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兩百六十七章 神丹

作者:無罪  |  更新時間:2015-12-06 07:23  |  字數:3561字

「無痕師兄,你們是準備切掉左臂還是右臂呢?」

葉雲的語聲中帶著譏諷的嘲笑,說不出的諷刺。

慕容無痕的身形一頓,面上寒霜密布,葉雲一劍將他擊傷,幸好有神妙的丹藥才能夠將傷勢壓下去,他便要轉身就走,可是聽到葉雲如此說話,心中的憤怒已經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他慕容無痕何等人物,自幼便被眾人關注,眾星捧月般的生活,修鍊之途一日千里,幾乎沒有瓶頸。在鍊氣境之前,他都是每一個境界反覆錘鍊,確保已經達到最巔峰,不可能再有半點進步才會突破。即便是他的兄長慕容無情,對於這個弟弟的修鍊天賦,也是極為讚美,曾經誇過慕容無痕,天賦還在他之上。

慕容無痕這樣的人物,什麼時候受到過葉雲這種話語的奚落,如果只是話語的奚落也就罷了,可是葉雲剛才以鍊氣境三重的修為,非但抵擋住了他的神通冰封,還施展出一招大巧若拙到極致的劍法將他刺傷。聽到葉雲如此說話,他差點一口血噴出來。

「葉雲,莫非你覺得自己贏定了?」慕容無痕語聲冰冷,配合他慘白的臉龐,看起來有些陰森的恐怖。

「怎麼,輸了不敢認?剛才你們不是很囂張的說,要卸掉我們的大腿還是胳膊的嗎?」沒等葉雲回答,段辰風的聲音回蕩在空中。

「沒錯,剛才你們那麼囂張,現在是想要扮烏龜嗎?」蘇靈毫無淑女風範,雙手插著小蠻腰。

「你們兩個是在找死嗎?」慕容無痕眉頭微挑,眼中殺意閃過。

「慕容無痕,你還真以為你是天劍宗第一天才嗎?到此刻還在吹牛,真是不要臉。」蘇靈哼了一聲,絲毫不懼。

「靈兒師妹你這就不懂了,你見過吹牛的人要臉嗎?他們能把自己吹成上嘴唇碰天,下嘴唇碰地。」段辰風呵呵了兩聲說道。

蘇靈好奇的問道:「那他們的臉在哪裡?」

段辰風哈哈大笑,道:「上嘴唇碰了天,下嘴唇碰了地,當然沒地方長臉了,自然也就不要臉了。」

蘇靈哈哈大笑,她身後的余鳴鴻和蘇吟雪也露出了笑容。

慕容無痕和江如潮兩人面色慘白,陰沉的幾乎能夠滴下水來,眼中的殺意越發的凝實,精芒閃爍。

葉雲看在眼中,一道雷光閃過,便看到他跨越了數十丈的距離,將蘇靈等人擋在身後。

「無痕師兄,莫非你真的想要動手不成?」葉雲微笑著說道。

慕容無痕冷冷的看著他,胸膛不住的起伏,過了半晌,冷哼道:「今日便算你們勝了,他日相見,再分高低。」

葉雲莞爾笑道:「無痕師兄你剛才可不是這樣說的,不是號稱只要我接住你的攻擊,便就此退去,往日的恩怨一筆勾銷,大家各自生存,絕不干涉嗎?」

慕容無痕哼了一聲,沒有說話。

「不錯,無痕師兄是這樣說過,但是你卻放肆了,竟然敢傷到無痕師兄,那麼之前的賭約自然不算,日後相見,你們自求多福。」江如潮介面說道,語速極快。

慕容無痕的臉色頓時就越發的陰沉了,他冷冷的看了江如潮一眼,然後猛地轉身,只看到一隻大鳥憑空而現,載著他朝著遠方飛掠而去,瞬息不見。

江如潮四人一怔,忙不迭的轉身,拔腿狂奔,四人化為殘影迅速的消失在葉雲等人的視線當中。

「想走?哪有那麼容易。」段辰風的聲音猶如驚雷般炸響,聲震四野。

「算了,讓他們走。」葉雲一把拉住他,輕輕的搖頭。

「都什麼時候了,葉雲你小子居然會有這種婦人之仁,現在將他們放了,日後可能會有大麻煩。這裡是斷魂山脈,即便我們將他們殺了,天神峰那幫傢伙也無話可說。」段辰風很是不滿,看著葉雲,一臉的不解。

「是啊,葉雲你為什麼要放他們走?」蘇靈也是不解,走到葉雲身旁,伸手挽住他的胳膊。

哇!

葉雲嘴巴一張,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葉雲你怎麼了?」蘇靈和段辰風異口同聲的喝道。

葉雲搖搖頭,道:「沒事,剛才施展那一劍消耗太大,而慕容無痕的防禦中有一股強勁的反彈之力,受了一點點傷,我休息一會便沒事了。」

「怪不得剛才你讓他們走,原來是受傷了。」段辰風這才恍然大悟,原本覺得以他對葉雲的了解,斷然不會放過慕容無痕的。

「也不都是因為受傷。」葉雲搖搖頭道。

「慕容無痕既然敢受傷之後留在此地並沒有立刻離去,那麼他定然有後續的保命絕學或是拚命一搏的神通存在。而葉雲也受了傷,如果這時候和他們拼個你死我活的話,即便我們能夠將他們盡數斬殺,但是誰能夠保證大家都能夠存活下來?所以葉雲選擇讓他們離開。」蘇吟雪的聲音淡淡響起,依舊悅耳動聽。

葉雲點點頭,他剛才施展天生一劍,消耗極大,又受到慕容無痕那冰光玉盤的力量反擊,五臟六腑這一刻劇痛無比,真氣有些散亂。

他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蘇吟雪,想不到這個女孩居然一下就能夠將事情看的如此通透,當真是聰慧過人,和她比起來,蘇靈倒是要差了一些。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段辰風眉頭微皺,點點頭又接著問道。

「段辰風你這個蠢傢伙,現在當務之急當然是幫葉雲療傷,讓他的傷勢盡數恢復,反正要在這裡呆好多天,你急什麼。」蘇靈哼了一聲,瞪了段辰風一眼。

「沒錯,現在最重要的便是療傷。」蘇吟雪點點頭,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