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十三章蹊蹺

作者:無罪  |  更新時間:2015-01-05 15:02  |  字數:3317字

試煉殿外穿梭來往的外門弟子猛地站住腳步,全部大吃了一驚。路

「連續提早時間,難道真出什麼大事了?」南誠抬頭看著天空,低沉的語聲中帶著一絲疑惑。

「這是召集我們新入弟子前去的鐘聲?」

葉雲的眉頭也是頓時深鎖,鐘鳴三次,這是召集他們前去的訊號,而且此時就連他的腰牌上都泛起了異樣的紅光,腰牌上閃現的光幕地圖上,很明顯的出現了一個新的紅點,那是集合地的標誌,聽到此時南誠的話語,他料想南誠可能知道什麼,「南師兄,你知道什麼么?」

「這是讓你們趕往演武殿廣場集合,應該是東西殿比試。」

南誠看了一眼腰牌上的那個集合點標記,皺著眉頭道:「原本這次雜役弟子三年一次的考核就大大提前了,東西殿的比試按照道理也應該在你們入門一月之後。」

「難道現在就要東西殿比試?」葉雲大吃了一驚,」先前孫長老等人都說是在我們入門十天,接著說三天後會有召集,現在距離三天召集時間都提前了一天,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如此說來可真是有些混亂了。「南誠的表情更加凝重了起來,他沉吟著看著葉雲,道:」這隻有一個可能,那就是傳遞到長老手中的命令都在不停的改變。雖然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但其中必有蹊蹺,你要小心一些。」

「好。」

葉雲也不敢多做停留,轉身就朝著地圖所示的集合地點飛掠而去。

「葉師兄!」

在一條山道前,一名也正在飛掠的青袍弟子看到了葉雲,頓時停了下來,轉身行禮。

「你是?」葉雲看著他,微微一怔。

「我叫余鳴鴻,這次在煉心殿多虧你出聲提醒,我才下了懸崖,之後又是看到葉師兄和段師兄的施為,我們才能依樣通過。」這名弟子眼中閃過感激的之情:「若是沒有葉師兄,這次我恐怕非但通不過測試,可能連命都剩不下來的。」

「不必多禮,大家本該互相幫扶。」葉雲醒悟過來,此人看起來不錯,至少懂得感恩圖報。

「葉師兄,我們也抓緊跟上吧。」余鳴鴻看了一眼四周,看到絕大多數新入弟子都已經趕在他們的前方,便有些急切的對著葉雲說道。

「走。」

葉雲也沒有廢話,全力飛掠起來。

演武殿位於天燭峰半山腰處,一塊巨大的平台在雲霧中伸出,巨大的陰影將下方的植被覆蓋了足足方圓十里之多。

演武殿平日里便是天燭峰弟子切磋,修鍊武技的地方,定期也會舉辦一些比試,以挑選出境界高,潛力大的弟子,進行獎勵,或是重點培養。

天燭峰的外門有規定,所有弟子可以比斗,但是不能夠取人性命,如果真有不可調和的仇怨,那麼便上稟外院,由戒律堂長老批覆,然後便在演武殿的生死台上一決生死。

如果平日里私下進行生死廝殺,輕則罰扣靈石,重則廢去修為,逐出宗門。

平日里,雖然演武殿中時常有切磋,比斗發生,但是卻不會有太多弟子出現。天燭峰所有弟子的修鍊資源都必須靠自己雙手來獲取的規定讓他們幾乎將所有時間都放在了完成任務,獲取修鍊資源上,哪有空也沒有那個心思去進行切磋比斗,更別說是生死相博。

現在,諾大的演武殿廣場上,密密麻麻的站滿了人。

「怎麼這麼多人?」

葉雲一眼掃去,心中更是驚疑不定,眼下聚集在廣場上的,至少有五千餘名天燭峰弟子,何止是剛剛通過試煉的一百幾十名新入弟子?

「我們天燭峰外門都有這麼多弟子?」

余鴻鳴的臉色也是變得蒼白至極。

天燭峰新入的弟子都是身穿青衫,一些入門時間較長,被有些長老看中安排做一些固定司職的便是身穿黃衫,只有到了一定修為,被一些長老收為正式弟子,或者在靈田、丹火房、試煉殿等重要地方固定司職的,才是身穿黑袍。

這些身穿黑袍的弟子才擁有進入天燭峰很多密地,修鍊到天燭峰的高深心法,才是他們口中的內門弟子。

但哪怕是天燭峰的黑袍弟子,也只是相當於無影峰的外門,而無影峰也不在天劍宗內山之中。

這些重重等階他們在雜役弟子時就知道,但是他們怎麼都想不到,光是一個天燭峰,就有四五千名和他們一樣的弟子存在。

每年一兩百名…至少數十年才能有這麼多身穿青衫或是黃衫的弟子數量,也就是說,很多人哪怕過了數十年,在天燭峰也是穿不上黑袍,依舊是天燭峰最底層的弟子。

想到這有可能也是自己的命運,再看到這樣龐大的數量,余鳴鴻額頭上的汗珠越來越多,最終滾滾而落。

演武殿上方,三道人影從殿內緩緩飄起,懸浮在半空,凌空虛渡,慢慢的走過來。

當先一名老者鬚髮皆白,頭頂挽了個道髻,一柄木質小劍斜插其上,他身穿黑色道袍,領口鑲了一串金色絲線。在他的身後,兩名身穿青色衣衫的老者靜靜而立,左邊一名,正是先前將沈默帶走的蘭長老。

「那是淳于衍長老,相傳他的修為已經達到了鍊氣境巔峰,只差半步就能夠參悟陰陽,築基成功。」

「鍊氣境巔峰,這是何等的修為啊,要是我這輩子能夠達到這樣的境界,就滿足了。」

「鍊氣巔峰真火境,凝鍊陰陽,壽元達到五百啊,能活五百年,這才叫修仙。」

「這次到底什麼事,連淳于衍長老都出來了,可見事情很大呢。