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一百六十九章家傳寶物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的通天之途?據說通天之途分為兩條道,一為水路,一為陸路。兩條道殊途同歸,只要能夠走到盡頭,便能夠踏上登天台,參悟天道。」 「不錯,看來你們還是識貨的。」黑袍弟子點點頭,接著道:「通天水路可不是...

價高者得!

眾弟子響應如潮,對於絕大部分人來講,這是最公平的分配之法。

不過,也有許多弟子面色苦悶,有些是之前已經得到令牌卻被葉雲取走,有的是囊中羞澀,即便是拍賣也幾乎沒有辦法獲得令牌。

葉雲目光掃過,道:「的確是價高者得,不過到底是什麼價卻是由我來定。靈石是最不值錢的東西,而中品靈器這種想必你們也拿不出來,即使手中有那麼一件想來也捨不得取出。所以我也不為難你們,我只要稀奇古怪的東西,實在拿不出來,才能夠用靈石來結算。」

不要靈石,不要靈器,要稀奇古怪的東西?

一群人面面相覷,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稀奇古怪的小玩意,這有什麼用?況且修仙之人,又怎麼可能會有什麼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呢?

「對了,我忘記解釋一下,所謂稀奇古怪的東西,那些什麼有獨特功效,卻又不怎麼實用,市面上也比較稀少的奇花異草,晶石礦物等等都可以。」葉雲補充道。

葉雲此言一出,眾弟子立刻眼前一亮。

如果說稀奇古怪的小玩意沒有,那麼所謂稀少,卻又沒什麼功效的奇花異草,晶石礦物總是又一些,他們在完成宗門任務之時會遇到許多一時無法分辨的東西,便會帶回來,然後通過典籍查找考證,最後得知這些東西的名字和屬性。經常會有一些棄之可惜之物留存下來。

「我有一株五百年的銀鹿草,服用之後可以短時間內獲得鹿的跳躍能力。」一名站在前排的弟子大聲高叫。

「有什麼副作用?」葉雲笑著問道。

「服用之後,渾身會變成淡淡的銀色,持續十息。」

噗哧!

一群人頓時笑了起來,對於修仙之人來說,一頭鹿的跳躍能力有什麼用?更別說只有十息的功夫,而且渾身還會變成淡淡的銀色,這簡直比雞肋還不如。

「你們笑什麼,不懂就別裝懂。高手相爭,勝負在毫釐之間,如果你在十息內擁有鹿的跳躍能力,相當於讓你的閃避追擊能力得到了一絲增強,勝負可能就在這一點點之間。」那名弟子面色漲紅,惱怒的說道。

「你也說了是一絲,一點點的增強,你說能有什麼用?好了好了,快把你的銀鹿草收起來,別丟人現眼了。」在他身旁的黑袍弟子笑著說道。

「你……」那名弟子面色慍怒,卻又不敢說什麼。

「誰說沒有用的?銀鹿草是吧?還是五百年份,我要了。」葉雲抬手招了招。

那名弟子一怔,隨即大喜過望,從儲物袋中掏出一株淡銀色的藥草,急沖而來。

葉雲結果銀鹿草,只是看了一眼便將它丟入雷音化龍戒中,然後右手出現一枚令牌,丟了過去。

那名弟子捧著那名令牌愣在當場,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株銀鹿草真的換到了一枚令牌?

「怎麼?後悔了?」葉雲笑道。

那名弟子頓時回過神來,眼中滿是感激的看著葉雲,語無倫次的道:「謝謝……謝謝……謝葉師兄。」

隨即他目光看向四周,只看到眾人都眼中滿是羨慕的看著他的手中令牌,不由得猛然藏入懷中,小心翼翼的看著他們。

「放心,這令牌既然你從我手中接過去,那麼自然就是你的了,誰也搶不走,也不敢搶。」葉雲看到他如此謹慎,緩緩說道。

葉雲這話也讓那些想要偷偷摸摸出手爭奪令牌的傢伙立刻偃旗息鼓,葉雲什麼修為,要是他出手干涉,只怕連捏碎保命護符的機會都沒有便身死靈消,形神俱滅。

「好了,我這裡可只有三十枚令牌,除了我們三人之外,已經發出去一枚,想要兄弟們趕緊出手,別到時候後悔。」葉雲眯著眼睛,高聲說道。

三十枚令牌,上百人爭奪,立刻群情激昂。

「很好,段辰風你來主持拍賣,看看有什麼好東西能讓我們感興趣的。」葉雲擺擺手,讓段辰風走了上來。

段辰風摩拳擦掌,大笑著走來,高喝一聲:「好了,一個個來,不要急,先不東西拿出來瞧瞧。」

一群人爭先恐後的從儲物袋中取出各種稀奇的玩意,顏色各異,聆郎滿目。

「這是冰寒晶石,丟在水裡,能夠讓一條三丈寬的大河結冰,冰凍三尺厚。」

「我這株叫做火雲草,修鍊火系靈氣的時候有不錯的輔助作用,要不是想獲得考核令牌,我才不會把它拿出來。」

「火雲草算什麼玩意,看到我這塊黝黑的土塊沒有?這叫做大地息壤,乃是土系本源。」

「大地息壤?我看你是大地白痴,這麼連指甲蓋都不到的土粒有什麼用?」

「你們都給我退一邊去,一堆垃圾也好意思拿出來給葉師兄看,你們以為葉師兄什麼垃圾都收嗎?滾滾滾1

「你口氣這麼大,有本事拿出個好東西來。」

「你們看好了,等會都讓你們跪下。」

一群人弟子爭先恐後的將自己手中自認為有意思的寶物取了出來。

驀然,只看到一道白光閃過,隨即剛才那名喊其他人滾的弟子手中,出現了一隻潔白如玉的帆船。

這隻潔白如玉的帆船只有三寸大小,通體潔白,雕工精緻,看起來栩栩如生,每一個細節都極為逼真。

白色的光華從帆船上散發出來,奪目耀眼。

「這是什麼?」段辰風好奇問道。

「你們聽過通天水路沒有?」身穿黑袍的弟子得意洋洋的問道。

「通天水路?你說的莫不是傳說中的通天之途?據說通天之途分為兩條道,一為水路,一為陸路。兩條道殊途同歸,只要能夠走到盡頭,便能夠踏上登天台,參悟天道。」

「不錯,看來你們還是識貨的。」黑袍弟子點點頭,接著道:「通天水路可不是什麼船都能夠渡,只有化玉龍舟和幽冥鬼船才行。」

「你的意思,這便是化玉龍舟?」

「不錯,有眼力,這便是我家傳千年的寶物,化玉龍舟,只是這些年家道中落,想要踏上通天之途談何容易,所以罷了,便將著化玉龍舟送給葉師兄,換取一枚令牌,也算實在。」

「宋輝舟,你真以為名字中帶著一個舟字便可滿嘴胡言亂語?如果這是通天之途的化玉龍舟,你宋家不是被滅便是早就飛黃騰達,直上青雲了,還需要來天劍宗當什麼外門弟子嗎?」一名同樣身穿黑袍的弟子冷聲嘲諷。

「錢森你懂個屁,這種級別的寶物自然是世代秘傳,藏都藏不過來,怎麼可能會讓外人知曉。今日要不是我實在沒法,又怎麼會取出來?」黑袍弟子宋輝舟轉頭看向葉雲,接著道:「葉師兄你看如何?是否值得一枚令牌?」

葉雲眉頭微挑,道:「下一個1

宋輝舟一怔,大聲喊道:「葉師兄,我說的句句屬實,這化玉龍舟的確是我家傳秘藏,千年來無人知曉。只要師兄你修為達到元嬰境,便能夠感受到通天之途的所在,到時候便能夠證明我所言不虛。」

「你小子以為葉雲是弱智?還是你自己智商已經被狗吃掉了?用這麼一個不知道來歷的垃圾,換取一枚令牌,然後要等葉雲的修為達到元嬰境才能夠感受到通天之途的存在,而進入通天之途想必要求更高吧。」段辰風哼了一聲,抬手一掌便將宋輝舟推到一旁。

「段師兄說的沒錯,通天之途進入的最低要求便是元嬰境巔峰,我建議把宋輝舟這傢伙殺掉算了,居然敢忽悠葉師兄。」一名黑袍弟子高聲喊道。

「沒錯,殺掉他。」一群人頓時附和高喝。

「葉師兄,你可要明察秋毫,我可是很真心誠意的埃」宋輝舟大聲喊道,如果得不到令牌,便沒有資格參加考核,他可是鍊氣境三重巔峰的修為,參加考核有很大希望通過。

葉雲招招手,宋輝舟立刻屁滾尿流的爬了過來。

「說吧,到底是從哪裡來的?」葉雲沉聲問道。

宋輝舟面容一肅,正色道:「乃是我家傳……」

「不說?下一個。」葉雲立刻打斷了他。

宋輝舟急了,遲疑了一下,老老實實道:「這件化玉龍舟乃是三年前我從一個老頭的攤子上買到他,也不知道當時為什麼會看中它,硬生生的花了我三十枚中品靈石。」

「三十枚中品靈石就想換一枚令牌?你小子這生意做的可以埃」段辰風一巴掌拍了過去。

宋輝舟訕訕道:「我不是看到葉師兄喜歡稀奇古怪的玩意嘛,就拿出來試試。」

宋輝舟將化玉龍舟捧在手中,灰溜溜的便往外走去,他生怕葉雲一個惱怒將他瞬息斬殺。

「等等1

葉雲的聲音忽然響了起來。

宋輝舟身形一滯,頓時心中泛起恐懼,慢慢的轉過身來,臉色極為難看。既然葉雲喊住他,顯然剛才用假貨欺騙葉雲,現在便是懲戒的時候。

要不要捏碎保命護符馬上逃離呢?宋輝舟苦著臉,捧著化玉龍舟不知所措。

「把你那假貨拿過來,我要了,給你一枚令牌1

葉雲的聲音在宋輝舟的耳中回蕩,猶如驚雷炸響!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