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一百八十七章煉心試魔丹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乎有妖魔的呼喊,又有女子的呼叫,還有山林中的鳥叫蟲鳴,各種聲音交匯在一起,組成一道道極為難聽的聲音在耳中震響。 與此同時,葉雲的腦海中忽然初選了一個巨大的男子身影,雄壯偉岸,自有一股王者之氣散...

高台上,兩名長老一黑一白,看起來極為怪異。

「這是無影峰兩大護法長老,黑雲子和白松子,實力深不可測,除了峰主之外,便是他們兩位老人家。」陳暘低聲說道,他生怕葉雲等人不小心衝撞了兩位長老,那就麻煩大了。

「峰主的修為應該已經達到築基境六重了吧。」吳晨戎被任命為這一隊的隊長,不由得沉聲問道。

陳暘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低聲道:「這是你敢問的嗎?你要記住,無論黑白長老說什麼都必須隨著他們的指令去做,其他的和你們沒關係。」

吳晨戎面色青紫,點了點頭。

入雲殿內,高台之下的兩側已經站了數十名前來參加心性考核的外門弟子,他們在各自負責人的帶領下,微微低頭,屏息凝神,不敢有半點聲響。

「啟稟護法長老,所有參加考核的弟子都已經到齊。」高台下,一名弟子身穿白衣,躬身行禮。

黑白長老對望一眼,然後齊齊點頭,只聽黑雲子道:「既然如此,那就馬上開始考核吧,不要耽誤時間。」

「是1那名白衣弟子應了一聲,然後轉身揮了揮手。

嘎吱!

入雲殿的大門頓時被緩緩的關閉,重重合上。

「想必你們也已經知曉,這次要進行的乃是心性考核。所謂心性考核,其實並沒有那麼複雜,便是考核你們對於天劍宗的忠誠度,日後行事是否會以天劍宗的榮譽為先。」白衣弟子負手而立,看著眾弟子緩緩說道。

一群接受考核的弟子面面相覷,忠誠度這種如何考核?這可都是在各自的內心,在大家的思維當中,如何能夠正確的考核出來?

「或許你們已經想到,忠誠度這種心性上面的東西如何能夠考核呢?你們想不到,不代表宗門想不到。其實很簡單,這裡有一枚測試藥丸,只要服下之後,再輔以宗門的秘法,你們的心中便會對宗門有一個全新的認識,到時候便可以選擇是否會忠於宗門。」白衣弟子語聲朗朗,在每一個人的耳中響起。

葉雲眉頭微皺,這白衣弟子說的話相當於沒說。什麼叫服下之後輔以秘法便能夠對宗門有全新的認知,可以選擇是否會忠於宗門。即便不會忠於宗門,你們又能夠如何知曉?

「兩位長老,現在是否開始測試?」白衣弟子從懷中取出一隻玉瓶,然後轉身對著高台上的黑白長老行禮問道。

「開始1黑松子擺擺手,語聲冷冽。

白衣弟子眼中精芒閃過,手中玉瓶中數十枚黃豆大小的丹藥緩緩散出,在空中化為一道光影,落在每一個即將參加考核的弟子身前。

「這是煉心試魔丹,每人一枚,立刻服下。」

眾弟子反應各不相同,有些弟子將丹藥接在手中,然後立刻服下,有些則眉頭微皺,看了再看,然後納入口中。而有些弟子則根本不接,眉頭緊皺,很顯然他們對於這所謂的煉心試魔丹,並不相信。

葉雲將這枚黃豆大小,通體猶如淡黃色的丹藥托在掌心,直覺告訴他,這丹藥肯定有問題,如果能夠不服用的話,就一定不能夠服用。

但是,不服用的話,要如何才能夠通過考核,成為內門弟子呢?這高台上坐著的黑白長老可不是沐長老之流,這可是築基境後期的絕世強者,只怕一口氣,一個手指頭便能夠輕易的讓葉雲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葉師兄,怎麼辦?」余鳴鴻眉頭微皺,湊過身來。

「是啊,葉雲你說服還是不服?」段辰風也不是蠢人,自然知曉這丹藥肯定有不對之處。

一時間,其他的天燭峰弟子都圍了過來,目光炯炯的看著葉雲。葉雲的實力他們一清二楚,這一刻不由自主的將他當作主心骨,反而將鍊氣境四重的吳晨戎丟在一旁。

吳晨戎倒是沒有不滿之色,雖然陳暘將他定為這個小隊的負責人,但是他深知自己的修為和葉雲相差甚多,倒也不在意,湊上前來。

葉雲看著十張期待的面孔,微微一笑,道:「我們現在還有選擇嗎?如果不服用的話,只怕輕則被廢去修為,逐出天劍宗,重則立刻就身死靈消吧。」

一群人面面相覷,雖然他們覺得葉雲的話語略有誇張,但是也不是沒有可能,一時間都猶豫起來。

「都服下吧。」葉雲抬手將丹藥拋入口中,然後語聲凝重的道:「這丹藥既然名為煉心試魔丹,那麼應該服用之後會有心魔出來作梗,大家堅守本心,千萬不要迷失便是。」

吳晨戎和段辰風等人點點頭,的確如葉雲所說,他們根本沒有選擇,面對這煉心試魔丹,只有服用這一條路。

世間之事,最難的不是去做,而是做決定,做出正確的決定。

服用煉心試魔丹這個決定雖然不知道是對還是錯,但是現在對於葉雲等一群天燭峰的弟子來講,根本沒有任何的選擇,只有服用一條路。

當葉雲等人盡數將煉心試魔丹服下之後不就,一共七十名弟子都將丹藥服下,只有兩名弟子誓死不肯,甚至將丹藥丟在地上,狠狠的踩了兩腳。

「我們對天劍宗自然是忠心耿耿,根本不需要什麼丹藥來控制,黑白長老你們這樣做,實在是寒了我們的心。」其中一名弟子怒聲喝道。

黑白長老面上並沒有半分慍怒,似乎這樣的場面早就見多不怪,只見他揮了揮手。

驀然間,一道劍芒閃過,彷彿夜空中的閃電,迅疾無比。

頃刻間,便看到那一名高聲怒喝的弟子脖子上出現了一道微紅的細線,然後顏色慢慢的變深,緊接著噗的一聲,鮮血飛濺而出,好大的頭顱從脖頸上滾落,眼中滿是難以置信。

「你呢?」白衣弟子手中長劍的劍尖上滴落一顆鮮紅的血滴,看著另外一名弟子淡淡問道。

那名弟子驚呆了,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黑白長老居然會因為他們不肯服用丹藥,讓下面的白衣弟子直接出手,斬殺他們。

「我服,我當然是擁護宗門的決定,對兩位長老的命令沒有任何的異議。」他急聲說道,忙不迭的將手中丹藥送入口中。

「這樣就對了。」白衣弟子點點頭,冷笑一聲。

葉雲等人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心性考核竟然如此霸道,一言不合,居然就直接出手斬殺,由不得絲毫的分說。

如此一來,葉雲等人更是覺得這煉心試魔丹有問題,但是七十一名弟子全部服下,即便反悔也已經晚了。

想必天劍宗並不會讓這批弟子隨隨便便就隕落,這丹藥應該不會直接發作。

「你們現在盤膝而坐,運功調息,藥力自然會擴散開來,到時候你們便會感受到一些修鍊之途上不容易看到的景象,如果能夠支撐下來,便通過考核,成為我天劍宗無影峰的內門弟子。」黑雲子的聲音緩緩響起。

所有人立刻盤膝而坐,沒有半點抗拒之意。

葉雲靜靜而坐,淬鍊心法緩緩的施展開來,真氣在體內運轉,猶如清澈的小溪,緩緩流淌。

「會看到什麼?會感覺到什麼?」葉雲屏息凝神,細細的觀察著,好像並沒有什麼發生。

驀然間,體內的真氣之中,忽然出現一道莫名的清流,隱隱有一絲陰冷之意,逆著真氣的流轉循環,朝著他的心臟之處急射而來。

剎那之間,葉雲只感到耳中出現了一陣尖銳的聲音,似乎有妖魔的呼喊,又有女子的呼叫,還有山林中的鳥叫蟲鳴,各種聲音交匯在一起,組成一道道極為難聽的聲音在耳中震響。

與此同時,葉雲的腦海中忽然初選了一個巨大的男子身影,雄壯偉岸,自有一股王者之氣散發開來,不可逼視。

葉雲心中沒來由的升起一道想要跪拜之意,似乎腦海中出現的這個負手而立的男子,乃是天地間最了不得的王者,甘願永遠臣服在他的腳下。

葉雲只感到精神恍惚,想要對這王者行跪拜之禮。

忽然間,他心中微微一驚,立刻有些清醒,隱隱的覺得如果跪拜下去,那麼這輩子便會臣服在這王者的腳下,成為他最忠誠的奴僕。

「不好,為什麼會這樣?」葉雲心中怒喝,想要將這名男子從腦海中甩出去。

但是他驚駭的發現,不管他如何清醒,想要將這男子從腦海中驅除,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甚至當他想要驅逐男子的時候,心中又一次莫名的升起想要跪拜臣服的意思。

「怎麼會這樣?」葉雲發現不管自己如何掙扎,卻好像都無力抵擋,腦海中的王者越發的高大威武起來,一股不容違逆的王者意志緩緩降臨,落在他的靈魂深處。

「不,不行1葉雲怒喝一聲,渾身顫抖,額頭上汗出如漿。

但是,不管他如何抗拒,王者的意志依舊在降臨,他只感到渾身無力,意志漸漸的變得模糊起來。

就在此刻,他眉心處忽然出現了一道黑白光影,然後猛然間砰的一下爆裂開來。

葉雲渾渾噩噩之中看到了一幅熟悉的景象。

只見漫天的金甲神兵猶如潮水般洶湧而來,那對青年男女攜手而行,說不出的輕鬆愜意!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