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兩百一十九章君子劍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 明思逸嘆了口氣,道:「師兄我又何曾想廢去你的修為,只是你迷途不悟,也只有小小的懲戒你一番。唉,真是頭疼,讓我兩難呢。」 葉雲笑道:「既然如此,那你就讓我殺了吧,以後就不用頭痛,也不會...

readx 滾吧!

誰都沒有想到葉雲口中吐出的是這兩個字,明思逸何等身份地位,葉雲居然讓他滾,這沒聽錯吧?

一群弟子面面相覷,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生怕聽錯了。

「剛才葉雲師兄說的是?」一名弟子低聲問道。

只看到旁邊的弟子一把捂住他的嘴,低聲道:「你小子不要命了?我們看看就很可能會被記恨,還敢問。」

那名弟子立刻面色煞白,不由得偷偷瞄了明思逸一眼,趕緊和另外那名弟子底下頭來,慢慢往後退去。

明思逸身旁的弟子也徹底呆了,何曾有人敢如此和明師兄說話,簡直就是活膩味了。但是,葉雲就是說了,還讓明思逸滾。

感情,葉雲讓明思逸等一等並沒有什麼其他事,就是讓他滾?

明思逸面色陰沉,再也沒有半分的淡定從容,他面色劇變,一片青紫。

他深吸了兩口氣,強忍住了心中幾乎噴涌而出的憤怒,冷冷的看著葉雲。

「沒什麼事了?你讓逼迫我停下,就是要說這兩個字?」

葉雲負手而立,緩緩的走上兩步,道:「本來有點事,不過我看你也做不了主,日後等我有空去找陽化龍聊一聊,你現在可以滾了。」

葉雲絲毫不給面子,他也不需要給任何人面子,作為七長老的入室弟子,又是蘇浩的記名弟子,他根本不需要和其他內門弟子那般行事謹慎無比,能忍則忍。

況且,仙魔之心改變了葉雲的肉身,並不光光提升了他的修為,同樣增強了他的自信。自從葉雲決定不再低調行事之後,他的心便釋放開來,行為做事,憑乎一心。

明思逸面色青紫,然後漲紅如豬肝,最後變得一片陰冷的煞白。

「葉雲,峰主大人的記名弟子。真是囂張呢,不過,峰主大人明天便沒有記名弟子了。」他一步踏上,眼中殺意閃爍。

明思逸平日里以君子自居,實則囂張跋扈,喜怒無常,一言不合便不顧宗門法規出手傷人。

在他看來,葉雲實在是太張狂了,天劍宗內門居然有比自己還囂張的弟子,還是一名新晉弟子,如此嘲諷他明思逸,簡直不可原諒。

明思逸手中摺扇輕輕一抖,只看到摺扇瞬間爆發出一片光華,隨即一柄長劍出現在掌心當中。

「這柄劍名叫君子劍,上品靈器,從來沒有殺過人,印過血,今日恐怕要破例了。」明思逸右手持劍,左手輕輕撫著劍身,面上露出一絲笑意。

但是當他說這話時,在旁邊圍觀的弟子們忽然間臉上出現彷彿老鼠見貓般的神情,驚恐不已。

「都沒殺過人,飲過血?還叫什麼劍。」葉雲哈哈笑道。

「哦,我剛才少說了一句,是今日還沒有殺過人,飲過血,實在是高風亮節,君子之儀。」明思逸抬起頭來,面上的怒意已經消散,又是一副淡定從容的模樣。

葉雲一怔,他早就看出眼前這個明思逸雖然一副儒雅君子模樣,但是卻喜怒無常,心胸狹窄。但是卻沒想到這人無恥到這種地步,身處天劍宗內,面對同門子弟,手持利劍卻說此劍今日還沒印過血殺過人,自稱高風亮節,君子之儀。

葉雲這才明白,怪不得剛剛那些弟子眼中儘是驚懼,一個個都往後儘可能的退了幾步。

「好好好,那就讓我來看看這柄所謂的君子,不,偽君子之劍。」葉雲抬腳便走,在任務殿內稍微出手一下或許還不要緊,但要是在裡面大打出手,必然會將任務殿損壞一二,到時候上面責罰下來,誰也逃脫不得。

明思逸看到葉雲走來,便知道他的意思。即便明思逸再囂張狂妄,卻也不敢再任務殿內大打出手,便率先走出大門,緩緩的走向廣常

「葉雲,你去哪裡?把身份牌拿來,給你刻錄貢獻度。」

就在兩人即將激戰之時,那名管理弟子從後殿走來,見到這一幕不由得愣了一下。

葉雲轉頭,道:「刻錄貢獻度,要多少時間?」

管覽:「由於你的身份牌是首次刻錄,大約需要半柱香的功夫,以後只需要片刻就好。」

葉雲點頭,抬手一扔,身份牌急射而去,在距離管理弟子一尺的地方落了下來,停在桌上。

「半柱香的功夫嗎?夠了,等我將明思逸殺了就來,師兄你且刻錄。」葉雲微笑著說道,然後身形一閃,出了任務殿的大門。

管理弟子愣在當場,看著眼前的身份牌,隨即面上儘是急切,張嘴便要喝道,但是葉雲的身形已經消失在殿內,無奈之下只能夠拿起葉雲的身份牌,將貢獻度刻錄在上面。

葉雲跨過任務殿大門,便看到明思逸已經站在門前碩大的廣場上,他右手持劍,斜斜的指著地面。微風出來,衣衫飄飄,又俊秀儒雅,看起來倒是自有幾分氣勢。

「峰主大人的記名弟子,雖然是地位不高的記名弟子,但是這些年來卻也從未聽過峰主大人會有收取弟子,你還真是幸運呢。不過,再幸運也沒有用,因為你的運勢沒有我強,所以今日便要被廢在此地。」明思逸看到葉雲走下來,淡淡說道。

葉雲道:「不殺我?只是廢掉我的修為?」

明思逸眉頭微抬,道:「上天有好生之德,做人行事應懷有向善之心,我乃君子劍的主人,身為君子,豈能夠隨意殺人,讓君子劍飲血便好,廢去你的修為,小懲大戒。」

葉雲笑道:「那真是多謝明師兄了,你還真是偽君子呢,不過我倒不是這樣想。」

明思逸道:「哦,那你要如何?要知道我天劍宗自有法規制度,要不是你認知有錯,又不懂得知錯就改,我也不願意出手略施懲戒呢。」

葉雲道:「我不喜歡被廢去修為,那樣的話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明思逸嘆了口氣,道:「師兄我又何曾想廢去你的修為,只是你迷途不悟,也只有小小的懲戒你一番。唉,真是頭疼,讓我兩難呢。」

葉雲笑道:「既然如此,那你就讓我殺了吧,以後就不用頭痛,也不會兩難。」

明思逸一愣,笑道:「師弟修為雖然還算不錯,但是畢竟只是鍊氣二重,和為兄差距太大,你還是束手就擒,或許我會手下留情。」

葉雲哈哈大笑,道:「好了,廢話說完,你要不要讓我三招?」

葉雲此話一出,不但明思逸愣了一下,四周圍觀的弟子也徹底愣了。剛才葉雲顯然咄咄逼人,還主動出手,大家都覺得他乃是峰主大人的記名弟子,又名聲在外,畢竟乃是和慕容無痕交手不分高低,修為自不用說。

可是剛才葉雲說什麼?讓明思逸讓你三招?明思逸據說修為在一年前便達到鍊氣境巔峰,照理來說倒是能夠讓你葉雲三招,三十招。不過以葉雲剛才出手的實力,加上之前的傳聞,要是明思逸讓你三招,說不定直接就被傷在你的劍下。

明思逸眉頭微皺,他雖然嘴上硬氣的很,卻知道葉雲的修為並不是像他境界那般,如果真的讓他三招,只怕瞬間就會落入下風,一不小心便身死靈消,他可不信葉雲會遵守宗門規則,只傷不殺。

葉雲笑道:「看來明師兄你也是嘴上喊喊,放放嘴炮,那這樣吧,你出手好了,我讓你三招。」

一片嘩然。

圍觀的弟子都覺得葉雲實在太囂張了,他的境界大家都看在眼裡,雖然真正的實力很可能不在明思逸之下,但大家畢竟都只是鍊氣境而已,若說明思逸不能讓你三招,那麼你葉雲又怎麼可能讓明思逸三招呢?

明思逸剛剛恢復從容淡定的面容再次發生了變化,或許他十年來受到的嘲諷也不如今日多,面色陰沉了下來。

「不用,出手吧,今日之戰,你不要後悔。」明思逸手持長劍,微微一振,君子劍上波光流轉,發出一陣劍鳴之聲。

葉雲哈哈大笑,調戲夠了他也就不再廢話,紫光閃過,紫影劍帶起一波水流,在空中蕩漾開來,煞是好看。

明思逸再也忍不住,君子劍一振,只聽到語聲淡淡。

「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1

君子劍上頓時光華大盛,在空中凝成一片波光,似乎有神劍暗隱,掃蕩宵校

葉雲第一次見到有人出手居然還會口出詩句,不過他能夠感受到這一劍中蘊藏的力量,倒是真的不小,如果他沒有在火龍窟中突破成功的話,這一劍斬來,必須全力以赴,才能夠有五成的把握接下,君子劍明思逸實力倒是不錯。

漫天波光,神劍斬落。

葉雲一動不動,靜靜站立,手中紫影劍只是微微的震顫,紫光一片。

明思逸眼中有些疑惑,他想不出面對如此一劍,葉雲居然一動不動,難道他有把握接得住這一劍?

不但是他,旁邊圍觀的弟子也是如此,一臉的詫異。

波光之中神劍隱藏,當漫天波光驟然散開,只見到一柄巨大的君子劍從空中斬落,斬向葉雲的頭頂。

大劍瞬息便至,沒有絲毫花哨的站在葉雲的頭頂。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