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五十三章威壓雛形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一邊剛猛如濤,一邊卻陰森幽暗。兩隻截然不同的下品靈器居然出現在同一人手中,一人要掌控兩種截然不同的力量,段辰風再次出乎了眾人的意料。 「幽冥之皇的拳套?這怎麼可能?」 擂台下,曲一平面...

葉雲一擊不中,雖然剎那失神,不過立刻恢復過來,飄然後退。

下品防禦靈器的強度可想而知,攻擊打在段辰風的上半身,幾乎沒有什麼用處。也就是說,段辰風幾乎不用對上半身進行防禦,他只要護住頭部和腿部便可以。

兩人的實力原本就沒什麼差距,在伯仲之間,如果段辰風不用管上身的防禦,那還怎麼打?

葉雲面色越發的凝重,他左臂的傷勢並沒有完全恢復,如果時間拖下去,對他極為不利。但是,現在又沒有其他方法,除非就此認輸,將第一拱手讓給段辰風

就這樣讓出第一,葉雲自然不甘心。他漸漸的找到自己的修仙之路,因為體內有黑白光影存在,可以將靈氣提純轉換,然後直接吸收。這樣修鍊起來速度極快,只要對境界的領悟夠了,便能夠毫無阻礙的吸收靈氣,一舉突破。

但是,想要讓黑白光影吐出那純凈到令人難以置信的靈氣,卻需要大量的靈石。現在下品靈石對於葉雲來說,已經太過雞肋,只有中品靈石和上品靈石才能夠滿足黑白光影的吸收。

進入前八,便能夠擁有五十枚中品靈石,但是如果能夠得到第一,則再加五十枚。葉雲出生微寒,身後也沒有家族勢力支持,所有的靈石都需要靠他自己去賺取,不像段辰風和曲一平那般,靈石對他們來講並不是那麼的珍貴。

所以,第一名額外多出來的五十枚中品靈石,他勢在必得。

強者,首先就是心態強,能夠成為真正的王者,便是他們擁有一顆平常弟子難以企及的強者之心。

強者之心,靠的不是憑空的想象,而是勇敢面對,挑戰任何困難挫折,即使失敗也不氣餒。

葉雲深深的吸了口氣,靈力在體內流轉。片刻的震驚過後,他心中戰意燃燒,眼神變得堅決,無比的決然。

頃刻間,他整個人的氣勢都與之前不同了。如果說之前他還有些許的顧慮,或者別的什麼想法的話,現在的他,只剩下戰鬥,打出自己最強的力量,擊敗段辰風。

段辰風的身體微微一震,臉上的狂傲不自覺的消失,眼中流露出一絲難以置信。

葉雲似乎換了個人,比起受傷之前,他居然變得更加的有氣勢,而且這種氣勢隱隱有一絲威壓的樣子。要知道,威壓乃是境界突破到鍊氣境之後,神魂慢慢開啟,一點點的錘鍊,最後才能夠釋放出來,化為威壓。

即便很多修為已經達到鍊氣境的弟子,但是他們並不一定能夠修鍊出威壓來,因為神魂的錘鍊和修行,並不是有功法和靈石,便能夠修鍊,這是一種奇妙的感覺,只有參悟了靈魂之道,才能夠真正的開啟神魂,凝鍊威壓,增長氣勢。

但是,現在居然在葉雲身上,隱隱似乎有一絲威壓的跡象,這簡直是難以置信。

空中,蘭長老和淳于衍長老對視一眼,皆看到對方眼中閃過一絲震驚。即便以他們的修為和認知,都不敢想象在煉體境五重的弟子身上,竟然會隱隱出現威壓。

「如果葉雲此子能夠從宗門試煉中回來,想必我們天燭峰又會輕易的出現一名很快突破鍊氣境的弟子。」淳于衍長老看著葉雲,眼中閃過精芒。

「這次的宗門試煉,外門弟子想要回來,實在太難了。」蘭長老嘆了口氣,搖頭說道。

淳于衍長老愣了愣,然後面容變得有些愁苦:「這次的新晉弟子真是不錯,就這樣送出去,實在太可惜了。」

「也不用多愁善感,傷感無用。成為外門弟子后表現出巨大潛力的有很多,但是能夠成為內門弟子,真傳弟子的又能有幾個?在我天劍宗修行,一日不成為內門弟子,便沒有什麼培養的價值。而這次的宗門試煉雖然極為危險,但是對他們來說,又何嘗不是一次機會呢?」蘭長老微微眯起了眼睛,說道。

「的確如此1淳于衍點點頭,不再多言。

擂台上,段辰風看著氣勢陡然便的不同的葉雲,臉色變得凝重起來。他和擂台下觀戰的弟子不同,作為對手,他能夠清晰的感受到葉雲那一股似有似無的威壓,猶如隱藏在暗中的毒蛇,對準了他,隨時都會毒蛇吐信,直攻而來。

「葉雲,你真的出乎我的意料呢。」

「段師兄同樣也是。」葉雲淡淡的回答。

「既然如此,那就讓你看看,我真正的力量到底有多強。」

段辰風忽然將手中的摺扇收起,然後又一隻拳套出現在他的左拳上,散發出淡淡的黑色光暈。

他右手白色拳套,左手黑色拳套,兩件下品靈器散發出來的力量完全不同,一邊剛猛如濤,一邊卻陰森幽暗。兩隻截然不同的下品靈器居然出現在同一人手中,一人要掌控兩種截然不同的力量,段辰風再次出乎了眾人的意料。

「幽冥之皇的拳套?這怎麼可能?」

擂台下,曲一平面色大變,驟然高聲叫喊,立刻引得眾弟子目光齊齊射來。

「曲師兄,你認識這件靈器?」余鳴鴻在他身旁,低聲相詢。

曲一平面容有些扭曲,沉聲道:「幽冥之皇乃是金丹境的王者,他擁有一門拳法,名喚幽暗鬼拳,極為陰森恐怖,據說一旦被拳風掃中,便會神魂禁錮,墜入幽暗深淵,承受百鬼撕咬,幽靈奪魄,極為可怕。而幽冥之皇有一件法寶,叫做幽冥拳套,能夠將他幽暗鬼拳的威力增強十倍,使得他面對同境界的對手,幾乎無人能抗。」

「不可能吧,這麼恐怖的法寶,怎麼可能出現在天燭峰的擂台上?金丹修士的法寶,只怕溢出一點點的威力,便不是我們能夠承受的吧。」余鳴鴻眉頭微皺,疑惑的問道。

曲一平點點頭,道:「那是自然。所以,這件靈器也是仿品。」

說到此處,他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卻是不再開口說話了。

余鳴鴻和周圍一眾弟子明白他的意思,哪怕和大日拳套一樣只是一件仿品,又多一件靈器,這段辰風簡直就像人形靈器,如何對付?

段辰風冷冷的看著葉雲,然後雙拳輕輕的一碰,兩股截然不同的力量瞬間碰撞在一起。

但是,想象中的力量不容引起的暴亂並沒有出現,反而隱隱的看到黑白兩股力量竟然融合在一起,雖然涇渭分明,卻你中有我,交錯在一起。

照理來說,這兩股力量是絕對不可能融合在一起,試想一下,水與火如何能相融?但是,便是如此奇妙,兩股力量就是交融在一起。

「葉雲,你能夠擋住這一拳,第一名便是你的。」段辰風語聲隆隆,再也沒有半分之前的狂妄和囂張。但是,他的聲音中卻流露出無比的自信,隱隱的有一絲霸氣。

葉雲靜靜的看著他,這黑白相間的一拳,雖然還沒有打出來,但是卻給他隱隱相識的錯覺。在他的體內,也有一道黑白相間的光影,和段辰風雙拳上的光芒有些形似,同樣是黑白相間,涇渭分明。

最主要的是,葉雲從段辰風這兩件下品靈器上散發出的光影似乎領悟到了些什麼。

幽冥拳套,幽暗陰森。大日拳套,剛猛如濤。兩股截然不同的力量竟然完美的交匯在一起。

那麼,如果體內的黑白光影是也如此交匯在一起的話,是不是便說明那黑白光影中也是蘊含了兩種極端又截然不同的能量呢?

那麼為什麼這兩種能量能夠融合在一起,卻又不讓他葉雲有半分的掌控?甚至連感受一下其中真正的氣息都沒有過。

看著段辰風手中黑白光華的交錯,葉雲隱隱的感受到,似乎打開了一扇門,不,應該只是一個極為微小的孔,從這個孔中,或許能夠看到體內那道黑白光影一點點的真相。

「大日煌煌,幽冥暗藏1

段辰風一聲怒喝,他雙拳握在一起,黑白光影終於從拳套上迸射開來,遠遠望去,便是黑白光芒四射,在光影之中,一隻黑白交加的拳頭帶著難以置信的力量,狠狠的轟擊過來。

這一拳的威力,遠遠的超過段辰風之前所展現出來的攻擊。這一拳的力量,似乎已經達到了煉體境和鍊氣境的臨界點,甚至一些剛剛凝成真氣,達到鍊氣境的弟子,也絕對打不出如此充滿爆炸力的一拳。

這一拳,無可抵擋。

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即便是南誠他們這些黑袍弟子,看到段辰風的這一拳,面上布滿了驚恐之色。他們知道,這一拳根本不是他們的修為能夠輕易抵擋,即便能夠擋住,恐怕不死也要重傷。

「葉雲,小心啊1南誠看著擂台,心中低喝一聲。他也葉雲有交易,如果葉雲被這一拳打死,那想要再去找一個如此識趣的傢伙,實在太困難了。

曲一平和余鳴鴻兩人的臉上也滿是震駭,這一拳的威力,遠遠超出了他們的想象。特別是曲一平,他忽然間覺得自己好傻,蠢到了極致。他居然會相信只要自己全力出擊,便能夠斬殺段辰風。現在看來,如果段辰風真要與他動手,只怕一拳之下,他曲一平便要灰飛煙滅,從此消失在天地間。

頃刻間,曲一平額頭上冷汗淋漓,背心濕透。

面面相覷的還有那上千名觀戰的弟子,他們幾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還是新晉弟子的修為嗎?這一拳的威力,恐怕除了那些不問雜物之事的紫袍弟子才能夠接得住吧。這段辰風到底是誰?竟然妖孽到了這種地步。

所有人的臉上都露出驚恐和震駭,但是擂台上的葉雲,卻依舊靜靜的站著。

幽冥拳套和大日拳套融合在一起打出的一拳,瞬息便到了葉雲的胸前,這一拳,已經無可抵擋,也不可躲避。

但是,葉雲忽然嘴角露出一絲笑意,誰都不知道他在笑什麼。

葉雲雙拳驟然提起,就這樣簡簡單單的豎在胸前。

轟!

黑白光芒瞬間轟擊在他的雙拳上。葉雲整個人都飛了出去,若不是演武擂台有強大的禁制陣法加持,這一拳恐怕會將擂台上的地面都被震碎。

葉雲倒飛出去,但是想象中鮮血噴射的畫面卻沒有出現。

反而,葉雲的身體在空中極為舒展的張開,他面色肅冷,沒有多少的變化。

隨即,只見他在空中輕輕一個翻身,雙臂張開,猶如一隻大鳥在空中盤旋,然後緩緩的落下,站在擂台上面。

面色如常,居然沒有半點受傷的跡象。

這幾乎可以說鍊氣境下無敵的一拳,竟然就這樣被他輕描淡寫的接祝

這怎麼可能?

段辰風和台下的外門弟子獃獃的看著他,眼神幾乎獃滯,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