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一百四十三章直接斬殺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 蘭長老面色一沉,雙目中怒意閃現,只見他衣袖輕揮,兩道光華從衣袖中直射而出,瞬間便打在兩人胸膛。 這兩名弟子一怔,然後低頭看向胸口,眼中滿是難以置信,他們看到猩紅的鮮血從胸膛中噴射而...

內門弟子!

這是幾乎是外門弟子最真切的目標。他們勤苦修鍊,努力完成任務,提升境界和學識,為的便是得到一個內門弟子考核的機會。

成千上萬名外門弟子,真正能夠獲得內門弟子考核的只是寥寥,每三年才有一次考核,而名額只不過區區數十人。

內門弟子的考核對於外門弟子來說,可謂全軍萬馬過獨木橋,競爭激烈到難以置信的地步。

不過,所幸內門弟子的考核並不是只看修為,而是看年歲,修為,潛力,性格等等方面的綜合。只有在綜合比拼中勝出的弟子,才有資格成為內門弟子。

考核名額,何等珍貴,可是現在葉雲三人居然直接獲得,這立刻讓台下的弟子極為不滿,群情激昂。

「我不服,他們三個乃是新晉弟子,憑什麼直接獲得參加內門弟子考核的資格?」一名身穿黃色衣衫的弟子怒喝道。

「沒錯,我們辛苦為宗門做了許多年的貢獻,好不容易才能夠獲得一個資格,他們憑什麼?」

「莫不成因為他們死了九十多人,宗門大發善心,憐憫他們?宗門律法不是一向冰冷,沒有絲毫人情可講嗎?」有人譏笑起來。

「如果這次宗門讓他們直接獲得考核資格,那麼以後再來一批新晉弟子是否也會如此?到時候有法不遵,我看宗律殿如何辦。」

廣場之上,數千名外門弟子語聲激昂,大肆反對。

蘭長老眉頭微皺,立刻面冷如霜:「我看你們一個個膽子都大了,居然敢直接駁斥宗門的決定,既然如此,那麼反對之人就不用參加考核。」

大長老淳于衍顯然也沒有想到會遇到如此的抵觸,不由得眉頭微皺,面露慍色。

「大長老,我看大家並不只是一味的反對,也不是嫉妒,葉雲三位師弟能夠從宗門試煉中回來,自然是極好,他們也得到了豐厚的賞賜,就說中品靈器便是連我都沒有辦法擁有的寶物。這樣豐厚的獎賞在前,又要給他們直接獲得內門弟子考核的資格,的確是有些說不過去。」鍾鷹的聲音緩緩響起,他黑衣飄飄,負手而立。

「鍾師兄說的不錯,的確如此。」

「內門弟子考核的名額,向來都是要經過比試才能夠獲得,如何可以輕易被賜予呢?」

「沒錯,要麼讓他們按照規則進行比試,如果能夠勝出,我們無話可說。」

鍾鷹的話語讓這些外門弟子齊聲高喝,紛紛點頭附和。

蘭長老眉頭微挑,又要發作。

葉雲忽然走上一步,看著廣場上的數千名弟子,微微一笑,緩緩道:「既然各位師兄這麼希望我們通過比試來獲得內門弟子的考核資格,如果我們硬是拒絕的話,倒也是說不過去。既然如此,那麼我們三人參加比試便是,到時候遇到諸位師兄,我們也不會手下留情。」

葉雲聲音並不洪亮,但是語聲卻彷彿在每一寸空間響起,在所有人的耳中回蕩。

鍾鷹等人面色一變,眼中閃過難以置信,他們有些不敢相信,一名區區煉體境巔峰的外門弟子,竟然能夠在數千人吵雜喧鬧的環境中,將話語清晰的傳入每個人的耳中,這一份實力絕對不是煉體境巔峰的修為應該擁有。

鍾鷹與身旁眾人對望一眼,然後不動聲色的微微點頭。

「說的好,這麼一來我們倒是佩服你們。」

廣場上數千名弟子齊齊一怔,隨即爆發出一陣呼聲。葉雲這樣的表態顯然符合他們的要求,內門弟子考核一共就數十個名額,被葉雲三人白白佔去三個,自然是極為不爽。

「喲,就你們三個還敢參加比試,妄想奪取考核資格,真是太不自量力了。」

陰惻惻的聲音中帶著無盡的嘲諷傳來,然後便看到一名黑衣弟子從人群中緩緩的走了出來。

葉雲抬眼望去,眼前這人似曾相識,有些面熟。

「怎麼?不記得我了?」黑衣男子冷笑一聲,看著葉雲。

葉雲笑道:「對不起,對於無關緊要的人或事,我一向不願意花精力去記祝」

「你……」黑衣男子一怔,隨即眼中滿是怒火:「好,很好,非常好。既然你敢參加爭奪內門弟子考核資格的比試,那就祈禱不要遇到我甄華成,否則一定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界。」

「哦,原來你叫甄華成,不好意思,還是不記得。」葉雲故作驚訝,然後轉頭道:「段師兄,你說這些傢伙怎麼和大墓中的狂妄之輩一個樣子,嘴皮子功夫修鍊的倒是很不錯。」

「誰說不是呢,估計他們的嘴皮功夫已經修鍊到十七八重,不是你我能夠相比。」段辰風聳了聳肩,笑著道:「不過遇到這種貨色,我一般都是打開殺戒,打的他跪下求饒。」

葉雲笑道:「看來我們越來越投緣了,想法都差不多。」

兩人有說有笑,儘是譏諷。

甄華成早在三年前就成為黑袍弟子,修為也達到了鍊氣境三重,這兩年來,又有哪個修為比他低的弟子敢如此與他說話,聽到葉雲兩人的譏諷之語,頓時怒不可遏。

「住嘴!我看你們一個個膽子大了,居然敢在我的面前相互嘲諷,是不是不將我與大長老放在眼中。」蘭長老怒喝一聲,目光猶如利劍,直射而來。

甄華成冷哼一聲,不敢再說話。

葉雲聳了聳肩,一副不置可否的模樣。

「既然葉雲你主動放棄直接獲得內門弟子考核資格,那麼就按照規則,參加明天開始的資格爭奪大賽吧。你們三人的修為都已經臨近鍊氣境,的確也有一爭之力。」蘭長老眼中閃過一絲得色,隨即恢復如常。

「敢問蘭長老,比試規則如何。」葉雲躬身道。

蘭長老並沒有直接回答他,而是目光緩緩掃過眾人,道:「這次爭奪內門弟子考核資格的比試與以往略有不同,以往需要進行境界,仙技,丹藥,天賦等方面的綜合評判,再決出最後的三十個名額。這次比試,將直接比試修為,和對於境界的領悟。兩者相加得出的分數,便是最後的排名。」

「這不公平,我這兩年苦研丹藥,豈不是白費了。」一名弟子愣了愣,隨即大聲呼喊。

「是啊,我這些年鑽研仙技,幾乎將技法修鍊到極致,如果這樣比試的話,豈不是白費了?」又一名弟子大聲反對。

蘭長老面色一沉,雙目中怒意閃現,只見他衣袖輕揮,兩道光華從衣袖中直射而出,瞬間便打在兩人胸膛。

這兩名弟子一怔,然後低頭看向胸口,眼中滿是難以置信,他們看到猩紅的鮮血從胸膛中噴射而出,接著便感到劇痛襲來,眼前一黑,直接倒在廣場上,沒了聲息。

「看來我太縱容你們,太過寬容。對於宗門的規則,你們已經忘的一乾二淨,竟然敢連連頂撞我和大長老,今天不略施懲戒,只怕你們日後更是不得了。」蘭長老語聲冰冷,在演武殿上空回蕩。

舉手之間,兩名身穿黃袍的外門弟子直接被斬殺,這立刻震住了數千名外門弟子,他們這才想起身處天燭峰,而蘭長老和淳于衍則掌控著他們的身死,這樣屢次頂撞的罪名,即便是宗律殿也不會做出袒護。

頃刻間,整座演武殿變得鴉雀無聲,一片靜默,溫度似乎瞬間下降了許多,讓眾弟子彷彿身處冷風,瑟瑟發抖。

「殺的好,竟然敢屢次挑釁長老權威,該死。」鍾鷹的聲音驟然響起,回蕩在寂靜的空氣中。

「沒錯,死的好!什麼東西,連門規都忘記了吧。」

「這些年若不是長老帶著我們,縱容我們,大家豈會過的這般自在。」

「這次的比試想必也不是長老們訂下的規則,而是宗門高層的決定,這也敢反對,不知死活。」

頃刻間,無數的聲音從各處傳來,此起彼伏,他們恨不得能夠和地上的兩具屍體儘可能的撇清關係,支持蘭長老的決定。

葉雲三人在台上看的目瞪口呆,這幫在天燭峰混跡多年的老油子,果然每一人都修鍊出一副厚臉皮,變臉竟然在一瞬間。

「很好,既然沒人反對了,那麼就這樣定下來。」蘭長老負手而立,目光掃過眾人,微微點頭。

葉雲好奇道:「蘭長老,比試修為和對境界的領悟,這兩項如何解釋?」

修為的比試還好理解,無非就是測試一下誰的境界高,或者直接擂台打一場,敗者出局。可是這境界的領悟,如何解釋?畢竟境界乃是虛無縹緲的東西,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比試修為便是最常見的切磋修為,在擂台上比試一場,勝者出線,敗者出局。至於境界的領悟,自然會有讓你們領悟境界的地方,到時候便知道了。」蘭長老對於葉雲倒是出奇的寬容,面帶微笑回答。

葉雲道謝之後,眼睛微眯,心中暗自思忖。

領悟境界,難道會讓他們進入某個充滿法則的空間,然後參悟鍊氣境?或者是某個奇妙的法則?誰能夠參悟出來,便算勝出?

修為的比試,對於葉雲現在的實力來講,進入前三十沒有任何的難度,倒是這境界的領悟,讓他充滿了好奇和期待。i1387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