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一百二十九章我來殺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閃爍著綠色光影的魔刀狠狠的斬了出去。 這是憤怒的一刀,是狂怒的一刀。 這一刀下,所有的一切都要在怒火中化為灰燼。 當年七絕老魔陷入險境,施展這一招,消耗自身精元,提升力量到巔峰...

漫天的雷電劃過天空,刺破大洋。狂暴的氣勢捲起大浪,奔涌放肆。

段辰風和余鳴鴻兩人幾乎驚呆了,他們怎麼都沒想到,葉雲的修為竟然會強悍到了這種地步,給他們的感覺完全不比曲一平差。

「這傢伙在華韻秘藏中到底得到了些什麼?為什麼他的修為會提升到這種程度?」段辰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滿臉的震駭。

「葉師兄果然不愧是我一直看好的人啊,真是想不到修為提升的如此快。」余鳴鴻點頭附和,心中震撼。

「這樣下去我哪裡還有混的地步,不行,等葉雲把曲一平那蠢貨殺了,我要好好的拷問他,到底得了多少好處。」段辰風看著那漫天雷光,眼中帶著無比的期待。

余鳴鴻沒有接著說話,只是點點頭,他的眼中有異色瞬息閃過。

蘇靈倒是依舊平淡的模樣,她靜靜的站著,眼神迷離的看著葉雲,毫不掩飾心中的歡喜。

葉雲與她剛剛認識之時,修為不過是煉體三四重的樣子,根本不值得一提。第二次見面便是在這大墓,幾個月的時間,他的修為已經達到煉體六重,而剛剛相隔不到兩日,這傢伙居然已經是悟氣境的修為,這樣的晉陞速度未免也太過恐怖。

最重6,ww≧w.要的是,葉雲並沒有境界快速提升而使得根基不穩,看他這即將斬出的一劍,根本不是煉體境的修為能夠抵擋,即便是鍊氣境初期的弟子,恐怕也無法在這一劍下生還。

「葉雲,你這個壞傢伙,修為提升的真是快呢,等我們離開大墓,我一定要讓父親將你抓到無影峰來。」蘇靈的嘴角泛起一抹若有若無的笑意。

大洋之上,曲一平面色猙獰,憤怒的面孔上泛起一抹說不出的詭異之色。

「七絕魔刀,怒之斬1

曲一平高喝一聲,手中閃爍著綠色光影的魔刀狠狠的斬了出去。

這是憤怒的一刀,是狂怒的一刀。

這一刀下,所有的一切都要在怒火中化為灰燼。

當年七絕老魔陷入險境,施展這一招,消耗自身精元,提升力量到巔峰,斬出驚天動地的一刀,將修為遠高於他的築基境強者斬殺,一舉成名。從此之後,修為不是比七絕老魔高出許多的強者,幾乎沒人敢將他逼入絕境,萬一除魔不成反身隕,那就得不償失。

狂暴的氣勁迸射而出,刀芒猶如匹練斬破長空,狠狠的斬向葉雲。

葉雲的嘴邊笑意不減,手中紫影輕輕劃過,漫天雷光頓時一滯,隨即迅速凝聚成團。

「神雷滅世1

葉雲一聲低喝,雷雲電光劍第三招終於面世,漫天雷電凝成一點,化為一道神雷從九天降落,轟殺一切邪魔歪道。

轟!

神雷穿越九天而來,狠狠的落在七絕魔刀斬出的怒之斬上。紫色的雷電,綠色的刀芒瞬間交織在一起,啪作響。

難以置信的衝擊力朝著四面八方奔涌而去,以兩人為中心,海面被硬生生的壓下去三尺,浪濤朝著四周翻滾而去,直抵遠處。

蘇靈三人幾乎無法在這股衝擊力的餘威下站穩,連忙退出數十丈,這才能夠勉強站住身形。

段辰風和余鳴鴻面面相覷,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樣的一招,段師兄你接得住嗎?」余鳴鴻心中驚恐的問道。

「自然不行,這兩個傢伙真是變態。葉雲也就罷了,為什麼曲一平這雜碎只是得到了一柄七絕魔刀,修為居然會提升到這種地步。」段辰風搖搖頭,惡狠狠的說道。

「看來我還不夠努力,到現在連小玄武之盾都還沒有凝鍊成功,發揮出真正的威力。」余鳴鴻看著兩人,眼中閃過決然。

「努力有個屁用,有些人天生氣運渾厚,即便不努力修鍊也能夠快速提升,直抵金丹大道。」段辰風忽然看起來有些失落。

「不會的,修仙界千萬年來,多少至尊王者靠的都不是天分,而是後天的努力,只要付出比常人多十倍,甚至百倍的刻苦來修行,我相信總有一天能夠趕超葉雲師兄他們,甚至金丹大道也就在眼前。」余鳴鴻搖搖頭,眼中滿是堅定的色彩。

段辰風沒有說話,眉頭微皺,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綠色的刀芒和紫色的神雷終於分出了勝負。神雷猛然間光華大盛,將天空中的陰霾一掃而空,紫色的光芒照亮了方圓千百丈的空間,纖毫畢現。

綠色的刀芒終於支撐不住,喀嚓一下斷裂開來,隨即綠色光華盡數崩碎,星星點點的消失在空氣當中。

轟!

紫色神雷余勢不減,狠狠的落下,砸在七絕魔刀上面。

曲一平只感到一股難以抵擋的巨力從七絕魔刀上傳來,猶如重鎚狠狠的轟擊在胸膛。

哇!

曲一平嘴巴張開,鮮血化為血箭噴射而出,在空中揮灑成花,掉落大洋,血花綻放開來,星羅棋布,甚是絢麗。

曲一平整個人都倒飛了出去,落在大洋當中,要不是他還有一絲清醒,用最後的餘力躍到岸上,只怕很快就會被冰冷的海水侵蝕,意識消散。

「不可能,不可能1曲一平跪在地上,鮮血不要本錢的從口中噴涌而出,夾雜著五臟六腑破碎后的碎肉。

葉雲面色有些蒼白,他的修為畢竟還沒有達到鍊氣境,雷雲電光劍的第三式神雷滅世幾乎將他體內的靈力盡數耗盡,要是換個人來,剛才這一招在破開怒之斬后便再無餘力。

「曲一平,你屢次與我作對,可曾會想到有今日?」葉雲踏上一步,冷冷的說道。

「修仙之路,勾心鬥角,爾虞我詐。為了資源,為了功法經常血流漂杵,別說你我只是名義上的師兄弟,即便是我父兄姐妹,阻擋我的修行之路,也只有死路一條。」曲一平忽然間大笑起來,看起來有些瘋魔。

「真是一個可憐的傢伙。」葉雲搖搖頭,他一直都不明白,曲一平為何要如此的工於心計,似乎看每個人都不順眼,想要將一切比他強,比他有潛力的人壓制。

同門師兄弟,難道不是應該相互扶持,相互照應,共同修行嗎?

曲一平拄著七絕魔刀,語聲冰冷:「廢話少說,要殺便殺,何必多言。」

葉雲搖搖頭,看著這可憐之人,手中紫影劍微微的盪出層層漣漪。

「葉雲,你沒事吧?」

蘇靈身形閃過,落在葉雲的身旁。

葉雲手中紫影驟然一斂,收入雷音化龍戒中,他搖搖頭道:「沒事,只是靈力消耗巨大,有些疲累。」

「那你可不可以不殺他?」蘇靈指著曲一平,眨著眼睛說道。

葉雲一怔,眼中滿是疑惑。他原本就不是一個嗜殺之人,但是這些年的修仙經歷讓他認識到,有時候心存善良是沒有用的,對於曲一平這樣心中始終藏著邪魔的人,還是一劍斬殺,以絕後患。

「再怎麼說,他也是我天劍宗的弟子,犯了錯交給宗律殿處罰,如果你現在殺了他,被宗門知曉,很可能會背上一個戕害同門之罪。」蘇靈搖搖頭,拉著他的衣袖。

「戕害同門?天劍宗內,互相殘殺的人還少?怎麼沒見宗門宗律殿出來處理?」葉雲不由得好笑之極,在這大墓當中,明爭暗鬥,互相攻擊的同門弟子還在少數嗎?

「宗門不處理,那是宗門的失誤。但你要是將他斬殺,一旦被人利用,那麼宗律殿便會找到你,按律論處。」蘇靈走上一步,嘴巴湊到葉雲耳邊,輕聲道:「你現在身懷至寶,儘可能的低調才是,等回到天劍宗,你便跟我去見我爹,不然我有一種直覺,或許你回到天劍宗后,會有很大的麻煩。」

葉雲眉頭微皺,看了看蘇靈,隨即點了點頭。

「也罷,曲一平的修為已經不足為道,我將他的七絕魔刀收了就是。」

「這樣最好。」蘇靈點頭笑了起來,這時候的她,根本不像一個十四五歲的小女孩,而是一個熟知宗門律法,胸有城府的弟子。

曲一平眼中滿是怨毒,惡狠狠的盯著蘇靈和葉雲,大口的喘著氣,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不過,現在的他在葉雲眼中,已經沒有任何的威脅,若有妄動,一招便能夠將他斬殺。

「葉師兄,剛才這一劍叫什麼?真是太強大了。」余鳴鴻走了過來,面上滿是激動。

「葉雲,你這傢伙在第三層中到底得到了多少寶物?剛才那柄紫色神劍,起碼也是中品靈器吧?」段辰風的聲音傳來,可以聽到帶著一絲落寞。

「余師弟,段師兄。只是一些小際遇罷了,你們同樣也得到了寶物或是功法,只是還沒時間修鍊,說不定等離開大墓之後,不要多少時間就能夠修鍊參悟,到時候修為必然不會比我低。」葉雲笑著回答,對於這兩人,他還是有不錯的好感。

「這傢伙不殺他的話,也要廢去修為,以絕後患。」段辰風皺著眉頭,指著曲一平道。

葉雲擺擺手,道:「那倒是無妨,既然決定留他性命,也就不必廢去修為,待我將七絕魔刀收了便是。」

說罷,他便走了過去,要將曲一平手中的七絕魔刀收起。

就在此時,天空中忽然傳來一陣波動,緊接著一道尖銳的嘲諷聲傳入耳中。

「婆婆媽媽,婦人之仁,這樣的心境如何能夠修鍊有成?你不殺,我來殺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