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兩百四十二章 勝出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聲喝道。 葉雲一頭汗,徹底無語。這個傢伙到底是有多麼的缺心眼,居然指名道姓的要挑戰自己,不知道這就是找死嗎? 不過,既然直接在擂台上被指名道姓的挑釁,自然不能夠退縮。 「也罷,...

認輸?葉雲認輸了?

這怎麼可能?葉雲的實力大家都知道,傳聞中能夠和慕容無痕戰成平手並沒有親眼所見,但是葉雲將明思逸打的潰逃卻是許多人所見,沒有半分虛假。

明思逸什麼樣的實力?修為幾年前便已經達到鍊氣境巔峰,也是無影峰弟子中少有的能夠突破到築基境的傢伙,卻被葉雲輕易擊敗,有次可見葉雲的實力已經到了什麼樣的地步。

可是,現在葉雲居然會面對一名鍊氣境五重的弟子直接認輸,這完全么可信度埃

「黑幕,這是故意的。」

「不錯,葉雲就是故意的,這是宗門大比的選拔,何等神聖,豈容作弊。」

「希望邰長老能夠主持公道,將他們兩人的成績罰沒。」

「不錯,否則的話,要是大家都這樣,那還有半分公平所言嗎?」

一時間,群情激昂,怨聲四起。

段辰風冷眼看著眾弟子,冷笑道:「你們要是不服,儘管上來便是,有我兄弟兩人在這個組,你們這幫臭番薯爛鳥蛋也想翻身,簡直是痴人說夢。」

「這不公平,你們違反了規則。」一名同組弟子奮力抗爭。

段辰風輕蔑的一笑:「反正我們是一個組,那你就上來吧,要是連我都打不過,就不要嘰嘰歪歪,聽的心煩。」

「我不是你對手也公不公平無關,你們違反了規則。」同組弟子面紅耳赤,怒聲喝道。

「我們違反了那一條規則?規則上有說我想打就打,不想打就認輸都不行的嗎?」段辰風雙手交叉在胸前,一臉的嘲諷。

同組弟子一滯,的確沒有這樣的規則,比試中只有不要痛下殺手,顧及同門之誼,儘可能的發揮實力,卻沒有說不能夠認輸,也沒有說一定要全力戰勝每一個對手。

「嘰嘰歪歪,你到底要不要上來戰?我會顧念同門情意,只取你一條手臂。」段辰風嘿嘿笑道。

那弟子一愣,隨即連忙後退數步,雙手亂搖,滿臉通紅。

「還有誰?真是寂寞啊,高處不勝寒呢。」段辰風雙手背負,臉上露出一副舉目四顧,沒有敵手的寂寞。

「我來1

忽然間,人群中一名弟子猛地躍起,向著擂台落下。

這名身穿青色衣衫的弟子剛一落地,便指著段辰風道:「我不是你對手,不與你打,我要和葉雲一決高下,爭奪第二名的資格。」

段辰風一愣,覺得自己是不是聽錯了,還是出現了幻聽,眼前這個傢伙說什麼?不和我打,要和葉雲一決高下?

「奶奶的,就你這實力也敢挑戰葉雲,真是不知道死活,我送你下去。」段辰風眉頭微挑,語聲中帶著惱怒。

「葉雲,你又不是女人,為何躲在男人背後不敢出來,可敢與我一戰?」那弟子看到段辰風發怒,猛地轉身指著台下的葉雲大聲喝道。

葉雲一頭汗,徹底無語。這個傢伙到底是有多麼的缺心眼,居然指名道姓的要挑戰自己,不知道這就是找死嗎?

不過,既然直接在擂台上被指名道姓的挑釁,自然不能夠退縮。

「也罷,段師兄你先下去,我來與這位師兄切磋一下。」葉雲搖搖頭,身形微微一晃便消失在了空中,隨即出現在了擂台上。

這一閃中,他不自覺的用了一絲幻滅雷光遁的神通,彷彿是直接降臨在擂台。

頃刻間,圍觀的弟子中有幾人眼睛一亮,若有所悟。

高台上,那名中年男子眉頭微挑,眼中閃過一絲驚訝,眉頭微皺又舒展開來,嘴角泛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我叫陳志平,修為達到鍊氣境六重,今日便要與你一戰。」青衫弟子看著葉雲,大聲喝道。

葉雲點點頭,道:「陳師兄實力的確不凡,既然想要指點我,那就出手吧。」

陳志平同樣點點頭,道:「既然你知道我實力不凡,也想要得到我的指點,自然是你先出手,我好看看你的攻擊之法中有多少破綻。放心,我不會很快將你擊敗,一定會指點你的。」

陳志平聽到葉雲如此說話,居然得意洋洋起來,覺得葉雲應該是怕了,他的實力絕對不可能像傳聞中的那般,可以和慕容無痕打成平手,有將鍊氣境巔峰的明思逸擊敗。畢竟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出葉雲的境界,鍊氣境二重,這樣的境界成為內門弟子已經是極為勉強,又怎麼可能與慕容無痕相提並論?至於不少弟子看到他擊敗明思逸,只怕也是一傳十,十傳百之後變了味道。

葉雲徹底無語,眼前這個傢伙看起來腦子有毛病,不是很好用。

「好吧,那我就勉為其難的出一招,請陳師兄指點指點。」

葉雲嘆了口氣,平平無奇的打出一拳。這一拳看起來沒有半分的力量,速度也是一般,但卻似緩實快,轉瞬便到了陳志平的身前。

陳志平看到這一拳如此迅速的來到,也是嚇了一跳,不過當他感受到拳上的力量幾乎弱的可憐之時,不由得嘴角泛起一抹笑意。他能夠清晰的感受到,這一拳上的力量應該只是鍊氣境三重左右,雖然已經超出了葉雲的境界,但是如果打在他的身上,根本和撓痒痒沒有任何的差別。

他大剌剌的也打出一拳,使用了七成力量,他生怕力量再大一些葉雲會抵擋不住,直接被一拳擊殺,邰長老的話音剛落,要是真的打死了葉雲,豈不是太不給邰長老面子了。

但是,就在兩拳相碰的剎那,陳志平的臉色徹底的變了。他感受到一股簡直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磅巨力從葉雲的拳頭上湧來,這一拳的威力已經超過了他所能夠承受的範圍,如果被結結實實的打中胸膛,只怕瞬間五臟六腑都要破碎。

「怎麼可能?這一拳的威力為何會如此之大?」陳志平大驚,怒喝連連,體內真氣瞬間奔涌而出,盡數灌注到右拳之上,想要將葉雲的這一拳打開。

但是,葉雲的拳頭彷彿一座太古神岳,根本不是他能夠撼動,即便他所有真氣都凝聚一拳,卻渺小到猶如螻蟻般,連仰望高山都做不到。

喀嚓!

陳志平感到巨力反彈而至,然後右臂喀嚓一下折斷,緊接著倒卷而來,狠狠的打在他的右肩。

他整個人直接倒飛而起,從擂台上重重摔落。

不過令他感到驚異的是,葉雲打出的那股巨大力量只是折斷了他的右臂,然後變得平和無比,只是將他全身的真氣封住,自由跌落,看起來有些狼狽,其實沒有收到嚴重的傷勢。

「怎麼可能?為什麼葉雲他擁有如此磅的力量?明明只是鍊氣境二重的修為,竟然能夠打出如此一拳,不可能,絕對不可能。」陳志平無法接受這樣的結局,捧著折斷的右臂,低聲喝道。

葉雲也不理會他,站在擂台上目光緩緩掃過眾弟子,道:「第三組段辰風第一,我第二,大家可有異議?」

鴉雀無聲,非但同組的那些弟子沒有了聲響,就連一旁圍觀的弟子也沒有說話,葉雲的實力已經震撼到了他們。剛才的一拳最神奇之中不是擁有巨大的威力,而是在折斷陳志平右臂后竟然便的非常的平和,將他打落擂台。這說明葉雲對真氣的操控已經到了收發由心,在乎一線的境界,這樣的操控力和對真氣的理解,絕對是鍊氣境巔峰才能夠做到。

隱藏了實力!

幾乎所有的弟子都得出了這樣的結果,葉雲那看起來只是鍊氣境二重的修為,絕對是假的,他真正的實力應該已經到達鍊氣境巔峰,不知道用什麼秘法還是至寶將修為隱匿了起來。

真是太陰險了!

數百名弟子看著葉雲,看著他臉上掛著的淡淡笑意,不由得背心發涼。

「看來沒有了,哎,我們這樣是不是太囂張了?」段辰風摟著葉雲的肩膀,笑著說道。

葉雲微微一笑,道:「誰讓我們有實力呢。」

段辰風一愣,隨即大笑連連:「這話說的霸氣,沒錯,誰讓我們有實力呢。」

兩人在擂台上放聲大笑,看起來是如此的狂妄不羈。

台下數百名弟子中有不少人眼中露出陰冷之意,似乎對於葉雲兩人的張狂極為不滿。倒是有幾雙眼睛閃過一絲異彩,不知道在算計什麼。

葉雲在擂台上配合段辰風的狂妄乃是有心為之,剛才的一拳他其實只用了不到兩成的力量。他現在最多也只會施展出五成力量,如此一來便可隱藏實力,以便在日後的天劍宗大比中可以一舉爆發,出其不意。

不過,他還有個想法便是讓那些隱藏的潛在對手有輕敵之意,以為這便是葉雲的心性,以為這便是葉雲的真正實力。

葉雲放聲大笑間也沒有閑著,他目光飛速的掃過四周,幾乎將數百名弟子的反應盡數看在眼中,那些陰毒怨恨自然不放在眼中,而那幾雙閃過異彩,若有所悟的眼神卻落入他的眼中,餘光掃過便看清楚了他們的面目,並沒有一個熟人。

「青年組,成年組,真是多此一舉呢,要是能夠在宗門大比中遇到陽化龍他們就好了1

葉雲負手而立,目光掃過四周,嘴角泛起一抹若有若無的笑意。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