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一百六十八章拍賣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間百丈。 君若蘭! 這個女孩天分極高,潛力巨大,當日參加外門弟子考核之時,她第一個躍上崖頂,飄然而去,然後便不知所蹤,不知道是被直接送外天燭峰內門,還是去了其他地方。總之,這個女孩天賦...

陽化龍,這是葉雲第二次聽到這個名字,前一次是在鍾鷹他們的口中聽到。路這個據說在內門中呼風喚雨的傢伙,還是什麼內門第一勢力君子堂的首領。

曾幾何時,內門對於葉雲來講,是個遙遠的沒有邊際的地方,終其一生恐怕也無法踏入內門一步,能夠成為一名外門弟子,便是平步青雲,成為人上之人。

然而,一次意想不到的際遇改變了命運。仙魔之心的出現讓葉雲的肉身得到十倍甚至百倍的凝鍊,提升,從此之後修為一日千里,不可阻擋。

修仙之路,命為第一。只要擁有大氣運,那麼不管身處何等險境都會化險為夷。

葉雲不敢說自己擁有大氣運,不過他覺得自己的運氣還算不錯。否則的話,仙魔之心也不會落入他的體內,在大墓之中,他也不會屢次化險為夷,最後將大墓中的珍藏搜刮一空,差點連金丹境修士華韻也斬殺,磨滅他的神魂。

忽然間,葉雲的心中浮現出三個人影來,完全沒有任何的預兆,莫名其妙的便出現了。

第一個便是瘦小的沈默,這個比他小兩歲的傢伙吸收靈石的速度比葉雲快了不知道多少倍,當時即便葉雲的身體已經得到仙魔之心的改變,吸收靈石的速度比起普通弟子來快了十倍,但還是比不上沈默。

沈默和葉雲分別已經有數月,他被蘭長老帶往天燭峰高層之後便一直都沒有消息,也不知如今已經是什麼樣的修為?

第二人則是一個女孩,葉雲腦海中清晰的出現一名女孩身輕如燕,白裙飄飄,足尖在懸崖峭壁輕點幾下,瞬間百丈。

君若蘭!

這個女孩天分極高,潛力巨大,當日參加外門弟子考核之時,她第一個躍上崖頂,飄然而去,然後便不知所蹤,不知道是被直接送外天燭峰內門,還是去了其他地方。總之,這個女孩天賦異稟,日後成就絕對不低,只是不知道如今是什麼樣的修為。

而第三人,則是一名少年,一名倨傲卻又天分極高的少年,他的天分和出身,高到就算是蘭長老也不敢與他為難。

他便是,慕容無痕,相傳是天劍宗青年一代領袖慕容無情的親弟弟。

葉雲猶記得慕容無痕說過,如果自己的修為能夠達到鍊氣境,那麼慕容無痕便會找到葉雲,讓他相助。

葉雲嘴角不由得泛起一抹若有若無的笑意,慕容無痕當日只是煉體境五重的修為,但是他卻有一種鍊氣境以下第一人的氣度和實力。現在數月過去,只怕他的修為早已突破到鍊氣境,在他哥哥慕容無痕的幫助下,前途不可限量。

腦海中居然會出現這三人的身影,開始葉雲還覺得是莫名其妙。不過,旋即他便心中清楚,這三人在腦海中的出現,乃是將他心靈深處隱藏的東西反映了出來。

沈默,這小子不畏身死,敢與宗律殿的人頂嘴,想要與葉雲同生共死,義薄雲天。

君若蘭,則是在當時外門弟子考核之時,所有人都震驚的對象,她的修為和血脈遠遠的高於眾人,一時間在那一刻成了眾人隱藏在心中追趕的目標。

至於慕容無痕,葉雲早晚會與他再見面,不管慕容無痕是否真的如他所說,等到葉雲修為成就鍊氣境,便找他幫忙。只憑他哥哥慕容無情,便足以讓葉雲心中有了近期的追趕目標。

鷲峰試煉,葉雲將鍾鷹和甄華成斬殺,得到了他們的令牌。放眼望去,已經沒有一人能夠帶給他絲毫的威脅,所謂的考核已經名存實亡,成為葉雲一個人的表演。

甄華成被斬殺的消息很快傳了出去,葉雲連鍊氣境五重,從紫袍弟子跌落成黑袍的甄華成都能夠斬殺,可見他的修為已經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

最重要的是,參加這次考核的外門弟子,幾乎所有人都能夠一眼看穿葉雲的境界,只是區區鍊氣境一重。

鍊氣境一重都能夠斬殺甄華成,那麼葉雲日後的成就,還用多講?內門弟子的考核,對於他來說,只怕猶如過家家般簡單。

當葉雲出現在眾人面前,幾乎所有人的眼中都帶著無比的敬畏。

「你們說我們這批弟子中,最後能夠成為內門弟子的會是誰?」

「其他人我不知道,不過我知道內門弟子的考核對於葉師兄來說,便是兒戲一般,沒有任何的考驗。」

「我們真是虛長歲數,比人家早入門數年,實力卻遠遠不如。」

「你可是不服葉師兄?修仙之道,哪有先後之分,只有達者為先,葉師兄即便昨日才入門,那麼他的修為超過我們,便是達者,便是我們的師兄。」

「說的是,日後我們還要葉師兄提攜,大家都是同門弟子,應當相互扶持。」

「相互扶持?你這話說的不臉紅嗎?日後葉師兄略微指點我們一下,我們便前途不可限量。」

「對對對,瞧我這張嘴,連話都不會講。」

「沒關係,葉師兄乃是日後我們天劍宗的頂樑柱,豈會與你一般見識。」

眾弟子站在葉雲身前十丈左右,阿諛奉承,馬屁如潮。甄華成都死在葉雲的手中,可見這傢伙有多麼的兇殘,要知道這次考核是可以捏碎保命護符離開的,甄華成和鍾鷹這兩大高手居然連護符都沒有來得及捏碎便被斬殺,葉雲的修為可見一斑。

葉雲面無表情,淡淡的看著眾人。

「你們這幫拍馬溜須之輩,這樣說話不臉紅嗎?」余鳴鴻站在葉雲身旁,皺著眉頭喝道。

「小餘子你這就不懂了,這幫傢伙如果連溜須拍馬,阿諛奉承都不會的話,早就不知道死了幾百次,哪裡還能夠活到今日。」段辰風一臉譏笑,忽然嘿嘿道:「不過說實話,人沒有誰不喜歡被人奉承的,我要是葉雲聽到這幫傢伙如此說話,肯定會很爽。」

余鳴鴻一頭汗,直接無語。

葉雲看著眾人,忽然右手一抬。

頃刻間,整個世界都清凈了,沒有一點點的聲音,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整個林子寂靜無聲,落針可聞。

「有令牌的站出來吧。」

葉雲三人一共得到十六枚令牌,外面還有十四枚。

只看到人群中走出數人,然後將令牌掏出,放在掌心。葉雲望去,共有十人走了出來,不過他們的掌心中也只有一枚令牌,也就是說還有四枚在外。

「還有四枚呢?怎麼?不想交出來?」段辰風踏上一步,語聲冰冷之極。

余鳴鴻倒是一臉詫異,低聲問道:「段師兄,我們的令牌不是已經夠了嗎?還要他們的幹什麼?」

「你這個蠢貨,令牌還有更多的嗎?只要我們控制住令牌,那麼就相當於想幾個人參加內門弟子的考核就是幾個人,完全掌握在我們的手中。」段辰風冷聲回答。

「可是,我們肯定能夠通過考核成為內門弟子,又何必與人為惡,剝奪他們的資格呢?」余鳴鴻眉頭微皺,低聲說道。

「我們不會剝奪他們的資格,只是想讓令牌重新分配而已。」葉雲的聲音淡淡傳來,卻猶如驚雷在每個人的而中響起。

剎那之間,整個人群沸騰了。

要知道,令牌一共只有三十枚,而參加考核的弟子卻是如此眾多,根本不可能人手一枚。而之前都是實力高的弟子搶奪到更多的令牌,那些修為一般的弟子,則根本沒有任何的機會。

現在葉雲卻說要將令牌收回去,然後重新分配,這些弟子頓時沸騰了。

「還有四枚呢?真的以為我找不出你來嗎?」葉雲眉頭微挑,語聲漸冷。

他的聲音落入眾人耳中,猶如冰霜之刃,刺穿耳鼓。

「葉……葉師兄,我能不能留下一枚?」

終於,一名身穿黑袍的弟子忍不住的走了出來,手中拖著四枚令牌,這人修為倒是已經達到鍊氣境四重,得到四枚令牌也不意外。

「難道你沒聽我說,令牌會重新分配嗎?」葉雲語聲淡淡,卻自有一股不容違逆的意志。

那名黑袍弟子嘴角抽搐,眼中滿是不舍,繼續問道:「不知道葉師兄會如何分配?」

葉雲微微一笑,道:「很簡單,我會拍賣,價格者得。不過,你們可不要亂開價哦,到時候買不起的話,就別怪我不客氣。」

拍賣?

一群弟子面面相覷,他們即便再有想象力也不會想到葉雲將令牌收取重新分配的辦法竟然會是拍賣。

「好,拍賣好,這樣才公平。」

一名身穿黃色衣袍的弟子猛然喝道,看起來自信滿滿。

「沒錯,我珍藏了二十年的寶物,今日終於可以派上用場了。」

「這樣的話,對我來說取得一枚令牌便如易如反掌,再簡單不過了。」

「葉師兄,你也別說廢話了,直接開始吧,價高者得便是。」

一群人幾乎全部都支持,只有那些個得到了令牌又交出去的外門弟子,縱然沒有一臉的苦樣,卻也是強顏歡笑。

找到一枚令牌何等艱難,現在只是葉雲一句話便要重新分配。

有幾個傢伙恨不得捏碎護符就此離開,但是一旦離開即便得到令牌也無法獲得內門弟子考核的資格,這讓他們只能留下來,參與競價。

余鳴鴻和段辰風目瞪口呆的看著葉雲,這傢伙居然想的是這一出,果然猜不透他!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