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兩百五十五章 未知歷練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起來有些著急?」 水如煙愣了一下,秀眉微蹙,接著搖了搖頭,遲疑道:「這……我好像……」 「不錯,師尊最近的確有些著急,應該是有什麼事情要發生。」 就在水如煙不知道如何回答的時候...

正如劍道老祖所說的那般,自從葉雲參悟了一絲火系法則后,他對於境界的領悟有了新的理解,並且終於又一次讓體內的真氣和肉身得到了微妙的平衡,用不了多少時間,便能夠突破到鍊氣境三重。

「小師弟,修鍊的如何?」水如煙對於這個小師弟很是好奇,平日里修鍊之餘便會打量葉雲。

水如煙乃是水清萱的侄女,基於這一點葉雲對她有著不錯的觀感,也很樂意與她聊天。

「九師姐你不好好修鍊,又跑來打擾我幹什麼。」葉雲抬起頭,眯起眼笑著說道。

「哼,怎麼和師姐說話的?沒大沒小,當心我揍你。」水如煙小嘴嘟起,卸下面紗后的她,一張清麗絕倫的面龐。

「你揍我就告訴大師兄。」葉雲嘿嘿笑著。

水如煙眼睛一瞪,嬌嗔道:「你敢。」

葉雲眯著眼,不再理會她。

前些天與水如煙剛剛見面之時,這女孩倒是極為矜持,說話和聲細語,悅耳動聽。不過當這些日子相熟之後,葉雲這才發現,水如煙根本不像她之前表現出來的那般溫柔優雅,而是活潑到了歡脫的一個傢伙。

「喂,我曾經可是聽說過你哦,你猜我是怎麼知道你的?告訴你哦,不是從師尊哪裡呢。」水如煙看到葉雲不理她,湊過來笑眯眯的說道。

葉雲看了她一眼,笑道:「那還能有誰,肯定是靈兒這個丫頭。」

水如煙一愣,怒道:「靈兒這個丫頭居然出賣我,看我下次不打的她屁股三瓣。」

這幾天葉雲早就習慣了水如煙的這種話語,看了她一眼,眉頭微微一皺。

「九師姐,你有沒有覺得最近師尊看起來有些著急?」

水如煙愣了一下,秀眉微蹙,接著搖了搖頭,遲疑道:「這……我好像……」

「不錯,師尊最近的確有些著急,應該是有什麼事情要發生。」

就在水如煙不知道如何回答的時候,墨儒的聲息響起,只看到秀才白衣,摺扇輕遙而在他的身旁,端木龍台並肩而來。

「大師兄,二師兄。」葉雲和水如煙齊聲喊道。

「小師弟你果然觀察細緻入微,你跟著師尊時日尚短,居然能夠從他老人家的言行中查看出一絲端倪,當真是出乎我們的意料。」墨儒笑著說道。

端木龍檯面無表情,嘆口氣道:「這次可能宗門會發生什麼大事,否則的話,宗門大比怎麼可能會提前?而且我聽到一個消息,或許這次宗門大比還會有變化。」

「哦,什麼變化?」葉雲等人好奇問道。

「具體為兄也是不知,師尊今日前往天神殿,等他老人家回來應該便能夠知曉。」端木龍台搖搖頭。

「不管會發生什麼,修為和力量才是我們立足的根本,只要我們十人團結一致,修鍊成十殺陣,即便是遇上金丹境的高手,也能夠一戰。」墨儒摺扇輕搖,看不出他臉上有半點的擔憂。

葉雲和端木龍台等人齊齊點頭,卻不說話,一時間氣氛有些凝重。

葉雲看了端木龍台和墨儒一眼,他心中突然升起個想法,如果不是墨儒由於終生無法突破築基境三重,或許他才應該是大師兄,不管從處事不驚還是十年修鍊成就築基境三重來看,他都優於端木龍台。

不過,上天便是如此不公,或是說如此的公正。端木龍台受盡了折磨,散去修為,走火入魔,卻迎來重生,修為突飛猛進,一日千里。

墨儒由一個落難的趕考書生,被冰雪凍壞了身子,受盡了痛楚和折磨,最後被蘇浩所救,修為一日千里,短短不到十年便從一名凡人修鍊到築基境三重巔峰。正當所有人都以為他將繼續飛速修行下去的時候,卻發現因為某種不知名的原因,他的修鍊之途已經斷絕,眾生無法突破。

但是墨儒好似並不介意,通過這些日子的交集,葉雲看到了墨儒那顆剔透的聰明伶俐之心,他智慧極高,幾乎所有的一切都能夠瞭然於胸,在無影峰中,他除了是蘇浩的二弟子外,幾乎也是蘇浩的智囊。

所以,天是公平的,不會因為你有缺陷就讓你陷入萬劫不復之地,斷掉一條路的時候,必然會有另一條路為你打開。

不過,葉雲總歸是覺得,他看不透墨儒,在墨儒的身上,或許有什麼秘密隱藏其中。不過,葉雲並不在意,只要對他沒有什麼壞意,也就無所謂,隨他去了。

四人說話之間,天空中掠過一道光影,隨即便看到蘇浩從天而降,落在他們面前。

「參見師尊。」四人躬身行禮,齊聲參拜。

蘇浩面色有些凝重,擺了擺手。

「其他人呢?」

「三師弟他們在另外一邊修鍊,我們和小師弟交流一下,希望他的修為能夠儘早突破。」端木龍台回答道。

「師尊,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發生?」墨儒看到了蘇浩凝重的面色,低聲問道。

蘇浩遲疑了一下,道:「去把老三他們都喊過來。」

水如煙點點頭,轉身就去。

不一會功夫,其他弟子都來到蘇浩身前,齊齊拜見。

蘇浩看了一眼他們,沉聲道:「有兩個事情。第一個,宗門大比的規則發生了一些改變。首先青年組將被取消,所有參賽的弟子都合併到成年組,一同爭奪排名。」

眾弟子一愣,隨即面上滿是驚異,他們目光留在葉雲的面上。十大弟子中只有葉雲參加青年組的比試,而且以他的修為,即便無法奪冠,進入前三名是非常有希望的,可是如今卻把青年組全部取消,以葉雲的修為想要和那些入門多年的弟子相爭,顯然難度要增加而來許多。

「這……這不公平吧。」水如煙秀眉微蹙,低聲說道。

「的確如此,以往都是分成兩組比試,這次為何如此?」墨儒也是不了解,即便他智慧超群。

「說那麼多有什麼用?規則又不是我們制定,既然他們要改,那我們就戰個痛快。」野狂人重重的哼了一聲。

「不錯,三師兄說的好。青年組本就沒有什麼挑戰,能夠和各峰的高手相爭,才能夠真正的得到鍛煉,使得我的修為再做突破。」葉雲哈哈大笑,這次規則的改變,正合他意。

「說的好,小師弟我原本不看好你,現在我看好你一點了。」野狂人眼中一亮,哈哈大笑。

「三師兄看人不準啊,居然不看好我,日後在比試中要是遇上師兄,我可不會手下留情。」葉雲笑著說道。

「就該如此,平日里看你小子不聲不響,居然是如此心性,我倒是開始喜歡你了。」野狂人大笑連連。

「好了,你們兩個傢伙給我安靜下來。」墨儒看著兩人,笑罵道。

蘇浩吸了口氣,又接著說道:「在宗門大比之前,還有一件事情。便是每一峰會派出五名弟子前往魂斷山脈歷練,具體的任務還不得知。不過,這次參加歷練的弟子,年歲不能超過十八歲,你們之中,只有葉雲符合。」

「魂斷山脈?」除了葉雲,幾乎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就連一向處變不驚的墨儒都臉上露出難以置信的震驚。

「不錯,便是魂斷山脈。」蘇浩重重點頭。

「魂斷山脈是何處?我怎麼從來就沒有聽說過。」葉雲看到眾人表情,好奇的問道。

墨儒看了他一眼,道:「這魂斷山脈乃是天劍宗的禁地,其中除了有強大無比的妖獸和靈獸外,還有千年來被天劍宗抓捕的窮凶極惡之徒,他們之中,修為達到築基境的也不在少數。此地是流放之地,也是囚禁之牢,還是天劍宗弟子的歷練之所。」

「不錯,只是這魂斷山脈向來只對築基境以上的弟子開放,千百年來也就不到區區十名鍊氣境的弟子進入過。而這次前往歷練的弟子年紀不能夠超過十八歲,你便想一想,會有築基境的弟子嗎?你們進入期間,會有多大的危險?」端木龍台接過話頭,沉聲說道。

葉雲眉頭微皺,如果真是如此,那的確是有些麻煩。不過他並不在意,只要修為突破到鍊氣境三重,那麼實力必然會再做突破,即便面對築基境二重,三重的高手,也不是沒有一戰之力,即便不敵,逃跑也是沒有絲毫的問題。

「除了我之外,還有四名弟子是誰?」葉雲好奇問道。

蘇浩看了他一眼,忽然嘆了口氣,道:「除了你之外,無影峰參加試煉的弟子是,蘇靈,余鳴鴻,段辰風,還有蘇吟雪。」

葉雲一愣,蘇靈,余鳴鴻,段辰風,蘇吟雪。除了蘇吟雪外,葉雲對於其他三人的修為自然是再清楚不過,蘇靈在火龍窟修鍊之後,現在的實力也只是鍊氣境四重,或許還能夠再做突破,但是短時間內又能夠突破到什麼地步去呢?而余鳴鴻和段辰風即便黑白二老再強,也不可能讓他們的修為突破到築基境,三人進入魂斷山脈,顯然是危險之極。

四人當中,只有蘇靈的姐姐,蘇浩的大女兒蘇吟雪的修為不知道達到何種地步。

「這次歷練,由你和吟雪帶隊,一定要讓大家都回來。」蘇浩忽然走上一步,遲疑了片刻,然後雙手重重的按在葉雲的肩膀上,語聲中帶著無比的凝重,更多的是無奈。

頃刻間,葉雲只感到肩頭莫名的多出了重如山嶽的責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