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兩百九十八章 巧笑嫣然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想而知,他手中還有更多。 那麼就只剩下第二種可能,君若蘭手中的千里影遁符可以多次使用。 雖然每一枚神符都極為珍貴,也基本都是一次性的消耗品。但是的確有一些神符,因為煉製的原因,可以多次...

蘇吟雪帶著段辰風和余鳴鴻兩人一路飛奔,蘇吟雪雖然真氣還沒有恢復,不過築基境的神識還是可以展開,方圓數十丈內,基本無法逃過她的觀察。

段辰風心中急切無比,雖然他和蘇靈的關係並沒有像葉雲那般,但是這個女孩卻是與他們一路同行,屢次置於生死之間,如果沒有蘇靈的幫助,他們兩個連同葉雲只怕早就葬身在大墓當中。

段辰風現在最想要的便是將君若蘭擒住,一定要將她斬殺,否則一旦將蘇靈體內擁有妖族血脈的秘密說出去的話,恐怕不一定會只是蘇靈有麻煩,或許整個天劍宗都會有麻煩。

段辰風的直覺一向很准,而且他經常在觀察問題的時候會變得極其敏銳,切入點也會與旁人不同。他隱隱的覺得,蘇靈身負妖族血脈這個秘密,恐怕很難藏得祝

不過,即便最終還是沒有能夠藏得住,至少在斷魂山脈當中,可以讓那些知道秘密的人都失去泄露的能力。

在他看來,不但君若蘭要死,那四名天神峰的弟子也應該一起斬殺,還有那頭號稱火神坐騎的真火飛獅,更應該將它擊殺。

不過,段辰風心中清楚,想要將君若蘭斬殺已是不易,如果他們敢將其他四名天神峰弟子斬殺的話,一旦泄露出去,那麼他和葉雲等人,也只有一個下場,死。

段辰風一邊飛奔,目光不經意的掃過身旁的余鳴鴻,他忽然眉頭微微皺了一下。

對於這個小師弟,段辰風一直以來都心有疑慮。總覺得余鳴鴻心中藏著秘密,至少他的真正性格不會想他表現出來的那般。

回想這半年來,余鳴鴻雖說對他和葉雲都非常尊敬,遇到困難也是義氣干雲,三人共同進退。但是和葉雲那種真性情不同,段辰風總覺得余鳴鴻真正的樣子不是他所表露出來的那樣。

三人身形如飛,不斷的掠過山丘,溪流,密林,草原。

忽然間,段辰風猛地站住了腳步,蘇吟雪和余鳴鴻一怔,也停了下來。

「段師弟,你發現什麼了嗎?」蘇吟雪看到段辰風眉頭緊皺的站著,好奇的問道。

段辰風遲疑了一下,然後指著身旁的一條約莫半丈寬的小溪,道:「吟雪師姐,小餘子,你們兩個有沒有發現,這條小溪很眼熟?」

「很眼熟?」余鳴鴻一怔,努力的思索了一下,搖了搖頭。

蘇吟雪倒是沒有馬上回答,她目光落在那條小溪上面,過了半晌,微蹙的秀眉緩緩的展開,語聲中儘是訝異。

「你是說這條小溪之前我們已經見過一次?」蘇吟雪似乎感覺到了什麼,沉聲問道。

「不是見過一次,而是三次。」段辰風一字一句地說道。

「三次?」蘇吟雪和余鳴鴻異口同聲的驚呼道。

「不錯,就是三次,我們在一個時辰內遇到了三次。」段辰風點點頭。

「你確定?我是感覺這小溪好像在哪裡見過,但是並不能夠肯定。」蘇吟雪頓了頓,緩緩道。

「沒錯,我確定。吟雪師姐,你覺得這代表了什麼?」段辰風似乎想到了什麼,嘴角泛起一抹笑意。

「我想,我應該能夠猜到一些了。」蘇吟雪若有所悟的點了點頭。

「想不到這斷魂山脈原來並不大埃」段辰風哈哈大笑起來。

「那我們就好好的找吧,想必君若蘭跑不遠。」蘇吟雪點點頭,同樣面帶微笑。

余鳴鴻看著兩人,一頭的霧水,根本不明白他們在說什麼。

不過,余鳴鴻並沒有出聲相詢,兩人怎麼說,他便怎麼做就是。

蘇吟雪帶著兩人,速度放緩了下來。

千里影遁符,的確是一種極為神異的符籙。所有的神符都極為稀少,至少在晉國來說,每一枚神符都是非常珍貴的存在。最關鍵的是,每一枚神符幾乎都只是一次性的消耗品,用完了也就沒了。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君若蘭居然連續三次使用了影遁符,那就只有兩種可能。

第一種可能便是,她真的擁有三枚千里影遁符,不過這絕對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天神峰的施長老能夠給君若蘭三枚神符,那麼可想而知,他手中還有更多。

那麼就只剩下第二種可能,君若蘭手中的千里影遁符可以多次使用。

雖然每一枚神符都極為珍貴,也基本都是一次性的消耗品。但是的確有一些神符,因為煉製的原因,可以多次使用。但是這樣的神符,珍貴程度就更加高了,幾乎稀少到了極致,又怎麼可能會落到施長老的手中呢?

君若蘭靜靜地坐著,她原本胸前儘是血跡,現在卻沒有半點,只因為她居然在逃命途中,換了一套衣裙。

她靜靜坐著,素手輕揮間眼前出現了一面銅鏡,懸浮在她身前,然後她取出一隻木梳,緩緩的將散亂的秀髮攏在一起,用一條藍色絲帶系住,面容又變得優雅淡然。

「還有一個時辰斷魂山脈便會再度開啟,想不到天劍宗內居然會有身負妖族血脈的存在,這一次看來會很好玩呢。」君若蘭靜靜地坐著,自言自語。

君若蘭素手輕翻,一枚淡紅色的神符出現在掌心當中,她看著潔白如玉的手掌中這枚神符,不由得嘆了口氣。

「這枚可不是什麼千里影遁符,乃是萬里影遁符。只要我願意,瞬息便是萬里之遙。只可惜這斷魂山脈看似極大,其實不過方圓數十里的空間,這枚能夠多次使用的萬里影遁符卻是浪費了。還有一次就會耗盡神符靈力,只能夠回去之後請求師尊重新煉製。」君若蘭抬手將一絲頑皮的秀髮捋到耳邊,然後將神符收了起來。

「想不到葉雲那傢伙的境界只是鍊氣境,實力居然會強悍到這種地步。就連用千丈鳳綾和攝魂鍾對付他都沒有能夠奏效,真火飛獅那傢伙又處處算計,它還真以為自己擁有和人類一樣的靈智嗎?愚蠢。」

「還有一個時辰就會開啟,看來這天劍宗或許不一定能夠呆的下去了。實在不行就先行離開,反正能夠發現天劍宗擁有妖族血脈的弟子,也就夠了。」

君若蘭坐在一塊圓石上,背靠著大樹,她似乎累了,長長的睫毛覆蓋了星眸,閉目養神。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密林中傳來一絲輕微的聲音,由遠及近,緩緩而來。

君若蘭長長的睫毛微微顫抖,隨即睜開了雙眸。

「想不到你們居然還是能夠發現這片天空的秘密,竟然能夠找到這裡來。」君若蘭坐起身,目光投向密林深處,語聲淡淡。

「我也想不到,你對於空間法則的理解居然到了這種地步,或許在你進來之前,已經有人與你說過吧。」

少年的聲音中帶著一絲冷意,從密林深處傳來。

隨即,便看到葉雲的身影出現在君若蘭的視線當中,跟在他身後的則是身負妖族血脈的女孩,蘇靈。

君若蘭並沒有站起身,目光淡淡的看著兩人,道:「還有半柱香的時間,斷魂山脈便會再次開啟,到時候我師父和四大峰主便會打開通道進來,你們確定能夠在半柱香內殺了我?」

葉雲目光冰冷如刀,道:「不試試又怎麼會知道呢?」

君若蘭嫣然一笑,看起來就如一名涉世未深的少女,容顏極美,氣質絕佳,令人望之心生好感。

「這枚神符你們好像稱呼它為千里影遁符,其實你們說錯了,它的真正名字叫做萬里影遁符,瞬息便是萬里之遙。而且還是一枚可以多次施展的神符,它一共可以施展四次,之前我已經用過三次,還剩下最後一次,你們覺得會將我傳送到什麼地方去呢?」君若蘭潔白如玉的素手中托著那枚神符,微笑著說道。

「你也知道只有最後一次傳送的機會,那麼說不定會傳送到離我們比較近的地方呢。」葉雲冷笑著回答。

「看來你們果然已經看出這片空間其實非常之小,那就賭一賭吧。」君若蘭神情自若,看起來信心滿滿。

「也好,總歸是要試一試的。」葉雲手中紫影閃過,長劍輕輕一抖,紫色光影猶如水波一般蕩漾開來。

君若蘭微笑著站起身,看著左側的密林,道:「想不到吟雪師姐也感覺到這片空間的真相,竟然也能夠找到這裡。」

「不就是一個陣眼嗎?你能夠找到,我們為什麼找不到?」傳來的不是蘇吟雪動聽的聲音,而是惡狠狠的男聲。

段辰風從密林中一步跨出,他手中黑色的戰槍帶起一股磅殺意,朝著君若蘭直刺而去。

君若蘭適才的聲音他已經聽到,既然你想要用萬里影遁符來逃過這次的合圍,那我就先殺你個措手不及。

漆黑的戰槍爆發出強大的攻擊力,直刺居然君若蘭的面門。

君若蘭俏臉上沒有半點驚訝,櫻唇彎起,素手輕抬,朝著漆黑的戰槍點了一下。

叮!

段辰風只感到一股磅巨力從戰槍上反震而來,差點使得手中破天槍脫手飛出,他緊緊握住,連續的巨力將他虎口直接撕裂,鮮血淋漓。

「你的實力還差了一些呢,葉雲,你說是不是?」

君若蘭轉頭,看著葉雲,巧笑嫣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