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三十五章身魂兼修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 以葉雲此時的修為,說什麼參悟天地奧妙,大道法則,全部都是虛妄,但是之前無論是那些長老還是金丹給他們的神魂威壓,都讓他感知到了神魂意志,心境的堅定是何等的重要。 不斷的磨礪心境,可以壯...

外門弟子的住所,葉雲靜靜的坐在院子中。他總覺得在小樓內修鍊沒有在院子里修鍊來他愜意,這完全是一種個人的感覺,喜好。

月光揮灑,好似銀紗披在大地。葉雲靜靜的坐在月光內,他腦海中一片空白,心境好似古井,沒有半點的波動。

明日就要比試,但是這一刻的他卻並沒有再急著吸納靈石修鍊。

他的修為已到內息境,三年雜役弟子,剛剛晉陞天燭峰弟子,這種修為已經很驚人,若是再有突飛猛進的進步,必定會引起蘭長老等人的懷疑。

但是不修靈力,卻可以修鍊心境。

修仙之路,實則逆天而行,與天地奪命,心境不穩,便容易為外物所擾,雜念紛飛,受一些不必要的情緒所惑,領悟到的東西都可能產生謬誤,在修行上產生巨大的影響。心境穩固,心魔不生,才能參悟天地奧秘,領悟一些真正的大道法則。

這樣的道理,在葉雲成為雜役弟子的時候就已經懂得,當時負責傳授他們基礎心法的長老便舉過許多本門的例子,來多次警戒他們,修鍊不修心,將來可能就是鍊氣境為止,修為再也升不上去。

以葉雲此時的修為,說什麼參悟天地奧妙,大道法則,全部都是虛妄,但是之前無論是那些長老還是金丹給他們的神魂威壓,都讓他感知到了神魂意志,心境的堅定是何等的重要。

不斷的磨礪心境,可以壯大神魂。

神魂越是強大,將來築基、凝聚金丹的可能性就越大,凝聚出來的金丹也會更為強大。

身體血肉和神魂俱進,這才是真正的修行。

只是對於大多數低階修士而言,卻都是將心境修鍊無意識的拋諸腦後,他們追求的是法寶和丹藥,讓自己更快擁有力量的東西。

曾經葉雲也是如此想。

甚至和絕大多數低階修士一樣,他也認為神魂可以靠一些修行方法、靠一些丹藥滋養壯大。

但是得到了黑白兩色光華,再感受到那些長老,尤其那顆金丹的威壓之後,他卻明白,哪怕利用某些丹藥直接滋養壯大了神魂,但心境不夠穩固,也是虛的。

有些身體強壯的大漢,面對明明比他弱小的人卻是膽怯不敢動手,反而挨打。想清楚了,這便是最淺顯的道理。

今日七長老的殺意,接下來眾目睽睽下的比試,再加上這宗門試煉背後隱隱的威脅,都令他感到了巨大的壓力,對他的心境造成了巨大的衝擊。

在得到黑白兩色光華之後,尤其見到那滿天的金甲神兵猶如潮水,連殺意和神魂威壓都凝實成巨大的天劍,罡風吹過,山嶽化為粉末,大河被徹底斬斷,而在這樣的情況下,那一黑一白兩道身影都是傲然相對,毫無畏懼的畫面之後,葉雲的心境本身就已經產生了巨大的改變。

所以此時的壓力,對於他心境的衝擊,在他看來也是一種難言的契機。

在身為雜役弟子的三年,他之所以修為比一般的雜役弟子要高上不少,除了他勤奮修鍊靈力,磨練身體之外,最重要的一個原因,也是經常磨礪自己的心境。

每一日遭受困難之時,他都會設法抗衡,將腦海中的雜念排空,讓自己保持著往前的銳氣。

萬千煩擾在身,諸多不利,我自如古井,波紋不動。

葉雲清楚的記得,他是足足花了兩年多的時間,才偶爾進入了這種奇妙的境地,那一瞬間,他只覺得整個天地都消失了,所有一切都消失,整個世間,沒有了任何的存在,包括他自己。

這是一種難以用言語來形容的感覺,他也不知道這樣的心境對於神魂的壯大有沒有多少具體的好處,和靈力之間又到底存在著什麼樣的聯繫,但是他第一次進入這種感覺開始,他的修為似乎就開始慢慢的加速進展。

三年中的前兩年,他只是勉強修行到煉體二重換血境,但是最後一年,在得到黑白光影洗髓伐毛之前,他的修為便一舉突破到煉體三重洗髓境後期。在他們那一院的雜役弟子中,也已經是很出色的存在。

身魂兼修,性命兼修!

無畏無懼,忘我前行!

似幻似空,天地不存!

月光下,葉雲靜靜的安坐,月光透過他薄薄的衣衫,灑入他的身體,他的身體越來越空靈,放佛就像是完全透明一樣,月光似乎從他身體的另一側穿透出來。

月轉星移,一夜的時間,對於修士而言,只是短暫的一瞬。

當深秋的露水滴在葉雲的額頭,他緩緩的睜開眼來。

「如果得到一些高明的功法,哪怕只是這樣拋去雜念,物我兩忘,任憑靈力在體內自由活動,滋養神魂,得到的好處都要多得多。」

天燭峰東面的地平線上,淡淡的紅暈慢慢的升起,新的一天到來,新晉外門弟子比試的時間,也即將到來。

葉雲感受著體內澎湃奔涌的靈力,腦子無比的清晰,閉上眼,他能夠聽到百丈外每一寸空間傳來的極其細微的聲響。

他感覺得出來,自己的靈力並沒有多少的增長,但是神魂卻明顯有種凝練強大了一些的感覺。

「段辰風…曲一平…」

葉雲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此時他的腦海無比的清晰,想到今日有可能就能通過比試獲得更高明的修行功法,他就又不由得想到了這兩個人。

段辰風此人,他總覺得有些不對。

段辰風來自京都,乃是王親國戚,若他只是一介紈,還如此囂張,那麼只有兩個可能。一是天分極高,在族內地位尊崇,養成他如今的性格。

如果他天分極高,地位尊崇,那麼他又怎麼會來到天劍宗,做了三年雜役弟子,才獲得了一個外門弟子的考核名額?

雖然晉國王親並不在天劍宗的眼裡,可是天劍宗畢竟還是在晉國境內,想要發展,依舊離不開世俗力量的幫助。晉國的王親國戚如果想要安排一名天分極高的少年進入天劍宗,又是加入天燭峰這種非戰鬥警備峰,何須要先當三年雜役弟子?

「難道是故意裝瘋賣傻,讓人覺得他無用?」

葉雲的腦海中,不由得浮現起了這樣的念頭。

至於曲一平,葉雲之前冷眼旁觀,通過幾次交手能夠看出,這隻不過十五六歲的傢伙,其實是一個工於心計的少年。

葉雲並不清楚京都曲家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想來和段家相比還是有一些差距。不過,從曲一平的那隻黑色的手鐲能夠推斷出,曲一平在家族內,必然地位不低,所以才會擁有這樣的靈器。

葉雲可不相信那些大家族擁有許多靈器,甚至多到連僕人都人手一件的傳聞。

靈器,那是修仙者才能夠擁有的寶物,又豈是世俗之人能夠擁有?

而最關鍵的是,葉雲雖然之前和曲一平並不相識,不過在外門弟子考核的時候他暗中觀察,這曲一平和其他人並沒有任何的衝突,面對哪怕修為比他低出不少的雜役弟子也不像段辰風那樣惡言相向,目中無人。

但是,當他面對段辰風的時候,便似乎換了個人,變得陰狠,激進。

「這兩人之間,肯定有什麼恩怨存在,或許,這曲一平就是某個想要對付段辰風的人派來而段辰風這樣的表現,只是要讓人對他產生錯誤的判斷,讓人不把他放在心上。」

這一瞬間,葉雲的腦海中有些徹底理清了的感覺。

若是如此,那這兩人都不像表面看起來這麼簡單,說不定沒有表現所有的實力,甚至還遠不止一件靈器的存在!

想到此處,葉雲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來,他右手一翻,手中出現了一隻光潔的青木丹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