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七十八章法陣異變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所有人都是一樣,將身上所有的東西全部扔過來,否則就全部去死吧1 聽到他這樣的獰笑,陳蘊的臉色大變,說道:「金師兄,連我也….」 「在這種地方,還有什麼區別么?」金刑的眼睛眯了起來,說道...

「什麼?」余鳴鴻等人聽到蘇靈這麼說,也是一臉死灰,難道到了山腳都是功虧一簣,怎麼都登不上此山?

數倍的防禦威能,他們之中就算是修為最高的葉雲和段辰風都不可能發出威力數倍於曲一平的一擊的。

「那我們接下來怎麼做?」葉雲看著蘇靈輕聲問道。

他的神色卻是十分平靜,因為他感覺得出此時的蘇靈並不驚慌,甚至比之前和他一起在那個石室里的時候還要鎮定。

蘇靈嘴角微微的抽動了一下,似乎有什麼話說,卻欲言又止。

「蘇靈師姐,有什麼辦法你就說出來吧,如果有危險,就讓我去嘗試。」余鳴鴻看到了蘇靈這樣細微的神色變化,他馬上走了上來,對著蘇靈行了一禮,恭敬說道。

蘇靈看著他,轉頭對著葉雲道:「你看看,人家多麼懂禮貌,知道喊我師姐,哪像你,沒大沒校」

葉雲的臉有些發黑,這種時刻竟然還有心情說這些。

「其實我也沒有什麼辦法。」

蘇靈看著他黑沉著臉的樣子,原本似乎還要說他幾句,但是卻又失去了玩鬧的心情,嘆了一口氣,有些沉重的在葉雲耳畔輕聲道:「只能等等了,如果我父親說的有句話不對,那我和你或許就只能真的一輩子困死在這裡面了。」

葉雲看了情緒突然變化的她一眼,問道:「你父親說的什麼話?」

「他說過,有些人雖然明知道有些事不可為,但是在利欲熏心的情況下,卻還是會忍不住鋌而走險。」

蘇靈幽幽的說道:「就像煉體境的弟子,根本不可能抵擋凝氣丹的誘惑,為了一顆凝氣丹肯定會拚命,而且會莫名其妙的失去正常的思考能力一樣。」

葉雲的眼光劇烈的一閃,蘇靈的這句話讓他驟然想到了某種可能。

「我以前覺得父親所說的什麼話都是對的,可是在這裡見了你卻是又有些懷疑他說的對不對。」這個時候,蘇靈的情緒卻好像又轉好了一樣,嘴角浮出了一絲笑意,「因為你也是煉體境的弟子,但你好像沒有因為一顆凝氣丹而變得不正常啊,而且你雖然惡狠狠的教訓我,對我也沒有什麼好臉色,但是我知道你是為我的安危著想,所以我對你一點都不生氣,雖然說讓你喊我師姐…但是換了別人,你以為我有讓他喊我師姐的興趣么?」

葉雲的面色如常,但是心頭卻莫名的一顫,他的心中充滿了連他自己都難以理解的莫名情緒。

「所以啊,如果萬一真的出不去,至少有你這個不討厭的在這裡陪著,也好像變得沒那麼可怕。」蘇靈白皙的臉上卻是出現了一絲淡淡的緋紅。

「那顆凝氣丹,是你父親特意給你防身所用的么?」葉雲的心神晃動,他深吸一口氣,沉默了數息的時間,然後問道。

蘇靈點了點頭,「凝氣丹也不是大白菜,我的身上也只有一顆,不過我既然答應了你,只要能夠出去,我肯定會給你一顆的。」

葉雲的目光劇烈的閃動數下,然後認真道:「我們雖然不一定能夠出去,但是我們進入這座青山應該沒有問題。」

「是么?」蘇靈看了他一眼,似乎想說什麼,但最終又沒有說,只是臉上的緋紅濃了一些。

「到底有沒有辦法?」段辰風此時卻極有耐心,他一直看著葉雲和蘇靈低聲交談,到了此時才出聲問道。

「我們要等。」

葉雲深吸了一口氣,看著他緩緩說道。

「等?」

段辰風眉頭一皺。

葉雲也不說什麼,只是點了點頭。

余鳴鴻等人面面相覷,不知道他是什麼意思。

「好,那我們就等等看。」

段辰風一動不動的看著葉雲片刻,卻是不再問什麼,直接在旁邊一塊石頭上坐了下來。

看到他都這副樣子,其餘人自然也不敢再說什麼,紛紛疑慮重重的坐了下來。

一個時辰,兩個時辰,三個時辰……

隨著時間的流逝,曲一平等人的心中越來越焦躁,不明白這樣等下去到底有什麼意義。

但是葉雲卻始終面無表情的坐在蘇靈的旁邊,一副閉目養神的樣子。

足足五個時辰之後,葉雲的眼睛突然睜了開來,眼中異芒閃動。

「真的被你說對啦1

蘇靈也是一下子跳了起來,俏臉上滿是驚喜。

段辰風的臉上也是浮現出掩飾不住的狂喜。

其餘所有人也感覺到了異樣的氣息,紛紛朝著身後一處看去。

一聲尖銳的,好像大量熱氣從細小的縫隙中噴出的聲音同時響起。

看上去空無一物的空氣里,再次浮現起許多條透明的波紋。

緊接著,看上去很漫長的距離突然之間被拉近了一樣,遠處一條本來根本不可能看清的身影突然和所有人的距離拉近。

「金師兄?1

身穿黃袍的陳蘊一聲驚呼。

那人同樣身穿黃袍,明顯就是得到了一枚凝氣丹后消失不見的金刑。

但是此刻的金刑和之前截然不同,他的身外隱隱蕩漾著一層紅光,好像體內鮮血發亮,將血光都投射了出來,而且他的身外,還明顯有一條條扭曲的淡黃色元氣,好像一條條飄帶在扭動。

而此刻金刑臉上的神情也十分奇怪,震驚、驚喜和茫然、不敢相信等神色交織在一起的感覺。

「鍊氣境1

曲一平倒吸了一口冷氣,他反應了過來,驚呼出聲。

「什麼!」陳蘊渾身一抖,他也反應了過來,但依舊控制不住心中的震驚,驚叫起來。

和他們相比,葉雲和段辰風卻是面無表情,似乎早就知道會出現這樣的情形一樣。

「鍊氣境?」

余鳴鴻獃獃的看著金刑,喃喃自語道:「這裡面鍊氣境的修為不是不能進么?」

「人總會有一些僥倖心理,他也足足猶豫了五個時辰之久,他現在所在的那片地方,應該是這青山散發的靈氣到達不了。這樣他就不會有被這種難以吸收的靈氣沁入身體而暴體而亡的可能。」段辰風此時冷笑起來:「他大概是擺脫不了凝氣丹的誘惑,接著又覺得鍊氣境的修為總是倖存的可能性高一些,或者抱著索性用突破到鍊氣境,然後挑選一處安全之地修行,長居此地的想法。」

「哈哈哈哈1

就在此時,先前還在發獃的金刑卻是好像如夢初醒的看著他們狂笑了起來。

「蘇靈!快把你身上所有的東西交出來,否則的話,我就只能在你的屍體上搜了1他看著蘇靈,笑聲越來越響。

「金師兄,凝氣丹都是蘇靈師姐給你的,你現在修為突破,怎能反而恩將仇報?」余鳴鴻的眼底光芒一閃,他突然出聲喝道。

「你是什麼東西,你難道覺得我要是過來會被異種靈氣侵體,所以才敢對我如此說話?你以為現在此種距離我就奈何不了你?」

金刑冷哼一聲:「你是什麼東西。」話音一落,他手中光影閃耀,黑色的真氣直射而出,竟然瞬息而至,余鳴鴻身體只來得及一偏,他的整個人跪坐在地,右肩上鮮血泊泊流出。

葉雲深吸了一口氣,他這是真正感覺出了鍊氣境的威力。

與煉體境相比,鍊氣境完全是另外一方天地。煉體境修鍊到極致,也最多能夠使得靈力在全身游轉到每一寸肌膚,每一個毛孔,煉體煉體,還是修鍊肉身,乃是修仙之路最基礎的一階。

可是,鍊氣境就完全不同,體內靈力凝鍊成真氣,猶如實質,隔空外放,金刑很顯然剛剛達到鍊氣境,只是鍊氣一重的修為,但是現在一道射出的真氣,竟然在跨越了驚人的距離招呼,還將以防禦見長的余鳴鴻右肩擊穿,這簡直令人不敢相信。

「真是幼稚!我這黑蜂刺原本就是可以增幅真氣的中品靈器,平時以我的煉體境修為根本發揮不出真正威力,但是現在不同,我有此等靈器在手,即便是比我修為高一重的鍊氣境修士,也只有遠遠被我攻擊的份1

金刑右手緩緩抬起,一根一尺來長的黑色尖刺在他的手中閃耀不停。

「現在不只是蘇靈,你們所有人都是一樣,將身上所有的東西全部扔過來,否則就全部去死吧1

聽到他這樣的獰笑,陳蘊的臉色大變,說道:「金師兄,連我也….」

「在這種地方,還有什麼區別么?」金刑的眼睛眯了起來,說道。

「真可憐。」

忽然,蘇靈的聲音響了起來。

「笑死我了,鍊氣境而已,還真以為你是金丹修士嗎?而且,這裡的陣法好像比我們想象的還要厲害。」

說完這句,她猛地一拉葉雲,葉雲只感到蘇靈那細膩柔滑的小手中傳來一股柔和的力量,讓他不由自主的身體跟著她往前方青山飄出。

段辰風目光劇烈一閃,馬上跟了上去。

金刑感覺到了什麼,他下意識的抬頭。

只見他頭頂的天空,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團雷雲,電蛇在其中奔走,雷光閃耀,散發著恐怖的威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