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四十二章猜測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們,隱藏修為,在接下去的戰鬥中被擊敗。以蘭長老他們的眼力,自然一下就看出三人的真正戰鬥力。 「葉師兄,我是七號,你是?」余鳴鴻走過來,對著葉雲輕聲說道。 「我是三號。」葉雲心中一動,如...

「沒有得到玉牌的便是運氣好,此輪不用應戰,準備下一場戰鬥便是。路」

玉牌是蘭長老出,但此時出聲的卻是數名長老中修為最高的淳于衍。

「葉雲竟然正好輪空,運氣這麼好1

一些羨慕的聲音頓時響起。

方才一輪戰鬥便已經兇險異常,此時只剩三十一人,其中大部分都是十分難纏,能夠少打一輪,在體力上都很佔優。

然而聽到上方那名長老出的聲音,葉雲卻是連一絲欣喜都沒有。

他知道方才自己的表現已經讓這些長老對自己的評價更高,已經是有些讓這些長老另眼相看,這在他看來並不是什麼好事。

「看來我們是註定在要最後交手了。」

聽到淳于衍長老的聲音,曲一平的嘴角卻是泛出一絲若有若無的冷笑。

他知道這些長老對於他們的實力已經有了確定的判斷,接下來這一輪,肯定是強者對弱者,根本不可能有兩兩強者對戰的可能。

和曲一平料想的一樣,這一輪的比賽幾乎都是強弱分明,就連余鳴鴻等人都輕鬆的戰勝了對手。

不過,這一輪也出現了一絲意外。

在七號擂台上,兩名實力相差原本有些明顯的弟子,其中一名在被擊倒之後,卻是並不認輸,陡然動了兩敗俱傷的一擊,結果沒有成功,被直接打死在擂台之上。

葉雲依舊微垂著頭,他沒有多看那名被打死抬走的弟子,他眼睛的餘光,卻是落在了那些長老的身上。

他看到所有那些長老的臉上甚至連一絲惋惜的神情都沒有。

他越肯定,哪怕自己這些人全部死光,對於整個天燭峰恐怕也不算什麼。

「此次到底是什麼樣的宗門試煉?」

遠處,南誠看著那名新晉弟子血肉模糊的遺體,也是越覺得不對。

在他看來,即便是不限出手輕重的比試,在真正出現生死的關頭時,那些長老應該會出手制止。

以那些長老的修為,要在那樣的關頭制止實在太過輕易。

然而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這些長老一個都沒有出手。

這些長老似乎就是要故意讓這些弟子見到這樣殘酷場面的樣子。

「難道接下來的試煉,就是會有真正殘酷的廝殺…所以這些長老才通過這樣的方式,讓他們積累些經驗?」

一個兇險的念頭閃現在南誠的腦海,讓他的背上湧起一陣涼沁沁的意味。

無獨有偶,葉雲的腦海之中也浮現出同樣的念頭。

「難道和其餘宗門有什麼比試?」

葉雲知道,有些宗門在爭奪某些利益的時候,便會進行一些對大家而言損失都不太嚴重的比試,有些時候的比試,便是各宗門弟子在某處試煉地里廝殺。

那種是真正的生死交戰。

但讓葉雲不解的是,那種試煉絕對不會是新晉弟子和天燭峰的普通弟子選拔出去參加。

現在所有參加這些選拔的弟子,有什麼共同點?

除非是…有修為限制?

驟然間,他的腦海中如有閃電劃過,突然出現了這樣的念頭,呼吸驟然微頓。

眼下所有黑袍弟子都似乎全部沒有參加這樣的選拔。

他們新晉弟子,加上接下來會參加選拔的青袍和黃袍弟子,都是煉體境的修為,都沒有達到鍊氣境的!

「難道真的是這樣?」葉雲驟然覺得自己找到了癥結所在。

所有新晉的弟子里挑選出來的前八,除非是靈力和自己一樣強大,否則就是修鍊了一些仙技,或者有靈器在手,這些人的實力,比起接下來那些入門較早的弟子中挑選出來的,恐怕也不會弱到哪裡,或許比他們之中的許多人強也不一定。

「是什麼試煉,需要這麼多的弟子?」

想通了這層,葉雲的心中卻是再次浮現不可置信的感覺。

以此種選拔方式,光是天燭峰就是要選拔一百多人,整個無影峰加起來就至少四五百名,算上整個天劍宗,豈不是至少有數千名像他們此種實力的弟子參加此次宗門任務?

到底是什麼樣的宗門任務?

葉雲越來越覺得不可思議,但是心中卻是反而略微安定下來。

若是對手全部都不到鍊氣境,那他只要在這次比試里得到一些適合的修行功法和仙技,那活下來的機會就很大了。

那具血肉模糊的屍體已經足夠令人驚心,但是數名長老中修為最高的淳于衍長老卻似乎還嫌不夠的樣子,重重的冷笑出聲道:「方才的比試中,你們有數人太過優柔寡斷,若是在真正的打鬥之中,被人殺死都不可惜。」

「曲一平,你明明有靈器在手,為什麼還要浪費時間和靈力?還有劉玄,剛才你明明一掌已經擊中對手,為什麼最後蓄力不吐,等對手認輸?莫非日後你們修行有成,在外行走之時,遇到敵人,也是如此嗎?」

淳于衍目光掃過兩人,語聲冰冷如刀。

「蘭長老,這只是同門之間的切磋,和在外面遇到敵人,還是兩樣的吧?」一名少年躬身行禮,語氣雖然謙恭,但是心中顯然有些不滿。

這少年便是劉玄,在煉心殿他並沒有太過引人注意,只是因為他的動作也極快,是在葉雲現鮮血浸壁的秘密之後,第一時間乘著對面山壁沒有變化之前,快登頂的數人之一。

從他這數戰中表現出來的實力看,他是已經到了內息境的巔峰。

「放肆!現在還是我們天燭峰,換了遇到其餘峰弟子,甚至換上其他宗門弟子,何等樣的人都有,你怎知遇到的是何等樣的對手!即便是重傷,都有無數種殺死你的手段1

淳于衍冰冷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且即便是同門,你怎知同時執行任務時,對方不會乘機對付你?」

幾乎絕大多數新晉弟子心中都是一寒,覺得此名長老的話大有道理。

劉玄臉色變了數變,終於不作聲,對著上方這名長老躬身行了一禮。

葉雲卻是依舊面無表情的垂站著,眼中微光閃動,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任何時候,都要存在一份小心,任何時候,都要令對手萬劫不復之後,才可以停手。」

淳于衍長老掃了所有人一眼,然後對著蘭長老點了點頭。

蘭長老面無表情的伸手一揮,一道道潔白光影飛舞,這次連帶葉雲在內,十六名最後留下來的弟子手中全部出現了一枚玉牌。

「一號,這才對嘛,一號就應該直接給我,省的我再去找人換。」段辰風的聲音再次響起,興奮之極。

不過,現在已經沒人理他,在那些入門較早的弟子看來,這傢伙遲早死的凄慘。

葉雲看著手中的玉牌,寫著一個三字。他抬眼望向曲一平,第二個出常

「前三嗎?」葉雲眉頭微皺,看了一眼天空中的蘭長老,他隱隱有一種錯覺,他們三人的玉牌其實並不是隨機落下,而是蘭長老故意給他們。

如果是真的,那麼就代表著蘭長老在警告他們,別想糊弄他們,隱藏修為,在接下去的戰鬥中被擊敗。以蘭長老他們的眼力,自然一下就看出三人的真正戰鬥力。

「葉師兄,我是七號,你是?」余鳴鴻走過來,對著葉雲輕聲說道。

「我是三號。」葉雲心中一動,如此說來,余鳴鴻倒是也有可能進入最後的前八。

「上去比試1

一聲聲厲喝聲不斷響起,那些黑袍弟子卻根本不給他們閑聊的時間,分別點出了一座座擂台。

數聲破空聲隨即響起。

葉雲還未動步,只看到他的對手已經掠上擂台。

那是一個年紀看上去比他要小一些,但是卻一臉倨傲的少年。

明天冰火破壞神開第三服了,看我書的同學們,一起入駐第三服,徹底把第三服霸佔了吧?冰火破壞神遊戲在縱橫里很多地方都有鏈接的,或者點本書旁邊那個廣告都可以進去。大家不會找不到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