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一百四十七章不論生死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 「不過,這次的名額爭奪,與以往有些不同。之前的考核都是兩兩對戰,太過單調,只考驗你們的修為,其實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所以,宗門臨時決定,這次的考核將會把你們放入無影峰後山的鷲峰,為時十天,十日之...

演武殿的廣場上,黑壓壓的擠滿了數千名弟子,縱然沒有報名參加最終比斗的人,也前來觀

葉雲和段辰風、余鳴鴻三人站在一起,他們身旁幾乎都是新晉的外門弟子,和一些入門不久的弟子。

「段師兄,你們這次可要好好的發揮,讓這幫蠢貨們知道厲害。」一名穿著青色衣衫的外門弟子握拳鼓勵。

「沒錯,葉師兄,段師兄,你們的實力是我們這批弟子中最強的,一定要讓他們知道我們的厲害。」

「葉師兄之前就奪取了宗門試煉的第一名,現在從試煉回來,得到中品靈器的獎勵,自然更上層樓。」

「我看段師兄的實力和葉師兄在伯仲之間,要是他們能夠會師決賽該是多好。」

「那我們這些入門才幾年的弟子就可以大出風頭了,平日里那幫傢伙都自以為是,覺得比我們高出一頭。」

「這位師兄,你們已經入門兩三年,我們才入門不到兩個月,你怎麼稱呼葉雲他們為師兄埃」

「這位小師弟你這就有所不知了,天劍宗師兄弟的分類並不是按照年紀來劃分,而是以修為,達者為先,力量為尊。葉雲和段辰風他們修為超過了我們,自然便是師兄。」

「原來如此,那麼葉師兄和段師兄便是我們的領頭人。」

「沒錯,我們以葉師兄和段師兄馬首是瞻。」

上百名入門在三年以下的外門弟子圍著葉雲三人,議論紛紛,神態各異。

段辰風笑著,滿臉得色,他雖然這些日子略微低調了一些,但是從骨子裡來講,他便是一個極為高調,狂妄囂張之人。大墓的經歷讓他認識到了天外有天,修為不足便是螻蟻般的存在,只有獲得強大的力量,才能夠將命運掌控在手中。

不過,他畢竟年輕,十六七歲的年紀,心中的高傲從來沒有真正消褪過,現在聽到眾人吹捧,自然飄飄然起來。

「那是自然,你們看好便是,別看這幫黑袍弟子好像修為高絕的樣子,其實大部分都是膿包一個,要是讓我遇到,讓他們跪地求饒。」

「沒錯,段師兄一定要為我們爭口氣。」

「你們的眼光在看誰?那些黃袍弟子有什麼好看的,一拳一個的傢伙,打了都臟我的拳頭。」段辰風看到有些人的目光掃向人群更多的黃袍弟子,頓時眉頭一挑。

「黃袍弟子自然不是師兄的對手,我只是看到那邊有兩名女弟子,生的甚是好看,想給師兄把把關。」

段辰風眼睛一瞪,笑罵道:「滾1

葉雲沒有說話,他只是嘴角帶笑。他的性格和段辰風完全不同,本就是來自邊陲窮苦之地,從小便知生活不易,行事低調認真。就像剛才和甄華成嘴上的交鋒,其實並不是他本意,只是修為剛剛提升,信心滿滿,畢竟年少氣盛,忍不住便出聲譏諷幾句。

葉雲此刻的目光遠遠望去,停留在那群黑袍弟子的身上,他目光掃過,並沒有感受到有能夠給他危機之人。或許是藏的很深,或許是還沒到來,也有可能是根本沒有。

現在的他,金剛之體初成,即便不能承受很多次鍊氣境四重以下的攻擊,不過想來承受個兩三次應該沒有問題。

那麼,這幫黑袍弟子中,又有幾名的修為能夠超過鍊氣四重的呢?恐怕屈指可數,甚至一個沒有。

「這次的比試,或許會很無聊呢。」葉雲百無聊賴的收回目光,看向演武殿的門口。

此刻的他,心境在不知不覺中發生了變改,之前一直覺得地位修為都高出許多的黑袍弟子,在不到十天中,竟然已經被他不知不覺的超越。

「葉雲,你小子再想些什麼?」段辰風看到了葉雲的發獃,好奇的問道。

葉雲看了他一眼,笑道:「你覺得我們這次的對手會是誰?或者說真正的對手。」

段辰風一愣,道:「那些黑袍弟子啊?他們畢竟有不少都是鍊氣境的修為,我們應對起來還是要小心一些為好。」

「他們嗎?」葉雲目光掃過,微微搖頭。

「那是誰?難道你昨日一夜將那件中品靈器煉化成功?」段辰風一臉震驚,隨即搖頭道:「不對,那件靈器對你來說根本無關緊要,難道你修為又有突破?可是依舊是煉體境七重悟氣境埃」

葉雲沉吟了一下,道:「段師兄,你我的修為和天分,很快都會進入鍊氣境,我們都是積蓄雄渾,基礎牢固,一旦突破,只怕鍊氣境初期的修為會一日千里。所以,目光不能太過局限,這些黑袍弟子,不過偶爾。」

段辰風面上傲然之色頓時凝滯,然後看著葉雲,不可思議的道:「莫非你覺得我們日後的對手會是那些紫袍弟子?從我們到來之後,一個都沒有見過的紫袍弟子?」

「不,我們見過。」葉雲緩緩道。

段辰風眉頭微皺,面上流露出一絲疑惑,從入門到現在,他的確沒有見到過一名紫袍弟子。相傳這些紫袍弟子平日里都不會出現,他們的任務便是修鍊,快速的提升修為。

葉雲目光看向遠方,緩緩道:「君若蘭,慕容無痕,想必他們都會是紫袍弟子,甚至可能會是內門弟子中的翹楚,成為宗門精銳弟子,真傳弟子。」

「君若蘭?慕容無痕?」

段辰風一怔,隨即目光變得凝重起來,他慢慢理解了葉雲的心中所想,面上的傲然和得色消失的乾乾淨淨,不存半分。

是啊,他和葉雲都是從大墓中活著回來,擁有氣運的弟子,日後的成就不可限量,又何必在這裡與這群外門弟子爭鋒,耗費太多的精力呢?

頃刻間,段辰風修鍊的目標也已經改變,在他目光看到之處,那便是紫袍弟子的地方。

眾弟子群情激昂,為葉雲和段辰風打氣,鼓勵。而余鳴鴻則在一旁靜靜的看著,他面色淡定從容,看起來沒有任何的情緒,只不過眼中偶爾閃過一絲精光,瞬息便消失無蹤。

演武殿外,蘭長老的身影終於出現,在他身旁並肩而行的依舊是天燭峰的外門大長老淳于衍。

「安靜1淳于衍的聲音在空中響起,極為柔和,卻清晰可聞。

剎那之間,整座演武殿的廣場上變得寂靜一片,落針可聞,原本被嘈雜喧鬧遮蓋的鳥叫蟲鳴頓時響起,此起彼伏,煞是好聽。

「昨日大家已經報名,總共有三百四十七人。」淳于衍點點頭,繼續說道。

「大長老,具體的流程我們早就知曉,兩兩對戰,直到決出最後三十人。」鍾鷹的聲音響起,有些激動。

淳于衍目光看去,一片冷冽。

鍾鷹這才想起,昨日便有兩名不知死活的弟子出聲頂撞,最後被蘭長老點殺,想到這裡,額頭上冒出了層層細汗。

「你們之中,有數十人已經參加過一次甚至兩次內門弟子的考核,只是都被淘汰下來。而爭奪考核名額的比試你們更是熟悉,正如你們所講,往年都是兩兩對戰,決出最後的勝者。」淳于衍點點頭,並沒有再追問。

他清了清嗓子,停了下來,目光緩緩掃過眾人。

「不過,這次的名額爭奪,與以往有些不同。之前的考核都是兩兩對戰,太過單調,只考驗你們的修為,其實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所以,宗門臨時決定,這次的考核將會把你們放入無影峰後山的鷲峰,為時十天,十日之後排名前三十的便獲取考核名額。」

演武場上,眾弟子齊齊一怔。

「不是說這次的考核比的是修為和悟性嗎?為什麼又突然改了呢?」鍾鷹忍不住,出聲問道。

淳于衍微微一笑,也不動怒,道:「正是因為只考核修為和悟性,所以才將你們放入鷲峰。?」

「可是鷲峰乃是高級妖獸的所在之地,其中的禿鷲王更是九級妖獸巔峰,如何能夠抗衡?」鍾鷹皺眉問道。

「九級妖獸又如何?鍊氣境四重的修為就能夠抗衡,你鍾鷹也是鍊氣境四重,居然還怕九級妖獸,丟不丟人?」蘭長老終於忍不住,怒喝道。

「可是那畜生乃是九級巔峰,相當於鍊氣境五重,甚至六重的修為,我們如何能夠抗衡。」鍾鷹看到蘭長老說話,不由得腦袋一縮。

「好了,具體的規則我來說一下。」蘭長老接過話頭,道:「所有人等會都要進入鷲峰,然後我們在鷲峰內藏了三十枚令牌,得到這三十枚令牌,並且堅持十日不被他人搶奪的弟子,便或許內門弟子的考核資格。這十日內,你們可以互相爭奪,只講勝負,不論生死。」

只講勝負,不論生死!

演武殿廣場上的弟子齊齊倒吸一口涼氣,這樣的考核,何其殘酷。

但是,修仙之路便是如此殘酷,一旦離開宗門,比現在殘酷十倍,百倍,甚至千倍。如果不能夠在宗門內適應修鍊的殘酷,那麼走出宗門,也只不過是一名空有修為的菜鳥,被人隨意謀算。

「不過,你們都會得到一枚保命護符,一旦覺得無法抗衡之際,便可將保命護符捏碎,瞬間就會被傳送出鷲峰,如果碾碎晚了,那麼就真的不論生死了1

淳于衍看到眾弟子被嚇得面色凝重,緩緩說道。

凝重的氣氛頃刻間一掃而空,大部分弟子都放鬆了下來。

不過,葉雲卻眉頭微皺,眼中精芒閃過!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