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一百六十七章陽師兄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何人都不放在眼中,卻不想葉雲的修為居然強悍至此,他不甘心,卻也無用,手中捏著的保命護符,再也沒有半分力氣捏碎。 漫天的火光和奪目的冰魄為他送行,而眾生轉魂塔在撞中他的胸膛之後,便一閃而沒,消失...

寶塔尺許高,晶瑩剔透,隱隱有瑩光在其中流轉,火光和深藍色冰光的照耀下,居然沒有反射出任何的火紅色或者深藍色,只看到通體的晶瑩,白皙。

眾生轉魂塔!

金丹大成修士華韻轉世重生之時最強的寶物,不但可以滋養神魂,儲藏物品,這座塔本身的材料便極為珍貴,厚重堅硬,光是材料本身就超過了一般的中品靈器。

當這座塔出現的剎那,甄華成一瞬間有些失神。

緊接著,他便感到一股磅之勢從眾生轉魂塔上迸射出來,他心中大驚,只覺得整個人都有些動彈不得,這座尺玄,彷彿在一瞬間變的頂天立地,高不可量。讓人有一種匍匐膜拜的衝動。

甄華成畢竟修為硬生生的提升到了鍊氣境六重,體內真氣凝鍊成罡,不但攻防大幅度上升,就連身體的感知也提升數倍。雖然他在一瞬間被眾生轉魂塔的威勢給壓住,不過只是一息間便醒悟過來,卻看到漫天火光和深藍冰魄的掩映下,眾生轉魂塔狠狠的砸了下來。

但是,出乎甄華成意料的是,等到眾生轉魂塔正式展開攻擊之後,他反而沒有感到任何的壓力,也沒有從這座飛速急射而來的小塔上感受到磅的力量,不可頗力量。

「虛張聲勢?都是障眼法?」

甄華成不由得一愣,然後一步踏出,鍊氣境六重的修為匯聚右拳,朝著眾生轉魂塔狠狠的打了過去。

轟!

拳和塔狠狠的相撞,狂暴的氣勁迸射開來,幾乎將整個空間都撕裂,要不是烈焰爆雲環噴薄而出的火光將一切掩映的話,只怕眾生轉魂塔便會徹底的顯現。

甄華成只感到匯聚了他所有力量的一拳居然彷彿砸在一座無法撼動的太古神岳,只感到手指間傳來劇烈的痛楚,然後一股大力反擊而至,狠狠的轟擊在他的胸膛。

甄華成哇的一聲,大口的鮮血噴射出來,整個人都倒飛了出去。

他根本沒有想到葉雲祭出的這座塔居然擁有如此強悍的力量,即便他將修為提升到鍊氣境六重,卻已經無法抵擋這一道攻擊,不,應該說只是反震力。

因為倒飛出去的甄華成看到,漫天火光的掩映下,晶瑩剔透,尺玄繼續飛來,其中蘊涵的威力余勢不減,撞向他的胸膛。

「葉雲,你不所能殺我。」甄華成口中鮮血繼續噴射,含糊不清的大喊一聲。

但是,葉雲似乎根本就沒有聽到他的喊叫,眾生轉魂塔上泛起一抹淡淡的青色光暈,隨即猛地撞擊過去,狠狠的撞在甄華成的胸膛。

一撞之下,甄華成眼中的生機立刻飛速的消散,他再次加速倒飛出去,右手掌心死死的抓著一枚護符,卻再也沒有半點力量將它捏碎。

葉雲一閃而至,右手並指為劍,狠狠的點在甄華成的眉心處。

眉心處只是出現了一個微不足道的紅點,看起來彷彿是被硃砂點了一下。

但是,下一刻甄華成滿臉通紅,一根根青筋猙獰的暴露出來,接著他哇的一聲吐出口氣來,身體一軟,徹底的倒在地上。

甄華成原以為自己強行突破,恢復到鍊氣境六重的修為,面對葉雲絕對是手到擒來,沒有任何的懸念。

他一直以為自己是這批考核弟子中的最強者,哪怕他因為犯了不可挽回的過錯被降格打回黑袍弟子,但是他相信只要通過這次的考核名額爭奪,便能夠輕易的成為內門弟子。

雖然紫袍弟子中的精銳日後也會是內門弟子中的精英,但是,甄華成相信他比那些曾經同門,又對他落井下石的紫袍弟子先成為內門弟子后,絕對會修為一日千里,在內門靜候他們的到來。到時候,有仇報仇,絕不容情。

然而,他做夢都沒有想到,這次考核的弟子中居然會有葉雲這種令人難以置信的存在,這簡直是不可思議。明明鍊氣境一重的修為,居然寶物層出不窮,真氣也雄渾到了極致,比起他來毫不遜色。

甄華成眼中生機飛速的消褪,絕望和不甘浮現在臉上。

修仙之路,逆天而行,本就危險重重,自當謹慎低調,暗中積蓄力量,等到徹底大成之日,斬破天道,與天地同壽。

甄華成卻自以為在這片弟子中乃是無敵的存在,將任何人都不放在眼中,卻不想葉雲的修為居然強悍至此,他不甘心,卻也無用,手中捏著的保命護符,再也沒有半分力氣捏碎。

漫天的火光和奪目的冰魄為他送行,而眾生轉魂塔在撞中他的胸膛之後,便一閃而沒,消失在了空氣中,彷彿從來沒有出現過。

火光一斂,冰霜消散,天地回復清朗,一切都沒有任何的變化。唯一的變化就是,靜靜躺倒在地的甄華成,他雙目圓睜,臉上儘是不甘和絕望。

曾經的紫袍弟子甄華成,身死靈消,形神俱滅。

葉雲靜靜的站著,轉頭看向兩名瑟瑟發抖的黑袍弟子,忽然一笑。

那兩人腿間一軟,撲通一下跪在地上,身體猶如篩糠的顫抖:「葉師兄,我們錯了,真的錯了,你大人不記小人過,放了我們吧。」

「現在知道求饒了?你們不是很剛烈的嗎?打的老子差點身死靈消。」段辰風跳了起來,手中破日槍閃爍出寒芒。

「段師兄,我們兩人狗眼無珠,這就給您賠禮道歉。」兩人居然沒有絲毫黑袍弟子的風度,直接對著段辰風和葉雲磕了兩個頭。

段辰風和葉雲面面相覷,根本沒有想到這兩個傢伙居然會真的跪下磕頭求饒,這只是天燭峰的一次考核啊,如果他們想走,捏碎保命護符便是,有這個必要如此卑微嗎?

彷彿看穿了葉雲和段辰風心中的疑慮,兩名黑袍弟子相互對望一眼,然後道:「兩位師兄有所不知,這次考核完畢之後,以兩位的實力,定然能夠成為內門弟子。而內門和外門的法度和地位是不同的,內門弟子想要懲罰一名外門弟子,長老也不會說什麼。」

葉雲立刻明白兩人擔心的是什麼,居然怕他成了內門弟子后再回來找他們麻煩。

「哼,你們兩個還真是看得起自己,我要是成為內門弟子,你們還會在我們的眼中嗎?」

「葉師兄說的是,您前途無量,修為卓絕,自然不會和我們一般見識,倒是我們膚淺了。」兩人立刻馬屁如潮,臉色潮紅。

「好了,你們和我並沒有恩怨,甄華成也死了,你們自己捏碎護符退出考核吧。對了,記得把令牌留下。」葉雲擺擺手,對這兩個阿諛奉承的拍馬之流極為不爽。

「葉師兄真是大人有大量,我們兄弟佩服之至。」兩人齊齊抱拳,然後迫不及待的爬起身,轉身就想走。

段辰風冷哼一聲。

兩人竟然被這一道聲音給嚇的不敢離去。

「你們兩個莫非聽不懂葉雲的話?不把令牌交出就想走了?即便是走,也是現在這個走法?是捏碎護符,直接被傳送出去。」段辰風冷冷的喝道。

兩人面面相覷,隨即猛地點頭,奉承道:「還是段師兄心懷天下,想的周到,記憶力也極好。」

兩人說話間便從口中掏出了兩枚令牌:「我們一共得到七枚令牌,還有五枚在甄華成,不甄狗賊的身上。這狗賊居然敢和兩位師兄作對,簡直是螳臂當車,不自量力。」

葉雲抬手一招,兩枚令牌立刻落在他的掌心中,而段辰風也從甄華成的身上取出五枚,加上之前的九枚,已經超過半數的令牌落入葉雲他們的手中。

「你們兩個幹什麼?難道要留下來吃晚飯不成?」段辰風眉頭微挑,冷冷的看著兩人,一臉的譏諷。

「不不不,我們兩個身份卑微,如何能夠陪師兄吃晚飯。我只是想到一件事,要和兩位師兄提醒一下。」黑袍弟子故意壓低聲音,沉聲說道。

「什麼事?」段辰風好奇的問道。

「內門之中,據說有個陽師兄,修為高絕,好像是什麼君子堂的首席。兩位師兄進入內門之後千萬要小心一些,甄華成老是吹噓和陽師兄如何如何熟悉,經常一起研究經典子集,交流練功心得,切磋技法。」

「陽師兄?就是那個號稱數年前就修為已經達到鍊氣境巔峰的陽化龍陽師兄?」葉雲面色從容,緩緩問道。

「對對對,就叫陽化龍,據甄華成那個狗賊說,陽化龍的修為已經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隨時都會突破鍊氣境,成就築基。」其中一名黑袍弟子湊過來,話語猶如蚊聲。

「築基境嗎?那還真是很厲害呢。」葉雲淡淡一笑,然後轉身便走。

段辰風早就將甄華成身上的東西搜刮一空,看到葉雲轉身走去,他立刻一腳將甄華成踢開,追過來。

「你們兩個說完了?說完就滾,今日我們心情不錯,只要你們識相一些,我們也不想浪費時間來殺你們。」段辰風對著兩人狠狠的瞪了一眼,然後追上葉雲。

葉雲目光看著天空,腳下緩步而行。

「陽化龍,看來君子堂在內門真的很有來頭呢1i1387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