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五十章謙讓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氣瘋狂的涌了進來,速度比起之前竟然快了十倍。如果按照這個速度,只怕半柱香的功夫便能夠讓他的靈力盡數恢復,達到巔峰。 靈氣越發快速的進入體內,然後在經脈中奔騰,只要流過胸前,經過黑白光影,靈氣便...

「葉師兄,我也進入前四了1

一聲熟悉的聲音傳入葉雲的耳廓。

「恩?」

剛剛垂頭躍下擂台的葉雲順著聲音望去,卻看到是一臉欣喜模樣的余鳴鴻。雖然心中也希望余鳴鴻勝出,但是看著現在余鳴鴻毫無損傷,似乎還遊刃有餘的樣子,葉雲倒是有些意外。

「哈哈哈!我就說過,曲一平根本不值得一提,居然擁有靈器和仙技的情況下,被葉雲你一拳擊敗,真是弱的可以。」

狂妄的聲音突兀的響起,不用聽便知道是段辰風。

只見他快步走來,身後的一座擂台上,和他哪敲弟子跌坐在地,連連吐血。

「不過,葉雲你雖然勝了,但是消耗太大,而這次的比試極為緊張,根本沒有時間讓你來恢復。可惜啊可惜,即便你進入決賽,也不能讓我痛痛快快的打你一場,真是無趣。」

這次的比試極為緊湊,每一輪結束后,幾乎馬上便會抽籤,進行下一輪的比試,直到決出冠軍。所以,這次的新晉弟子比試,除了比實力,也比運氣。

葉雲聞言只是面無表情的冷哼了一聲,隨即他雙手一動,取了兩枚中品靈石握在手心,直接盤膝而坐,旁若無人的吸納起靈氣來。

「現在開始恢復又有何用?能夠來得及恢復多少靈力?不過,要是遇到的不是我,或許你還有多恢復一些的機會,畢竟這次的比試,除了我之外,其餘人和你相差甚遠。」段辰風雙手背負,看見葉雲盤膝坐下吸收靈石,不由得搖了搖頭。

「段師兄,你就別打擾葉師兄恢復了,蘭長老馬上就要進行抽籤,希望你和葉師兄不會提前遇上。」余鳴鴻看到段辰風還要出聲干擾,不由的低聲說道。

「你是什麼東西?也敢管我的事?你還是希望等下不要正好遇到我,否則的話…嘿嘿」段辰風斜著眼睛瞄了他一眼,皮笑肉不笑的冷笑起來。

「我自知不是段師兄的對手,但是如果遇上,儘力一戰便是了。」余鳴鴻面容微紅,有些緊張,但還是不卑不亢的說道。

「倒是有些骨氣,等會遇上你,我留你半條命便是。」段辰風沒想到余鳴鴻敢這樣和他說話,不由得眉頭一挑,隨即在囂張的狂笑中轉過身去。

「時間恐怕不夠,除非再飲靈液。」

此時的葉雲心中浮現這樣的念頭。

他手中靈石的靈氣源源不斷湧入身體,但他可以感覺得出來,在下場比試開始之前,他應該無法恢復到巔峰狀態。

也就在此時,數道白光從天空墜落,分落於他和段辰風等人的面前。

另外一名進入最後前四的新晉弟子名為柳雲松,此時他看了一自己身前的玉牌,再一掃周圍的玉牌,他就頓時滿臉的苦笑。

他看到自己的對手是段辰風。

他的修為是剛剛到了煉體境五重,之所以能夠進入最後前四,只是一路走來運氣不錯,沒有遇到什麼特別隱匿的強手。

原本他還指望能夠對上靈力消耗巨大的葉雲,再不濟就對上那個修為一般,只是靈力雄渾綿厚的余鳴鴻,那麼便很有希望進入最後的決賽。

可是現在他的希望卻是化成了泡影。

「還看什麼?」

段辰風一眼掃過,便是一副余鳴鴻和葉雲你們運氣好的模樣,然後身體一動便掠上前方擂台,譏諷的看著柳雲松道:「再看也是無用,快上來讓我打你下去,免得浪費時間。」

聽到這樣的話語,柳雲松的面容一片血紅,隨著比試的進行,這段辰風則是越發的囂張。然而又沒辦法,這人的修為高出他許多,肯定不是他的對手。

柳雲松無奈,縱然不甘心也沒有辦法,只能躍上擂台,他還不敢直接認輸,生怕蘭長老責罰。

「段師兄,還請手下留情。」

「留情?我和你有什麼交情,為什麼要留情?」段辰風滿臉不屑的看了他一眼,然後竟然直接轉過身去。

柳雲松面色漲的通紅,眼中滿是憤怒,光影閃過,手中出現一柄青色戰刀,緊緊握著,微微的顫抖。

既然你如此囂張,還不斷的羞辱我,那麼即便是輸,哪怕最後重傷,我也要與你一戰。

柳雲鬆緊緊的握著戰刀,身形掠起,猶如閃電般射向段辰風,劈斬而去。

二號擂台,便是剩下的兩人,葉雲和余鳴鴻,但是兩人誰都沒有上去,葉雲依舊調息恢復,余鳴鴻則站在他的身旁,靜靜的看著他。

「你們兩個為何還不開始?」蘭長老看到兩人遲遲沒有躍上擂台,語聲中帶著一絲陰冷。

葉雲眉頭微皺,此時體內的靈力恢復了五成左右,對上余鳴鴻,也沒有必勝的把握。如果說柳雲松覺得余鳴鴻好欺負,只是靠著靈力雄渾綿長,那就錯了。葉雲能夠看出,余鳴鴻並沒有施展出全力,他沒有下殺手,只靠靈力將人磨死,或許有其他目的,但是在葉雲看來,更多的是則是心地純良,顧及同門之誼。

以他現在的狀態,對上余鳴鴻,根本沒有半點勝算。

但是,即便沒有勝算,也是要上擂台的,否則蘭長老的責罰,還真不是他們兩人能夠承受得祝

就在葉雲起身,便要躍上擂台的時候,余鳴鴻忽然一把按住了他。

隨即,余鳴鴻轉身,朝著空中微微行了一禮,語聲堅定:「葉師兄的修為高出我許多,這場比試,我認輸。」

四周的弟子齊齊一怔,他們怎麼都沒有想到,余鳴鴻居然會連擂台都沒有上,直接認輸,莫非他真的要將蘭長老之前所說的不論生死,全力而為拋之腦後?這膽子也太大了吧。

「余師弟,你……」葉雲同樣沒有想到余鳴鴻居然會認輸,一時也是愣了愣。

他話沒有說完,空中猛然炸響驚雷。

「哼!看來你真的敢違逆我的話了,很好,非常好。」蘭長老眼睛微微的眯起,冷笑起來。

余鳴鴻不卑不亢,躬身行禮:「回稟長老。弟子並不是無緣無故認輸,首先我的修為的確和葉師兄相比要差了許多。其次,葉師兄現在的狀態並不適合馬上比試,雖然以他現在的狀態,也能夠擊敗弟子。第三,我想之前慕容無痕師兄說過,雖然這次的比試不論生死,但是我覺得慕容師兄說的很對,我們都是同門,便要有同門之誼,如果同門之間生死相搏,那麼整個宗門又如何會有凝聚力?如何會團結一致,為宗門榮譽戰鬥?」

「哼1蘭長老出乎意料的沒有動手,只是又冷哼了一聲。

余鳴鴻面上沒有半點驚容,繼續道:「而最重要的是,我想大家都希望看到這次的比試最後會是我們新晉弟子中最強的兩人對決。毫無疑問,這兩人便是葉師兄和段師兄,只有他們才有資格競爭第一名。所以,我在明知道不可能贏的情況下直接認輸,只是想讓葉師兄能夠恢復巔峰狀態,和段師兄一起為大家奉獻上一場最終的決戰,想必定然會精彩絕倫。」

隨即,余鳴鴻一鞠到底:「還請蘭長老和大長老能夠准許。」

余鳴鴻的話音剛落,演武擂台下觀戰的外門弟子便議論紛紛。

「余鳴鴻這話倒是不錯,如果最終的決戰是在葉雲和段辰風中展開,那必然是最精彩的一戰。」

「這一屆的新晉弟子,的確讓人刮目相看,不說慕容無痕這種體驗生活的傢伙,就說段辰風和葉雲,他們的修為的確比絕大部分的黃袍弟子都要強。而這個余鳴鴻,則更讓我驚訝,心胸竟然廣闊到這種地步。」

「也罷,既然大家都覺得理當如此,那我就破一次例。」蘭長老故作沉吟了一下,然後點點頭,聲音傳遍整個廣常他自然不會因為余鳴鴻的請求便給面子同意,只是在他和其餘長老的心目中,葉雲已經和七長老的親傳弟子差不多,他可不想因為這樣的小事得罪七長老。

葉雲真的沒有想到蘭長老會同意,他側頭看了余鳴鴻一眼,朝他微微的點頭,眼中儘是感激。

「葉師兄,你快調息吸收靈氣,一定要恢復到巔峰狀態。」余鳴鴻笑著回應,一臉的真誠。

葉雲盤膝坐下,深深的吸了口氣,將心中的感激和驚訝壓下,讓人冷靜下來。

余鳴鴻這人不錯,日後他若有難處,只要開口,便一定相助。

靈石握在手中,葉雲的心很快便靜了下來。忽然間,他身子微微一顫,瞬息進入了那種難以言說的奇妙境界當中。

安靜,身靜,心靜!

修仙要修心,葉雲這一刻便是進入了修心的奇妙境界。

他似乎一切都不知曉,外界的一切都被隔絕,整個世界就只剩下他一人,天地悠悠,縱橫萬載,瀟洒恣意,穿梭天地間。

這一刻,葉雲忽然看到,胸前黑白光影突然出現,微微的閃爍,在黑與白之間,一抹淡淡的金光一閃而過,似乎在這一刻流入了身體的經脈,進入了每一寸肌膚和骨骼,甚至每一滴血液。

暮然間,他發現手中握著的兩枚中品靈石中,靈氣瘋狂的涌了進來,速度比起之前竟然快了十倍。如果按照這個速度,只怕半柱香的功夫便能夠讓他的靈力盡數恢復,達到巔峰。

靈氣越發快速的進入體內,然後在經脈中奔騰,只要流過胸前,經過黑白光影,靈氣便會變得越發的純凈,吸收煉化起來變得極為簡單。

葉雲能夠清晰的感受到,兩枚中品靈石中的靈氣流逝飛快,靈石慢慢的變小,黯淡下去。

忽然間,他似乎感受到身體的每一個穴位都在顫動,雖然只是極為輕微的顫抖,卻讓他有一種奇妙的感覺,每一次顫抖,便會有一絲靈力進入竅穴當中,然後匯聚其中。

渾身上下的竅穴,在這一刻似乎有打開的跡象。如果全部打通,開啟,容納靈力,那麼便是煉體第六重,通竅境。一旦通竅,靈力便不是光光在經脈中流轉,而是會儲存在竅穴當中,靈力的數量,將提升數倍,甚至十倍。

葉雲心中歡喜,如果能夠在這一刻打通全身竅穴,達到通竅境,那麼最後對上段辰風,他勝出的機會將大出許多。

自從被黑白光影洗髓伐毛,改變肉身後,葉雲的修鍊速度簡直可以用一日千里來形容,按照這樣的速度,或許要不了半年,他便能凝氣成真,一舉成就鍊氣境。

但是,全身竅穴顫動的時間並不久,雖然有一些靈力進入了一些竅穴,卻也沒有大量的儲存在其中,通竅並沒有成功。

葉雲心靜如水,即便沒有成功他也並不在意,有了這次的經驗,等到下次全身竅穴顫動的時候,便有很大的把握能夠一舉衝擊成功,成就通竅境!

就在此刻,一道光影從天而降,落在他的身前,與此同時,蘭長老猶如驚雷般的聲音在葉雲的耳邊炸響。

「新晉弟子最終戰,段辰風對葉雲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