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兩百六十三章 靈鳳炫舞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看到一朵雪花憑空出《,..現。 頃刻間,雪花上迸發出淡藍色的光芒,越來越盛。 「冰雪凝結1 語聲輕柔,卻有一股難以言說的堅決。只看到那朵散發出淡藍色光芒的雪花驟然間分成六瓣,飛...

,!

江如潮自信滿滿,在他看來,眼前的蘇吟雪等人乃是瓮中之鱉,砧板之肉,根本沒有半點勝出的希望。

蘇吟雪乃是無影峰年輕一代中的翹楚,十八歲不到的年紀便已經修鍊到築基境,堪稱奇才。不過他江如潮也是不差,同樣是築基境一重的修為,他便不信自己無法擊敗蘇吟雪,況且,對於蘇吟雪的容貌,他也一直心中念念不忘。

江如潮大笑一聲,身形猛地化為一道殘影,只看到空中一隻閃爍著白色光芒的巨大手掌赫然出現,狠狠的拍向蘇吟雪。

「蘇師姐,接我一記浩然掌試試。」

蘇吟雪只看到眼前的空間被一隻巨大的手掌佔據,手掌上閃爍出來的光芒令人心驚,其中蘊涵的力量強大到了極致。如果剛才江如潮和段辰風交手便施展這一招的話,不管段辰風有什麼樣的手段,或是有何種防禦寶物,也斷然不可能接得住如此一掌。

不過,雖然這浩然掌中蘊涵的威力極大,但是並沒有令蘇吟雪秀麗的容顏哪怕有半點的動容。她靜靜的站著,任由巨掌帶起的狂風將她的衣裙吹得獵獵作響。

巨大的手掌臨空而來,瞬間從蘇吟雪的上空落下。蘇吟雪素手晶瑩,潔白如玉,她蔥白的手指輕輕一點,只看到一朵雪花憑空出《,..現。

頃刻間,雪花上迸發出淡藍色的光芒,越來越盛。

「冰雪凝結1

語聲輕柔,卻有一股難以言說的堅決。只看到那朵散發出淡藍色光芒的雪花驟然間分成六瓣,飛速的旋轉。無窮無盡的寒冷氣息隨著雪花的旋轉擴散開來,整個空降似乎被凍結了。

淡藍色的冰寒之意使得空間凝滯,變得緩慢起來。那巨大的白色手掌落下的速度陡然慢了十倍,隨即是百倍,千倍,最後竟然停在空中,彷彿被凍結了一般,再也無法移動半分。

「裂1

女孩語聲依舊溫柔如水,卻同樣有著不可逆轉的力量。

只聽到清脆動聽的悅耳聲音后,天空中白色的巨大手掌忽然啪的一下碎裂開來,化為無數的晶瑩碎片,在陽光的照射下發出璀璨的光芒,緊接著瞬間氣化,消散的無影無蹤。

光芒散去,女孩靜靜的站立,陽光照射在她的面上,看起來有一絲聖潔之意。

江如潮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這浩然掌乃是六品仙技中品階相當不錯的攻擊之法,而且他天分也高,雖然剛剛達到築基境一重,不過這一掌如果打在普通的築基境一重的弟子身上,非死即傷,想要抵擋極為困難。

可是,威力如此巨大的一掌,竟然被蘇吟雪輕描淡寫的抵擋了下來,彷彿極為平常,根本不花什麼力氣。

「怎麼可能?」江如潮面色陰沉,再無半點儒雅之意,眼中儘是難以置信,猙獰之色慢慢的浮現。

蘇吟雪靜靜的看著他,道:「難道歐陽叔叔沒告訴你,即便都是築基境一重,真正的實力也會天差地別嗎?」

江如潮也是天才弟子,如何會不知道蘇吟雪話中之意,天賦不同,對於法則的領悟不同,即便是相同的境界,能夠發揮出來的力量也會相差很多。就如同慕容無痕只是堪堪達到築基境,甚至境界還沒有穩固。但是他的實力卻完全不是江如潮能夠對抗,兩人如果交手的話,三招之內,江如潮必定落敗。

而要是一名普通的弟子費勁千辛萬苦終於築基成功,那麼遇到同樣是築基一重的江如潮,只怕根本無法抵擋剛才的這一記浩然掌,瞬間就會被擊成重傷。

相同境界,真正的實力天差地別,這便是修仙的奇妙之處。

一道清脆的金鐵聲響起,江如潮手中一柄閃爍著紫黑色的長劍赫然出現,紫色長劍彷彿有靈性一般,隨著江如潮的呼吸吞吐不定。

「蘇吟雪,亮出你的兵器來。」江如潮手中長劍指向蘇吟雪,語聲冰冷,殺意凝聚。

蘇吟雪俏臉上沒有半點表情,眨了眨眼,道:「還用不到。」

江如潮面色通紅,胸膛不斷的起伏,蘇吟雪語聲輕柔,卻猶如重鎚狠狠的打在他的胸膛。這是蔑視,**裸的藐視。

「紫影魔光,無生一劍1

江如潮大喝一聲,身形暴起,手中黑紫色長劍迸發出萬道光華,紫色中夾雜著黑色光影,發出嗚嗚的刺耳嘯聲。

劍芒鋪天蓋地,從空中直落而下,對著蘇吟雪的頭頂當空斬下。

這一劍凝聚了江如潮所有的力量,憤恨中的他再也沒有半點想要將蘇吟雪擊傷或是擒下的想法,此刻的他就一個念頭,將眼前這個女孩斬殺,讓她身死靈消,灰飛煙滅。

「姐姐小心1

站在一旁的蘇靈將這一切看在眼中,她雖然修為低下,但是眼光卻是不凡,這一劍中蘊涵的威力足以破山碎石,強大無比。

面對如此一劍,蘇吟雪居然還有閑暇時間,側頭對著蘇靈嫣然一笑,隨即只見她潔白如玉的素手在身前輕輕揮舞,頃刻間整個人都轉動起來,身姿優美,仿若舞蹈一般。

蘇吟雪似緩實快的轉動,身體每轉一次便有一道微弱的光芒從她的身上散開,然後在身體四周形成也一層薄薄的瑩光,將她護在其中。

只是眨眼的功夫,便是數十道瑩光凝聚,形成一層肉眼清晰可見的保護層,將她護在裡面。

劍芒轟然而下,狠狠的站在蘇吟雪的頭頂,剎那之間光華大盛,紫色光芒照亮天空,將女孩徹底淹沒。

蘇靈大驚,不由得驚呼起來,如此一劍下來,不知道姐姐是否能夠安然無恙。

江如潮嘴角露出猙獰之色,他能夠感覺到這一劍幾乎沒有受到任何的阻礙,從蘇吟雪的頭頂斬下,直直的將女孩斬成兩半。

紫色光芒終於消散,只看到地面上一道劍痕赫然出現,山地被斬出了一道寬數尺,深半丈的溝壑,已經不能夠用劍痕來形容。

「同樣的境界,真正的實力還是不同的。」江如潮看著那溝壑,大笑起來。

但是,下一刻他的笑聲便戛然而止,只看到一個優雅到無以復加的身形從空中緩緩的落下,落在那數丈長的溝壑邊上,說不出的諷刺。

江如潮眼珠子都差點掉了出來,他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這一幕,落下的這個人是蘇吟雪?她不應該已經被斬殺嗎?那一劍的威力,她怎麼可能抵擋得住?

「不,不可能1江如潮大聲喝道,他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蘇吟雪靜靜的站著,美麗的雙眸中不帶半分的情緒,連一絲嘲諷都沒有。

「靈鳳炫舞身法1

慕容無痕的聲音驟然響起,他一步步的走過來,走到江如潮的身旁。

「正是1蘇吟雪微微一笑,點頭回答。

「靈鳳炫舞是什麼?」江如潮一怔,下意識的問道。

「你不夠資格知道。」慕容無痕和蘇吟雪異口同聲說道。

江如潮一怔,隨即面色漲紅,他乃是築基境的高手,什麼時候淪落到連一種身法的名字都沒有資格知道了?如果是蘇吟雪嘲諷也就罷了,為什麼慕容無痕居然會異口同聲的說?

不過,看起來慕容無痕並不想與他解釋什麼,只是看了江如潮一眼,道:「江師兄你退下吧,你不是蘇師姐的對手。」

江如潮面色漲得的通紅,面色陰沉到了極致,幾乎要滴出水來。一直以來,他都覺得自己的修為達到了築基境,便能夠和慕容無痕平起平坐,即便還差幾分,也是相差不遠。

但是,他現在才知道,不管他的修為達到什麼樣的地步,在慕容無痕的眼中,根本算不得什麼,或許是他的一條狗,一個奴僕,連屬下,小弟都算不上。

他看了慕容無痕一眼,強壓住心中的憤恨,默默的退到了一旁。

慕容無痕根本沒有再看他一眼,站在蘇吟雪的面前。

「蘇師姐,想不到你修為居然到了這種地步,看類我小覷你了。」

蘇吟雪微微一笑,道:「無痕師弟你的修為才讓我感到難以置信,你天分比我還高,居然能夠在這個年紀達到築基境,真是難以置信呢。」

慕容無痕笑了笑,道:「你要不要休息一下?我怕你抵擋不住我的攻擊。」

蘇吟雪淡淡道:「不用了,我並沒有浪費什麼真氣。」

慕容無痕點頭道:「我想也是如此,江師兄並不能夠給你帶來什麼威脅。」

蘇吟雪沒有回答,只是靜靜的站著。

「我們以三招為限,如果你能夠接得住,那麼我便帶著他們轉身就走,從此以後我們不再有競爭,共同存活下去。不過要是你接不住,那就不要怪我了。這次的試煉,生死不論,想必你也是清楚的。」慕容無痕負手而立,緩緩說道。

蘇吟雪峨眉微蹙,原本淡定從容的俏臉上終於出現了一絲緊張。慕容無痕的修為她並不清楚,但是從他的言語中就能夠看得出來,江如潮並不在他眼中,無非是兩種情況,一是江如潮真正的修為不如他,二便是兩人的身份地位相差太遠。

慕容無痕是個極為高傲的傢伙,他斷然不會只是因為身份比江如潮高便如此對他,他的修為定然也是高出江如潮,而且還不少。

蘇吟雪雖然看起來輕描淡寫的抵擋住了江如潮的攻擊,但是她心中清楚,只是身份玄妙,取巧了罷了,真正的修為,兩人相差的不大。

慕容無痕既然能夠認出靈鳳炫舞身法,那麼想要依靠這個身法來從兩人的戰鬥中覓得勝機,那將會極為困難。

聽到慕容無痕說的這番話語,蘇吟雪不由得有些緊張,有些擔憂。

她轉頭看了一眼,葉雲依舊靜靜的盤坐,隨即面色一凝,儘是堅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