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兩百四十五章 你不夠資格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也不是他的對手。 「張狂之極。」俞光噗的又噴出一口鮮血,盯著葉雲的雙眸中儘是恨意。 俞光強提一口氣,躍下擂台,還不忘狠狠的瞪了葉雲一眼。 葉雲也是有些惱怒,道:「實力不夠便與張...

暗影突襲三連擊非但沒有傷到葉雲,反而被葉雲用冰魄鎖魂的力量冰封,然後一舉崩碎。

俞光修鍊暗影突襲已經有兩年之久,天分不錯的他早就將這門仙技修鍊到心神相連,如臂使指的地步,這大半年來他一直在積蓄力量,暗中等待機會,自信能夠一舉成名,在無影峰的年輕一代中佔有一席之地,縱然無法和三大組織的領袖相比,卻也足以傲視一方。

可是,他生平最為驕傲的暗影突襲,居然被葉雲一舉破掉,心神受損,鮮血噴吐而出。

「怎麼可能?這不可能1

俞光面色慘白,眼中滿是難以置信,他到現在也不相信葉雲能夠輕易的將他的攻擊封印,一舉崩碎。如果只是將暗影突襲三連擊抵擋或者閃避,甚至硬生生的抗住也就罷了,那樣的話葉雲的修為他也能夠窺得一二,可是現在這樣,他只覺得眼前的這個傢伙就好似大海一般,根本無法探測,深不見底。

相傳葉雲只是鍊氣境二重的修為,即便天分再高也不可能達到築基境的實力,就算自己不敵也應該能夠感受到他的真正實力,可是現在,卻是如此的結果,這完全無法接受。

「要不要休息一會再來?」葉雲面帶笑容,俞光的實力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剛才的一擊已經動用了超過六成的冰靈之氣,如果是五成力量的話,根本無法封鎖住暗影突襲。

「你勝了便是勝了,又何必如此出言羞辱我。」俞光面色陰冷,怒聲回答。

葉雲一怔,他倒真是沒有這個意思。俞光施展暗影突襲之後展現出來的力量已經達到了鍊氣境巔峰,雖然他的境界可能還差一點,真正是實力卻已經不弱於一般的鍊氣境巔峰弟子。葉雲很想看一下這傢伙是否還有其他的絕學。

「你實力不錯,只要勤學苦修,假以時日應該能夠築基成功。」葉雲也不以為意,淡淡說道。

「你真是狂妄,我是否能夠築基成功又豈是你能夠知曉。縱然你實力強大,但是境界卻只有鍊氣二重,想要築基千難萬難,以後的每一步都會極為艱苦,越是往後,突破的希望越小,等我突破到築基境,一定會再找你一較高下。」俞光語聲中帶著恨意,他原本信心滿滿,自以為縱然不能夠奪得第一,進入決賽是毫無問題。

葉雲有些無語,眼前這個傢伙真是偏激,既然如此,那就隨他去吧。

「好了,你可以下去了,不要影響我後面的比試。」

既然你說我狂妄,那就索性狂妄到底便是,況且在這青年組的級別中,葉雲當然有狂妄的資格,如果他放手一搏,十六強中的十五人加起來也不是他的對手。

「張狂之極。」俞光噗的又噴出一口鮮血,盯著葉雲的雙眸中儘是恨意。

俞光強提一口氣,躍下擂台,還不忘狠狠的瞪了葉雲一眼。

葉雲也是有些惱怒,道:「實力不夠便與張晨光師兄好好交流一番,勸退流有時候也是一個很不錯的神通呢。」

俞光奔走的腳步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他沒有回頭,疾奔而去。

「葉雲,你這樣說我就不好了。我只是不喜歡打打殺殺罷了。」張晨光雖然輸了比賽,臉上倒是沒有半點的惱怒和不甘,反而滿懷期待的看著葉雲和俞光的對戰,眼中閃爍著光華,一副若有所悟的模樣,這時候聽到葉雲提到他,頓時一臉的苦樣。

「晨光師兄,我開個玩笑罷了。」葉雲看得出來張晨光並不是心胸狹窄之人,他只是嗦而已。

「你這個傢伙,還是要低調一些,這無影峰的新晉內門弟子中無人是你對手,但是三年以上的那些老弟子中,還是有一些築基成功的存在,不是很好惹哦。」

與葉雲一戰之後,張晨光從戰鬥中參悟到了一點控制體內力量的辦法,因此雖然落敗沒有出線,對葉雲卻並沒有恨意,反而很是欣賞。

「那晨光師兄可要助我,危險關頭上前施展勸退流,說不定能夠起到奇效。」葉雲哈哈大笑,站在擂台上,目光看向其他幾座。

其他幾座擂台上,八強的人選也陸續的出現,段辰風對上一名鍊氣境六重的弟子,硬生生的用力量將對手擊潰,不過自己看起來也消耗很大,盤坐在擂台上,抓著一把靈石飛快的補充。

八強戰的對手隨即出來,葉雲抽到的是一名鍊氣境六重的弟子,名叫華隱生,一個看起來長衫飄飄,頭戴方巾的儒雅少年。

「見過葉師兄。」華隱生落在葉雲的擂台上,鞠了一躬。

葉雲一愣,他倒是沒想到這儒雅少年會這般客氣,上來先行禮,不由的點點頭示意。

「華兄你不管年歲還是入門時間應該都比我大,你才是師兄。」

葉雲向來如此,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既然華隱生如此客氣,自然不會失了禮數。

話音剛落,葉雲只看到眼前一道淡藍色光影急射而至,瞬間出現在他的面門。

偷襲!

他真是沒有想到華隱生如此儒雅少年,看起來風度翩翩的少年君子,竟然會直接偷襲,完全出乎意料。

不過,葉雲的實力超過華隱生許多,縱然這一道偷襲迅疾無比,但是想要傷到葉雲卻是不可能的事情。

葉雲出手如電,右手在身前急速劃出一道紫色光影,雷光閃爍,擋住了這一道藍色光影的偷襲。

華隱生一擊不中,直接退出數丈,然後一鞠到底。

「本門並不以年歲劃分大小,乃是強者為尊,葉雲你實力遠勝與我,剛才這一擊便是我最強攻擊,卻被你輕易抵擋,如此一來,你便是師兄1

葉雲原本是要反擊,但是看到華隱生一擊不中居然鞠躬到底,說出這番話來,不由的遲疑了一下,接著便將手放了下來。

「葉師兄不用防備,我再出手豈不是自討無趣。剛才只是試探一下,師兄實力果然在我之上,這一場,我輸了。」華隱生含笑點頭,自有幾分氣度。

葉雲眼睛微眯,這一刻倒是真沒有從華隱生身上感受到半分殺意,不過剛才的偷襲也太過份了一些,要是換一個人來,只怕不死也要重傷。

眼前的儒雅少年風度翩翩,日後自然是一名丰神俊朗的人物,不過葉雲卻是不喜歡。

「既然如此,那你就退下吧。」葉雲語聲淡淡,擺了擺手。

華隱生倒是乾脆,沒有半分猶豫,微微一笑后便躍下擂台,然後轉頭看了一眼葉雲,似有深意。

葉雲根本沒有關注他,也沒有看到華隱生離去時的這一瞥,這樣的傢伙還入不了他的眼眸。

四座擂台的比試,葉雲這座結束的最快。

在葉雲東側的擂台上,段辰風面對一名鍊氣境七重的弟子,陷入了苦戰。

段辰風的實力雖然在這兩個月突飛猛進,從鍊氣境二重衝擊到了現在的鍊氣境五重,而且天分極高,能夠越級戰鬥。但是他畢竟不像葉雲這般妖孽,以鍊氣境二重的修為能夠成為築基境以下第一人。剛才面對鍊氣境六重的對手,硬碰硬的戰而勝之,已經極為了得。現在面對鍊氣境七重的對手,硬碰硬完全沒有贏的希望,他依靠各種靈器和對手糾纏,一時間還沒有落敗。

葉雲看了一眼,便眉頭微皺,他能夠看得出,縱然段辰風各種手段層出不窮,但是絕對力量上的差距讓他無法戰勝對手,落敗只是時間問題。

果不其然,大約一炷香后,段辰風便再也堅持不住,被對手一掌拍在肩頭,整個人倒飛出去,還好他機靈,在對方追擊施展殺手的瞬間,一個翻身落下擂台,直接認輸。

「奶奶的,這小子挺厲害的,葉雲你等會幫我揍他。」段辰風捂著肩膀,看到葉雲從擂台上落下,哼了兩聲說道。

葉雲笑道:「他的修為也是一般,你回去修鍊兩月想必便能夠突破到鍊氣境六重,戰勝他輕而易舉。」

段辰風點點頭,道:「那也是,這場子我自己找回來。」

「大言不慚1

擂台上的少年聽到兩人對話,臉都黑了,他名叫紀容,修為只差半步便能夠得到鍊氣境巔峰,只要一個機遇就很可能築基成功。少年心高氣傲,聽到葉雲兩人這番對話,頓時大怒。

誰想到葉雲和段辰風根本就沒有看他一眼,兩人湊在一起不知道在說些什麼,遠遠的根本聽不到。

「葉雲,你也進入四強,上來受死。」紀容怒聲喝道。

葉雲依舊沒有理會他,只看到他手中出現一枚丹藥,塞入段辰風的掌中。倒是段辰風抬起頭來看了紀容一眼。

「你就這麼急著要滾下擂台啊,不急啊,先等一會,葉雲馬上來。」

葉雲也抬起頭看了紀容一眼,一本正經的點了點頭道:「不錯,你先等一等。」

紀容一愣,頓時怒不可遏,這兩個傢伙根本沒有將他放在眼中,簡直是不可原諒。一時間他想起葉雲這些日子在無影峰的名頭,更是惱怒不已。

「葉雲,我請求與你真正一戰,生死不論。」

葉雲愣了愣,一臉的為難,道:「生死不論這麼嚴重?」

「正是1紀容冷冷道。

葉雲聳聳肩:「不過你還沒這個資格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