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兩百七十七章 全都留下

作者:無罪  |  更新時間:2015-12-06 07:23  |  字數:3476字

聲音清脆,動人,卻帶著一絲冰冷的殺意!

誰都想不到,這句話竟然會從君若蘭的口中發出,她面對其他三組弟子,居然說出這番話語,簡直是狂妄到了極致。

慕容無痕和葉雲面面相覷,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震驚,這才相信剛才自己聽到的並沒有錯,的確是君若蘭所說。

「君若蘭,你可知道自己在說什麼?」江水凝脾氣一向不好,君若蘭的話瞬間將她點爆。

君若蘭看都沒看她一眼,只是望著慕容無痕,緩緩道:「無痕師兄,你覺得如何?」

慕容無痕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縱聲大笑:「君若蘭你是在天神峰得到了什麼樣的際遇,竟然敢如此和我說話。且不說你我的境界幾乎相同,都只是堪堪抵達築基境,你巨人能夠覺得真正的戰鬥力會在我之上?」

「不錯,一個小丫頭不知道天高地厚,居然敢口出謊言,今日便讓你知曉,光靠嘴巴是贏不了的。」江水凝附和著,俏臉上布滿殺氣。

葉雲沒有說話,眼睛微眯,望著君若蘭,他也不知道這女孩哪裡來的自信,竟然想要以一敵三。

君若蘭望著三人,展顏一笑:「若蘭自然是沒有實力把三位都留下,不過並不代表我就不能夠做到。」

慕容無痕冷冷道:「我便看看你能耍出什麼花樣來。」

江水凝點頭道:「如果你能夠從我們三人手中將仙靈之石搶走,那麼我也認了。葉雲小師弟,你說呢?」

葉雲伸了個懶腰,道:「我也很好奇呢,若蘭師姐在與我一同參加外門弟子考核的時候便展現出了難以置信的實力和天賦,說不定她真的有辦法將我們三個留下呢。」

君若蘭看了一眼葉雲,道:「看來你還是有些眼力,想不到當日那幫雜役弟子中,竟然還有你這樣的人物呢。」

「什麼意思?莫非你不認識老子了?」段辰風怒聲喝道,當日的雜役弟子中,基本上以他的修為最高,若不是出個什麼君若蘭,說不定他也會被上頭挑中。

君若蘭看了他一眼,眼中沒有半點情緒,道:「不記得了。」

段辰風大怒,手中破天槍嗡嗡作響,便要提槍而上。

葉雲抬手將他制止,目光淡定而從容,道:「既然君師姐如此說了,那麼段師兄你也不用發怒,我們便看看她有什麼樣的手段,能夠將我們所有人都留在此地。」

慕容無痕點點頭,語聲冰冷,殺意凝聚:「那就出手吧,讓我們看看天神峰這次派遣出來的弟子到底有多麼的強大。」

江水凝嬌笑道:「吹牛誰不會呢,說大話也不怕被風吹掉了牙齒,今日不將你們這幾個賤人斬殺,實在難以平息我心中的怒火。」

面對三人的嘲諷,君若蘭依舊是寵辱不驚的淡定模樣,她微微一笑,道:「既然這樣,那我就讓三位知道,憑什麼能夠將你們留下。」

忽然間,她手中出現了一件靈器,一座青銅小鍾出現在她潔白如玉的掌心當中。

青銅小鍾並沒有太過奇特的之處,甚至也沒有散發出什麼波動,更別說是有強大的氣勢。

葉雲三人相視對望,面色不變的看著君若蘭。

「你們還有最後的決定機會哦,如果認輸的話,我不會取你們性命,只是廢掉一些修為罷了。」君若蘭的聲音在空中回蕩,清脆悅耳。

「少廢話,我倒是要看看施老頭能夠弄出什麼樣的花招來。」慕容無痕冷聲喝道。

君若蘭面色一變,頃刻間冰冷如霜:「竟敢侮辱我師尊,死!」

鐺……

君若蘭屈指一彈,蔥白指尖和青銅小鐘相撞,發出清脆的聲響,回蕩在空中。

沒有任何的殺氣,也沒有絲毫衝擊存在,只是一聲鐘響,沒有給葉雲他們帶來任何的影響。

鐺……

鐘聲再次響起,和上一道鐘聲完全相同,沒有半點的差別。

慕容無痕嘴角泛起一抹冷笑,江水凝同樣如此。

鐺……

第三道鐘聲響起,在空中回蕩,猶如餘音繞梁,經久不散。

忽然,葉雲面色微變,低聲喝道:「快退!」

說罷,他從碎石堆上一躍而下,拉著蘇靈的手,朝身後急射而去。

葉雲反應迅速,慕容無痕反應自然也不會慢,就在葉雲退去的瞬間,他也察覺到了不對,一掌打出,將身後弟子凌空打的翻飛出去,他直接衝天而起,在空中一個鷂子翻身,落在數十丈外。

轟!

就在兩人率領同伴退後的剎那,原本他們站著的碎石堆突然爆炸開來,狂暴的氣勁迸射開來,猶如利潤一般將四周的空間割裂。如果葉雲等人還在當場,即便能夠抵擋這道衝擊,只怕也無法全身而退。

江水凝的反應現在就慢了半拍,等到她發現不對的時候,帶著同伴剛剛從空中飛掠而出,腳底下的碎石堆便爆炸開來,無數的碎石在狂暴氣勁的衝擊下擊穿了她們的防禦,碎石瞬間穿透了她們的防禦,除了江水凝外,其他四名女弟子都被碎石擊穿身體,雖然護住了要害部位,卻也血流不止。

江水凝實力的確不凡,她乃是當頭和碎石撞上,無數的碎石猶如雨點一般打在她的身上,卻沒有讓她的身體甚至是衣衫有半點的破損。

不過,強大的衝擊力還是震傷了她的內臟,嘴角溢出一絲猩紅的鮮血。

慕容無痕和葉雲面面相覷,以他們的修為居然根本沒有察覺到碎石堆的下方藏有禁制,而且還是如此強大的禁制,在破開的瞬間居然爆發出來這般力量,完全出乎兩人的意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