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一百五十二章對決黑袍!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的光芒,凝成猶如實質的光芒,直刺身後一人。 那名黑袍弟子顯然沒有想到背對著他的段辰風居然敢率先出手,稍微失神之下,便看到黑芒閃過,刺入他的胸膛。 他竟然沒有半點反應,直接被段辰風一槍擊...

「眾位都是師兄,這樣恃強凌弱是不是有失風度?不如我來找個師兄單挑,輸的淘汰,鍾鷹師兄你看如何?」段辰風不以為意的笑著。

「你們三個螻蟻般的傢伙,居然還敢提條件。」鍾鷹冷笑譏諷。

「堂堂黑袍弟子,居然會怕和我這種新晉的外門弟子單挑,要是傳出去,真是被人笑掉大牙。」段辰風搖搖頭,嘆了口氣。

「鍾師兄,這小子太囂張了,我來殺了他。」段辰風左側的一名黑袍弟子怒喝道。

「這位師兄叫什麼名字?就很有血性,來來來,我們單挑,輸的淘汰。」段辰風轉身,笑著說道。

「你小子挺好了,我叫鄭勉,鍊氣境兩重的修為,足夠讓你仰望。」黑袍弟子踏上一步,傲然回答。

段辰風脖子縮了一下,道:「鍊氣境兩重,果然足以讓我仰望,等會還請鄭師兄手下留情。」

「算你識相,現在就捏碎保命護符滾吧。」鄭勉得意洋洋的喝道。

段辰風一臉的為難,道:「開始我現在還不想捏碎保命護符,鄭師兄要是不想看到我,要不你捏碎了先出去吧。」

鄭勉一怔,隨即大怒:「找死1

光影閃爍,鄭勉一拳打出,真氣凝成實質,直衝而至。

段辰風冷哼一聲,右手輕抬在身前劃出一道微弧,居然輕而易舉的將這一拳抵擋了下來。

鄭勉一怔,他根本沒有想到自己強悍的一拳居然會被眼前這個身穿黃色長袍的新晉弟子輕易抵擋下來。

「這就是鍊氣境二重的實力嗎?真是讓我失望呢。」段辰風滿臉的嘲諷,冷笑著說道。

鄭勉如何能夠忍受被一名黃袍弟子嘲諷,一件靈器赫然出現在他的掌中,猶如月牙一般。

「住手1

就在鄭勉即將出手的剎那,鍾鷹的聲音響了起來。

「鍾師兄,這小子不殺不足以平復我心中的憤怒。」鄭勉怒喝道。

鍾鷹冷冷的瞥了他一眼,道:「你不是他對手,不要浪費時間,你們七個一起上,儘快解決,然後我們去峰頂看一看神羽鷲王。」

鄭勉一愣,道:「就這小子我一人足矣,其他兄弟不用動手,都留著力氣斬殺神羽鷲王。」

「神羽鷲王今日子夜便會衝擊靈獸,屆時靈獸之劫降落,縱然能夠渡過也會有三個時辰的虛弱期,我們到時候能夠將他斬殺就行,現在你們速度快點,別拖拖拉拉。」鍾鷹根本沒有理會他,看著其他人說道。

其他六人點點頭,沒有絲毫的猶豫,將段辰風三人圍在其中。

段辰風放眼望去,七人中有兩人的修為他根本看不出端倪,想必應該是鍊氣境三重的修為,兩名鍊氣境三重,五名鍊氣境兩重,這樣的實力幾乎不是現在的他能夠抗衡。

段辰風的脾性一直以來都是極為狂妄,一言不合便可能大打出手。但是這次他卻東扯西拉,虛與委蛇,無非便是想要多拖一陣時間,讓葉雲和余鳴鴻能夠儘快的突破。

他心中清楚,只要葉雲突破到鍊氣境,那麼鍾鷹這八個傢伙還不夠他一個人出手揍的。

七名黑袍弟子緩緩的圍了上來,他們躍過盤膝而坐的葉雲和余鳴鴻,向段辰風逼進。地上修鍊的兩人修為一眼就能夠看出,煉體境七重,對於境界最差也是鍊氣境二重的他們來講,根本不值得關注,一個指頭便能夠碾碎。

段辰風冷冷的看著他們,手中光影閃過,大日和幽冥兩件拳套出現在手中,與此同時,一桿通體黝黑的戰槍赫然出現,槍尖在陽光的照射下,散發出鋒利的光芒。

中品靈器,破日槍!

破日槍在手中輕輕一抖,頓時一道黑芒閃過,槍尖上光芒噴射,將地面戳出一個窟窿來。

破日槍只是昨日所得,按照道理來講,一日的功夫幾乎沒有辦法將它煉化,為己所用。但是段辰風卻硬生生的在一日的功夫內,將破日槍煉化,如虎添翼。

「破日槍?對了,你們三個就是剛剛從宗門任務回來的傢伙,只要你們將所有寶物都留下,今日我便放過你們。」鍾鷹看到那漆黑的戰槍,不由的眼中閃過一絲貪婪。

段辰風哈哈大笑,道:「鍾鷹你是不是腦子進水了?我們把寶物都留下,你便放過我們?現在我們要走,只需捏碎保命護符便能夠離開,為何要把寶物給你?」

「如若不交,那麼即便出去之後,我也會將你們一一斬殺。」鍾鷹語聲冰冷,面對比他差了三個境界的段辰風,他眼中充滿譏諷。

「那就先打一架鬆鬆筋骨,不行我在捏碎嘛。」段辰風哈哈大笑,忽然笑聲收斂,他手中破日槍上迸發出一道漆黑的光芒,凝成猶如實質的光芒,直刺身後一人。

那名黑袍弟子顯然沒有想到背對著他的段辰風居然敢率先出手,稍微失神之下,便看到黑芒閃過,刺入他的胸膛。

他竟然沒有半點反應,直接被段辰風一槍擊中,等到這名弟子看到鮮血從胸口噴射而出,劇烈的痛楚才從身體四處傳來,難以抵擋。

段辰風一招得手毫不留情,破日槍在地上一點,整個人直飛而起,雙腳連踢,直接踢在那名弟子的胸膛傷口,緊接著反手一掌將他打出數丈,重重跌落在地,看起來再無生機。

鍾鷹也同樣沒有想到段辰風居然敢率先出手,而起還如此的狠辣乾脆,等到他反應過來的時候,那名黑袍弟子已經重傷倒地不起,甚至可能身死靈消。

「給我殺了他1鍾鷹難以抑制的怒火從眼中噴射而出,大聲喝道。

六名黑袍弟子手中光影閃爍,真氣迸發開來,凝成實質,一道道攻擊從四面八方急射而至,欲要將段辰風瞬間擊殺。

段辰風雖然突破到鍊氣境,但是畢竟還沒有鞏固,面對六名黑袍弟子的聯手攻擊,根本招架不祝

只見他手中破日戰槍瘋狂的舞動,一道道真氣隨著槍芒四射而去,抵擋他們的攻擊。

但是,實力上的差距讓他還是一對六的時候還是有些不足,身形晃蕩之間,差點被擊中。

「段師兄莫慌,我來助你。」

就在段辰風快要抵擋不住的時候,余鳴鴻的聲音從身側傳來,只看到一直盤膝而坐的他猛然站起,然後身形掠起,山風鼓盪之下,雙修灌滿了風,猶如一隻巨型風箏,從空中直射而來。

光影閃過,小玄武之盾將兩人護在其中。

喀嚓!

小玄武之盾上的裂痕頃刻間就多了一條。

余鳴鴻帶著段辰風急速後退,躲避追擊當中段辰風不時的出手偷襲,居然將其中兩人的肩膀被射穿。

小玄武之盾能夠抵擋鍊氣境三重以下的攻擊,但是這些黑衣弟子中,鍊氣境三重的便有兩人,六人聯手,威力何等兇猛,小玄武之盾根本抵擋不祝

不過,余鳴鴻也只是助段辰風擋住這一道攻擊,隨即便將小玄武之盾收起,兩人趁著對方攻擊被阻之際,身形閃爍,落在葉雲的身前。

「小餘子,你也突破到鍊氣境了。」段辰風抬眼望去,語聲中帶著一絲欣喜。

余鳴鴻點頭,面上滿是興奮。鍊氣境,這可是多少外門弟子的希望,釁湟簧也無法衝破桎梏,凝鍊真氣。

而余鳴鴻只是十六歲的年紀,便凝鍊真氣,成就鍊氣境,這在整個天劍宗,也勉強算是一個驚才絕艷之輩。

「兩個鍊氣境一重的菜鳥,居然能夠抵擋我們聯手一擊,剛才那件猶如龜背的靈器品質絕佳,給我奪過來。」鍾鷹看在眼中,精芒閃爍。

段辰風和余鳴鴻站在葉雲身前,兩人並肩而立,眼中並無半點驚怕之意。

「交出寶物,你們可以離去,日後我也不會追究。」鍾鷹踏上一步,繼續說道。

「鍾鷹你每次都這樣嗎?修鍊多年,盡修鍊到嘴上去了,你看我們是像會交出靈器的人嗎?真是人蠢無葯醫。」段辰風冷笑著譏諷。

「那就死1鍾鷹惱羞成怒,抬手一點。

只見到一道光影從他指縫間脫手而來,速度迅疾。在半空中這道光影忽然爆炸開來,化為千百道黑色細線,直射而至。

余鳴鴻踏上一步,已經有兩條裂縫的小玄武之盾再次基礎,將三人護在中間。

千百道黑線直射而至,狠狠的擊中小玄武之盾。

喀嚓!

只聽小玄武之盾上傳來清脆的聲響,隨即變得黯淡無光,再也沒有半點靈氣涌動,差點被擊碎。

余鳴鴻眉頭微皺,眼中有些心痛之色閃過,隨即便恢復如常。

「給我殺了他們。如果他們跑了,那麼日後再殺,先殺那個盤膝而坐的小子。」鍾鷹的聲音中滿是殺意。

六名黑袍弟子緊逼上來,手中光影閃爍。

段辰風和余鳴鴻回頭望了葉雲一眼,然後相視一笑。

「小餘子,你怕不怕?要不要捏碎保命護符先行一步?」

「段師兄你這話說的太過份了,我們三個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再說,鍾鷹他們真的能將我們趕出去?我看未必1

余鳴鴻瞪了他一眼,手中光影閃過,追月杖懷魷幀

「哈哈,說的好,我看未必1

段辰風放聲大笑,真氣涌動間整個人的氣勢陡然提升,破日槍在陽光下閃爍著鋒利的寒芒!i1387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