,劍芒分為兩道,擊傷了君若蘭的雙肩。

「我就是我啊,天神峰的天才弟子。」君若蘭笑顏如花,俏臉上完全看不出有半點受傷難受的樣子。

葉雲面色一冷,抓出幾枚丹藥塞入口中,儘可能的恢復真氣和傷勢。

「好了,想必你也已經猜出,我乃是帶藝投師。我來天劍宗並不是為了學習什麼神通技法,而是為了找一樣東西。」君若蘭忽然開口說道,她語聲變得有些凝重。

「找什麼?」葉雲冷冷喝道。

「妖族的一件寶物。」君若蘭微微一笑,目光落在蘇靈的身上。

「妖族的寶物?真是可笑,我天劍宗哪裡有妖孽之物,又何處去尋找妖族寶物?再說,妖族已經消失了數千年,難道又出現了?」葉雲語聲依舊冰冷,殺意越發的凝實。

「妖族從來都沒有消失過哦。妖族的寶物自然也一直在大陸上出沒。」君若蘭語聲輕柔,卻不啻驚雷在葉雲等人耳中炸響。

眾人靜默,沒有半點聲響,只是冷冷的盯著君若蘭。妖族如果一直都沒有消失,那麼蘇靈體內覺醒的妖族血脈就能夠解釋了,既然血脈都能會覺醒,妖族寶物出沒又有什麼奇怪?

「胡言亂語,你想要拖延時間。」葉雲猛地深吸口氣,語聲中充滿殺意。

他身形陡然掠起,陽光從他背後照射而來,彷彿是一名閃爍著金光的神將,紫色天劍,一斬而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