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兩百八十八章 神符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到了極致。 空中,真火飛獅的眼中不經意的流露出一絲震驚,隨即有點凝重,葉雲的速度似乎出乎了它的意料。 「姐姐怎麼了?」蘇靈滿臉擔憂,急切的問道。 「她真氣耗盡,傷勢又沒有恢復多...

啪!

薄如蟬翼的藍色符紙忽然間爆裂開來,化為漫天的藍色光點。

「冰箭符1

蘇吟雪一聲低喝,漫天的藍色光點驟然間匯聚在一起,化為一道冰箭,穿透千丈鳳綾的重重光影,朝著君若蘭急射而去。

這道冰箭迅疾無比,威勢簡直強悍到了極致,至少葉雲和段辰風等人都沒有見過蘇吟雪施展超過如此威勢的攻擊。這一道攻擊已經超出了他們的想象,下巴都掉到了地上。

葉雲和段辰風實在有些不明白,剛才蘇吟雪幾乎要命喪之時,為什麼這道冰箭符沒有施展出來?如果施展出來,即便是全盛時期的慕容無痕也不敢輕掠其鋒,一旦被擊中,便很可能是身死靈消的下常

從君若蘭出現到現在,她雖然神色表情經常會有所變化,但是卻沒有一次想現在這般震驚。

「神符?你居然擁有神符。」君若蘭的聲音極為刺耳,滿是震驚。

藍色冰箭瞬間急射到眼前,君若蘭手掌間光影翻飛,千丈鳳綾驟然出現在胸前,護住了她。

本來是一道必取君若蘭性命的攻擊,哪想到只是一剎那的功夫,攻防便轉換了過來。威力無窮的千丈鳳綾變成了一道防禦,欲要抵擋蘇吟雪的冰箭神符。

轟!

藍色冰箭狠狠的射中千丈鳳綾,爆發出萬道光芒,氣勁朝著四面八方狂暴的衝出去,別說是葉雲等人要連連後退,就連空中的那些靈獸也是遠遠的躲開,生怕一不小心便被氣勁擊中。

只有真火飛獅依舊站在空中,氣浪掠過,連它身上的一根毛髮都沒有吹起來,真火飛獅的實力,由此可見一斑。

狂暴的衝擊波中,君若蘭身形飛起,足足倒飛出百丈之遙才落在地上,蹬蹬蹬的退了十數步,面色大變。

「神符,你怎麼可能會有神符?整個天劍宗也只有幾道神符,乃是宗主大人掌管,而且以你的修為,根本發揮不出神符威力的百中之一,怎麼可能會如此浪費。」君若蘭面色蒼白的看著蘇吟雪,語聲中儘是難以置信。

蘇吟雪靜靜的站著,沒有半句話語,她眼眸清澈透亮,看著百多丈外的君若蘭,忽然身體一歪,緩緩的倒了下去。

葉雲看在眼中,身形一閃而過,在蘇吟雪即將落地之際將她摟在懷中,隨即雷音涌動,瞬間又是退出了百丈之遙。

這一來一去,猶如電光閃爍,迅疾到了極致。

空中,真火飛獅的眼中不經意的流露出一絲震驚,隨即有點凝重,葉雲的速度似乎出乎了它的意料。

「姐姐怎麼了?」蘇靈滿臉擔憂,急切的問道。

「她真氣耗盡,傷勢又沒有恢復多少,暈過去了,不過不要緊,休息一陣子就會醒轉。」葉雲低聲說道。

「那就好。」蘇靈點點頭,長舒一口氣。

「對了,什麼是神符?我怎麼從來都沒有聽說過?」葉雲好奇問道。

「神符?我也只是曾經聽娘說起過一些,並不是很清楚。」蘇靈微怔,隨即接著道:「神符其實也是一種靈器,只不過這種靈器乃是煉製成猶如符紙般的東西,然後用某種秘法從天地之中提煉中一股極為罕見的能量,用來在符紙上刻畫。刻畫各種陣法,一旦成功,威力無窮,所以被稱之為神符。」

「這種能量極難提煉吧,而這煉製成符紙般的靈器,也不容易。」葉雲接著問道。

「那是當然,這符紙般的靈器還在其次,關鍵是這種能量極為罕見。具體我也不知道,反正天劍宗做不到,整個晉國也做不到。而且據說這神符如果讓金丹境的修士施展的話,威力足以翻江倒海。」蘇靈緩緩說道。

「天地間居然有如此神奇的寶物,剛才那一箭的威力已經遠遠超出吟雪師姐的實力,只怕有築基境四重巔峰,甚至是五重的力量。」葉雲心中滿是感慨,不知道金丹境的修士施展起來,攻擊又會提升多少個等級。

「這神符如此珍貴,吟雪師姐怎麼會有一道?而且蘇靈你說整個晉國都無人能夠煉製,那這神符又是來自什麼地方?」段辰風聽在耳中,興奮的問道。

「這還不知道嗎?肯定是來自大秦帝國。」余鳴鴻的聲音響起,他的臉上閃過一絲興奮,一點期待,不過只是一閃而過。

「大秦帝國?對對,還有大秦帝國我倒是忘記了。」段辰風點頭,大笑起來。

葉雲將蘇吟雪交給蘇靈,然後走上幾步,目光冷冷的看著君若蘭:「君師姐,既然你如此不顧同門之誼,那麼我也沒有什麼好顧忌的了,今日便將你殺了。想起來我們之間也是極有緣分,第一次算是認識,第二次便是將你殺了,真是有趣呢。」

君若蘭面色蒼白,眼眸中泛起一抹嘲諷的笑意,道:「好啊,如果葉雲你有本事能夠在這裡將我殺了,那我也認了。」

忽然間,她聲音陡然間提升了數倍,厲聲喝道:「真火飛獅大人,你還不出手,更待何時?」

「哈哈……」真火飛獅居然學著人類大笑起來,道:「你……你們打……打的很好……好看,繼續埃」

「君師姐,真火飛獅大人不願意出手呢,看來我們要先解決自己的恩怨。」葉雲聳聳肩,笑著說道。

他又往前走了一步,整個人看起來平凡無奇,境界沒有達到築基境也無法凝鍊神魂,自然也不會有任何的氣勢散發出來。

但是,他整個人看起來平平淡淡,只有一雙眼眸卻越發的明亮,越來越清澈。

鐺……

急促的鐘聲又一次響起,只看到三十名惡徒猛然一躍,落在蘇吟雪的身前,他們依舊保持一個錐子型,手掌抵在前面一人的背上,然後將真氣匯聚到最前方的那名築基境四重的惡徒體內。

不過,三十名惡徒被青銅小鍾和仙靈之石恢復的真氣已經在剛才的攻擊中消耗的七七八八,現在即便還能夠聯手打出一擊,卻已經無法對葉雲造成什麼傷害。

葉雲雙手背負,渾然不懼,緩緩的朝前走去。

他看起來氣定神閑,彷彿一切都在掌控。不過他身後的蘇靈、段辰風等人卻看到,葉雲做了兩個手勢,一個是讓他們緩緩的後退,一個是千萬小心真火飛獅。

段辰風瞬間明白了葉雲的意思,他並沒有把握能夠對付真火飛獅,一旦這個傢伙出手的話,只怕誰也擋不祝但是可以趁著現在真火飛獅還以為葉雲是與它一樣級別的對手之時,找機會先行離去。

其實葉雲說的也是沒錯,蘇吟雪昏迷不醒,那麼剩下的人對於他來說便是負擔,是累贅。一旦真的展開生死搏鬥,根本無暇顧及他們四個,只要來一頭普通的靈獸,便能夠取四人性命。

段辰風最先明白葉雲手勢中的含義,緊接著蘇靈和余鳴鴻也相續明白。

不過,三人誰也沒有動,只是靜靜的站著,彷彿根本沒有見到葉雲的手勢。

葉雲眉頭微皺,他手勢做了很多遍,但是身後三人卻沒有任何的動作,顯然是不會走了。

「葉雲,你小子好好教訓君若蘭這個賤人,老子在這裡為你掠陣。」段辰風嗓門最大,哇哇吼叫起來。

葉雲心中感慨,又有些感動。段辰風這話看起來是在罵君若蘭,其實是在告訴他,你小子別想這想那,我們是不會走的,要走一起走,否則大家都一起死。

葉雲其實也知道,一旦真火飛獅發現他並不是想象中的那麼厲害,定然不會展開攻擊,即便真火無法將他燒死,普通攻擊都足以撕碎葉雲的肉身,更別說真火飛獅身旁還有一些匍匐著的靈獸,要知道每一頭靈獸的實力最起碼也是鍊氣境巔峰的樣子,更多的是築基境的實力。

「段辰風,如果這次你能夠在斷魂山脈中活下來,我會讓你知道,什麼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君若蘭語聲中儘是憤怒,帶著無窮的殺意。

「廢話說這麼多幹什麼,還不如好好的調息。不過調息也沒什麼意思,還不如多說兩句廢話,因為你很快就會死了,葉雲一個指頭便能夠碾死你。」段辰風對此嗤之以鼻,譏笑連連。

葉雲一步步的走過去,他走的極慢,似乎不忍心就這樣擊殺君若蘭,又好似在等待著什麼。

君若蘭面色越發的慘白,她目光中滿是惱怒地盯著真火飛獅。

「你……你們人類打……打架真沒意思,拖拖拉拉。」真火飛獅似乎感受到君若蘭的眼神,嘿嘿的發出了兩聲乾笑。

驀然,它背上的翅膀微微的煽動,只看到一道道透明的藍色火焰從它身體中冒出來,將它包裹在其中。

隨即,真火飛獅一聲嘶吼,目光中閃爍著凶光,朝著葉雲走了過來。天空之中彷彿有看不到的台階,真火飛獅順著台階一步步的走來,只是轉眼的功夫,便已經距離葉雲不足十丈。

葉雲依舊負手而立,面容淡然。

「鷲王,要不你出來玩玩?」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