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一百六十四章真氣外放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對鍊氣境三重的兩人聯手不敗,硬抗了兩個時辰,真氣渙散,幾乎沒有再戰之力。 「甄華成,你真要如此逼迫,老子捏碎保命護符離開便是。」段辰風手中長槍斜指,大口的喘著氣。 甄華成冷笑,眼光中盡...

這次的考核對於葉雲來講,的確已經沒有繼續的必要,他的修為踏入鍊氣境便已經遠遠的超出其他的弟子,就連九級巔峰妖獸神羽鷲王的化靈天劫也被他分去一半,不但毫髮無損,還得到了巨大的好處。

現在的葉雲,完全可以通過內門弟子的考核,而且潛力絕對比旁人要強出許多。如果甄華成等人還心存幻想招惹他的話,那麼下場可能會極為悲慘。

「走吧,我們下山。」葉雲轉頭,看著兩人一獸。

「去哪裡?去給那幫傢伙一點教訓,老子低調很久,他們還以為我很好欺負。」段辰風拔刀霍霍。

「我們已經有不少令牌,沒必要和他們再起爭執。」余鳴鴻有不同意見。

葉雲看了兩人一眼,段辰風倒是還好,雖然有時候會低調一些,但是他骨子裡便是一個極為囂張之人。只是余鳴鴻越發的有些看不透了,這個小師弟先前謙卑低調,然後從大墓中出來變的性子急躁,這兩天好像又變得謙虛低調起來,彷彿一個人身體里有兩個靈魂,雖然不是特別明顯,但是細心觀察之下,還是能夠看得出來。

「這幫傢伙就算獲得令牌也沒有資格成為內門弟子,潛力和修為實在太差。要是在內門弟子考核的時候,搞什麼花招把我們給刷下來,那怎麼辦?」段辰風畢竟來自京都王族,從小見慣族內的勾心鬥角,下意識的說道。

「難道段師兄你沒有信心嗎?我覺得我們的修為和潛力,肯定能夠通過內門弟子的考核。」余鳴鴻握拳,眼神堅決。

「我當然有信心,不過不想會有預想不到的變化。」段辰風眉頭一挑,冷哼道。

「你還是沒有自信。」余鳴鴻也不知道為什麼,居然和段辰風頂了起來。

「好了,就他們這幫人,還值得我們兄弟擔心嗎?」葉雲擺擺手,阻止了兩人的拌嘴。

隨即,他頭也不回,率先朝著山下走去。神羽鷲王一身金色羽毛,在陽光的照射下看起來是那麼的絢麗,它回頭看了一下段辰風和余鳴鴻,眼中儘是嘲諷之色。

「奶奶的,禿鳥也敢嘲笑我們。」段辰風一瞪眼,就要發作。

「段師兄你別衝動,鷲王可是靈獸。」余鳴鴻見機得快,一把將他拉祝

段辰風只看到神羽鷲王冷冷的盯著他,霎那間一身冷汗。

葉雲他們走下山來,一路上遇到了不少弟子,但是當他們看到葉雲身後高大威猛的神羽鷲王,立刻面如土色,轉頭便走,甚至沒人敢來說半句話。

內門弟子考核資格的爭奪,到這一刻幾乎已經結束。

葉雲走到之前進入的地方,長身而立。

「現在就等?」段辰風忍不住的問道。

「難道你要與人爭鬥?」葉雲瞥了他一眼。

「好吧,那我們就在此修鍊,不過這幫不開眼的傢伙敢來惹我,那就別怪老子不客氣。」段辰風將破日槍豎在一旁,修為突破到鍊氣境后還沒怎麼發威就被打的灰頭土臉,心中儘是不爽。

葉雲不再看他,盤膝而坐。

鍊氣境最重要的便是凝鍊真氣,而真氣的凝鍊並不會在你達到鍊氣境的一剎那就完成。修為晉陞到鍊氣境,體內的靈力便會轉化為最簡單最基本的真氣,還需要凝鍊才能夠發揮出全部的力量。

葉雲晉陞鍊氣境后並沒有時間凝鍊真氣,現在有金翅大鵬後裔神羽鷲王護法,自然要好好的凝鍊一番,修為必然更上層樓。

葉雲靜靜的坐著,體內真氣奔涌,猶如驚濤拍岸,滾滾而來。

一道道真氣飛速的凝鍊,壓縮,變得更加的緊密,充滿了爆炸的力量。被仙魔之心改變體質后,葉雲的身體能夠容納的真氣比起普通弟子要強出十倍不止,而且品質更是要好數十倍,甚至百倍。

因此,他現在的修為,即便遇上鍊氣境五重的高手,也能夠正面硬生生的將對方擊敗。再加上紫影劍等一干靈器,他真正的戰鬥力已經無法估測。

時間緩緩過去,日落月升。葉雲都盤膝而坐,錘鍊真氣。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當晨曦刺破東方的地平線,將光亮帶給這個大地的時候,葉雲緩緩的睜開雙眼,只見他雙目中一道精芒直射而出,仿若實質,打在前方一棵大樹,竟然擊出一個窟窿來。

真氣外放!

真氣竟然從眼睛里射出,簡直匪夷所思。

一般來說,修為達到真氣境,肉身便被真氣進一步的滋養錘鍊,變得更加強大。真氣也能夠外放,但是一般來說,只有修為達到鍊氣三重,真氣在體內運轉出一個大周天,那麼外放的真氣才能夠真正的擁有攻擊力。

之前段辰風他們雖然也能夠真氣外放,但是其中蘊含的威力幾乎可以忽略不計,而葉雲剛才這一眼中所蘊涵的力量,如果打在任何一個煉體境的弟子身上,定然身死靈消,形神俱滅。

「幾天了?」葉雲淡淡的問道。

「九日。」余鳴鴻就在他旁,低聲回答。

葉雲看著他,道:「哦,還有最後一日了?余師弟,你沒有將真氣凝鍊一番。」

余鳴鴻道:「早就凝鍊完成,我只是花了半日,哪像師兄你居然凝鍊了整整三日多。」

葉雲點頭道:「居然已經到了最後一日,看來這次的考核並沒有不開眼的人跳出來。咦,段師兄呢?」

余鳴鴻眉頭微皺,道:「段師兄前日說悶的慌,真氣也凝鍊完畢,就出去走走。」

「到現在也沒有回來?」葉雲眉頭一挑。

余鳴鴻點點頭,不敢說話。

葉雲嘆了口氣,段辰風這傢伙骨子裡就不是個能夠耐得住寂寞的傢伙,他天生狂妄衝動,縱然有時候也會低調,卻還是不改囂張惹事的本性。

「這傢伙真是麻煩。」葉雲轉身,輕輕的拍了一下蜷縮著睡覺的神羽鷲王。

「誰,誰敢拍我?不想活了嗎?」神羽鷲王猛然驚醒,怒聲喝道。

「神羽,我們去上面找一下段辰風那傢伙。」葉雲道。

「段辰風是誰?一個鍊氣境的菜鳥也值得我飛上去找嗎?再說,在鷲峰之中還需要我親自出動?真是幼稚1神羽鷲王哼了一聲說道。

緊接著,它猛然長嘯,嘯聲越過密林,刺破天空,在上方經久回蕩。

「鷲王你在幹什麼?」余鳴鴻好奇的問道。

神羽鷲王瞄了他一眼,道:「我讓小傢伙們看一看,段辰風那個菜鳥到底在幹什麼。」

下一刻,只聽到數聲鷲鷹尖銳的鳴叫傳來,急促而高亢。

神羽鷲王眼中閃過一道凶光,冷冷道:「真是麻煩,那個螻蟻在被人圍攻。」

葉雲眉頭一挑,眼中冷光直射,道:「帶我去。」

語聲落下,葉雲直接躍上神羽鷲王的後背。

神羽鷲王倒也沒有廢話,只是哼了一聲,衝天而起,雙翅張開,在空中盤旋。

不管是鷲王還是葉雲,他們眼力何等驚人,只是稍微查看便發現在東南處約莫十數里的地方,段辰風被三人圍在中間。

葉雲並沒有讓神羽鷲王就此落下,而是躲在數十丈外的一棵參天古樹,隱匿了身形。

段辰風面色慘白,手中破日槍斜斜指著前方的一名黑袍弟子,微微的顫抖。

他天生便不是一個坐得住的人,真氣凝鍊完成之後,只坐了半天便再也忍不住,四處轉悠。不過大部分弟子都知道他和葉雲一夥,倒也不敢招惹。

不過,剛才段辰風遇到了三名黑袍弟子,其中一人正是之前有過矛盾的甄華成。

甄華成此人本就心胸狹窄,睚眥必報,他從紫袍弟子被打落,本就惱怒異常,卻不想遇到段辰風將他揭穿,惱羞成怒,要不是當時有所顧忌,只怕容不得段辰風活到現在。

而段辰風剛才與他相遇,居然第一句話便是:這不是從紫袍弟子跌落成黑袍的甄華成師兄嘛!

甄華成一個月前還是高高在上的紫袍弟子,受到宗門庇佑,萬人敬仰。現在卻被打落成黑袍弟子,還被段辰風這個新晉弟子嘲諷,大怒出手,將他擊傷。

不過段辰風的修為並不在他的眼中,他只是出了一招便將段辰風擊傷,隨後便由身旁跟著的兩名鍊氣境三重的黑袍弟子,聯手攻擊。

段辰風的修為的確也是不凡,鍊氣境一重的實力居然面對鍊氣境三重的兩人聯手不敗,硬抗了兩個時辰,真氣渙散,幾乎沒有再戰之力。

「甄華成,你真要如此逼迫,老子捏碎保命護符離開便是。」段辰風手中長槍斜指,大口的喘著氣。

甄華成冷笑,眼光中儘是鄙夷:「捏啊,你以為有了保命護符就可以安枕無憂?即便今日不殺你,等我出去之後,你也一樣要死。」

段辰風喘氣道:「你敢殺我,宗律殿也不會放過你,你已經從紫袍弟子被降格成為黑袍弟子,可見在宗門內已經失勢,莫不成你以為還能夠為所欲為?」

甄華成眼中閃過一道殺意,凝實如刀。從紫袍弟子降格是他心中永遠的痛,乃是龍之逆鱗,不容觸碰。

「好大的膽子,即便宗律殿的人在這,今日你也要死1

話音剛落,他一步踏上,手中光影閃耀,凝成一柄奇形的武器。

「真是好大的口氣呢,連宗律殿都不放在眼中1

i1387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