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兩百四十七章 落幕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雲應該會奪得第一,現在看來果然不出所料,一點懸念也沒有。 「怪不得你這個小傢伙能夠成為峰主大人的記名弟子,實力果然是有一些的。」 邰長老不知道從哪裡走了出來,巍巍顫顫,看起來隨時都會摔...

,!

一拳破敵!

紀容乃是年輕一代中的翹楚之輩,這兩年來得到無影峰二長老鄧開元悉心栽培,修為一日千里。境界的提升也讓少年心態得到了膨脹,自以為除了有數幾人外,放眼整個無影峰,幾乎無人能夠與他抗衡。

雖然傳聞葉雲曾經擊敗明思逸,不過在紀容看來,明思逸也算不得什麼高手,成為內門弟子已經四五年,居然修為還沒有突破到築基境,如果是他紀容的話,只需三年便能夠築基成功。

紀容信心滿滿,他相信這次的宗門大比便是為他所設的平台,會讓他這些年的苦修盡數展現出來,他猶如一顆蒙塵的明珠,在這一次爆出令人無法直視的光芒。

直到他遇上葉雲!

一拳!葉雲只用了一拳便將他滿身的驕傲打成粉碎,所有的榮耀和信心都徹底的崩裂,化為無數的碎片,隨風而去。

紀容在兩名弟子的攙扶下勉強站起身來,眼中的不甘慢慢退去,看著擂台上的葉雲,他心中充滿了絕望。

他能夠感受的出來,剛才的那一拳除非他築基成功,否則根本抵擋不祝而他對自己的境界領悟也有清楚的認識,起碼還有大半年或者一年才有築基的希望。這樣的度已經極快,放眼無影峰能夠相比的也屈指可數。

但是,擂台上的少年,葉雲的修為進步更是難以置信。據說大半年前他還只是煉體境三重的弟子,短短的時間內,竟然一舉突破到鍊氣境二重。光是這一份度就足以傲視大部分的弟子。

不過,這樣的度還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葉雲以鍊氣境二重的境界,竟然能夠打出堪比築基境初期的攻擊,這完全乎紀容的想象和理解,簡直不可思議到了極致。

葉雲靜靜的站在擂台上,目光早就離開紀容,投向另外那座擂台,兩名弟子還沒有決出勝負。

不過,他只是看了兩眼,然後便微微的嘆了口氣。這兩名弟子的修為最多和紀容差不多,根本不足為慮,看來想要真正的見識年輕一輩中的強者,必須要等到宗門大比了。甚至他有一種遺憾,如果宗門大比不分青年和成年兩個組別的話,那該有多好。

不多時,兩名弟子終於分出勝負,一如兩人賽前約定,點到為止,並沒有出狠手。

「最後的決賽在葉雲和木承平兩人間展開,各自休息一炷香,然後比試開始。」中年男子對於這樣的比試似乎也沒有什麼興趣,對於無影峰的每一名弟子,幾乎都在他們的觀察之內,誰的修為達到了何種地步,他們都心中有數。

這一次的比試,他便知道葉雲應該會奪得第一,現在看來果然不出所料,一點懸念也沒有。

「怪不得你這個小傢伙能夠成為峰主大人的記名弟子,實力果然是有一些的。」

邰長老不知道從哪裡走了出來,巍巍顫顫,看起來隨時都會摔倒。

「見過邰長老。」葉雲躬身行禮,對於邰長老他雖然沒有太多的了解,不過也略知一二,知道他的身份地位,在整個無影峰中可能比峰主蘇浩還要受人敬仰。

「很好,你的實力很不錯,看來這次我無影峰參加宗門大比,很有希望奪取青年組的冠軍。」邰長老老眼眯起,看著葉雲半晌,點了點頭接著道:「對了,峰主大人讓我通知你,要是你能夠奪取青年組冠軍的話,宗門大比的團隊賽便有你的一個名額。」

一片嘩然!

幾乎所有的弟子都震驚了,隨即掀起巨大的聲浪,語聲中儘是難以置信和羨慕。

「邰長老你說什麼?」葉雲也有些不敢相信,愣了一下問道。

他對於自己的修為雖然很是自信,但是參加最終宗門大比團隊賽的五一不是築基境的強者,雖然說會將年齡控制在三十歲以下,但是即便如此也輪不到他葉雲參加埃就拿蘇浩的十大弟子來說,幾乎所有人的實力都過了葉雲。

況且,那君子堂的陽化龍實力也已是築基境,顯然他比葉雲更有資格。

「為什麼?為什麼峰主大人會選葉雲?難道這是以權謀私?」

「不錯,雖然葉雲師兄的實力的確驚人,但是畢竟資歷尚淺,和那些築基境的師兄想必,差得遠了。」

「我看峰主大人是故意的,因為葉雲是他的記名弟子,如此好的觀摩磨練機會,豈會給旁人。」

「這樣不公平,團隊賽應該挑選出無影峰最強的弟子組隊參加。」

「沒錯,君子堂的陽化龍師兄,還有龍堂的座龍鯤,天機組那來無影去無蹤的領袖虛化影都應該比葉雲有資格吧。」

「沒錯,陽化龍師兄早在四個月前就築基成功,修為深不可測,而龍堂的座龍鯤,好像也在十幾天前晉陞築基境,至於虛化影誰都不知道他是男是女,更不知道他的真正修為,但是絕對不會在鍊氣境巔峰之下。」

「不錯,如果說其他高手佔據其中一個名額,那麼也就罷了,現如今卻讓葉雲參加團隊賽,簡直是荒謬,以權謀私。」

「說的好,應該讓他們四人比試一番,勝者代表宗門參加團隊賽。」

台下弟子議論紛紛,幾乎所有人都不看好葉雲,甚至有些憤怒。

邰長老凌空而立,並沒有說話,等到四下的議論聲漸漸小了下去,他才雙眸微微睜開,一道精芒閃過。

「你們這幫小傢伙,一天到晚嘰嘰喳喳的,話也沒有聽完便鬧哄哄的一片,要不是老夫這些年性子好了,否則少不得要打你們的屁股。」邰長老語聲淡淡,目光如電掃過四周,接著道:「這次的團隊賽和以往不同,這次同樣會分成年組和青年組。成年組會有晉陞內門弟子五年以上的弟子組成,由端木龍台領銜,而青年組則由五年以下的弟子組成,由葉雲領銜。」

兩個組?

一群弟子面面相覷,如果是這樣的話,他們倒是沒有太多話要講,雖然他們也知道,即便反對也是無用,只是趁著大家都起鬨的時候喊兩聲罷了。

「不過,為什麼不是陽化龍師兄為,而是葉雲呢?」一名君子堂的弟子大聲喝道。

「不錯,我君子堂的陽化龍師兄已經築基成功,他才是領袖。」

「宗門如此安排還是不公,應該讓葉雲和其他人一戰,以輸贏排座次。」

邰長老面色微寒,冷哼一聲。

頃刻間,所有弟子的耳中都傳來著一道含著怒意的哼聲,震的耳膜隱隱作痛。

「要我來解釋嗎?」邰長老目光如刀,掃過眾弟子,聲音中帶著一絲殺意。

噤若寒蟬,鴉雀無聲!

剎那間,沒有人再敢多言半句,邰長老是好說話,但不代表他不會動怒,他老人家一旦怒,即便將眼前這數百人盡數斬殺,宗門也不會有半句責備之言。

年輕弟子畢竟還只是年輕弟子,沒有成長起來的天才,一文不值。

「好了,就到這裡吧,具體的名單日後自有通知。」邰長老眼睛眯起,轉身緩緩離去,忽然間又回頭看了葉雲一眼道:「還有一場,要勝出才能夠參加團隊賽哦。」

葉雲一愣,笑了笑,朝著邰長老躬身一禮。

邰長老嘴角泛起一抹微笑,腳下似緩實快,轉瞬間便消失的眾人的視線當中。

葉雲目光看向另一位進入決賽的弟子,抱了抱拳。

那名弟子一躍而起,落在葉雲身前,然後抱拳笑道:「我認輸了!葉師兄的實力遠在我之上,木承平不是對手。」

說罷,木承平垂手站在一旁,嘴角含笑。

葉雲以為他過來會和紀容那般出口挑釁,然後再打上一次。沒想到木承平居然直接認輸,完全出乎了意料。

「木承平,你確定?」

高台上,中年男子眉頭微皺,緩緩問道。

「靳師叔,承平修為不夠,就此認輸,自無虛假。」木承平躬身行禮,語聲懇切。

中年男子點點頭,道:「既然這樣,那本次青年組的頭名便是葉雲,得到兩千上品靈石的獎勵,好了,到此為止,大家散去吧。」

青年組就是如此不受重視,這次邰長老會出現已經出乎意料,兩千上品靈石的獎賞對於一般的弟子來說,可能已經極為不錯,不過對於葉雲來說,根本不值得一提。

眾弟子三三兩兩的散去,對於宗門的安排,他們其實也並不會有什麼不滿,畢竟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剛才只是大家都在喊便跟著吼兩嗓子,反正法不責眾。

葉雲從擂台上落下,段辰風和蘇靈迎了上來。

「咦,蘇靈你這丫頭,剛才跑哪裡去了?」葉雲看到蘇靈神出鬼沒的,笑著問道。

蘇靈雙眸完成月牙,道:「剛才我和兩位師兄去找爹爹了,他說要給你個驚喜。」

葉雲一愣,道:「驚喜?什麼驚喜。」

蘇靈道:「說了是驚喜,說出來還會是驚喜嗎?你等會去找爹爹便是。」

葉雲點點頭,轉頭看著段辰風,道:「余師弟什麼時候可以出關?你去問一下,等你們回來,我們四人也搞個組織,找君子堂他們弄點貢獻度。」

段辰風眼睛一亮,這兩個月的修鍊,讓他知道了貢獻度的重要性,以他的性子自然是磨著黑白長老想要來點好處,但是卻什麼都沒有撈到,聽到葉雲如此說,立刻興奮了。

「好,我這就去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