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兩百二十七章交易市場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樓,其實只是相對那些交易市場上到處都是就地擺攤的小販們,這天運樓即便放到俗世,也是不入流的小酒樓。 三人找了個靠窗的無人之處坐下,隨意點了一些茶點。 「這位兄弟,還未請教尊姓大名呢。」...

readx 關於慕容無情並沒有太過多的談論,不過從水清萱和蘇浩的短短几句話中就能夠知道,慕容無情的強大毋庸置疑,即便是蘇浩也不一定是他的對手。

更令人感到可怕和絕望的是,慕容無情的修鍊速度好像根本停不下來,一直都在突飛猛進。

葉雲吃過晚飯便告辭離開,蘇靈原本想與他一起,卻被蘇浩喝止。現在這種時候,如果蘇靈和葉雲在一起出現,兩人又很親密的話,很可能會引來意想不到的狀況發生。既然蘇浩志在爭奪天劍宗宗主之位,那麼一切有可能出現的意外應該儘可能的規避。

葉雲走出小院,夜空已經降臨,漫天的星辰璀璨湛藍,在無影峰的薄薄霧氣背後閃爍著光芒。

君子堂暫時不能動,那麼龍堂和什麼天機組也索性不用去招惹。從蘇浩他們的口中,葉雲得知了另外一個獲取貢獻度的方法。

交易市場!

天劍宗的交易市場位於天神峰的腳下,所有內門弟子以上都可以前來交易。所謂的交易並不只是以物換物,或者是換取貢獻度,還有幫助煉丹,煉器等等一系列的任務。

段辰風和余鳴鴻還在修行當中,葉雲暫時也沒有可能衝擊鍊氣境三重,便先到交易市場去看看。

天神峰的腳下,一座從外面看去來入口極小的山谷處,豎了一塊石碑,上面寫著交易市場四個大字,簡單而直接。

山谷的入口處,三三兩兩的有弟子出入,看到葉雲過來,也沒人朝他看兩眼。

葉雲走進山谷,彷彿外界與此隔絕了一般,山谷外鬱鬱蔥蔥,安靜自在,而山谷內,映入眼帘的居然是一條長長的街道,雖然只是用亂石鋪就,但是街道的兩邊居然擺著各種小攤位,出售各種亂七八糟的東西,一眼望去,雜亂無章,應有盡有。

喧雜聲,叫喊聲,呼喝聲此起彼伏,這哪裡像是修仙宗門的所在,根本是俗世中的菜市常

「咦,這位兄弟很面熟啊,我們肯定在哪裡見過,是不是上次買過哥哥的東西?」

就在葉雲愣神之間,旁邊一名身穿灰色衣衫的男子走過來喊道。

葉雲從沒見過此人,更別說有什麼交易。

「這位師兄,你認錯人了吧,我們應該從沒有見過。」葉雲笑著回答。

灰衣男子約莫三十來歲的年紀,聞言一愣,然後轉身就走。

葉雲一愣,這傢伙也太直接了吧,剛說很面熟,在哪裡見過,等聽到葉雲說認錯人了,他居然轉身就走,要不要表現的這麼直接?

不過,沒等葉雲從愣神中回過來,灰衣男子又轉身折返了過來。

「我叫蕭寒,不是吹簫的簫,是蕭瑟的蕭,寒是寒冷的喊。」灰衣男子面上帶著笑容,接著道:「這位兄弟很面熟啊,我們絕對見過一次。」

葉雲無語,這傢伙搞的是哪一出:「這位師兄,我說了,你認錯人了,我們從沒見過。」

「咦,不對啊,難道剛才我看到的不是你?才一個轉身的功夫,兄弟你就忘記我了?真是貴人多忘事埃」蕭寒擠擠眼,哈哈大笑。

葉雲這才明白蕭寒為什麼一而再的說我們是不是見過,感情這傢伙是專程來套近乎的,你不是說沒見過面嗎?那麼轉身再來不就見過一次了嗎?

「兄弟你看,一回生兩回熟,我們已經很熟了。」蕭寒大笑著,一副熟人的樣子。

葉雲笑道:「蕭師兄真是會開玩笑,不知道有什麼事呢?」

蕭寒道:「不要叫我師兄,在交易市場內沒有師兄弟,也沒有師伯師叔,只有買賣關係。」

「哦,既然如此,那我就稱呼你一聲蕭兄,想必蕭兄也是這交易市場內的一名攤主吧。」葉雲點點頭,問道。

蕭寒搖頭道:「非也,我可不是攤主,擺地攤這種不入流的小本生意誰有工夫去做,我是做大生意的。」

葉雲一下來了精神,大生意代表這許多的貢獻度,他倒是要很期待蕭寒所說的大生意。

葉雲的雷音化龍戒中,有許多珍貴的寶物,華韻謀划千年,準備了許多東西,盡數落入葉雲的囊中。

「蕭兄想要什麼?還是有什麼好東西?」葉雲笑著問道,面上不露聲色。

蕭寒眼中精芒閃過,笑道:「有好東西我就收,有不要的就出手,不知道兄弟你是要買還是想賣?」

葉雲道:「買也可以,賣也無妨,關鍵是看心情。」

「好一句看心情,可不是嘛,我們修仙之人,豈能和俗世眾人一般擺攤叫賣,實在丟份。兄弟你有什麼好東西,儘快拿出來,我保證給你滿意的價格。」蕭寒哈哈大笑,葉雲的話很對他的胃口。

葉雲笑道:「既然蕭兄知道我第一次來,又怎麼能夠保證不騙我呢?」

蕭寒一愣,彷彿受了侮辱一般,喝道:「兄弟你以為我蕭寒是什麼人?我在交易市場十年,信譽極佳,從來沒有騙過人。況且,宗門為了公平公正的交易,所有的寶物都可以拿到鑒定處請高手鑒定,只要支付一定的鑒定費用便可。如果可以隨意行騙的話,這交易市場早就不存在了。」

葉雲微微點頭,蕭寒這話倒也不錯,這交易市場畢竟和外面的不同,這可是天劍宗自己的交易市場,自然不允許有太過分的交易出現。

「這樣也好,蕭兄我們站著也不是辦法,不如找個地方坐下來聊吧。」葉雲點點頭,笑著說道。

蕭寒立刻滿臉笑意,道:「本該如此,走,前面有個天運樓,茶點精緻,我們慢慢聊。」

蕭寒的話音剛剛落下,只聽到一個聲音中帶著笑意響了起來。

「蕭寒,你又在騙新來的兄弟埃」

聲音落下,這看到一名約莫和蕭寒差不多年紀的男子身穿白色長衫,手持摺扇,緩緩而來。

「白賢行,是你,又想來壞我好事。」蕭寒一怔,隨即面色陰沉了下來。

白衣男子哈哈大笑,道:「壞你好事?騙人可不是好事。」

蕭寒怒道:「白賢行你說話要有證據,否則的話我便去宗律殿告你。」

白賢行擺擺手,道:「證據倒是沒有,況且我也只是隨口一說,蕭寒你何必如此激動,莫非你真的想要騙這位小兄弟?」

蕭寒眼中殺意閃過,如果不是在天劍宗內,只怕已經沖了上去。

葉雲眯起眼睛看著兩人,隨即笑道:「蕭兄,莫非白兄說的是真的?」

「哈哈,小兄弟果然好眼力,這蕭寒的確不是什麼好東西。你要有什麼寶物,可以賣給我,或者要什麼材料,也可以向我買,這市場不是只有蕭寒一個做大買賣的。」白賢行手中摺扇刷的一下打開,搖頭輕笑。

「白賢行,你敢公然搶我生意?」蕭寒面色徹底的陰冷了下來,冰冷如刀。

「哪裡哪裡,我只是做個提議,要是蕭寒你不樂意,我走便是。」白賢行聳了聳肩,笑著說道。

蕭寒冷哼一聲,沒有答話。

葉雲看了兩人一眼,笑道:「原來白兄也是做大生意的,竟然如此,相請不如偶遇,要不一起前往天運樓,大家坐下來好好的聊一聊。或許我要的東西你們一個人接不下來呢。」

蕭寒和白賢行面面相覷,隨即眼睛一亮,齊齊點頭。

天運樓就在百丈外的轉角,說是一間很不錯的酒樓,其實只是相對那些交易市場上到處都是就地擺攤的小販們,這天運樓即便放到俗世,也是不入流的小酒樓。

三人找了個靠窗的無人之處坐下,隨意點了一些茶點。

「這位兄弟,還未請教尊姓大名呢。」白賢行坐下來,將摺扇放在桌上。

葉雲道:「好說好說,兄弟我叫葉雲,乃是無影峰的內門弟子。」

「原來是來自無影峰的兄弟,我白賢行乃是絕劍峰的弟子,修為鍊氣境六重,這傢伙叫蕭寒,性格極差,不過還算講信譽,哦對了,他是天神峰的弟子。」白賢行倒是自來熟,順帶著將蕭寒也一起介紹了。

蕭寒面色依舊有些陰沉,似乎已經習慣白賢行,看著葉雲道:「不知道葉兄弟想要什麼寶物?只要你說出來,哥哥我一定幫你弄到手。」

白賢行連聲附和,他們兩可不是一般的小販,普通之物他們也不會經手,葉雲如此大的口氣,想必會是一筆非常肥的生意。

葉雲看著略顯急切的兩人,笑道:「我修鍊了雷靈之氣,想要一些可以提升雷靈之氣的天材地寶。」

他身負雷靈之氣的事情已經傳出去,除了蘇浩等人外,天劍宗的高層也已經知曉,而一些敏感點的弟子想必也已經慢慢的察覺,畢竟葉雲施展雷雲電光劍的次數不在少數。

所以,既然如此索性大大方方的展現出來,也好掩蓋體內其他靈氣的存在。

蕭寒和白賢行一愣,他們完全沒有想到葉雲居然如此要求。雷靈之氣可是數百年來幾乎沒有人領悟過,誰想到眼前這個少年,居然是要可以凝鍊增加雷靈之氣的寶物。

他們兩人也算是交易市場中見多識廣,手中寶物也不算少的人物,可是這增強雷靈之氣的寶物,他們怎麼可能有?

一時間,兩人愣在當常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