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四十九章兵行險招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 轟! 也就在此時,葉雲突然動步,他一步往前跨出,整個身外再度出駭人的靈力波動,身下出了一聲恐怖的爆鳴! 「怎麼可能1 曲一平臉上的殘忍快意頃刻消失,化為驚恐,一聲駭然的尖...

「你這一劍果然不凡1葉雲的聲音有些低沉,身上的靈力波動開始消散。

「即便我不知道你是如何能接我這一劍,但憑藉肉身和靈力和仙技對抗,簡直就是笑話1曲一平艱難的站了起來,但是看著葉雲嘴角流淌的猩紅鮮血,他的眼睛里卻全部是殘忍的快意。

擂台下,一片嘩然。

方才葉雲那一擊駭人無比,然而此刻聽來似乎還是曲一平要勝出?

「葉雲實在太過託大了,居然不用下品靈器,空手對抗下品仙器催動的仙技。」

「話也不能這麼說,可能他覺得最強的便是這一拳,如果用靈器的話,很可能適得其反。」

「已經進入八強,不可能故意隱藏修為而輸掉,剛才的對拼,絕對是他們最強一擊。」

「可惜了,他們的對決,本來至少也是應該進入四強,爭奪前兩名之時才會出現。」

「曲一平不愧是來自京都大家族,底蘊還是深厚。」

「南誠師兄,你輸了哦。」一名黑袍弟子轉頭看著南誠,微微一笑道:「不過這兩人修為在伯仲之間,葉雲如果有一門仙技在手,定然勝出。」

南誠看了一眼他們,忽然笑了笑:「你們確定,勝負已分?」

眾人一愣,難道還沒有分出勝負?

轟!

也就在此時,葉雲突然動步,他一步往前跨出,整個身外再度出駭人的靈力波動,身下出了一聲恐怖的爆鳴!

「怎麼可能1

曲一平臉上的殘忍快意頃刻消失,化為驚恐,一聲駭然的尖叫聲中,他拼盡所有的力量橫劍胸前,一蓬碧綠色的水光在他身前憑空化出。

咚!

但也就在下一剎那,一聲重鎚轟擊聲響起。

「噗1

曲一平的身體往後倒飛而出,鮮血在口中狂噴。

「我認輸!認輸1

還未落地,曲一平就已經連連強行出了大叫,聲音凄厲至極。

「竟然…」

就連絕大多數黑袍弟子心中都生出寒意。

這葉雲到底之前在採集谷到底得了什麼奇遇,不僅靈力如此磅,就連身體都如此強橫,方才那樣的一記硬拼,他所受的竟然只是輕微的內傷?竟然還能出這樣兇猛的一拳?

葉雲深吸了一口氣,停頓下來。

他知道方才那一擊沒能直接殺死曲一平,在現在這種場合,再出手的話絕對會遭受長老的鎮壓。

他一動不動的垂而立,然而此刻他的身影落在在場的所有弟子眼中,都是散著一種驚心動魄的逼人氣勢!

……

葉雲勝出,晉級四強!

「蘭長老,剛才的交手,你看清楚了嗎?」

就在絕大多數人還處於深深的震撼中時,淳于衍的聲音在蘭長老耳中響起。

蘭長老微微轉身,他的眼睛眯了起來,深吸了一口氣,搖了搖頭。

「淳于衍長老,你呢?」一側的孫長老也是一臉凝重的問道。

淳于衍搖了搖頭,皺眉道:「我也看不明白。」

「剛才曲一平的攻擊很簡單,一目了然。但是葉雲的那一拳,我卻感受到了一股鍊氣境的真氣之力,但是我又找不到這股力量來自何處,而且我能夠確定,葉雲的境界就是煉體五重內息境,絕對不可能出錯。」蘭長老眼光不停的閃爍,沉聲說道。

「那股力量從他體內迸射而出,我可以確定只是煉體境的靈力而已。可是,為什麼煉體境的靈力有如此的威力?我相信,即便是煉體境巔峰的黑袍弟子,想要打出如此雄渾精純的靈力,也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淳于衍點點頭,目光落在依舊站在擂台上的葉雲,眼中閃過異色,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我還是覺得,這股力量絕對不是煉體境應該擁有,能夠感受到一絲真氣的氣息,難道他擁有什麼寶物,其中蘊涵真氣?」蘭長老眉頭微皺,想了想說道。

淳于衍眼中忽然精芒閃過,語聲剎那間變得冰冷:「等下比試結束,再仔細看看此子到底有什麼隱秘。」

葉雲此時依舊垂凝立在台上,他當然不可能知道這些長老此時的心中想法,只是這些長老一時沒有號施令,擂台一旁的黑袍弟子也沒有馬上讓他下台,這便已經讓他感到了莫大的危險。

他的眉頭一蹙,旋即從懷中取出了青木丹瓶,迅的從中倒出了一小滴,一口吞服。

和之前試服這種靈液一樣,一滴入口,他的整個身體頓時猛烈一震,一股冰涼至極的氣息直衝天靈,就如要將他的頭蓋骨一下沖開,將他的神魂都衝出體外。

但也只是一瞬,黑白兩色光華一閃,將這股冰冷的葯氣吞噬了大半。

「怎麼回事?」

「葉雲在做什麼?」

葉雲此舉頓時吸引了幾乎所有人的目光。

「恩?」

蘭長老的眼睛里頓時閃過一絲凜冽的厲芒。

「唰1

空氣里一聲裂響。

一道虹光垂落,他的身體瞬間就到了葉雲的面前,只是伸手一抓,葉雲手中的青木丹瓶就到了他的手中。

只是嗅到一縷藥液的氣味,蘭長老就頓時面色大變,厲聲道:「你這靈液哪裡來的?」

葉雲心中已有準備,雖然此時恐怖的威壓壓在身上,但他還是垂頭不動聲色道:「是靈田裡七長老所賜。」

「七長老?」

蘭長老的瞳孔頓時劇烈的收縮了一下,接著臉色陰晴不定。

「七長老怎麼會賜給你這樣一瓶靈液?」

數息的時間之後,蘭長老看著葉雲,沉聲問道。

葉雲依舊低垂著頭,不卑不亢的輕聲回道:「七長老說弟子是這些年他唯一看中的弟子,讓弟子空閑就去他靈田,接著他便賜了我這一瓶靈液。」

蘭長老的臉色再度大變。

「既然是七長老賜給你的靈液,你便要小心收好。」

說了這一句之後,他深吸了一口氣,神識再度掃過葉雲的身體,然後將手中的青木丹瓶丟回給葉雲,身影只是一閃,便又回到了淳于衍等數名長老的身側。

「此子竟和七長老有關。」

不等淳于衍等人開口,蘭長老臉色有些難看的輕聲說道。

淳于衍等人全部大吃一驚,「怎麼可能1

蘭長老遠遠的看了葉雲一眼,道:「他手中那瓶靈液,是只有七長老才能煉製得出來的煉神玉液。」

「煉神玉液…」淳于衍倒抽了一口冷氣,道:「若是煉神玉液,那他和七長老的關係便確實無疑了。」

「而且方才我仔細探查過,他身上除了那一件下品靈器之外,別無其它寶物。」蘭長老面色平靜了一些,緩聲道:「應該是七長老不知何故看上了他,用藥物改變了他的身體,連煉神玉液都可以承受…也只有七長老有這樣的手段,可以讓煉體境的修士有這樣強悍的身體了。」

「七長老雖然神智有些混亂…但這樣一來,這葉雲卻相當於他的親傳弟子。」數名長老互相望了一眼,心中都只有同樣的看法,這葉雲絕對沒有招惹的必要。

「看來是逃過此劫了,七長老到底是什麼身份?」

葉雲沒有回頭看蘭長老等人的神色,但只是蘭長老控制不住臉色大變和將青木丹瓶丟還給他的樣子,他就可以感覺出來,蘭長老的身份和七長老天差地別。他這一個險招是行對了。

「葉雲服用的是什麼靈液?」

「葉雲到底什麼來歷,怎麼連蘭長老都似乎對他十分忌憚的樣子?」

蘭長老的動作和神色變化自然也落入了在場所有弟子的眼中,葉雲的身影,在所有人眼中頓時顯得更為神秘。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