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一百九十四章出乎意料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便要檢查一番,進行奪寶的話,只怕天劍宗早就臭名遠揚,根本無法立足在晉國,更別說是爭雄於大秦帝國。 對於天劍宗這種號稱名門大派來講,包容心是極強的,哪怕是別派弟子帶藝來投,也絕對不會要求對方廢去...

葉雲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不說仙魔之心是否會被查驗出來,光是體內的三道靈氣,和雷音化龍戒中的那些天材地寶,就足夠讓施長老找到借口,以此為由將他身上的寶物盡數收取,並且以各種方法來研究如何才能夠輕易的找到參悟異種靈氣的方法。

如果只是這樣,葉雲倒是覺得還有一線生機,畢竟蘇浩和紫長老應該都會幫他說話。但是如果被仙魔之心被查出,那麼別說是蘇浩和紫長老,便是宗主想要維護他都必然會被所有人反對。

仙魔之心有多麼的強大,有多麼的恐怖,只有葉雲知曉。

「宗主,每個弟子身上都有一些秘密的存在,如果我們連這些氣量都沒有的話,那如何敢言走出晉國,爭雄於大秦帝國呢?」蘇浩眉頭微挑,語聲中帶著一絲不滿。

他心中已經猜出到,這次必然是施長老搞的鬼,因為傳言中施長老和慕容家族走的很近,想必這次乃是為慕容無痕出頭,順便也想看一看葉雲到底有什麼神奇之處,能夠以這樣的修為和慕容無痕打個不分高低。

千百年來,天劍宗有不少弟子得到天道的眷戀,奇遇迭起,得到法寶資源,功法神通,修為一日千里,縱橫天下。

但是,如果都像現在這般,因為一名氣運隆重的弟子得到了一些奇遇便要檢查一番,進行奪寶的話,只怕天劍宗早就臭名遠揚,根本無法立足在晉國,更別說是爭雄於大秦帝國。

對於天劍宗這種號稱名門大派來講,包容心是極強的,哪怕是別派弟子帶藝來投,也絕對不會要求對方廢去以前的修為,重新修鍊,更別說是得到一些奇遇便要堂堂正正的上繳。

天劍宗主眉頭微皺,其實這件事他並不是很贊同,不過他雖然貴為宗主,也不能夠完全憑著自己的意願行事,他需要衡量上下,找出一個讓天劍宗獲得最大利益的決定來。

如果只是施長老的話,那麼他可以斷然拒絕,但是他得到的卻是來自慕容家族和施長老背後力量的壓力。天劍宗內,乃是有幾名年歲極大的宿老,輩分極高,而這次便是施長老背後的那位宿老發話。

「還是讓葉雲交待一下,只要交待的清楚便可,畢竟他服用過煉心試魔丹,對於宗門的忠誠,我們是相信的。」天劍宗主緩緩說道。

「不錯1施長老點點頭,應和著。

「宗主大人,這話我可不敢苟同。既然你已經知道葉雲服用了煉心試魔丹,也知道他對於宗門極為忠誠,那麼不管他身上有什麼樣的秘密,都不會危害到宗門,又何必讓人心寒呢?」蘇浩據理力爭,不讓分毫。

「蘇峰主,我看你今年來是越發的膽大,竟敢和宗主如此說話。」施長老面色一冷,語聲中帶著一絲慍怒。

「本座只是就事論事。」蘇浩雙手背負,不卑不亢。

「蘇兄,你就不用說了,這事不是你我能夠決定。」歐陽問天突然出聲。

「是啊,蘇浩你最近的確有些高調,我剛才便勸你好自為之,你竟然敢如此與施長老和宗主大人如此說話,哼。」雲長老也出聲嘲諷。

蘇浩目光掃過歐陽問天,微微一笑,也不說話。自從施長老出現的那一刻他便知道歐陽問天為什麼會態度轉變。歐陽問天乃是施長老他們乃一脈,從輩分上來講,施長老應該是他師叔,而施長老背後之人,則是歐陽問天的師祖。

既然歐陽問天師祖發話,那麼不管他和蘇浩何等交情,也必須站到對面,涇渭分明。

「宗主,我天劍宗難道和杜家一樣,變成了一言堂?」蘇浩忽然哈哈大笑,然後收聲不語。

天劍宗主和施長老等人頓時面色大變,天劍宗素來以名門大派自居,講究公平公正,宗主也不能夠決定所有事情,需要大家一起商討。

現在蘇浩忽然說天劍宗難道和杜家一般,成為了一言堂,這簡直是狠狠的打臉,如果施長老硬是要葉雲交出一切,那麼一旦流傳出去,天劍宗將顏面盡喪,從此再無法以晉國第一宗自稱。

「蘇浩,你好大的膽子,你可知道自己在說什麼?」施長老猛地跳了起來,語聲中滿是憤怒。

「我說什麼,大家心裡清楚。」蘇浩冷哼一聲,絲毫不懼。

「很好,我看你這個峰主之位是坐的太久了,是該換換人了。」施長老怒喝道。

蘇浩大笑道:「看來施長老要成為我天劍宗宗主了,能夠隨意的任命一峰之主。」

施長老一怔,怒不可遏。

「夠了1天劍宗主面色鐵青,不論是誰身為一宗之主,被下屬如此嘲諷,都難以忍受。

雖然他忌憚施長老背後之人,但是並不代表他怕,身為一宗之主,如果這樣被嘲諷,那顏面何存。

「施長老,你的話有點多。」天劍宗主面色冰冷,接著道:「蘇峰主你身為一峰之主,說話要注意一些。」

「是,謹記宗主教誨。」蘇浩拱手行禮,順勢鞠了一躬。

施長老不敢再多言,雖然面色憤憤,也只能夠退到一旁。

「我天劍宗從來不是一言堂,凡有大事,必然是眾人商量,這次我喊你們前來,便是聽聽你們的看法,除了蘇峰主不同意外,其他人呢?」天劍宗主將兩人壓下,轉頭看向其他幾人。

「施長老說的不錯,葉雲修為進展實在太快,比起當年的無情師弟只怕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的確要檢查交待一番。」歐陽問天早就表明立場,朗聲說道。

天劍宗主點點頭,目光看向于光遠和靜如水。

「我當是什麼大事,居然是這種事情。以前如何處理,現在如何處理便是,有什麼好表態的。」于光遠眉頭微皺,冷冷說道。

「我覺得施長老和蘇師兄的話都有道理,但憑宗主大人決定。」靜如水看似只有二十多歲,其實乃是四十幾歲之人,心思慎密,根本不會隨意表態。

這兩人之話,相當於什麼都沒說,天劍宗主微微皺眉,看了看靜立一旁沒有出過半句言語的葉雲,然後便轉向身旁紫長老。

「紫長老,這次你正好在天神峰,葉雲你也認識,說說你的看法吧。」

紫長老微微一笑,道:「這有什麼好說的?千百年來,只有修行妖魔之術,並且被宗門發現的弟子才需要向我們交待,葉雲現在一切正常,你們要他交待什麼?」

「那你是和蘇峰主一般,主張不查驗交待了?」天劍宗主眉頭微挑,淡淡問道。

「不錯,便是如此,宗門該有宗門的規矩,而不是讓有些人在後面指手畫腳,干擾法規。」紫長老冷哼一聲,不留情面。

施長老聽在耳中,不由得眼中怒意閃爍。

天劍宗主將一些都看在眼中,他目光越過眾人,落在慕容無情的身上。

「無情,你說呢?」

慕容無情一直都低著頭,雙目微閉,好像這件事跟他完全沒有任何的關係,這時候聽到天劍宗主出聲詢問,這才抬起頭來。

蘇浩和葉雲等人面上閃過一絲擔憂,慕容無情乃是慕容無痕的哥哥,又和蘇浩乃是爭奪宗主之位的對手,不管站在哪個角度,都不可能會為葉雲說話。

如果慕容無情提出要檢查交待的話,他身旁的雲長老和另外一人必然也是這樣的決定,如此一來,向來圓滑的天劍宗主,定然會將葉雲暫時扣押,細細查驗。

「十年前,我才開始修行,兩年內修鍊到煉體境巔峰然後突破鍊氣境,然後有花了兩年半時間,一舉衝到鍊氣境巔峰,接著用了一個月衝擊築基成功,然後這五年多來,我已經將境界提升到築基六重天人境,想來再有三個月的時間便能夠一舉登頂。葉雲你說我的修行速度如何?」慕容無情看著葉雲,忽然發問。

葉雲一怔,下意識的點點頭,道:「自然是極為快速。」

「我聽說你只用了不到一年的時間,便從煉體境三重修鍊到鍊氣境一重,你的修鍊速度看起來比我還要快上一些。你體內真氣雄渾,品質絕佳,想必最多兩到三年,也能夠衝擊築基境,這樣的修鍊速度,足以和我媲美。看來你的確是一名不可多得的天才,既然是天才,便要有天才的傲骨,不要為那些繁瑣無聊之事打擾,專心修行才是。」慕容無情冷冷說道。

葉雲深吸口氣,點頭道:「多謝無情師兄指點。」

慕容無情點點頭,看了看眾人,冷冷道:「我當年修行如此之快,諸位也為我驚呼,不過倒是沒有人提出要我檢查交待,看來你們也知道我不好欺負。」

眾人皆驚!

不管是蘇浩還是歐陽問天,或是天劍宗主和施長老等人,都是一臉驚訝,他們從來沒聽過慕容無情在短短的時間內有如此多的話語,而且聽他話中所言,竟然是不支持要葉雲檢查交待。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施長老和歐陽問天等人,眼中儘是壓抑。

「無情的意思我明白了,那麼現在我便說說我的意見。」天劍宗主點點頭,便要接著說道。

「何不讓葉雲說說他的想法呢?不如這件事讓他自己來決定,如何?」慕容無情直接打斷了天劍宗主的話語,冷冷說道。

天劍宗主一怔,眉宇間閃過一絲不滿,隨即消散一空。

「如此也好,葉雲你便說說,你的想法1I1387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