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一百四十九章羞辱紫袍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瞬間便是身死靈消的下常 葉雲三人,竟然能夠聯手合力抵擋住這一刀,並且從容退去,這也完全出乎所有人的預料,就連甄華成也沒有想到竟然會是如此的結果。 「果然有點實力,怪不得敢這般挑釁我。」...

當日在藏武閣與甄華成發生衝突之時,葉雲和段辰風的確記得他應該是穿著紫色衣衫,當時還心中驚訝,居然會在藏武閣中遇到專心修行,日後有極大希望成為宗門精英的紫袍弟子。路根本沒有想到,只是極短的一段時間不見,這傢伙居然從紫袍弟子變成了黑袍弟子,其中經歷了什麼,雖然不知道,但應該是極為屈辱。

甄華成顯然憤怒到了極致,他曾經乃是紫袍弟子,擁有無上的榮耀,但是現在,卻被打落成黑袍弟子,並且還被兩名入門不久的青袍弟子嘲笑,挑釁。

「既然你要死,那我就成全你。」甄華成怒喝一聲,手中細細戰刀極力一劃。

頃刻間,一道碧綠的刀芒從戰刀上迸射而出,猶如青色的電蛇,刺向段辰風的胸膛。

段辰風早有準備,在刀芒掠起的剎那身形便已經暴退數十丈,從容的躲開了這一刀。

「竟然敢緇成沒有想到剛才氣勢咄咄逼人的段辰風居然沒有選擇與他硬碰硬,而是縱身躍開,讓他這一刀無功而返。

「蠢貨,怪不得你會從紫袍弟子被打落下來重新成為黑袍弟子,難道戰鬥中只有硬碰硬一種嗎?」段辰風滿臉嘲諷,譏笑連連。

段辰風語聲朗朗,靈力注入,傳遍四周。頃刻間,幾乎所有人都知道,眼前這個黑袍弟子,竟然會是從紫袍弟子打落下來。

何等的屈辱!難以想象的羞辱,簡直是當面打臉,啪啪作響。

甄華成面色鐵青,眼中殺意已經到了猶如實質的地步,他一步踏出,手中細長戰刀揚起。

雖然他現在也是一名黑袍弟子,但是畢竟曾經是紫袍弟子。要成為紫袍弟子,除了天資過人,潛力巨大,還要刻苦修行,將一切世俗雜事都丟在一旁,心無旁路,全心修鍊。

某種意義上來說,成為了紫袍弟子,便幾乎能夠板上釘釘的成為內門弟子。而且還不是那種被封賞的內門弟子,而是實實在在靠修為和悟性等等通過考核,成就的內門弟子。

因此,紫袍弟子數百年來,都是普通外門弟子仰望的目標。

可是現在,高高在上的紫袍弟子被打落神壇,非但重新成為一名黑袍弟子,還被剛入門不久的青袍弟子狠狠打臉。

一時間,幾乎所有人都覺得,紫袍弟子也不過偶爾,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高貴。

「既然你選擇立刻死,那我就只能成全你了。」甄華成手中細長戰刀猛地一抖。

剎那之間,這柄不知道什麼品質的長刀竟然崩碎開來,無數道光影在空中來回穿梭,每一道光影都是一柄戰刀,匯聚成滾滾戰刀洪流,朝著段辰風瘋狂的涌去。

「死吧!一刀化萬,洪流入海1

滾滾的刀芒洪流洶湧而去,沖向段辰風。這股刀芒組成的洪流中蘊涵的威力簡直難以置信,別說是段辰風,即便是葉雲也感到略有心驚。這一刀的威力,隱隱的似乎超越了鍊氣境四重的感覺。如果要硬抗這一刀,葉雲沒有十足的把握。

段辰風眉宇間儘是凝重,他真的沒有想到眼前這個傢伙的修為居然如此高絕,一刀之下,威力如斯。

「來的好1他怒喝一聲,破日槍出現在掌心之中,便要刺出。

「不要逞強,全力防守。」

忽然間,他的耳中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隨即便看到葉雲身形出現在他身旁,並肩而立。

「余師弟,開啟小玄武之盾護住我們,段師兄你護住余師弟,我來接這一刀。」葉雲的聲音在兩人耳中響起。

三人從成為外門弟子那一刻起便幾乎形影不離,大墓之行更是讓他們的默契有所增加。幾乎沒有什麼猶豫,余鳴鴻祭出能夠抵擋鍊氣境三重以下攻擊的小玄武之盾,而段辰風則渾身金光閃過,又將三人籠罩其中。

葉雲眼中精芒閃爍,紫影劍赫然出現,頃刻間雷聲隆隆,一道紫色電蛇從小玄武之盾的護衛之中急射而出,刺向甄華成斬出的戰刀洪流。

滋滋!

電蛇直射而去,與空氣摩擦發出滋滋的聲音。

一縷電蛇,在戰刀洪流面前,幾乎只是千百分之一的大小,一頭扎入洪流當中。

轟!

電蛇看似不起眼,卻在鑽入戰刀洪流中后猛然爆炸開來,只看到那刀芒組成的洪流上竟然被硬生生的炸出一個窟窿,無數刀芒迸射而出,朝著四面八方飛射而去。

電蛇畢竟威力不夠,沒有能夠將戰刀洪流攔腰斬斷。戰刀洪流只是微微的一頓,然後便繼續直衝而去,狠狠的撞擊在段辰風打出的金色防禦。

啪!

散發出金色光芒的防禦只是支撐了一息時間,便轟然崩碎,戰刀洪流余勢不減的撞擊在余鳴鴻的小玄武之盾。

喀嚓!

小玄武之盾上居然出現了一絲裂痕,然後便看到三人身形暴退,朝著後面急射而去。

戰刀洪流一下斬在地面,硬生生的斬出數十丈長,三尺深的溝壑來。

甄華成的一刀,威力竟然強悍到了這種地步。

剛才還對紫袍弟子有些不以為意的人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這一刀的威力實在太過強悍,根本超出了他們的認知。

除了葉雲等一些人,幾乎所有參加名額爭奪的弟子都沒有見過如此威力的一刀,不由得呆立當場,隨即心中滿是驚畏,要是這一刀斬在他們身上,定然瞬間便是身死靈消的下常

葉雲三人,竟然能夠聯手合力抵擋住這一刀,並且從容退去,這也完全出乎所有人的預料,就連甄華成也沒有想到竟然會是如此的結果。

「果然有點實力,怪不得敢這般挑釁我。」甄華成看著暴退數十丈的葉雲三人,踏上一步,接著道:「不過沒用,今日你們都要死,一個都不能活。」

余鳴鴻看著手中的小玄武之盾,眼中閃過一絲心痛之意,隨即便恢復如常。

段辰風面色有些發白,甄華成的實力有些出乎他的預料,沒想到低調了一些時日,剛剛想要高調囂張一下,居然遇到如此強大的對手,不由得心中泛起一抹苦笑。

只有葉雲依舊是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在他的面上看不到半點驚意,更別說恐懼。

「紫袍弟子的修為,的確不過爾爾。既然你一刀殺不了我們,那麼便再也殺不成。今日這一刀,我們很快便會討回來,希望到時候你還活著。」葉雲冷冷的說道。

甄華成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不知死活的小子剛才說了些什麼?簡直囂張到了極致。

「莫不成你覺得我就只是這一刀嗎?既然如此,那就讓你再見識這一刀。」他踏上一步,抬手一招,一抹光影從溝壑中飛掠而回,落在掌心,細長的戰刀再次出現。

「不用了,希望你好好收集令牌,比試結束之日,便是你身隕之時。」葉雲冷笑一聲,然後帶著段辰風和余鳴鴻朝著後方密林中急射而去,瞬間消失在眾人視野當中。

甄華成沒有想到葉雲三人只是撂下了一句狠話,然後便迅速的離去,這讓他第二刀再也發不出去,不由得愣在當常

下一刻,他回過神來,目光冷冷的掃過四周。

幾乎所有人都不敢與他目光相碰,甄華成剛才表現出來的實力已經讓他們感到心驚膽顫,那一刀的威力,已經深深的烙印在他們的腦海當中。

「哼,我們也走1甄華成冷哼一聲,帶著幾名相熟的弟子,轉身離開。

甄華成剛剛離去,同樣身穿黑色衣衫的鐘鷹從人群中緩緩走了出來,朝著葉雲三人離去的密林走去。

「看來我們這次的主要對手便是甄華成,想不到他從紫袍弟子被打落下來,廢去了一重修為,居然還會如此生猛。日後遇到他,大家小心一些。」

「剛才那一刀,你們誰能夠接得住?」

鍾鷹在密林前停住了腳步,轉身又問道。

他身後的幾名黑袍弟子微微一怔,然後紛紛搖頭。那一刀的威力,實在太過驚人,根本不是他們能夠抵擋。

「我倒是白問了,你們幾個也只是鍊氣境一重二重的修為,想要接那一刀,的確不可能。」鍾鷹眼中閃過一絲陰冷,他的修為也是鍊氣境四重,和被廢去一重修為重回黑袍弟子的甄華成一般無二。

不過,他心中清楚,即便甄華成被廢去一重修為,但是他畢竟曾經站在鍊氣五重人王境,人王和鍊氣四重辟穀境雖然只是一重只差,但是對於境界的領悟卻是差了許多。

如果現在和甄華成對上,絕無勝算。

「甄華成和葉雲他們已經勢成水火,這次的比試中必然會有一方被淘汰,等到他們拼的兩敗俱傷,我們再做漁翁之利。」鍾鷹看著密林,嘴角泛起陰冷的笑意。

「那麼接下來的日子,我們先不要去招惹他們,先從那些蠢貨下手,將他們找到的令牌奪取過來。」一名黑袍弟子悄聲說道。

鍾鷹冷笑連連,道:「那是自然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