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兩百二十九章血焰星光草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將貢獻度傳輸給你。」 葉雲也不再問,抬手一閃,身份銘牌出現在桌上。 白賢行將葉雲的身份銘牌拿起,然後從懷內取出一枚略有破舊的身份銘牌,然後伸手在銘牌上虛點數下,只看到一抹淡淡的光影從...

readx 暗紅色的異草在葉雲的掌心滴溜溜的轉動,散發出一抹淡淡的紅暈。

白賢行眉頭一挑,眼中流露出一絲不可思議。

「這,這是血焰星光草?」蕭寒在旁,忍不住的驚聲問道。

兩人面上滿是震驚,他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是暗紅色的異草,上卻是有點點金星閃耀,這便是血焰星光草的最大特徵。

葉雲輕笑道:「看來兩位還是識貨的,不錯,這便是血焰星光草,你們覺得如何?」

「血焰星光草,我真的見到血焰星光草了。這可是築基境凝鍊神魂的神葯啊,只要有一株血焰星光草,便能夠讓築基初成的高手神魂得到進一步的凝鍊,幾乎可以直接打到築基境一重巔峰,隨時都能夠晉陞二重。」蕭寒忍不住驚呼起來,又急忙壓低聲音。

白賢行也是一臉的難以置信,嘴角抽搐著道:「有了血焰星光草,就可以毫無危險的晉陞築基境二重,如此珍貴的神葯,那可是極為珍貴,難得一見埃」

葉雲看著滿臉震驚的兩人,道:「那麼你們覺得這血焰星光草能夠值多少貢獻度?」

兩人對望一眼,白賢行深吸口氣,道:「雖然沒有築基丹那麼珍貴,但是起碼也值得五萬貢獻度。」

「不錯,差不多是這個價格。如果葉兄弟你不急的話,可以去拍賣行申請拍賣,想必價格會更高一些。」蕭寒點點頭,附和著說道。

葉雲心中咯一下,他倒是沒有想到著血焰星光草竟然如此值錢,能夠值得五萬貢獻度。要知道從築基境一重到二重,其實並不困難,只是略有風險罷了,只要神魂凝鍊的好,晉陞還算容易。但是想要在鍊氣境巔峰築基成功卻是千難萬難,因此築基丹的價值才會如此珍貴。

葉雲雖然之前也對血焰星光草略有了解,卻根本沒有想到會珍貴到這種程度。因為雷音化龍戒中,足足有二十株,這都是華韻當日留下,看來這傢伙只剩下神魂堅持了千年,非常看重神魂的滋養,才會準備了如此之多。

「拍賣嗎?為了一株血焰星光草去拍賣,有些麻煩。你們如果想要,便隨我去鑒定處鑒定估價,然後便賣給你們。」葉雲反手將血焰星光草收起,緩緩說道。

白賢行遲疑了一下,道:「五萬貢獻度的價格的確也差不多,去鑒定處的話應該能夠高出一些。」

「不錯,如果拿去拍賣的話,價格應該能夠到六萬的樣子,如果葉兄弟你真的肯五萬賣給我,那麼我即便砸鍋賣鐵也要了。」蕭寒倒是堅決,直接說出了這樣的話語來。

白賢行看了他一眼,眉頭微皺,張嘴欲言又放棄。

葉雲看在眼中,心中知道這兩個傢伙應該沒有說假話,血焰星光草的確值得五萬貢獻度,或許還要高一些,不過即便高也不會高出到哪裡去。

「那我們去鑒定處看一看?」葉雲眯著眼,試探著說了一句。

蕭寒一愣,然後點了點頭道:「如果葉兄弟不放心的話,我們現在便去鑒定處。如此一來,我們都可以放心交易。畢竟這是血焰星光草,價值五萬貢獻度,可不是什麼五百五十的。」

「我也要,我出五萬兩千貢獻度,葉兄弟你可以賣給我。」白賢行忽然插嘴喊道。

蕭寒猛地側頭,眼中兩道冷光打在他的面上,儘是兇悍。

「白賢行莫非你忘記了規矩?既然剛才你有所遲疑,便是放棄了血焰星光草,現在又出價,還要不要臉面?還守不守規矩。」

白賢行嘴角抽動,深吸口氣,道:「血焰星光草這種神葯可以不可求,雖然價格不菲,但是只要操作的好,除去拍賣傭金,還是略有利潤。更何況,這神葯我另有用處,並不會去將它拍賣。」

蕭寒看著他,眉頭微挑,道:「血焰星光草的功效只是凝鍊神魂,你拿去給她,應該不會有太大的用處。」

白賢行苦笑道:「即便如此,我也想試試。」

蕭寒沉吟了半晌,居然點了點頭,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與你爭便是。」

白賢行一愣,眼中流出一絲感覺之情,一閃而沒。

葉雲看著兩人,聽的一頭霧水,這兩個傢伙突然間的幾句對話沒頭沒尾的,根本不知道他們口中說的乃是何人。

「葉兄弟,這血焰星光草如果去鑒定的話,價格應該在五萬五千貢獻度左右,不過要繳納一千的貢獻度作為鑒定費用。如果可以的話,我想以五萬兩千的價格收,如果你不願意,當我沒說過,這是我全部的身家了。」白賢行看著葉雲半晌,緩緩說道。

葉雲眼中閃過一絲好奇,然後低聲問道:「這株血焰星光草,你要給誰服用?」

白賢行遲疑了一下,搖搖頭道:「如果葉兄弟肯出售給我,那麼兄弟我感激不盡,如果不願意,那就算了。至於這株神葯給誰服用,暫時我還不能說。」

葉雲輕笑一聲,道:「也罷,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秘密,你不告訴我也無妨。既然白兄如此誠意,便五萬兩千貢獻度賣給你了。」

說完,桌上紅光閃過,全身布滿金星的暗紅色草藥出現在三人眼中。

白賢行面上並沒有想象中的激動,他只是看著血焰星光草半晌,然後深吸口氣,道:「葉兄弟,多謝了。你將身份銘牌給我,將貢獻度傳輸給你。」

葉雲也不再問,抬手一閃,身份銘牌出現在桌上。

白賢行將葉雲的身份銘牌拿起,然後從懷內取出一枚略有破舊的身份銘牌,然後伸手在銘牌上虛點數下,只看到一抹淡淡的光影從白賢行的身份牌上緩緩的出現,然後落在葉雲的身份銘牌上。

五萬兩千一百點!

葉雲將身份牌握在手中,真氣注入,瞬間發現貢獻度變成了五萬多點,不由得面上露出微笑。

一株血焰星光草,居然賣出五萬兩千點貢獻度,如此一來,葉雲便有足夠的貢獻度可以進入藏武閣挑選高品質的仙技。

「兩位兄台,天色不早,我便先告辭了,日後如果有雷靈之氣的輔助寶物,儘管通知我,價格不是問題。」葉雲站起身來,朝著兩人微微點頭,便轉身走出天運樓。

蕭寒和白賢行將他送到門口,客氣到了極點,葉雲在他們眼中已經完全不同,這很可能是某個高層的弟子,擁有大量的天材地寶,功法仙技更是不缺,如果能夠和他打好關係,日後定然會獲得出乎意料的回報。

目送葉雲走向交易市場的另一端,蕭寒和白賢行兩人折返回了天運樓。

「好了,現在開始分賬。」蕭寒一臉的激動,眼中儘是期待。

白賢行看了他一眼,道:「分什麼帳?」

「這血焰星光草啊,我們兩人可是最佳拍檔,配合起來天衣無縫,這些年幾乎從不失手,這血焰星光草的價格應該不止六萬貢獻度吧。」蕭寒笑著說道。

原來兩人先前做出的對手模樣,都是假的。兩人乃是搭檔,專門找新入市場的弟子下手,經常能夠從這些弟子手中以相對便宜的價格獲取一些品質不錯的東西。

不過,他們兩人雖然挑新入市場的弟子下手,卻也不會以極低的價格用欺騙的方式來獲取他人的寶物,因為天劍宗的市場有規定,誰要是以超出市場低價行騙的話,將會剝奪交易的資格,並且罰沒一切收入。

這也是天劍宗為了保護一些剛剛進入市場的新弟子,否則很可能剛剛進來就被騙的乾乾淨淨,年深日久,這個交易市場便會騙子橫行,市場自己就廢掉了。

蕭寒和白賢行兩人,蕭寒以各種方式去尋找和搭訕新入市場的弟子,而白賢行則負責出來攪局,最後兩人合力完成低價收購或是高價賣出。

不過對於血焰星光草這種珍稀之物,蕭寒只是略微知曉,具體的價格卻不如白賢行來的清楚。

按照規矩,一旦成功便要兩人坐下來分錢。

「這株血焰星光草,我不想賣。」白賢行坐下身來,低聲說道。

蕭寒一愣,道:「為什麼?你真的想把這株神葯給你妹妹服用?你可知道她靈魂受損,已經沒有任何的知覺。除非能夠煉製出破神丹來,否則的話,幾乎不可能喚醒她。」

破神丹,並不是可以破開神魂的丹藥。

沒有凝鍊成神魂的修仙者,一旦靈魂受到嚴重的創傷,只要還沒有達到靈魂消散的地步,那麼有些天賦異稟的弟子會出現一種神奇的情況,會有一道力量將受損的靈魂封印起來,慢慢滋養。

但是靈魂被封印之後,整個人便會陷入昏迷,沒有半分知覺。想要醒來,極為困難,哪怕是靈魂已經恢復,也無法自行醒轉,必須要以神魂的力量來刺激,破開封櫻還有一種辦法便是破神丹,能夠破開靈魂封印,讓人蘇醒。

「破神丹可遇不可求,而且對於一般的修仙者來說也沒有什麼作用。而這血焰星光草雖然是滋養神魂的神葯,但是根莖上那些金色光點卻是有另外一種功效。」白賢行緩緩說道。

「什麼功效?」蕭寒好奇問道。

「進入靈魂深處,刺激靈魂蘇醒!有了它,我妹妹便有醒來的希望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