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一百三十三章絕品靈器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 葉雲摸了摸鼻子,道:「那你將這虹雲霓裳穿上,貼身穿上。」 蘇靈一愣,眼中滿是難以置信,然後搖頭道:「不不,不能穿,一旦被宗門發現,即便我爹爹的無影峰的峰主,也保不了我。」 ...

羅文成怎麼都想不明白,為什麼葉雲能夠在被真氣牢籠罩住之後,居然可以一劍破開,這完全出乎了他的預料,也不在他的認知之內。

真氣牢籠乃是鍊氣境後期的修士才能夠施展的手段,可謂是同歸於盡的最後攻擊。正常來說,一旦被罩住,那麼除非修為達到築基境才能夠破開,否則哪怕

可是,葉雲的修為明明只是煉體七重悟氣境,也被真氣牢籠困住,卻一劍將牢籠斬破。

「怎麼可能?」羅文成不甘心的大喝,想要做出最後的反抗。

但是,他體內的真氣已經完全被抽取到真氣牢籠當中,涓滴不存。

紫影劍泛起一片光華,掠過他的胸膛。

羅文成只感到胸口一涼,隨即便看到一道鮮血噴射而出,足足半丈高。

下一刻,他看到了自己的身體,斜著被切成兩半,轟然倒地。

羅文成雙目之中充滿不甘,無奈和絕望。

葉雲回身,看著被斬成兩截的羅文成,緩緩的呼出口氣。他心中也極為激蕩,剛才幾乎已經陷入絕死之境,只怕再慢上半分,真氣牢籠便會爆炸,那樣的衝擊力根本不是他能夠抵擋,只怕瞬間就會身死靈消。

「小吸星訣,你到底是什麼級別的功法?居然如此神奇。」葉雲激蕩的心情迅速平靜下來,臉上閃過一絲驚喜。

剛才危急一刻,小吸星訣和仙魔之心配合,簡直難以置信。要是能夠完美利用,那麼還怕靈氣不夠嗎?

「吸收真氣嗎?」葉雲眼中閃過一絲精芒,嘴角泛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葉雲,你沒事吧1

清脆的聲音中帶著無比的焦急和驚喜,傳入耳中。隨即一縷幽香直撲而來,葉雲只感到一個身影撲入懷中。

「我沒事1葉雲輕輕的摟著懷中女孩,柔聲道。

蘇靈緊緊抱著他,光潔如玉的臉頰還掛著淚珠,露出驚喜的笑容。

「嚇死我了,剛才嚇死我了。」

葉雲只是輕輕摟著她,嗅著髮際傳來的幽香,心中情愫頓生。

「喲,蘇靈師妹,我也要抱一下。」

段辰風的聲音中帶著捉黠隨風飄來,傳入兩人耳中。

蘇靈一下將葉雲推開,俏臉通紅,狠狠的瞪了段辰風一眼,道:「你再敢胡說八道,等我回去就讓爹爹把你抓到無影峰,封印起來。」

段辰風苦笑道:「蘇靈師妹你不能這樣吧,翻臉如翻書一般,這待遇也差別太大了。」

蘇靈再次瞪了他一眼,哼了聲不再說話。

余鳴鴻走過來,看著被斬成兩截,死不瞑目的羅文成,眼中滿是震驚。他眼中閃過一絲異色,然後抬起頭看著葉雲,儘是震駭之色。

「葉師兄,你這一劍真是太厲害了。」

葉雲微微一笑,對於這個小師弟他很有好感,道:「你也不差,能夠進入大墓第三層,鍊氣境就在眼前。」

「我如何能夠與葉師兄相比,希望不會被你拋得太遠便好。」余鳴鴻低頭輕搖,似乎欲言又止。

葉雲並沒在意,他抬手一抓,將羅文成身上的儲物袋和手指的一枚儲物戒指摘了下來,靈力頃刻湧入其中。

儲物靈器都會被主人布置靈力印記,以防止他人輕易打開。不過,現在主人羅文成已經身隕,其中的靈力印記也變自然消散,葉雲的靈力輕易而入。

羅文成身為絕劍峰十大弟子之一,果然和尋常弟子不同,儲物袋和儲物戒指中的東西讓葉雲幾乎驚呆了。

儲物袋中沒有其他,整整齊齊的都是上品靈石,足足五千枚之多。而儲物戒指中,一件紅色的靈器引起了葉雲的注意。

一件紅色猶如霧氣般在儲物戒指中起伏的靈器。葉雲一把抓住,握在手中輕若無物,細細一抓掌心才傳來極為絲滑的感覺。

葉雲抖開一看,居然是一件女式上衣,鮮紅一片,淡淡的靈氣蘊繞,仿若霧氣籠罩。

「虹雲霓裳?這是虹雲霓裳,居然會在羅文成的手中。」

沒等葉雲發問,站在他身旁的蘇靈掩口驚呼起來。

「虹雲霓裳?你認識?」葉雲好奇的問道。

蘇靈點頭道:「虹雲霓裳乃是天劍宗的一件至寶,絕品靈器。一年前忽然丟了,再也找不回來,為此宗主大怒,差點將看守藏寶殿的師兄全部斬殺。」

「絕品靈器?」葉雲一怔,在他的概念中,上品靈器已經是了不得的存在,至於絕品靈器,他也只是聽聞,有一段時間他以為靈器只是分為上中下三種,根本沒有絕品的存在。

「沒錯,絕品靈器。相傳這件虹雲霓裳乃是天劍宗成立之後煉製出來的第一件絕品靈器,被賜給了第二代的一名驚才絕艷的女弟子,而這名女弟子便是最後成為第三代宗主的端木琴前輩。」蘇靈緩緩說道。

「端木琴前輩1葉雲頓時倒吸一口涼氣,那可是天劍宗千百年歷史上,唯有的五名金丹修士之一,而且據說已經修鍊到了金丹七重,只差半步便能夠丹破嬰生,成就元嬰境。只是在葉雲當年的認知中,金丹境便是最高等級,再往上便是虛無縹緲的真正大道。

「沒錯,就是端木琴前輩。她老人家當年其實已經丹破嬰生,但是在最後的關頭還是失敗了,為此抱憾終身,鬱鬱而終。」蘇靈點頭說道。

「喂喂,我又不要聽端木琴前輩,我要聽的是這件絕品靈器虹雲霓裳,到底有什麼樣的功效和威力。」段辰風的聲音響起,打斷了葉雲和蘇靈的對話。

葉雲兩人對望一眼,不由得笑了。

「虹雲霓裳乃是一件絕品防禦靈器,你們也知道防禦靈器本就難以煉製,煉製出絕品來更是難上加難。這件虹雲霓裳只能夠被女子所穿,因為催動它必須要女子特有的純陰靈力。即便是修為還沒有達到鍊氣境的女弟子穿上它,也能夠抵擋築基境修士的一次攻擊,至於鍊氣境的弟子,根本別想讓身穿虹雲霓裳的人受傷。」蘇靈笑著說道。

葉雲和段辰風等三人面面相覷,眼中儘是難以置信。

「築基境修士的一次攻擊?不管是築基境的什麼級別?」段辰風不可思議的問道。

「是啊,這未免也太玄乎了。一名煉體境的弟子穿上虹雲霓裳即便能夠抵擋這築基境強者的攻擊,但是光是反震之力也足以讓她身死靈消吧。」葉雲也完全不敢相信。

蘇靈撇撇嘴,道:「你們知道什麼。這虹雲霓裳最神奇之處便是能夠把築基境強者的攻擊盡數化去,就像是只是很普通的摸了一下而已。只不過築基境高手的力量太過強大,無法連續抵擋他們的攻擊。」

葉雲苦笑道:「要是能夠連續抵擋築基境強者的攻擊,那這就不是絕品靈器了,足以達到仙器的品階了吧。」

「那是當然,不過要抵擋鍊氣境弟子的攻擊,卻是極為容易,想羅文成這樣的修為全力攻擊,也別想破開虹雲霓裳的防禦。」蘇靈看著葉雲手中似乎在微微跳動的虹雲霓裳,眼中滿是興奮。

葉雲摸了摸鼻子,道:「那你將這虹雲霓裳穿上,貼身穿上。」

蘇靈一愣,眼中滿是難以置信,然後搖頭道:「不不,不能穿,一旦被宗門發現,即便我爹爹的無影峰的峰主,也保不了我。」

葉雲眉頭微挑,道:「你不穿我們穿上又沒有用處,那如何處理?」

「交給宗門1餘鳴鴻的聲音忽然響起。

「交給宗門?」葉雲看了他一眼。

「沒錯,我們就說是從大墓之中偶然得到,知道此物不凡,便上交給宗門,定然能夠獲得大量的獎賞,甚至可以讓我們成為精銳弟子。」余鳴鴻眼中閃爍著無比的期待和興奮。

葉雲搖了搖頭,道:「虹雲霓裳何等珍貴,我們如果直接拿去獻給宗門,即便宗主不懷疑我們是否在大墓之中還得到其他了不得的寶物,賜予大量的獎賞,以我們的修為,難保不會遭人覬覦,你以為我們能夠平平安安的保住那些賞賜,安心修鍊?」

「不錯,葉雲所說甚是,如果我們貿然上交,反而會讓宗門中有些人懷疑我們,那麼就麻煩了。我們應該交給一個實力身份足夠的人去交給宗門,而我們則低調行事,安心修行。」段辰風點點頭,出乎意料的沒有展露一貫的狂妄。

「那由誰來上交?」余鳴鴻和蘇靈異口同聲問道。

葉雲和段辰風相視一笑,同聲道:「蘇靈的父親,無影峰主蘇浩1

蘇靈一怔,道:「我爹爹?」

「沒錯,這件虹雲霓裳只有你帶回去,說是在大墓中得到,然後讓蘇浩大人上交宗門,這樣宗門賜下的獎勵才不會有人覬覦,因為沒幾個人敢打你父親的注意,能夠與你父親一戰的宗門高手,又不會為了這些賞賜而貿然動手。所以,只有蘇浩大人才是最佳人眩」葉雲點點頭,緩緩說道。

「等蘇浩大人得到宗門賞賜,必然會將大部分甚至全部給你,到時候我們再分嘛。」段辰風眼睛眯起,笑了起來。

蘇靈雙眸一亮,看著葉雲,點了點頭。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