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四十四章怪才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經歷。」慕容無痕即便是面對淳于衍,也是一副淡淡的倨傲神色,「雜役弟子果然有趣,這段時間我倒是領悟到了不少,想必對於今後的修行有著很大的幫助。」 淳于衍看著慕容無痕,也不生氣,只是收斂了笑容,說...

葉雲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這個時候他只下意識的想到,這慕容無痕這麼做法,難道不怕引來上方長老的責罰?

「我剛剛才說過出手必須不留遺力,你現在就這麼做,是想挑戰我的耐心么?」

果不其然,就在此時,蘭長老的聲音就已經響了起來。

一股強大的威壓隨之落下,落在葉雲和慕容無痕的身上。

但是慕容無痕卻是往後擺了擺手,似乎完全沒有受這威壓影響的樣子,然後轉身過來,遠遠看著蘭長老等人。

「我要認輸,根本不需要顧及這裡任何人的感受。」

慕容無痕面容如常,淡淡的說道。

「是么?那我倒是你能給出什麼理由。」蘭長老眼睛微眯,「給出一個你可以根本顧及這裡任何人感受的理由。」

「因為慕容無情是我哥哥。」慕容無痕異常簡單的說了這一句。

蘭長老冷哼了一聲,臉上卻是沒有現出任何的怒意。

「果然如此。」

淳于衍長老微微一笑,說道:「若是如你所說,我倒是好奇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想在哪裡修行便在哪裡修行,更何況我們天劍宗之前出過所有的金丹大修士,可都是有過身為雜役弟子的經歷。」慕容無痕即便是面對淳于衍,也是一副淡淡的倨傲神色,「雜役弟子果然有趣,這段時間我倒是領悟到了不少,想必對於今後的修行有著很大的幫助。」

淳于衍看著慕容無痕,也不生氣,只是收斂了笑容,說道:「有意思。」

「你很不錯,希望下次再見時,不要讓我失望。」

慕容無痕沒有再看淳于衍,而是轉頭看了還在台上的葉雲一眼,隨即伸指一點,一道七彩光華從他的指尖沁出,隨即一頭七彩的長尾大鳥憑空出現在所有人的眼中。

「走了。」

慕容無痕縱身一躍,落在大鳥的背上,說了這一句。

渾身散發著琉璃光澤的七彩大鳥點了點頭,隨即身上的七彩光華好像彩霞般飛灑起來,眾人只覺得眼前一花,這頭七彩大鳥便已經化為一道虹光,載著慕容無痕飛上了高空。

「靈獸!竟然是靈獸1

「竟然收服了一頭靈獸!這慕容無痕到底是誰1

廣場上所有的弟子都幾乎瘋了,無數人不可置信的驚叫出聲。

看方才那頭七彩大鳥的表現,分明已經擁有真正的靈智,完全聽得懂慕容無痕的話語,是真正的靈獸!

靈獸因為有智慧,能夠明白修仙者的意思,共同禦敵,所以當境界到了一定地步,大部分高手便會想要收取一頭靈獸來作為戰鬥夥伴。

但是,也正是因為靈獸擁有智慧,所以收取起來極為困難,只有以最純粹的實力無數次的戰勝它,才能夠讓它心悅誠服,歸順與你。

可是,靈獸用來成為坐騎卻極為罕見,靈獸有靈,和人一般擁有智慧,成為同生共死的戰鬥夥伴它們會樂意,但是要它們成為坐騎,那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如果說戰勝它,馴化成戰鬥夥伴的難度是一的話,馴化成坐騎的難度,起碼高出百倍。

然而,剛才慕容無痕竟然放出一頭靈獸,然後躍上它的後背,破空而去。靈獸,成為了一名煉體五重內息境少年的坐騎。

他到底是誰?來自何處?

葉雲也是抬頭看著慕容無痕消失的方向,心中滿是震驚。

那慕容無情又是誰,聽起來好像比這些長老的地位都要高的樣子。

不過只是數個呼吸的時間,他震驚的心情也迅速的平復了下來。

他這三年之間都在天燭峰下屬的雜役採集谷,連真正的天燭峰都是這幾日才進入,天燭峰的上半山都未曾進入,而天燭峰也只是無影峰的一個丹宗所在,無影峰又只是天劍宗外山幾個最大的山峰之一,如此算來,無影峰之上還不知道有多少驚人的人物,慕容無情應該也是其中之一,唯一無法肯定的只是慕容無情的地位到底到哪一個程度了。

擂台上,數名長老也都有些驚羨的樣子,蘭長老微眯著眼睛看著慕容無痕消失的方位片刻,才看了一眼葉雲,道:「既然慕容無痕本身便不屬於天燭峰,那這一場便是你勝了。」

場上頓時一片寂靜,無數人的目光落在葉雲的身上。

這一宣布葉雲獲勝,葉雲便已經成為了第一個進入前八的新晉弟子!

在眾人的注視中,葉雲低垂下頭。

這慕容無痕的出現,讓此刻的他更加感覺到自身在天劍宗是何等的渺校

真正是身如螻蟻,生死完全不由自主!

連蘭長老這樣的修為,在天劍宗都根本不算什麼吧?

然而現在,自己卻是還在懼怕蘭長老等人發現自己黑白光華的奧秘。

如果蘭長老他們現在要殺死自己,自己恐怕根本連一絲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新晉弟子前八,這在之前已經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然而此時,他卻莫名的想到了那顆封在石碑中的金丹。

這一瞬間,在無數情緒複雜的目光注視下,他的心境反而真正的平靜,古井無波。

就連接下來那肯定兇險萬分的宗門任務,此刻也無法擾動他的心境,讓他感覺到任何的驚懼。

葉雲抬起頭。

他感覺前方的天地都似乎陡然開闊了許多。

他知道,無形之中,自己和慕容無痕的這一次交鋒,讓他在心境修行上又得了不少好處。

「慕容無情又是誰,居然連淳于衍長老都這麼忌憚,難道是天劍宗內山的某位天才弟子?」

「這些對決倒是沒有什麼意外。」

遠處,身穿黑袍的南誠皺著眉頭,若有所思的樣子。

此刻他關注的其它擂台上沒有什麼意外,段辰風的對手已經完全落入下風,敗落已經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另外一邊的擂台上,曲一平的身前不斷飛出一道道的黑光,對手厲喝聲聲,身上已經帶了許多處傷口,鮮血飛濺。

讓南誠略微有些驚訝的是余鳴鴻。

余鳴鴻依舊是和之前的戰鬥方式一般無二,不急不躁,穩到了極致。

他的每一招都攻守皆備,絕對不會冒險,也不會給對手留下機會,他的每一次出手對於靈力的控制都精準到了極點,不浪費絲毫一絲靈力。他的對手原本看上去比他的靈力要雄渾得多,但是慢慢的消耗下來,卻是反而又被他耗的難以為繼的樣子。

……

慕容無痕給人的震撼太過強烈,以至於讓在場的所有弟子都甚至覺得此時的戰鬥變得索然無味。

半炷香之後,曲一平,段辰風等人盡數勝出,而余鳴鴻也只是多拖了片刻,就也逼得體內靈力耗盡的對手認輸。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