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兩百七十九章 崩山破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喉嚨一甜,鮮血不要錢的狂噴而出,他們整個人都被這股強大的力量打的倒飛出去,足足飛出去數十丈才落在地上。 有幾名弟子根本抵擋不住這般力量,當場身亡,失去生機。段辰風和余鳴鴻兩人也是倒飛出去,口吐...

悠揚的鐘聲在空中回蕩,比起之前的幾道來似乎要更加清亮一些。

驀然間,那原本在對江水凝和慕容無痕展開攻擊的二十名惡徒猛地一滯,隨即齊齊轉身,身形暴射,和攻擊葉雲的十人匯合。

三十名惡徒步伐整齊,瞬間排成一個錐型,當先一名惡徒眼神中精芒暴射,後面的惡徒手掌貼著前面一人,一直傳遞下去,三十人居然融為一體。

「築基境四重,這個惡徒是築基境四重的高手。」蘇靈的聲音中帶著無比的震驚響了起來。

慕容無痕和江水凝大驚,他們都是見多識廣之輩,只是一眼就知道君若蘭想要幹什麼,她是想利用三十人的力量,一舉將葉雲斬殺。只要葉雲死了或是失去了戰鬥力,那麼慕容無痕和江水凝如何能夠抵擋剩下這些惡徒的攻擊?

沒有絲毫的猶豫,兩人一躍而起,落在葉雲身旁。

「葉雲師弟,這次我們必須全心協力才行。」江水凝語聲沉重,沒有絲毫的輕飄之意。

「不錯,葉雲你有什麼建議?」慕容無痕點頭附和。

葉雲靜靜的站著,體內真氣還在翻滾,仙魔之心中噴薄而出的那股純凈靈氣雖然幾乎盡數消耗,但是還剩下一些,已經讓他有一種身體要爆裂的感覺。

「既然君若蘭想要取我們性命,我們自然不可能束手就擒,兩位有什麼壓箱底的寶物,現在可以取出來了吧。」葉雲眼中冷光閃爍,緩緩說道。

這一刻的他心中充滿了殺意,在他看來,斷魂山脈的試煉其實只是同門歷練而已,雖然之間有競爭,宗門也有生死不論的意思。但是畢竟都是同門,嘴裡喊著要打要殺,取爾等性命也就罷了,真正動手的時候,應該會留一線。

但是君若蘭顯然不是如此想法,剛才的兩連擊,要是葉雲實力差一點點,或是仙魔之心沒有突出一道靈氣來的話,現在只怕葉雲已經躺倒在地,生死不知。

「那是自然,我們之間的恩怨先放置一邊,等解決了君若蘭這個賤人,再作打算。」慕容無痕沒有了一絲一毫的高傲,惡狠狠的說道。

「我就不信這個才入門一年多的小丫頭片子能夠殺得了我們。」江水凝怒喝一聲,素手在身前舞動,一道道水波般的真氣從她的指尖噴射而出,在空中寧成一個水球,光芒透過,散發出淡淡的七彩光影。

葉雲冷聲道:「吟雪師姐,還有其他人,大家一起出手。現在那三十名惡徒還沒有完全調整好,我們先下手為強。」

話音落下,只見到他手中紫色光影微微一盪,雷聲涌動,電芒閃爍,隨即葉雲長劍一凝,所有的雷光都一斂而空,他眼中火光閃過,隨即冰光掠過,所有的真氣秸庖喚V小

葉雲手中長劍平舉,面若肅穆莊嚴,這一刻的他似乎進入了一種奇妙的境界,他的眼中所有的一切都已經消失了,只剩下一柄劍,一柄紫色的劍!

慕容無痕何等見識,看到葉雲忽然間彷彿變了個人似的,隨即感受到他劍上散發出的那股熟悉的波動,不由得心中一喜。

葉雲的這一劍他可是見識過,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劍法,但是威力絕強,就連他也抵擋不祝

「江水凝,我們全力施展,一定要將這三十名惡徒斬殺在當常」慕容無痕心中豪氣頓生,他一聲長嘯,頭頂忽然出現了一隻猶如磨盤般的寶物,緩緩的旋轉。

「磨天盤?」江水凝和蘇吟雪齊聲驚呼,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隨著她們的驚呼聲,慕容無痕頭頂的磨天盤猛然飛起,隨即變得鋪天蓋地,將方圓百丈都遮蓋在其中。

「當然不是磨天盤,磨天盤乃是仙器,這只是磨天盤的虛影,不過即便是虛影也已經達到了極品靈器的範疇,我就不信無法將這幫惡徒擊潰。」慕容無痕緩緩說道,語聲中儘是堅決。

「水月兩儀1

江水凝身為攬月峰年輕一輩的領袖,自然有獨特的寶物。只見她身前的那七彩水球猛然一分為二,化為兩個截然不同的水球,一個發出金燦燦的光芒,好似金烏一般,而另一個則是一片淡黃色的月牙,分立兩旁。

「無影天絕劍1

只聽到一聲嬌喝,蘇吟雪身上爆發出萬道光芒,每一道潔白的光華當中都蘊含著一股磅的真氣,衝上天空,仿似萬流歸海,盡數飛入一柄潔白如玉的長劍當中。

段辰風提槍而上,黝黑的戰槍在他真氣的催動下爆發出閃亮的黑色光芒,微微一振,便是數百朵槍花。

余鳴鴻和江如潮也是面色凝重,法寶盡數祭出,真氣奔涌之間隨時都能夠打出絕強一擊。

蘇靈和其他的弟子也沒有在旁觀看,所有人都準備好,配合葉雲三人打出自己最強的攻擊。

「看起來真是挺厲害的呢。」君若蘭的聲音在空中響起,她似乎根本不以為意,哪怕是葉雲等人表現出來的力量是如此的雄渾。

葉雲沒有理會她,忽然間雙目中精芒閃爍,一聲怒喝。

「殺1

頃刻間,數十道攻擊彷彿煙火在空中炸開,七彩流光中帶著每個人的最強攻擊,狠狠的打向三十名惡徒,打向那名築基境四重的惡徒。

「萬流歸海,崩山破1

君若蘭的聲音陡然響起,伴隨著響起的一道急促的鐘聲。

剎那間,便看到三十名惡徒齊聲怒吼,所有人的真氣都湧入到前面一人,最後匯聚到那名築基境四重的惡徒身上。

這名築基境四重的惡徒一聲大喝,雙手虛握成拳,眼中精芒暴射,對著數十道飛射而來的攻擊狠狠的打出了一拳。

無法用言語來形容這一拳中蘊涵的力量。

這是足以將一座山峰都打平的一拳。

這是能夠將大河打的斷流的一拳。

這是三十名築基境高手所有真氣匯聚在一起打出的一拳。

這是葉雲、慕容無痕等人自修鍊以來面對到的最強的攻擊。

葉雲等人起碼都是鍊氣境後期的弟子,雖然十五人之間並沒有很好的配合演練,但是這一刻打出的攻擊卻極為默契,在最後的時刻凝成一團,互不干涉,涇渭分明地沖向三十名惡徒打出的崩山破。

轟!

兩道強悍到了極致的攻擊在空中相撞,狂暴的氣勁頓時朝著四面八方飛射而去。碎石亂舞,塵土飛揚。音波聲震百里,氣勁橫掃千丈。

蘇吟雪等人只感到一股磅巨力從前方狠狠的衝過來,猶如重鎚一般打在他們的胸膛,喉嚨一甜,鮮血不要錢的狂噴而出,他們整個人都被這股強大的力量打的倒飛出去,足足飛出去數十丈才落在地上。

有幾名弟子根本抵擋不住這般力量,當場身亡,失去生機。段辰風和余鳴鴻兩人也是倒飛出去,口吐鮮血,眼中滿是驚駭的跪倒在地,體內真氣一片混亂。

只有蘇吟雪和江如潮兩人看起來稍微要好一些,重重摔落在地之後還能夠勉強爬起身,但是體內同樣真氣紊亂,失去了再戰之力。

崩山破的中央,葉雲依舊站在原地,沒有退出半步,但是他面色蒼白,嘴角溢出一絲鮮血。而慕容無痕則後退了三步,同樣是臉色蒼白,頭頂的磨天盤虛影早就被一拳擊成碎片,重新凝成一隻直徑不過半尺的石磨,黯淡無光,懸浮在他的頭頂。

江水凝的修為顯然要差了半籌,她整整退出去了十步之遙,單膝跪地,哇地一下鮮血從空中噴吐而出,嬌軀不住的發抖,幾乎無力站起身來。

「一拳你們便抵擋不住了?看來我還是高估了你們。」君若蘭的聲音淡淡響起,她靜靜站著,看起來猶如一朵靜雅的素蓮。

葉雲冷冷的看著她,面色慘白,體內真氣一片混亂,強提真氣的話便會有一陣難以忍受才刺痛。

「君若蘭,我們不行了,難道你這三十名惡徒也還有再戰之力嗎?他們體內的真氣盡數耗費在這一拳上了吧。」慕容無痕目光如炬,將場內的變化看得清楚。

君若蘭嫣然一笑,道:「他們真氣耗盡倒是不假,這一記崩山破雖然不是最強的攻擊,用來群傷顯然是最為合適。現在他們暫時無法動手又有何妨?莫非你們現在的狀況,還能夠抵擋住我的攻擊?」

慕容無痕嘴角泛起一抹獰笑,道:「那你就來試試。」

君若蘭蓮步輕移,緩緩的走上前來,忽然距離葉雲他們十丈處站定,笑道:「或許你真的還有什麼同歸於盡的招數,不過我現在決定不冒險,只要等上一炷香的功夫,我這三十名惡徒便能夠打出第二道攻擊,縱然威力不如崩山破那般強大,想來對付身受重傷的你們,也已經足夠。」

葉雲噗的一下將口中的血水噴出,語聲冰冷:「如果是這樣,或許你會後悔的。我要是你的話,現在就出手將我們斬殺。」

君若蘭莞爾一笑,道:「你我也算同門,當日一起參加外門弟子的考核,也算有緣,既然如此,那我就讓你們多活半柱香的時間便是,我一不急於一時。」

君若蘭負手而立,居然真的不出手。

葉雲冷哼一聲,低垂的眼中卻閃過一絲暗喜,心念流轉間,眉心深處一道黑白光影緩緩的旋轉起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