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兩百六十二章 糾纏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行。」兩人一怔,同時回答。 「那麼你們的慕容無痕師兄是什麼樣的修為?江如潮江師兄又是什麼樣的修為?誰比較厲害一些?」段辰風面帶笑容,繼續問道。 「兩位師兄都是築基境的高手,實力不相伯仲...

江如潮可是築基境的修為,怎麼可能忍受段辰風的嘲笑,他劍眉微挑,眼神中殺意凝結,朝著段辰風的面門點出一指。

只看到一道淡淡的白色光芒凝聚成束,發出滋滋的破空聲,射向段辰風。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面對如此攻擊,段辰風臉上沒有絲毫的驚恐,不退反進,他一步踏出,右拳猛然打開,指掌間光暈繚繞,凝成一團,擋在身前。

江如潮冷笑一聲,兩人的修為差距好似天塹,鍊氣境六重和築基境一重,不說力量上的差距是否能夠彌補,光是境界上的差距帶來的真氣的品質就足以瞬間破掉段辰風的防禦,射穿他的面門。

閃爍著白色光芒的一指瞬間點在段辰風凝聚的光團之上,只聽到啪的一聲傳出,光華四射。

一時間整個白色光影照亮了方圓百丈,纖毫畢現。

光影中,江如潮負手而立,嘴角泛起一抹淡淡的笑意,他當然有自信,段辰風根本不可能抵擋住他這一指,即便不死,也已經徹底失去戰鬥力,身受重傷。

光影散去,江如潮依舊負手而立,但是光影消散的地方,卻同樣有個人影負手而立。

段辰風竟然好端端的站著,臉上帶著嘲諷的笑容,他根本沒有受傷,竟然硬生生的擋住了江如潮的這一招。

「築基境的實力,也不怎麼樣嘛。」段辰風從來就不是一個低調之人,擋住了這招立刻出聲譏諷。

江如潮根本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段辰風明明只是鍊氣境六重的修為,他看的可謂真切,絕對不可能出錯,而且剛才那一團光影中蘊涵的真氣也不是特別的強大,即便能夠越級,也只是堪比鍊氣境七重罷了,和築基境的真氣質量完全是天差地別。

可是,就是這樣一名鍊氣境六重的傢伙,竟然擋住了他的攻擊。

「小餘子,你看到了沒有?師尊和我們說,築基境初期的實力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強大,真的不是騙我們,剛才這傢伙的攻擊,抵擋起來還是比較輕易的。」段辰風轉身,看著余鳴鴻笑了起來。

余鳴鴻一愣,剛要說話卻看到段辰風朝他擠了擠眼睛,然後面色一白,緊接著又是有些青紫,最後深吸一口氣恢復了正常。

余鳴鴻和段辰風每日里都在一起修鍊,互相極為了解,他自然知道黑白二老可從來沒有說過這樣的話,剛想發問便看到段辰風面色的變化,心中知道,雖然段辰風剛才將江如潮的攻擊給接了下來,但還是受了傷。

他面色不動,點了點頭道:「師尊所言,自然不虛。」

江如潮聽在耳中,不由得勃然大怒,再也看不到半分的優雅,他面色猙獰,便要發作。

「等等。」慕容無痕抬手,阻止了江如潮,沉聲問道:「你們兩個的師尊是何人?」

段辰風面色已經恢復如常,傷勢被他強壓了下去,並且在轉身的同時漫不經心的吞服了兩枚療傷丹藥。

他轉身,笑了笑道:「看來慕容兄弟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葉雲那傢伙的身上了啊,對我們根本不了解呢。」

「鍊氣境的修為,自然是不用了解,不過我好像是有些小瞧你們了,輕敵了。」慕容無痕面無表情,接著道:「你剛才能夠接下江師兄的一道攻擊,倒是讓我刮目相看,不知道你們兩位是無影峰哪一位長老的弟子?」

「慕容兄弟都這樣說了,我要是不說就太看不起你了。我們兩的師尊,便是無影峰的太上長老,黑白二老。」段辰風面容一肅,看起來極為鄭重。

「原來是黑白二老的弟子,那就能夠理解了。」慕容無痕面上閃過一絲驚訝,轉頭看著江如潮,道:「江師兄,看來我們這次的確有些輕敵,想不到無影峰居然會派出黑白二老的弟子。」

「那又如何?」江如潮語聲中充滿了憤恨,冷冷道:「築基境和鍊氣境根本不是想象的那麼簡單,即便他們能夠抵擋我一道攻擊,難道還能抵擋十道百道嗎?原本我還顧忌同門之誼,想要給他們一條活路,現在看來,不用了。」

慕容無痕微微一笑,道:「話也不能這麼說,畢竟大家都是同門,江師兄要是心中不忿的話,我們就取他們的一條胳膊和一條腿便是,也算留了他們一條活路。」

「這樣也好,鮮血橫流,想必血腥氣很快會將那些靈獸引來,那麼他們的死就和我們無關了,旁人也不能夠說我們不顧同門之誼。」江如潮嘴角抽動,獰笑著說道。

慕容無痕大笑連連,道:「正是如此。」

蘇吟雪一直靜靜的站著,沒有半句說話,當慕容無痕的笑聲落下,她往前走出一步,將葉雲他們盡數護在後面。

「蘇師姐,你一個人不是我們的對手。」慕容無痕語聲中帶著笑意。

「我不是一個人,我們是一起的。」蘇吟雪微微一笑,轉頭看了看身後。

「不錯,我們不是一個人。」段辰風和余鳴鴻異口同聲,齊步走上。

「還有我1蘇靈語聲清脆中帶著無比的憤怒,她手中驟然出現一抹藍色光影,在她的掌心中起伏不定,變幻著各種形狀。

四人並肩而立,身後是依舊盤膝而坐,衝擊鍊氣境三重的葉雲。

慕容無痕眼中閃過一絲驚訝,然後面色沉了下來:「既然你們如此選擇,那我便只好尊重你們的選擇了。」

只看他抬手輕揮,身旁四人逼了上去,江如潮站在蘇吟雪的身前,其他三名弟子攔在段辰風三人前面。

「華生,華都,段辰風和余鳴鴻乃是無影峰太上長老黑白二老的弟子,你們的修為已經達到鍊氣境巔峰,正是需要強大的磨練來刺激你們對於築基境的領悟,將他們兩個擊潰,對你們領悟築基會有很大的幫助。」慕容無痕根本沒有將眼前四人放在眼中,側頭說道。

兩名少年點點頭,手中光華閃過,一柄猩紅血刀,一柄紫色長劍赫然出現,閃爍著詭異的光芒。

「我來問你們。」段辰風看到兩人手中光芒閃爍,忽然踏上一步,沉聲問道。

「什麼?」兩名少年一怔,異口同聲的問道。

「你們覺得以你們的修為,能夠抵擋築基境的攻擊嗎?」段辰風笑著問道。

「自然不行。」兩人一怔,同時回答。

「那麼你們的慕容無痕師兄是什麼樣的修為?江如潮江師兄又是什麼樣的修為?誰比較厲害一些?」段辰風面帶笑容,繼續問道。

「兩位師兄都是築基境的高手,實力不相伯仲,如果硬要分的話,自然是慕容無痕師兄要強出半籌。」兩人又一次對望,然後居然異口同聲的說了如此長句,依舊沒有半點差別。

「那江師兄剛才那一指你們抵擋得住嗎?」段辰風笑眯眯的問道。

華生和華都眉頭微皺,同時搖頭回答:「擋不祝」

「既然連江師兄剛才那一指都擋不住,你們還敢來與我為敵?」段辰風眉頭一挑,語聲忽然變冷:「還不給我退下。」

這一聲猶如驚雷在華生華都的耳中炸響,簡直是震耳欲聾。

兩人不由得一愣,頃刻間居然滿臉羞愧,手中血刀紫劍頓時消失,接著後退了兩步。

「嗯,不錯,還知道惜命,還算有救。」段辰風點點頭,眼中閃過幾乎無法抑制的笑意,強忍著說道。

余鳴鴻站在他身旁,看到段辰風如此喝罵,心中清楚。段辰風乃是在拖時間,他體內傷勢還沒有痊癒,能夠多拖一刻便是一刻。最主要的是,葉雲隨時能夠衝擊鍊氣境三重成功,一旦醒來,那麼局面就會改變。

慕容無痕在一旁將這一切看在眼中,眉頭微皺。

「朱華生,朱華都,你們真是姓如其人,豬一樣的蠢貨居然也能夠修鍊到這種地步,莫非你們看不出他們乃是在拖時間?還不動手。」

華生華都兩兄弟一愣,隨即恍然大悟,頃刻間面上滿是憤怒,血刀紫劍再次出現,然後在空中狠狠的相交,發出清亮的吟聲,分別斬向段辰風和余鳴鴻的面門。

段辰風哈哈大笑,他的修為雖然只是鍊氣境六重,但是他卻有秘法能夠接住江如潮這種築基境高手的一道攻擊,那麼面對鍊氣境巔峰的修為,自然不會有半分害怕。

「來的好。」他手中戰槍閃現,銀光凝聚一定,迸射而出,直直的迎向血色戰刀。

余鳴鴻面色如常,看不到有半點波動,一柄黝黑的古樸戰出現在掌中,微微一動帶起一縷黝黑光華,迎向紫色長劍。

而另一邊,蘇靈面對另外一名弟子,她怒目而視,眼神如果能夠殺人,對方定然已經死了千百次。

她自有一股氣勢,或許是來自她的身份,或許是來自其他,總之對方那名少年居然硬生生的沒有敢動手,一副極為猶豫的模樣。

「江如潮,你不是我的對手。」蘇吟雪餘光掃過眾人,然後對著江如潮說道。

「是不是對手,那可是要打過才知道。不過我一向仰慕蘇師姐,如果你能夠就此臣服,我便不殺你。」江如潮哈哈大笑,這一戰在他看來,根本沒有任何的難度。

因為,慕容無痕站在身後,而蘇吟雪的身後,卻只有一名還在衝擊鍊氣境三重的廢物,在他眼中簡直不值得一提,卻被慕容無痕屢次提起的廢物,葉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