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一百五十三章危急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之後,我必定要稟告陽師兄,要你好看。」沖師兄冷冷掃過他,沉聲喝道。 鄭勉面上的貪婪和陰狠驟然一斂,變得無比的驚恐。 余鳴鴻看著三人,深深的吸了口氣,體內真氣剛剛成形,連續兩刀消耗甚大,...

兩人陡然間似乎有一股傲然之氣,義氣干雲!

六名黑袍弟子再度圍上來,段辰風和余鳴鴻嘴角泛起冷笑,然後相視對望,點了點頭。路

頃刻間,兩人猶如獵豹一般急射而出,刀芒槍影飛掠而出,猶如瀑布般揮灑,籠罩六人。

面對六名鍊氣境黑袍弟子,他們居然絲毫不懼,反而主動出擊,以二敵六。

那六名黑袍弟子顯然也沒有想到段辰風和余鳴鴻會主動出擊,完全出乎他們的意料,倉促之間,當先一名鍊氣境二重的弟子迎上了破日槍。

砰!

兩件靈器瞬間相撞,迸發出耀眼華光,橫掃開去。強大的氣勁朝著四面八方直衝而去,硬生生的將地上的花草齊齊折斷。

光華之中,段辰風眼中閃過一絲嘲諷,破日槍猛然上挑,硬生生的將黑袍弟子的靈器挑起,然後戰槍直射而上。

噗!

戰槍毫無阻擋的刺入黑袍弟子的右胸,鮮血飛濺。

這一招在電光火石間發生,完全出乎眾人意料,措不及防之間,只看到那名黑袍弟子整個人倒飛出去,鮮血從空中灑落,凄慘的呼聲遠遠傳開,悲凄無比。

另一邊,余鳴鴻手中追月斬魂刀上漆黑的光芒閃過,真氣催動之下刀芒凝成月牙,朝著鄭勉斬去。

刀芒如月牙,層層疊疊交織在一起,匯聚成形,斬向鄭勉。

鄭勉被段辰風一槍擊退,本就心中怒火沸騰,看到更加青色的余鳴鴻一刀斬來,怒不可遏。

同樣猶如月牙形狀的靈器驟然祭出,真氣催發之下,光華大盛,直斬而至。

「青龍三疊1

鄭勉一聲怒喝,手中靈器光影大盛,攻擊一道接著一道,整整三道攻擊前赴後繼,匯聚一起迎向余鳴鴻的攻擊。

轟!

兩道攻擊在空中狠狠相撞,光芒暴射。

鄭勉只感到靈器上傳來一股磅巨力,直衝而至,右掌劇痛,虎口斷裂,鮮血直流。他心中大駭,真氣涌動之間往後急退。

余鳴鴻並沒有追擊,身形一凝,淵渟岳峙,嘴角帶起一絲嘲諷面相另外的兩名黑衣弟子。

那兩名黑袍弟子一臉的震驚,齊齊停住身形,儘是不敢相信的神色。

余鳴鴻剛剛突破到鍊氣境一重,和鍊氣境兩重巔峰的鄭勉以力抗力,硬碰硬,居然一刀便將鄭勉斬退,簡直不可思議。

余鳴鴻看著兩人,眸光中充滿自信,身形閃爍間,手中長刀瞬息間震蕩了數百次,每一次震蕩都有一道真氣斬出,凝成一柄真氣長刀,橫掃過去。

那兩名黑袍弟子中的左側一人眉頭微皺,冷哼一聲,只見他雙手朝著身前輕輕一抹,一道紫色光芒剎那出現,護在兩人身前。

砰!

長刀如期而至,狠狠斬在紫色光芒之上,但只是發出砰的一聲,根本無法斬破紫色光芒的防護。

余鳴鴻瞳孔一縮,眼中閃過震驚,隨即面色變得凝重了起來。

這一刀中蘊涵的力量,他心中清楚,如果還是鄭勉的話應該絕對抵擋不住,又是一次虎口斷裂,甚至整個人被斬得飛起,身受重傷。

但是,眼前這名黑袍弟子居然只是輕描淡寫的在身前灑出一道紫色光華,輕而易舉的將他的一刀擋下,修為可見一斑。

「區區鍊氣境一重,居然有如此雄渾的真氣,的確是極為難得。不過,修仙之途越是往上,境界之間的察覺就越是巨大。到了鍊氣境,便是一個境界一鴻溝,境界上優勢,足以壓制你。」那名黑袍弟子語聲冷冷。

「沖師兄,殺了他。」鄭勉面色猙獰,眼中卻閃過一絲驚魂未定。

沖師兄轉頭看了他一眼,道:「你身為鍊氣境二重,居然被一名剛剛晉陞鍊氣境的新晉弟子擊潰,真是丟人。」

「這小子有古怪,他不但真氣雄渾,手中這柄戰刀也是極為強悍。」鄭勉看著余鳴鴻手中戰刀,儘是貪婪。

「我自然知道,他手中的戰刀乃是中品靈器追月斬魂刀,這次宗門試煉回來之後的獎賞。若不是你敗在次刀之下,回去之後,我必定要稟告陽師兄,要你好看。」沖師兄冷冷掃過他,沉聲喝道。

鄭勉面上的貪婪和陰狠驟然一斂,變得無比的驚恐。

余鳴鴻看著三人,深深的吸了口氣,體內真氣剛剛成形,連續兩刀消耗甚大,需要恢復一下。

「我叫秦沖,鍊氣境三重巔峰,你不是我的對手,放下手中戰刀,你可以走了。」沖師兄看著余鳴鴻,緩緩說道。

余鳴鴻根本沒有理會,嘴角甚至泛起一抹嘲諷的笑意。

秦沖眉頭微皺,道:「既然如此,那就去死吧。」

話音未落,他忽然一步搶出,右手並指為劍,點向余鳴鴻的眉心。

這一劍極為迅疾,幾乎完全出乎了余鳴鴻的意料,一時間根本反應過不來。

但是,余鳴鴻的臉上看不到半點的驚慌,反而變得越發的鎮靜。

就在這一劍即將刺中他眉心的剎那,小玄武之盾再次出現,擋在身前。

喀嚓!

秦沖手指毫無意外的點在已經黯淡無光的小玄武之盾上,一聲脆響,小玄武之盾竟然被硬生生的擊破,化為十七八枚碎片,掉落在地。

但是,小玄武之盾畢竟還是給余鳴鴻帶來了一點點的時間,只看到破碎的小玄武之盾後面,一道刀芒赫然出現,狠狠的斬向秦沖的手指。

秦沖不避不躲,劍指余勢不減,居然硬生生的點在追月斬魂刀上。

啪!

一聲輕響,余鳴鴻只感到一股巨力襲來,追月斬魂刀嗡嗡作響,幾乎拿捏不住,整個人差點倒飛出去。

但是他猛然站住腳步,硬生生的停住,不退半步。

噗!

一口鮮血從他的嘴中噴出,猶如血色長箭,射向秦沖面門。

秦沖眉頭微皺,微微一偏,躲開射來的血色長箭,然後劍指一轉,輕輕的劃過。

余鳴鴻將追月斬魂刀橫在胸前,只感到一股磅巨力打在刀背,然後直透而入,猶如重鎚狠狠的轟擊在胸膛。

又是一口鮮血噴出,在空中猶如煙花綻放,灑落下來。

「我說過,一個境界一鴻溝,你和我差距太大,將身上的寶物交出來,我允許你捏碎保命護符離去。」秦沖踏上一步,看著依舊站在當場,不退半步的余鳴鴻,緩緩說道。

余鳴鴻青澀的面上儘是堅毅,他微微側頭用餘光看了一下依舊盤膝而坐的葉雲,目光一轉,狠狠的盯著秦沖。

兩人實力差距實在極大,縱然余鳴鴻也算驚才絕艷之輩,但畢竟只是鍊氣境一重,真正的實力能夠擊敗鄭勉已經不可思議,面對鍊氣境三重的秦沖,卻沒有任何的機會。

余鳴鴻從儲物袋中掏出一顆丹藥,送入口中,然後屏息凝神,真氣運轉間一道淡淡的光暈將他整個人護在其中。

秦沖眉頭微皺,一步步的緩緩走過來。

而另一邊,段辰風將另外一人擊傷,卻同樣面對一名鍊氣境三重的黑袍弟子,倒是打的難分難解,一時間分不出勝負。

但是,就在他施展渾身解數和鍊氣境三重弟子對戰的時候,忽然看到一隻青色的手掌赫然出現,然後狠狠的拍了過來。

這一掌的威力極大,大到完全超過了段辰風能夠承受的範疇。

段辰風的天分比起余鳴鴻只高不低,戰鬥經驗也超出許多。這一掌剛剛出現,他立刻感到可怕的危險襲來,立刻身形朝著右側急閃而去。

轟!

青色的手掌落在他原本站立的位置,山石地上,出現了一個數尺大小的掌印,深半尺。

這一掌如果打在段辰風的身上,縱然不死,也會身受重傷。

「鍾鷹你太無恥了,不但以多打少,還在旁偷襲,我即便被淘汰,出去之後也會宣傳的你的英勇事。」段辰風大怒,他完全沒有想到鍾鷹會不顧身份出手偷襲。

「真是可笑,勝者為王敗者為寇,你要是被淘汰了,等我出去必然會將你擊殺,我又何須在意你說什麼。」鍾鷹笑著說道,他輕輕的拍了拍手掌。

段辰風無言以對,的確如此,勝王敗寇,這便是修仙之路的規則。

「秦天,你真是讓我失望,連一個區區鍊氣境一重的菜鳥也拿不下,給我退下。」鍾鷹瞪了那名黑袍弟子一眼,語聲儘是不滿。

黑袍弟子乃是秦沖之弟,修為在半月前達到鍊氣境三重,聽到此話也不在意,縱身一躍便退了開去。

鍾鷹緩緩走上來,眼中閃爍著一股殺意,猶如實質。

段辰風下意識的往後退了數步,停在余鳴鴻的身邊,兩人背靠背站著。

「小餘子,還挺得住嗎?不行的話我們就先走,不管葉雲那個蠢貨。」段辰風笑著說道。

余鳴鴻一臉正色,搖頭道:「我們既然從大墓中一起出來,又一起參加這比試,自然要共同進退,我是不會走的。」

段辰風大笑連連,道:「小餘子,我倒真是沒有看錯你,好兄弟。」

余鳴鴻看著緩緩走來的秦沖和鍾鷹,深深的吸了口氣,道:「你們儘管動手,想要我們兄弟三人的寶物,那就來拿吧。」

鍾鷹看著兩人,滿是戲謔的道:「很好,看起來你們兄弟情深,那我也不為難你們,接我三招,如果能夠不死,那便放過你們。」

說話間,他右掌緩緩抬起,一點點的伸了出來。

頃刻間,只看到一股肉眼可見的紅色光芒從他的右掌中暴射而出,凝成一隻巨大的血色手掌,朝著兩人拍了過來。

這一掌封住了段辰風和余鳴鴻兩人所有退路,如果他們硬要閃開的話,最後擊中的便是他們身後的葉雲。

段辰風和余鳴鴻自然感受到這一掌的威力,迅速轉頭看了葉雲一眼,隨即滿臉凝重,甚至帶著一絲驚恐。

就在此時,一道熟悉的聲音緩緩響起。

「嘴巴張的太大,當心山風吹落了牙齒1i1387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