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兩百四十一章 切磋

作者:無罪  |  更新時間:2015-09-20 03:55  |  字數:3666字

readx,!

成年組和青年組的比試並不在一起,青年組這邊率先開始。看小說首發推薦去

只看到諾大的廣場上,憑空出現了十六座高台,每一座都有三丈高,直徑約莫十丈,閃爍出淡淡的流光。

空中,一名頭花白的老者出現,手中拄著一根看起來粗糙無比的木質拐杖。

「小傢伙們,這次的比試點到為止,不可出手殺人啊。要想下狠手,等脫穎而出到了宗門大比再好好的殺人。」老者的聲音聽不出一點的嚴肅,反而有些玩笑的意味。

眾弟子自然聽得出其中意思,不由的一陣鬨笑。

「好了,我看你們也等的不耐煩了,上台吧。」老者微微轉身,道:「試煉殿的小傢伙,接下去就交給你們了。」

隨即便看到一抹青色的身影掠過,中年男子對著老者躬身行禮,語聲中儘是尊敬:「邰長老,您說笑了,這次您能夠來主持青年組的比試,已經是他們莫大的榮光。」

邰長老?

台下寂靜一片,然後嘩然而起。

邰長老是何人?乃是無影峰唯一的大長老,早在五十年前便已經是天劍宗的真傳弟子,修為突破到築基境。不知道為何,卻一直留在無影峰,輔助了兩任峰主,雖然他的地位在蘇浩之下,但是嚴格來說,他卻是蘇浩的長輩。

這樣一個老者,在無影峰幾乎是傳說般的存在,幾乎絕大部分弟子都沒有見過他,但是竟然會出現在青年組的比試,做開場之言。

「參加邰長老!」

數百名弟子齊齊行禮,聲音齊整。

對於邰長老這位老者,只要進入無影峰內門時間稍微長一點的弟子,都會心生敬意。

五十年來,邰長老放棄了一切機會,盡心儘力的留在無影峰,守護著它。在他的眼中,無影峰便是家,無影峰的每一個弟子都是他的子孫,對於每一名弟子,他都是和顏悅色,儘可能的為弟子考慮。

在四峰爭奪中,他為無影峰幾乎耗盡了所有心力,保證無影峰不受其他三峰的干擾和欺壓,特別是在蘇浩剛剛成為峰主之時,各方面的壓力接連湧來,要不是他與蘇浩並肩對抗,只怕無影峰也不會有現在的狀況。

因此,邰長老在無影峰中受到的尊敬,比起蘇浩來,有過之而無不及。

「好了,小傢伙們都免禮。記住,我們無影峰的每一位弟子都是兄弟,都是姐妹,在家裡我們生矛盾也是自家人的打鬧,不要出手太狠辣,要留一線。至於參加宗門大比的時候,那麼對手都不是我無影峰的人,就不用留手啦。」邰長老微微一笑,揮了揮手,然後從空中緩緩的走了下去,彷彿他的腳下有一道看不見的階梯。

等到他的身影消失在試煉殿內,場上數百名弟子才直起身子,看著邰長老消失的方向,眼中的敬意慢慢的退去,期待和狂熱涌了上來。

「我先來。」

段辰風猛地躍上高台,然後大聲喝道:「第三組的兄弟姐妹們,上來受死。」

邰長老剛剛說完要和諧相親,段辰風便大喊著給我上來受死,一點面子也不給。

剎那間,無數道目光帶著凌厲的殺意直射而來。

「喊習慣了,不好意思哈。」段辰風摸摸鼻子,笑著說道。

「我來戰你。」

只聽一聲怒喝響起,隨即一名弟子躍上高台。

「鍊氣境五重,不錯的修為,不過你不是我對手啊,還是下去吧。」段辰風掃了他一眼,眯著眼睛笑道。

這名弟子身穿白色衣衫,容貌普通,一雙眼眸中閃爍著憤怒,狠狠的盯著段辰風。

「你也只是鍊氣境五重而已,居然敢口出狂言,真是不知死活。」白衣弟子怒喝連連,指著段辰風道:「你報上名來,今日我教教你,做人要謙卑一些。」

段辰風眉頭微挑,道:「你這話不錯,那我就不下重手了,我叫段辰風,你等會輸了可要記住。」

白衣弟子一怔,大怒,身形閃爍間一道光華從指掌間迸射而出,凝氣化形,凝成一柄長劍斬向段辰風。

這一劍中蘊涵的力量已經不凡,如果葉雲沒有晉陞到鍊氣境二重,硬抗這一招的話只怕還是會有點損傷。

不過段辰風卻不以為意,眯著眼雙手背負,等到光劍斬到身前,然後才右手突然出現在身前,對著光劍彈了一下。

叮!

金鐵交鳴之聲響起,清脆悅耳。

只看到光劍驟然崩斷,化為數截,然後啪的一下徹底化為光影,消散一空。

段辰風笑著道:「還可以,不過我說了你不是我的對手,還是下去吧,我不想傷你。」

白衣弟子大怒不已,喝道:「今日我凌軒不斬殺於你,便自行了斷。」

段辰風一怔,道:「兄弟你可不要置氣,剛剛大長老才說過,要相親相愛,不要打的你死我活,你怎麼一點都不尊重他老人家。」

白衣弟子凌軒愣了一下,猛地抽出兩柄戰刀,閃爍出血色光芒,頃刻間將整個擂台給籠罩其中。

「血影狂刀!」

只看到滿天的血影飛舞,遮天蔽日,讓人不敢直視。血光當中,兩柄戰刀猶如閃電一般直插段辰風的胸膛。

段辰風眉頭微挑,嘴角泛起一絲慍怒,這小子居然如此不知好歹,真的下殺手。

沒有任何的花哨!只有一拳。

段辰風就打出了一拳,只看到這一拳將漫天血光打碎,將兩柄戰刀打飛,然後余勢不減的落在凌軒的胸膛。

凌軒只感到一股磅礴巨力將他整個人都掀起倒飛出去,渾身真氣居然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