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八十七章第二層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人就被分散,一時間兩人十指緊扣,掌心之中都是汗水。 就在他和蘇靈的身影剛剛在黑色光幕中消失的瞬間,青色拱門驟然崩塌,他們下方整座祭壇也陡然猛烈的抖動,裂開,然後化為一蓬蓬的飛灰。 與此...

葉雲身影一動。。

「葉雲1

蘇靈一聲驚呼,她下意識的以為葉雲要出手殺死杜劍吟。

杜劍吟卻是微微哼了一聲,閉上了眼睛,一動不動的準備受死。

但是一陣微風涌過他的身體,他覺得有些不對,愕然睜開眼睛時,卻發現葉雲只是將他插在身前的潔白如玉的長劍拔起,握在了手中。

葉雲的眼睛里瞬時湧起失望的神色。

這柄劍通體潔白如玉,也不知道到底是何等材質所制,此刻握在手中看起來,這劍身內隱隱有不均勻的水波紋里,整柄劍看起來沒有任何雕琢的跡象,倒像是自然形成一樣。

光是看在杜劍吟手中的表現,這柄出自這個神秘大墓的靈劍就比黑曜劍的品質要高出許多,然而此時讓他異常失望的是,這柄劍一入手,他就感覺到掌心一陣陣針扎般的疼痛。

這柄劍自身的靈力,明顯和他體內的靈力極為相衝,若是用這柄劍,恐怕反而就像是多了一件累贅。

「葉雲,怎麼了?這柄劍不合適么?」

蘇靈看著葉雲的樣子,有些醒悟了過來,忍不住好奇的問道。

「哈哈,看來這柄劍已經認我為主,別人根本得不到這柄劍的承認1葉雲還沒有回答,杜劍吟卻是突然狂笑了起來,「看來我才是註定的用劍王者,你就算一時贏了我,這柄劍還是覺得我的劍心比你強。」

葉雲失望之下,一時連罵他白痴的心情都沒有,臉色陰沉的隨手將劍一扔,隨即轉身看起祭壇上出現的青色石門起來.

現在最為緊要的,自然是想辦法從這個大墓出去,在這裡爭論誰更有資格用劍,本身就是腦袋有問題的行為.

「這實在太古怪了,看上去既像是傳送通道,但又好像不是.」

蘇靈也不理會杜劍吟,皺著眉頭研究起祭壇中央出現的這道古樸的青色石拱門起來.

此時古樸的高大青色石拱門的中央隱隱流動著一層黑色的光幕,很想是一扇幽深的空間之門,通到另外一個地方,但是和尋常的傳送法陣的氣息卻是截然不同.

最讓她覺得詭異的是,黑色的光幕上竟然還不斷的散發出一股股樹木腐爛之後的味道.

「不管是什麼,如果不抓緊試試的話,你們恐怕就沒有機會了.」

這個時候杜劍吟的聲音卻是響了起來.

只見他撿起了那柄潔白如玉的長劍,也走到了葉雲和蘇靈的身側不遠處,接著冷哼道:」你們難道不覺得這個祭壇現在就像是一根蠟燭,內里的靈力在源源不斷的消耗,只為支持這道拱門么?」

蘇靈的臉色頓時變得煞白。

的確方才她是沒有注意到這點,此時經過杜劍吟的點醒,她根本不用費什麼力氣都可以感覺到這個祭壇的靈力在迅速的消失。

她之前偷偷溜進來之時,只是小女孩的頑皮,根本沒有想到華韻秘藏的第一層竟然會危險到這種地步,怪不得她父親不讓她前來,要是早知如此,便是打死她也不會偷溜進來。

葉雲的眼睛也不由得眯了起來。

他自然也可以明顯的感覺到這個拱門在以極快的速度消耗著這個祭壇的靈力。

等到這個祭壇的靈力消失,恐怕這個祭壇又會像先前的青山一樣,徹底化為飛灰。

「你去試試。」

深吸了一口氣之後,他看著杜劍吟說道。

杜劍吟一怔,隨即冷笑起來,「想讓我幫你們試試這個到底何等性質?你們想的倒美,乾脆些殺死我算了。」

「快點殺了我。」接下來,杜劍吟竟然直接對著葉雲叫了起來。

看著他這副樣子,蘇靈頓時都有些哭笑不得了。

葉雲眉頭微挑,臉色卻是沒有什麼改變,只是看了一眼他手中的白色長劍,緩緩道:「你不是說這柄劍認你為主,這柄劍都看上你,你就甘心自己去死,丟下這柄劍?」

杜劍吟的面容頓時一僵。

「與其這樣被我殺死,不如大家賭一賭?」

葉雲卻是面無表情的看著他接著說了下去,「若是這道拱門真只是傳送作用,不管是通到外面的出口,還是通到更深的墓層之中,只要我們能夠不在這裡死去,我就保證不再和你為敵。你也有拿著這柄劍好好修鍊的機會。」

「這個提議倒是不錯,我接受了。」

杜劍吟眼睛一亮,話音剛落,他便沒有任何多餘動作的縱身一躍,直接朝著青色拱門中散發詭異腐木氣息的黑色光幕衝去,身影瞬間被吞沒,消失無蹤。

如此乾脆,倒是讓葉雲一愣。

「葉雲,快!這祭壇的靈力快要消失了,看來真的是某種特殊的空間傳送法陣,可能是單向通道。」

蘇靈卻是又臉色大變,她不由分說,直接牽住了葉雲的手,急聲連連,拉著葉雲就往黑色光幕沖入。

葉雲不自覺的也抓住了蘇靈的手,生怕通過此門之後兩人就被分散,一時間兩人十指緊扣,掌心之中都是汗水。

就在他和蘇靈的身影剛剛在黑色光幕中消失的瞬間,青色拱門驟然崩塌,他們下方整座祭壇也陡然猛烈的抖動,裂開,然後化為一蓬蓬的飛灰。

與此同時,華韻秘藏的外面,也是出現了異象。

延綿數十里的大墓,忽然發出了血紅色的光芒,漫天的血光將天地都染紅,所有的一切看在眼中都是猩紅一片,觸目驚心。

猩紅的大地,血紅的天空,層層疊疊的壓下來,讓人心中極為不舒服,甚至一些修為低的弟子面色慘白,幾乎無法承受。

但是,歐陽問天和杜建明,還有孫一刀殷姥姥四人的臉上卻沒有半分的驚恐,反而儘是興奮。

「哈哈,這一日終於到來了,我可真是等了好久呢。」杜建明有些尖銳的嗓音在空中回蕩。

「誰說不是呢,一天下來,杜建明你就這句話最中聽。」霸刀門的孫一刀哈哈大笑。

「今日乃是歐陽峰主和杜三族長你們的風頭,撈了好處可別忘記留一口湯給老婆子我喝喝。」殷姥姥拄著拐杖,看起來巍巍顫顫,隨時都會從空中掉落下來。

歐陽問天微微一笑,負手而立,道:「殷姥姥您太謙虛了,雖然我天劍宗和杜家佔據的比例大一些,但是按照道理,那一家的弟子能夠破開禁制,打開前往第二層的通道,那麼便是大功一件,可以為宗門額外獲得一成的好處,說不定這破開禁制的便是你齊陽門的天才弟子呢。」

殷姥姥笑的臉上都是褶子:「我們齊陽門才一隊人,與你天劍宗比起來,簡直是螢火比之皓月,根本不值得一提,老婆子看來,這一次必然是你天劍宗獲取的寶物最多。」

「殷姥姥這樣說,可真是太看得起我天劍宗了。」歐陽問天負手而立,口中謙虛,語聲中卻沒有絲毫謙遜之意。

「天劍宗乃我晉國境內第一宗,歐陽峰主何必謙虛。」另一邊,孫一刀的聲音響了起來。

的確如此,天劍宗在晉國內,便是數一數二的大宗,除了杜家之外,幾乎沒有能夠與之抗衡的宗門。

「孫門主客氣了。」歐陽問天拱了拱手。

「哼1

忽然,一聲冷哼從另一側傳來,只看到杜建明面若冰霜,目光中滿是殺意。

「天劍宗,還算不錯,不過想要成為晉國第一勢力,那還是差了不少。在我看來,晉國第一勢力必然是我杜家,而排在第二的,則是王室,然後才是天劍宗,至於霸刀門和齊陽門,還差了有些許。」杜建明冷冷的說道。

「杜三族長此言差矣,如果說我天劍宗排在第三,或者更靠後那也說得過去,但是杜三族長竟然如此看不起霸刀門和齊陽門,莫非你一起孫門主和殷姥姥的修為真的在你之下?」歐陽問天眼睛微眯,一道精芒閃過。

「如果是別人,我倒是還要謙虛三分,至於孫一刀嘛,他的修為大家都清楚,我們三人,隨便一個出手只怕用不了半柱香的時間,便能夠將他擒下。」杜建明大剌剌的說道。

「看來杜三族長很有自信呢。」歐陽問天笑著說道。

「那是當然1杜建明負手而立,極為倨傲。

哈哈哈!

大笑聲驟然響起,聲震四野,笑聲中充滿了憤怒。

「杜建明,看來今日我們不分個高下,你是不會甘心的。」孫一刀滿頭鬚髮無風自動,憤怒到了極點。

「孫一刀,我們五年前又不是沒打過,莫不成你還想被我一槍刺穿肩膀?當年乃是給你一條活路,莫不成今日你想被我一槍刺穿心口?」杜建明冷眼看去,面上儘是嘲諷。

「如果你今日有這個本事,那我也無話可說。不過要是吹牛,那就別怕風大,吹落了牙齒。」孫一刀手中光影一閃,只見一柄與他人一樣高的銀色戰刀赫然而立,陣陣刀芒散發開來,氣勢磅。

「怎麼?現在就想動手?」杜建明一步踏出,金色的戰槍出現在掌中。

頃刻間,氣氛變得極為凝重,兩名築基境的高手下一刻便可能生死相搏。

就在此時,漫天的血光啪的一下爆裂開來,彷彿是一面巨大的血紅色晶石製成的透明罩子,被大力擊穿,瞬息崩碎。

漫天的血光頃刻間消散的無影無蹤,晶瑩剔透的大墓外牆在這一刻變得黯淡無光,十二條通道中迸射出萬丈華光,衝出百里,將天地照亮。

下一刻,天劍宗所在的其中一條通道忽然光華一斂,然後便看到一座光門赫然出現在通道的口上,光影猶如水波般涌動,散發出淡淡的藍色光芒。

「第二層,這是通往第二層的通道,終於打開了。」

「想不到我們籌劃了多年,終於能夠通過第一層,進入其中。」

「這條通道好像是在天劍宗那邊,果然是晉國第一大宗,門下弟子驚才絕艷。」

「只要能夠進入第二層,那麼誰打開的通道倒是不重要了,金丹巔峰大修士的秘藏,想想就讓人激動。」

當光門出現,四大勢力等候的高手們議論紛紛,臉上儘是激動和期盼。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