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一百四十八章內門考核!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狂妄,很有我當年的風采。」段辰風走上一步,笑著說道。 「當年的風采?不就是十數天前的風采嗎?」葉雲報以微笑,和段辰風相交,越的投緣,做事情不用太過在意對方的感受,兩人慢慢的有了很深的默契。

「嚇死我了,我還以為真的是不論生死,競爭激烈呢。」

「原來大長老是嚇我們,有了保命護符,大家都是同門師兄弟,總有時間捏碎離開。」

「就是就是,大家都是同門兄弟,不會像仇人那般,不由分說便出手殺人,爭取不到名額,能夠安全回來就行。」

「大長老真是越來越風趣幽默了,嚇的我小心肝撲通撲通的跳。」

參加考核名額爭奪戰的弟子,絕大部分面上的緊張頓時緩和下來,互相嬉笑起來。

「這幫蠢貨,以他們的心態和修為,居然也敢不自量力的去參加內門弟子名額的比試。」

「甄師兄何出此言?」

「他們這幫蠢貨,真以為在鷲峰之內,大家還會在乎同門之誼嗎?內門考核的名額看似有三十個之多,但是數百人參加,何等珍貴,到時候為了一枚令牌,出手將你斬殺也是常事,可笑他們居然覺得會有同門之誼,出手便不會如外人那般狠辣。」甄華成看著那群鬆了口氣的外門弟子,冷笑不已。

「不過,即便如此,宗門還是給了一枚保命護符,只要不是太過貪心,心存幻想,應該還是有時間能夠離開鷲峰,退出比試。」

「真正覺得自己有實力爭奪內門弟子考核名額的傢伙,又怎麼會輕易退出比試呢?而至於那些修為和心境都不夠的傢伙,保命護符倒是能夠讓他們有機會留下一條狗命。」甄華成面上儘是譏諷之色。

而在另一邊,鍾鷹等幾人也低頭竊語,對於這次突然改變方式的比試,他們幾個有著極強的自信,能夠順利從鷲峰之中奪取令牌。

「內門弟子的考核,自然是人越少越好。」

「沒錯,三十枚令牌就是三十個考核資格,內門弟子考核的時候,誰知道誰會一步登天。所以,參加最終考核的人越少,對於我們便是越有利。」

「便是如此!這樣一來,便是我們沒有考核成功,那麼別人也沒有機會。」

鍾鷹等人低聲商量,不時的抬起頭掃過四周,目光落在他們眼中可能會有威脅的弟子身上,嘴角泛起一抹獰笑。

內門弟子,何等的榮耀!

鍾鷹他們的想法便是,將這三十個名額盡量控制,人數越少越好。等到進入鷲峰之後,便大肆出手,爭奪考核令牌,最好能夠將三十枚令牌都控制在他們手中,如此一來,參加內門弟子考核,有機會一步登天的便只有他們幾人。

葉雲沒有任何的想法,他的眼界已經遠遠出外門弟子的範疇。即便是內門弟子,在他眼中也就是那麼回事。他可是記得楊青峰,便是內門弟子,鍊氣境六重真罡境的修為,比起鍾鷹和甄華成之類來,要強出許多。但也只是一名內門弟子而已。

鍊氣境的修為,在葉雲眼中已經不算什麼,雖然他到現在也沒有晉級鍊氣境。隨著修為的提升,葉雲越意識到,仙魔之心的上一代主人,修為絕對遠遠的越金丹境,甚至也高於元嬰境。

而在無影峰,築基六重的蘇浩他也見過,感受過那股磅的威壓,卻也沒能讓他心生屈服之意。至於金丹境的修士,華韻便是,而且還是金丹境大成的修士,雖然在面對他的時候,奪舍成功的華韻修為也只是煉體境,但是畢竟是金丹境的修士,對於境界的領悟尚在。

築基境,金丹境,再往上的元嬰境,這些境界葉雲一一見識過,此刻的他,眼前的這群外門弟子,又如何能夠動搖得了他的心?

「葉師兄,你在想什麼?」余鳴鴻的聲音在耳旁響起。

「沒什麼,這次鷲峰的試煉比斗,你小心一些。」葉雲搖頭,笑著回答。

「多謝師兄關心。這次我挑選了一門進攻仙技,加上之前的防禦仙技,還有小玄武之盾和追月斬魂刀,這些傢伙想要殺我,那也得掂量掂量。」余鳴鴻微微躬身,隨即面上儘是得色。

葉雲看著他,余鳴鴻比他小了一歲多,在進入大墓之前,表現出來的都是一副老實模樣。但是自從他從華韻秘藏中走出,性格卻慢慢變得急躁,狂妄起來,甚至有了一些囂張。

很顯然,余鳴鴻沒有受到像是奪舍那樣的遭遇,現在的表現可能是少年熱血的衝動,抑或是他內心深處壓抑許久的本性。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不管余鳴鴻變成什麼樣,只要他對葉雲還是恭敬有加,那麼便依舊是小師弟。

「葉雲你看,這小子最近變得越的狂妄,很有我當年的風采。」段辰風走上一步,笑著說道。

「當年的風采?不就是十數天前的風采嗎?」葉雲報以微笑,和段辰風相交,越的投緣,做事情不用太過在意對方的感受,兩人慢慢的有了很深的默契。

「看來小餘子把我當年的風采給學了過去,而我卻被他傳染上了低調謙虛的壞品質。」段辰風苦著臉,攤開雙手。

「段師兄,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覺得之前你的好瀟洒,這才是男兒本色。」余鳴鴻滿臉通紅,囁囁著說道。

段辰風哈哈大笑,擺手道:「我只是逗你玩呢,好了,等會進入鷲峰,我們兄弟三個就讓那幫蠢貨知道,招惹了我們的下場會有多麼的凄慘。」

「段師兄,你當年的風采又回來了。」余鳴鴻居然也幽默了一把。

三人大笑連連。

鷲峰,乃是天燭峰後山妖獸谷中最深的一處,其中七級八級妖獸橫行,九級妖獸也時有出沒。而鷲峰的王者便是禿鷲王。

禿鷲王真正的名字其實叫做神羽鷲王,只是三十年前不知道為什麼頭頂那一縷神羽莫名掉落,從此之後再也沒有半根毛生長出來,於是被天劍宗弟子戲稱為禿鷲王,一直沿用至今。

如今,神羽鷲王已經達到九級巔峰,隨時都有可能靈智開啟,成為靈獸。像神羽鷲王這種從普通妖獸修鍊數百年,開悟靈智,最後一躍而過,成為靈獸的傢伙,每一隻的潛力都急為巨大,在靈獸中也會迅的提升實力,最終排在靈獸的中前列。

妖獸谷的第七層,便是神羽鷲王的領地,在蘭長老和幾名弟子的帶領下,葉雲等數百名參加考核的外門弟子沒有絲毫阻擾的通過前六層,進入神羽鷲王的領地。

「這便是妖獸谷的最深處,鷲峰。禿鷲王的領地,此間妖獸橫行,九級妖獸時有出沒,一旦遇上,你們好自為之。」蘭長老站住身形,轉頭說道。

「蘭長老您老人家又嚇我們,即便遇上九級妖獸,我們打不過,還不能跑嗎?就算跑不了,不是還有保命護符嘛。」一名身穿黑袍的弟子笑著說道。

「沒錯,有了保命護符,這次的考核並沒有之前以為的那麼危險。」

幾名弟子交頭接耳的議論。

蘭長老冷笑一聲,眼中閃過一絲譏諷,然後擺手道:「三十枚令牌已經藏入鷲峰各處,從現在開始,十日的功夫,得到令牌的人,便獲得內門弟子考核名額。現在,都給我進去,然後起陣。」

蘭長老話音剛落,他帶來的數名立刻化為道道殘影,瞬間消失在各處,

隨即只看到數十道光影從四面八方噴射而出,猶如絢麗的光幕將鷲峰團團圍祝最後,光影一閃而過,只剩下幾乎不可見的透明光幕,將鷲峰籠罩其中。

「十日之內,生死不論,你們好自為之。」蘭長老身形掠起,瞬間消失在原地。

在他站立的地方,透明的光幕匯聚過來,不斷的上升,最後在空中合攏,形成一個巨大的透明罩子,將數百名弟子罩在其中。

鷲峰內門弟子的考核,正式開始!

數百名弟子只是遲疑了數息時間,然後驟然散開,化成了數十個小團隊,三三兩兩的站在四周。

「葉雲,你們三個現在還有機會捏碎保命護符。」身穿黑衣的甄華成走了上來。

葉雲目光看去,冷笑一聲,並不答話。

「你這傢伙真是可惡,居然搶了我要說的話。」段辰風笑嘻嘻的看著他,語聲中儘是嘲諷。不過,他眼中閃過一絲疑慮。

甄華成乃是段辰風和葉雲他們第一次進入藏武殿之時遇到的可惡傢伙,他隱約記得,甄華成當時身穿一襲紫色長袍,為什麼這次回來后,居然是身穿黑袍。

「牙尖嘴利,不過沒多少時日可活了,現在捏碎護符給我滾,否則就沒有機會了。」甄華成冷笑著回應。

段辰風眯著眼,道:「你好像記得你當日身穿紫色長袍,現在為什麼穿黑袍?莫非當日你偷偷穿上紫袍,想要裝一裝紫袍弟子來嚇我們?真是幼稚呢。」

甄華成原本冰冷的面容頓時一凝,隨即怒氣從他的雙目中噴射而出,仿若火焰。

很顯然,段辰風這一句話狠狠的觸碰到了他內心深處隱藏著的傷口,讓他頓時面色紅,殺意在眼中凝聚。

「給了你們一條活路,非但不要,還敢出言譏諷,很好,現在即便你捏碎保命護符跑出去也沒用,因為等我從這鷲峰中出去,你們還是要死。」甄華成怒不可遏,手中光芒閃過,一柄細細的長刀出現在掌中。

「現在就想動手?那就來吧1

段辰風從骨子裡便是一個極為狂妄高傲的人,在他的字典中,幾乎沒有退縮兩字!

頃刻間,整個空氣似乎都凝滯了!i1387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