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十章謙讓

作者:無罪  |  更新時間:2015-01-20 14:15  |  字數:4107字

「葉師兄,我也進入前四了!」

一聲熟悉的聲音傳入葉雲的耳廓。去眼快

「恩?」

剛剛垂頭躍下擂台的葉雲順著聲音望去,卻看到是一臉欣喜模樣的余鳴鴻。雖然心中也希望余鳴鴻勝出,但是看著現在余鳴鴻毫無損傷,似乎還遊刃有餘的樣子,葉雲倒是有些意外。

「哈哈哈!我就說過,曲一平根本不值得一提,居然擁有靈器和仙技的情況下,被葉雲你一拳擊敗,真是弱的可以。」

狂妄的聲音突兀的響起,不用聽便知道是段辰風。

只見他快步走來,身後的一座擂台上,和他對敵的那名弟子跌坐在地,連連吐血。

「不過,葉雲你雖然勝了,但是消耗太大,而這次的比試極為緊張,根本沒有時間讓你來恢復。可惜啊可惜,即便你進入決賽,也不能讓我痛痛快快的打你一場,真是無趣。」

這次的比試極為緊湊,每一輪結束後,幾乎馬上便會抽籤,進行下一輪的比試,直到決出冠軍。所以,這次的新晉弟子比試,除了比實力,也比運氣。

葉雲聞言只是面無表情的冷哼了一聲,隨即他雙手一動,取了兩枚中品靈石握在手心,直接盤膝而坐,旁若無人的吸納起靈氣來。

「現在開始恢復又有何用?能夠來得及恢復多少靈力?不過,要是遇到的不是我,或許你還有多恢復一些的機會,畢竟這次的比試,除了我之外,其餘人和你相差甚遠。」段辰風雙手背負,看見葉雲盤膝坐下吸收靈石,不由得搖了搖頭。

「段師兄,你就別打擾葉師兄恢復了,蘭長老馬上就要進行抽籤,希望你和葉師兄不會提前遇上。」余鳴鴻看到段辰風還要出聲干擾,不由的低聲說道。

「你是什麼東西?也敢管我的事?你還是希望等下不要正好遇到我,否則的話…嘿嘿」段辰風斜著眼睛瞄了他一眼,皮笑肉不笑的冷笑起來。

「我自知不是段師兄的對手,但是如果遇上,儘力一戰便是了。」余鳴鴻面容微紅,有些緊張,但還是不卑不亢的說道。

「倒是有些骨氣,等會遇上你,我留你半條命便是。」段辰風沒想到余鳴鴻敢這樣和他說話,不由得眉頭一挑,隨即在囂張的狂笑中轉過身去。

「時間恐怕不夠,除非再飲靈液。」

此時的葉雲心中浮現這樣的念頭。

他手中靈石的靈氣源源不斷湧入身體,但他可以感覺得出來,在下場比試開始之前,他應該無法恢復到巔峰狀態。

也就在此時,數道白光從天空墜落,分落於他和段辰風等人的面前。

另外一名進入最後前四的新晉弟子名為柳雲松,此時他看了一自己身前的玉牌,再一掃周圍的玉牌,他就頓時滿臉的苦笑。

他看到自己的對手是段辰風。

他的修為是剛剛到了煉體境五重,之所以能夠進入最後前四,只是一路走來運氣不錯,沒有遇到什麼特別隱匿的強手。

原本他還指望能夠對上靈力消耗巨大的葉雲,再不濟就對上那個修為一般,只是靈力雄渾綿厚的余鳴鴻,那麼便很有希望進入最後的決賽。

可是現在他的希望卻是化成了泡影。

「還看什麼?」

段辰風一眼掃過,便是一副余鳴鴻和葉雲你們運氣好的模樣,然後身體一動便掠上前方擂台,譏諷的看著柳雲松道:「再看也是無用,快上來讓我打你下去,免得浪費時間。」

聽到這樣的話語,柳雲松的面容一片血紅,隨著比試的進行,這段辰風則是越發的囂張。然而又沒辦法,這人的修為高出他許多,肯定不是他的對手。

柳雲松無奈,縱然不甘心也沒有辦法,只能躍上擂台,他還不敢直接認輸,生怕蘭長老責罰。

「段師兄,還請手下留情。」

「留情?我和你有什麼交情,為什麼要留情?」段辰風滿臉不屑的看了他一眼,然後竟然直接轉過身去。

柳雲松面色漲的通紅,眼中滿是憤怒,光影閃過,手中出現一柄青色戰刀,緊緊握著,微微的顫抖。

既然你如此囂張,還不斷的羞辱我,那麼即便是輸,哪怕最後重傷,我也要與你一戰。

柳雲鬆緊緊的握著戰刀,身形掠起,猶如閃電般射向段辰風,劈斬而去。

二號擂台,便是剩下的兩人,葉雲和余鳴鴻,但是兩人誰都沒有上去,葉雲依舊調息恢復,余鳴鴻則站在他的身旁,靜靜的看著他。

「你們兩個為何還不開始?」蘭長老看到兩人遲遲沒有躍上擂台,語聲中帶著一絲陰冷。

葉雲眉頭微皺,此時體內的靈力恢復了五成左右,對上余鳴鴻,也沒有必勝的把握。如果說柳雲松覺得余鳴鴻好欺負,只是靠著靈力雄渾綿長,那就錯了。葉雲能夠看出,余鳴鴻並沒有施展出全力,他沒有下殺手,只靠靈力將人磨死,或許有其他目的,但是在葉雲看來,更多的是則是心地純良,顧及同門之誼。

以他現在的狀態,對上余鳴鴻,根本沒有半點勝算。

但是,即便沒有勝算,也是要上擂台的,否則蘭長老的責罰,還真不是他們兩人能夠承受得住。

就在葉雲起身,便要躍上擂台的時候,余鳴鴻忽然一把按住了他。

隨即,余鳴鴻轉身,朝著空中微微行了一禮,語聲堅定:「葉師兄的修為高出我許多,這場比試,我認輸。」

四周的弟子齊齊一怔,他們怎麼都沒有想到,余鳴鴻居然會連擂台都沒有上,直接認輸,莫非他真的要將蘭長老之前所說的不論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